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一部“赵匡胤酒醉桃花宫”〗第八回 众女战余鸿  

2011-05-29 13:21:49|  分类: 琴书“刘金定下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众女战余鸿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一部“赵匡胤酒醉桃花宫”〗

 

赵匡胤黄罗帐里泪没干

出言来叫声我的御外男

都因为南唐李璟造了反

皇舅我御驾亲征到这边

我只说南唐要降表

你爹爹身挂领兵挂印的官

没想到皇舅我中人家空城的计

我的人马困在寿州五六年

你的父两军去走马

东门外遇到余鸿老妖仙

你爹爹被逮进唐营里

可恨他这个叛国投敌也不回还

他不该这个一天三遍来要战

你不知他两军阵场夸出狂言

张口都把你皇舅来骂

他逼我寿州城里献降篇

你皇舅兵在寿州地

只困得里无粮草外无援

多亏着英雄郑印把山下

我叫他一国汴梁把兵搬

外甥啊 你今天来到我的个黄罗帐

皇舅我内心的苦处对谁言

你想想 你爹爹本是当朝驸马

东平王爷领兵官

像他这样都能投降个南唐地

你看看 哪一个还能忠心保我江山

他一人被困还不算

还有那史家弟兄人俩员

太原王曹彬也被困

皇舅我束手无策受熬煎

赵匡胤半半拉拉没讲了

中军帐活喳吓死拜孝男

小高琼磕头如同鸡餐米

又把那皇舅连连喊一番

我的父投降南唐卖国去

今日天父亲犯罪儿来担

请皇舅大帐里边刷下旨

马上马把你外甥人头端

小高琼话到伤心如酒醉

赵匡胤一股龙泪挂腮边

“御外男御外男呐,一人犯法一人担,我怎能祸及全家呢,乖乖,你没投敌,你没叛国。单等我逮到你父亲以后,俺要当面讲讲,怎么的?我欠你姓高家人情太多了。”高琼闻听此言,“谢舅父不斩之恩,可有一条,舅父啊,我父亲既然投敌了,现在别说你外甥,我是他儿子,可是我有一条想不通啊。常言说知父莫于子,我是他儿子,俺父亲怎么也不会投敌,我看这里边定有奸诈。主啊,明天两军战场,我要亲自见见俺父亲,父子俩还得把话讲清楚,到底为什么叛国投敌。主啊,如果把父亲劝回来,请我主能够开天地之恩,看在高家当初黄松园救驾,征北国、下南唐、归德府救驾之情,请我主万岁饶他一条性命,回山东老家凹子坡务家去吧。”赵太祖说:“孩子,只要高妹丈能够回来跟我说一句话,别骂我红脸贼,哎,那我就够了,我不但不杀他,我还叫他领兵挂帅官复原职,只要他能悔改啊。”高琼说:“谢主隆恩。”当时吃过饭了,高琼一夜也没睡着觉。你想,还有比父亲投敌叛国这个事罪大的吗。顶到第二天,高琼说:“皇舅,我要领兵出东门去见我父亲去了。”到这个时候,赵匡胤说:“准予披挂。”小爷高琼点兵三千顶到东门口,哈啦一声,城门大开,吊桥满担。高琼一马当先顶到两军战场,当时叫骂阵官前去骂阵。正在这个时候,早有唐兵报进唐营,“启禀军师,启禀王驾在上,现在宋营里边赵匡胤派将走马,口口要战,句句要敌。不是别人,正是昨天闯开北门那个小将。”“啊。”唐王李璟闻听此言说:“余军师啊,从南唐动兵时候你就讲的,马到成功,到那就把赵匡胤逮了。现在逮了四五年,也没逮到个赵匡胤,现在又来个白袍小将,北门口据听说枪挑雷霸天丧命,看起来武艺高强啊。自报说是高怀德儿子,叫高君保。余军师,现在派谁走马呢?”余鸿说:“主啊,请你要耐心等待,什么时候登殿,什么时候夺中原,上天是有数的。主嘞,再等他几天,我看他兔子尾巴也长不了啦。既然是高怀德儿子高君保来,今天旁人不杀高君保,我叫他父亲去杀高君保,好叫他父子相残。来人,把高怀德给我带出来。”不多会,几个当兵又把高怀德推出来了,高怀德成木偶人了,顶到跟前,抱拳施礼,“军师,派我哪方使用?”余鸿哈哈大笑说:“高怀德听令。”“是。”“赶快顶到两军战场,去把宋将逮来。”高怀德闻听此言说:“遵令。”当时拔兵三千,高怀德扳鞍上马。“罗太保呢?”就看南唐小太保罗云过来,“什么事?军师。”“你在后边看着,什么时候一打锣就叫他回来。”当时罗云带人在后边,怎么的?高怀德已经成了个木偶人了。高怀德顶到两军战场,当时一声呐喊,“打炮。”

咕噜咚连珠的大炮响几声

高怀德坐下催开马能行

你看他坐在马身闪目观望

两军战场目尺中

高怀德马身泼咋虎口

又连把红脸匡胤骂一声

骂一声混青皮的赵匡胤

赶快快你献出降表对降封

高怀德坐在马身赶口的骂

对阵头惊动了君保少年英雄

小爷在两军战场正然讨战

对阵头就听有人骂声不停

君保不由得坐在马身闪目观看

哎呀 不由得倒叫高琼自己吃一惊

我只说走马来会南唐的将

天呐 不料想来了爹爹我的父天伦

君保自叫,“高君保,没有想到两军阵走马不是别人,乃是我天伦的老父来了。爹爹,难道说你嗷嗷叫在骂,你连你儿子我也不认识了吗?”

不由得见到爹爹泪水抛

一阵阵心里如同插钢刀

见爹爹口声声都把红脸骂

为什么你儿子走马你不认了

君保见爹爹不由得心中难过

坐马身抱拳当胸把话描

出言来君保没把别人叫

爹爹 连连把父亲喊声高

爹爹呀 你别当我是哪一个

我是你儿子根一条

只因为南唐王李璟造了反

一心心他要来夺大宋朝

不幸的是爹爹你挂了开国大元帅

没想到你投奔南唐背叛中朝

我皇舅中了南唐的空城计

被困得无有吃来也没有烧

被困得里无粮草外无救

多亏那郑印下山腰

多亏郑印走马报号把我皇舅见

师父命他搬兵求救转回朝

你的儿听说皇舅被人困

又听说爹爹呀你已经保着了南唐龙一条

瞒着娘我偷偷离开东京汴梁地

我这才走马抱号杀番曹

今一天你儿我两军阵前来走马

我为了捉拿南唐得道的妖

你的儿一心心南唐大营把你救

爹爹啊 为什么亲养儿子把你见

你不认儿子为哪遭

爹爹呀 你身为天朝的大元帅

我问你 你背叛天朝投奔南唐是为哪条

你光知来为南唐走马军阵

不想想高家的名声被你毁了

儿问你 跟着赵家是什么关系

你别忘高赵两家有深交

别忘了我的娘对你有情意

你投南唐为什么把我母子一旁的抛

为什么你口口声声把我的皇舅来骂

爹爹 不孝儿我要你说明了

君保马背上就把爹爹来问

马身上可惊动山东凹子高

高怀德这里哪里注意

哗啦啦 鞍桥又端枪一条

喊一声红脸贼哪里走

我今天要你赶奔奈何桥

高大爷泼咋虎口又连声骂

马身上难死高琼小英豪

君保万般处于无其奈

也只得伸手捧起枪一条

到此时万般处于无可奈

也只得父子俩个把手交

高怀德手举长枪前心掺

小高琼二郎担山往上挑

小高琼打起仗来留情意

高大爷枪枪都奔前心梢

父子俩交手倒有四十趟

也没分谁胜谁败谁个孬

正在这打得难分对难解

敌楼上当兵又把铜锣敲

书要简洁,高君保大战高怀德,高怀德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高君保处处留情。哪知正打之间,敌楼上三声铜锣响了。高君保知道鸣金响了,高君保马头一带,当时吊桥已经放下来,高君保进城了。但说怎么的?赵匡胤在黄罗帐听说他父子交手了,苗军师说:“主啊,现在他父子交手,高怀德那一匹马一杆枪厉害,别会双方有个伤亡。小将军高君保来的时候也不容易啊,你想想,昨天打了一天,现在还不知歇没歇过来。”万岁爷疼高君保,爱高君保,怕有失啊。当时叫当兵赶快敲锣收兵,这时候收兵锣响了。这高怀德他不知道,后边罗云一招手,高怀德跟回去了。高君保顶到黄罗帐,黄罗帐见了宋王赵匡胤,口称:“主啊,我正打,要想把父亲擒回来,你怎么打锣了的?”赵匡胤说:“御外男呐,我恐怕你父子交手互有伤亡,高怀德虽然对我无情,我对他有意啊。御外男,难道这一点你不懂吗?”高君保心话,皇舅真是个仁义皇帝啊。书友们注意,一直等到第二天,高君保说:“这天我还要走马,我得去找余鸿算账。”高君保又到两军战场,有人报与唐王了,唐王李璟说:“余军师,像这样打,哪天子能把寿州给拿下来,你说到这马上管的,这都五六年了,这回头高怀德再去,你想,他爷俩打仗能使劲吗?还得打一天,回头又收兵了。”余鸿说:“两边,带马伺候。”两边带过梅花鹿,抬过叉条杖,老妖人余鸿感到这个当口翻身上马,顶到两军战场。余鸿用手一指,“来者小儿,可是高君保啊?”高君保说:“正是你家小将军,你莫非就是妖道余鸿?”余鸿说:“正是。”高君保把马一催,小银枪一拧,说:“老妖道,我可饶不了你了。”

君保双膝磕开马征驮

骂一声南唐军师老妖魔

我的主啊 驾坐在东京汴梁地

普天下黎民歌颂四海乐

你不该下山来到南唐地

挑起来两国不和动干戈

疆场上逮走了我的天伦老父

现如今生死未卜受折磨

大祖他中了你的空城计

好可叹 被困在寿州四年还多

今日天小爷东门我见到了你

我逮到你扒眼扒心把皮剥

高小爷越说越脑越生气

摆动长枪直奔个妖人前心窝

这个老余鸿马身上边也不怠慢

慌忙忙又把那叉条杖来托

俩个人东门外边拼了命

也没分谁胜谁败对谁弱

大约么俩个人打有那个十几趟

怎么样 只累得妖人余鸿汗直沷

老余鸿牙关一咬说待了吧

我倒不如还用宝贝将他捉

一反手八宝囊中摸了一把

取出来 取出来金光那落魂的锣

众宋兵一看这个老妖人要取宝贝

一个个浑身发抖直哆嗦

喝一声小将军赶快赶快的跑

老妖人放出了宝贝你的命难活

君保这时勒马呆呆观看

见妖人用手敲动那个落魂的锣

只见他就朝那锣上边敲了几下

诶 高小爷稳坐下马身上笑呵呵

老妖人一见个宝贝难取胜

不由得双眉紧锁暗思索

落魂锣本是仙山的无价宝

为什么难把高家小将捉

这个老妖道正在马身犯难为

高小爷猛然催马一声的喝 妖人吃枪

这个老余鸿马身上边难躲闪

这一枪戳到了老妖道他的个大腿窝

老妖人余鸿这个金光落魂锣不能逮高君保下马,这里边有个原因。高君保那晚上跟小姐刘金定在双锁高山成亲,天亮要走了,临走时小姐就讲了,“余鸿是金鳌岛赤眉的徒弟,听俺师父讲,赤眉有个镇山之宝,名叫金光落魂锣,俺公公可能也是被落魂锣逮去的,我给你一样东西。”当时把高君保头盔给掰开来了,小姐走身上拿一个东西,名叫定神符,当时候把定神符贴在泥丸宫上,又把他盔甲戴好了,所以高君保这才顶到寿州走马报号,东门口金光落魂锣就不能伤小爷高君保了。一不能伤小爷高君保,老妖人感到这个时候不敢怠慢,把落魂锣朝身上一装,走身上把五毒化血刀给它拽出来了,口中念念有词,“好宝,还不杀高君保,等待何时?”就看那个五毒化血刀起在半空,吁…,一道霞光上天了。小爷高君保再看半悬空霞光万道,紫雾缭绕,直奔头顶上来有口小刀,大概长有七寸长,当时金光乱绕。小爷高君保破不了人家宝贝,把马这么一带想跑。老妖人说:“叽嘞喵哨,打。”咔,正好斩小爷高君保左肩上,小爷高君保咣当一声跌倒在地。老妖一个箭步,催马想来斩小爷首级,哪知那个当兵放冷箭了,老妖不能前进,众宋兵上前把小爷高君保死尸抢回城里,扯了吊桥。一扯吊桥,慌慌张张的抬着小爷高君保顶到黄罗帐,说:“主公,不好了啊。”

当兵人如此论般报一声

活喳喳哭死了匡胤赤须龙

闻听说我的外甥两军身遇难

好可怜 我头顶凉水怀抱冰

背后推坐忙爬起

上前来怀里抱着小高琼

闪一闪龙目仔细观看

我的乖乖 只见他身受宝贝脸发青

我只说孩子来到我的大营内

能帮我要来降表对降封

没想到画饼充饥也不当饿

我的儿嘞 九死一生多伤情

看起来大宋江山成画饼

哪有人拔刀相助进宋营

哪一个能把寿州进

东门口去逮妖人叫余鸿

万岁爷抱着君保悲悲叹

咚咚咚咚咚咚咚

西北角这个连珠大炮响数声

书友们 会听书的西北看

西北角有一哨人马有多威风

在前边多少兵丁开着道

随后边桃花马跑炸闷钟

望了望 五色杂旗遮宇宙

看了看 人喊马嘶音不停

先锋队坐着一家女流辈

你看她 坐马才把刀来拎

老少们 你要问来了哪一个

汴梁地来了皇姑赵美容

大皇姑带领着先锋往前走

中军队桃花马跑如刮风

你要问马身哪一个

三王妃陶三春坐下催开马能行

陶三春催动人马往前走

后半边又来了三娘李嫣红

李三娘这晚催马暗考虑

嫣红啊 倒叫奴家难为情

都因为皇兄坐在南唐地

那时间杜遥拐驾又一层

盗来人家碧玉玺

才弄的八虎探金陵

八虎才把金陵进

没想到 我与那三王把亲成

我与着三王把亲定

离开了金陵地界回东京

一晃光阴数年整

李嫣红从来也没回金陵

我的皇兄 安稳日子你不想过呀

你不该战表打到古东京

逼得我万般处在无其奈

你妹妹也只得带着人马往这行

这一回寿州地界我走一走

我看看皇兄你有什么话明

各保其主见了面

哥哥呀 你我还有姊妹的情

三王妃思思量量犯难为

可了不得 人马驮驮往前行

正是两边人马走

打前边忽有蓝旗报一声

“启禀元帅,大兵不可前进。”陶三春说:“报启可事?”“现在已经顶到寿州西门了。” “哦。”陶三春当时候挽辔收驹,再看西门口兵如兵山,将如将林。陶三春说:“众将官。” 不多会郑印、高君佩,这边李嫣红、陈金萍、李春香都过来了,“三王妃。”“三嫂,你赶快发令吧。”陶三春说:“这样子,我们就从西门奔里闯,闯到护城河外边,然后与君臣相见,二兵合在一处。后边几千兵,你们大家个个要奋勇当先。”大家说:“是。”大家撒马就奔里冲,就好像虎入羊群一般。早有人报给西门守将了,西门守将不是别人,此人姓程叫程英,坐下一匹乌骓豹,手持宣花斧,当时一听报有人闯营了,程英一声呐喊,“呔嘿,哪来女子闯营?”大皇姑赵美容一马当先,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要问我,乃是东京汴梁高怀德之妻,万岁御妹赵美容是了,你是何人?”程英说:“行不更名,从不改姓,要问我,南唐王驾下官封到鲁国王,我姓程名叫程英。”赵美容说:“拿命来。”举刀就砍,俩人来来往往,去去回回,大战有二三十个回合,赵美容用拖刀计,咔嚓一声,把程英人头斩于马下了。常言说树倒猢狲散,这个主将一死,西门口大兵哈啦一声整个炸了,兵败如山倒,早有人报奔东门了。西门口闪开来了,这边三王妃顶到敌楼下边一声呐喊,“呔,当兵的,赶快报于当今万岁,就说陶三春带兵已至城下,赶快开城。”当兵赶快报于当今万岁,万岁说:“好了,好了,三弟妹来了,赶快文武都随我迎接几步。”不多会,这才把三王妃迎接进了中军大帐,“哎呀,三弟妹辛苦了。”三王妃说:“主啊,现在情况如何?”“别提了,御外男高琼先来了。”“哎呀。”赵美容说“我儿呢?”万岁说:“实不相瞒,两军战场与我家妹夫高怀德打了一天。”“啊。”赵美容说:“怎么跟他爹打了一天?”“哎,妹妹啊,我叫郑印回朝别对你讲的,对你讲我妹夫投降南唐,恐怕你伤心,他都投南唐三四年了,天天要战,句句要敌,昨天他见他儿子都不认,父子俩疆场大战,我没有办法打收兵锣回来,哪知道妖人余鸿放宝贝,把我御外男打伤,现在昏迷不醒人世。”陶三春闻听此言,只吓得魂飞海外。赵美容哎哟一声倒在地上,说:“主啊,我儿在哪啊?”“御妹不要伤心,我带你去看看。”大家顶到后帐,看小爷高琼躺在床上边不能言语,再看那个伤口已经青紫。大皇姑说:“儿呐。”

好一个皇姑泪纷纷

抱住了娇儿疼炸了心

大皇姑疯疯癫癫也不讲话

不由得人一阵阵的气炸了心

喊一声两边把马来带

你让我东门口前把妖人擒

大皇姑这里要走马

在旁边过来万岁宋主君

喊一声御妹慢慢慢

那旁边又来元帅陶三春

陶三春感到此时开了口

喊一声当今万岁我的主君

你让俺姊妹赶到东门口

东门口去逮余鸿个老妖人

万岁说刚刚顶到寿州地

现如今滴水没沾饭没吞

陶三春摆说不碍事

你看她翻身又上了马麒麟

哗啦啦三千人马开着路

众女子感到此时上麒麟

众女子感到此时上了马

后半边跟来狼虎众三军

众人赶到东门口,哗啦一下,吊桥担上海口,东城门开了。陶三春一马顶到两军战场,大皇姑赵美容一声呐喊,“骂阵官,赶快骂阵。”早有人报于南唐王了,南唐王朝余鸿看看,余鸿说:“两边,给我鞴马抬杖。”两边鞴过梅花鹿,抬过叉条杖。说到这个当口,余鸿翻身上了梅花鹿,顶到两军战场,再一看,哎哟,乖乖,青一色来几个女的,后边跟两员小将,郑印、高君佩在后边压着阵脚。老妖人用后一指,“来者你是何人?”李嫣红一马当先,李嫣红是南唐王李璟的妹妹,是赵匡美的老婆,上节书大家听过,高怀德兵下河东,八虎探金陵收的。“皇姑我姓李,名叫李嫣红。”“哦。”余鸿说:“原来你是丫头李嫣红,撒马过来。”皇姑李嫣红把马一催,说:“余鸿,来来来,今天皇姑跟你拼了。”

老余鸿催开了坐马往上冲

骂一声该死丫头李嫣红

你本是唐王千岁大御妹

你与那唐王本是一母生

你不该背叛南唐投大宋

去与那姓赵的小儿把亲成

今日天两军战场我逮到了你

在南唐以正国法问斩刑

三王妃骂一声妖人给我住口

今天俺斗个死活对输赢

三王妃刀马纯熟本领好

这个老妖道千年得道武艺精

两下里来来往往有十几趟

马身上恼了南唐老妖精

只见他掐动了三山念咒语

又把那化血神刀祭在半空

好宝 叽嘞喵哨

骂一声贱人嫣红你看宝贝

本军师宝贝送你丧残生

三王妃闻听此言抬头看

天空中有一口宝刀往下冲

嫣红她不识妖人无价宝

也只得圈回了坐马要回营

这个老妖道大喝声好宝斩斩斩

好宝 斩

这口刀一道紫光往下冲

三王妃哎哟一声说不好

咣叮呼 一头栽下马能行

三王妃东门口前栽落马

那一边惊动了皇姑赵美容

赵皇姑坐下催马摇刀往上闯

这个老余鸿哈哈大笑两三声

我叫你来了一个死一个

你真是飞蛾投火自送终

说罢话又祭仙天无价的宝

好宝 斩

马身上活喳喳吓坏皇姑赵美容

大皇姑认不得妖道的无价宝

这个老妖人骂一声女子你奔哪里走

这化血刀摇头摆尾往下冲

大皇姑一头栽下桃花马

好可怜 左肩胛上受了伤痕

这个老妖道一连宝贝伤了是两员大将

宋营里可恼了二路帅总戎

陶三春催马摇刀往上闯

骂一声万恶的妖人老余鸿

今天你放宝伤了我两员大将

本帅我与你在东门分输赢

三王妃陶三春一马当行,挡住妖人了,这宋兵才把这两条死尸抢回去。老妖人说:“你是何人?”陶三春报过姓名举刀就砍,打有三四回合,这余鸿哪是陶三春对手啊,老妖人一伸手又把五毒化血刀祭起,口中念念有词,“好宝,还不斩陶三春等待何时?”陶三春再一看,这口化血刀自己认不得,没有法破。陶三春仰脸朝天说:“苍天呐。”

好一个三春帅元戎

闪一闪二目细瞪睛

她再朝半空闪目打量

老妖道放起了仙天贵宝龙

认不得妖道无价的宝

我两家妹妹受伤痕

三春啊 今一天不识妖人无价的宝

陶三春 南唐地难要降表对降封

陶王妃马背再仔细看 毁

化血刀这飘飘荡荡要到顶梁

陶王妃她就在马背心害怕

城楼上可难坏狼虎将英雄

万岁爷把撰肝胆心害怕

哪一个这个两军阵场逮妖精

陶三春眼睁两军在危险

马来 马撞着

北大道马跑撞破紫金钟

老少们 会听书的马背看

马背上端坐着二八女花容

父老们 你要问来将她是谁

双锁山又来了金定刘姑娘

刘金定家里事情安排好

白天昼夜想相公

刘家寨辞别天伦父

她这才带丫鬟撒马奔寿州城

刘金定这晚催马往前进

你看她口口都喊丈夫名

也不知我的郎君怎么样

也不知寿州地界可打赢

今一天我到寿州地

两军阵我能给丈夫帮帮工

刘金定今一天要把寿州进

我恐怕两军阵场动刀兵

老少们 不来姑娘刘金定

俺对你话有千番再不明

来了姑娘刘金定

马上马龙王搬家血水红

刘金定扬鞭打马往前走

猛抬头寿州不远面前迎

也不知金定来到怎么闹

无意冒犯众宾朋

是孬是好算了吧

下集书里你再接着听

 

 

欲知后事,请看下部《刘金定大战余鸿》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