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二部“刘金定大战余鸿”〗:第三回 魔女会妖道  

2011-06-29 20:14:15|  分类: 琴书“刘金定下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魔女会妖道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二部“刘金定大战余鸿”〗

 

高琼躺在地坪川

二目之中泪没干

这时候狼虎众将都把撰肝胆

小高琼泪洒洒的便开言

皇舅万岁万万岁

皇舅啊 俺爹爹犯罪儿子承担

小高琼一句话儿才讲出口

大皇姑心里如同滚油煎

暗暗的没把别人来骂

无义的强人骂几番

强人呐 南唐李璟对你倒有多好啊

你不该回到大营带撒狂言

大皇姑把撰肝胆在一边站

万岁主闪一闪龙目用眼观

闪目看父子爷俩都躺在地

潘仁美手里举着剑连环

万岁主看到这里眼流泪

又连把御妹连连喊一番

御妹呀 并不是皇兄我无情义

你知道 我个个大事往上翻

想起来 我箭射鱼妖惹下祸

郭彥威绑起我举家三十三

三声大炮打两炮

妹妹 眼睁睁俺举家老少想命难

眼睁睁匡胤我死在东京汴梁城

八宝殿又来了阴阳苗半仙

苗光义八宝金殿他保一本

他叫我借头赶奔高平关

御妹呀 哥哥我把关来进

遇到了高家仁伯年迈的残

我到那从头至尾对他讲

老人家拔剑自刎染黄泉

老伯父他把人头就借给我

才保佑俺一家老少身安全

你哥哥我恋高家的个恩情重

我给你许给怀德结姻缘

都因为周柴荣侄承姑业坐金殿

高怀德大闹东京汴梁关

天汉桥前揭皇榜

他那晚救驾赶奔黄松园

河东地界一场战

姓高的才要来降表对降篇

都因为辽邦又造反了

高妹丈为国操劳马也没闲

北国辽邦就一场战

高怀亮十七八岁就染黄泉

自从你哥哥我坐金殿

高怀德他是国家的个架海贤

可知道 南唐地界他去走马

他不该投降南唐不回还

御妹呀 并不是今天我心难过

我少你高家人头还没还

我有心不杀高妹丈

我恐怕怀德大闹我的营盘

今天我要废高妹丈

妹妹呀 你哥哥翻来覆去我心不安

赵匡胤雨泪千行就往下讲

那旁边惊动皇姑女婵娟

潘仁美感到此时不怠慢

一伸手又把宝剑举半端

潘仁美手举宝剑要奔下剁

活喳喳吓死满朝的文武官

眼看看大爷怀德在危险

住手 旁半边有一人迈步到面前

你要问她是哪一个

又过来刘氏金定女婵娟

刘金定赶步上前也不怠慢

当啷啷 打掉了潘仁美手里的个剑连环

这晚打掉一支剑

冤枉 刘金定不由一阵就喊声冤

刘姑娘冤枉冤屈喊出口

活喳喳惊动天子龙一盘

赵匡胤抬头望望刘金定

又把那外甥媳妇喊一番

赵匡胤说:“住手,钢刀虽快,不斩有冤之人。金定啊,你喊什么冤,你替谁喊冤?”刘金定闻听此言扑嗵跪倒,口称:“主公万岁万万岁,我替公公喊冤,我公公冤似海深,冤比天高。”“啊。”赵匡胤说:“金定啊,我知道你是他儿媳妇,自家人还有不疼自家人的吗?杀你公公两条腿,你其心不忍,你想叫你公公多撑一会。”姑娘说:“不对,我公公现在冤太深了。”“啊。”赵匡胤说:“他口口声声骂我红脸大贼头,要叫我交出降书降表,你没听见吗?我并没要其生命,我只是要斩他两足啊。”姑娘刘金定说:“我公公并非是真心叛国,这里有跷蹊,有文章。”赵匡胤一句话被提醒了,“什么文章?”刘金定说:“主啊,苗军师,你们大家都睁眼看看,我公公那个眼里放光不跟人一般人一样的,难道从前我公公那个眼里有三种光吗?你看他放红光、绿光,一会还冒黄光啊。”“啊。”一句话把苗先生也提醒了,苗军师说:“主公万岁,不错,你看高元帅这个眼里怎么三种光芒的?”赵匡胤说:“这是怎么回事?”刘金定说:“主啊,老妖人余鸿高山得道多年,法术无边,还能是进唐营以后中他暗算,中他妖法了吗?”这一句话把赵匡胤也提醒了,“御外甥媳子,乖乖,要是高妹丈真是被妖人所暗算,你赶快检查检查。”刘金定感到这个当口说:“众将官,你给我公公给我按着。高琼高君保,我的夫君呢,你把俺公公这个头给他扳起来。”高君保顶到跟前,把高怀德头给扳起来,几个大将按他腿,拿他膀子。刘金定一伸手把大爷高怀德头盔也摘下来了,来进行检查了。再看当中那个头发被一撮线给扎起来了,刘金定伸手把这个线解开来,再扒扒头发再看,哎呦喂,再看看正顶门那个泥丸宫上边贴一张纸条。刘金定一伸手把纸条哧啦一下揭下来,说:“主公万岁,大事不好,我公公是中人家的暗算了。你看,这一张纸条是一张迷魂变性符啊。”“啊。“赵匡胤说:“是这样吗?”就在这个当口,就听咕噜一声,“哎呀呀,可闷死我了,老妖余鸿,你可气死我了。”

刘金定揭掉符摆一边

打下边可惊动天鹏将魁员

高怀德昏迷迷的就睁开眼

不由得闪一闪虎目用眼观

高大爷一闪二目用眼观

望见了当今的万岁龙一盘

再朝这边仔细望

望只望娇妻美容也在一边

他再朝对面闪目

哟 我的娘嘞

这个君臣狼虎都在面前

高怀德待眼看见赵匡胤

也只得这个搂衣扎跪在面前

磕头一个忙开口

我主在上臣来问安

高怀德跪跟前施礼来见驾

上半边惊动天子龙一盘

天子说:“妹丈好了,妹丈好了。”高怀德说:“主公万岁万万岁,微臣被妖人余鸿逮去,我怎么回来了的?”“啊。”赵匡胤说:“难道你什么也不知道吗?”高怀德说:“我一点也不知。主啊,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美容,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赵匡胤闻听此言,口称:“高妹丈,可怜,现在到寿州你可知道多少年了?”高怀德说:“不知道,到寿州我就跟余鸿打仗,不就几天吗。”赵匡胤说:“妹丈啊,现在兵困寿州已经算第五个年头。唉,你被余鸿逮去,在唐营里边失陷都四五年呐。”高怀德说:“主啊,那我怎么回来的?”“因为你受余鸿妖术所缠,一天三遍到寿州来要战,骂我赵匡胤,口口骂我红脸贼,一天三遍三天九遍要战,没有办法,我高挂免战牌,派郑印回东京汴梁搬兵,高琼走马报号,美容做先锋,陶三春挂二路元帅印,刘金定双锁山招了高君保,这才顶到东门把你逮回来的。”高怀德闻听此言,嗖,那个头魂也吓掉了。“主啊,难道我真叛国投敌,我来骂阵的吗?”赵匡胤说:“妹夫啊,那还能假了吗。”赵美容说:“官夫,你赶快跪倒请罪,现在总算你好了。”高怀德闻听此言,啪,对自己就一巴掌,说:“高怀德,我不算人了啊。”

宋天子就把那事情讲一番

吓坏了领兵带将挂印的官

高怀德跪在下边开了口

三呼声我王万岁龙圣贤

自从我君臣中了空城计

东门外我去会那余鸿老妖仙

老妖道放出了他的仙天无价宝

高怀德将身我被逮进了反营盘

自从我被逮进了唐营内

到后来所有的事情我不知全

我既然说出了叛国投敌的话

还有那以臣骂君罪难宽

请我主快快立即刷圣旨

你把我全家斩首人头端

喊一声贤妻美容高君保

还有我儿媳妇金定个女婵娟

我今日犯下了弥天大罪

连累了你们母子受牵连

来来来 你母子三人快跪倒吧

让我主炮响三声人头端

高大爷只哭得眼中流了血泪

宋太祖哈哈大笑两三番

慌忙忙推座忙爬起

上前来慌忙才把妹夫搀

我的妹夫啊 你失陷唐营几年整

全怪那该死余鸿个老妖仙

那个老妖人暗使妖法把你害

迷魂符贴在你的头上边

你为我南征北战打天下

我的妹夫啊 算起来你功高胜如太行山

常言说不知不招罪

从今后一笔勾销再不要谈

说罢话伸手捧过了元帅印

妹夫 来来来 你快接帅印不要迟延

你赶快挂印带兵调人马

准备着打出了寿州要降篇

单等着要了降书对降表

咱们君臣放饮高歌奏凯还

赵太祖如此这般讲一遍

大营里喜坏了满朝文武官

高怀德上前接过黄金印

只见他中军大帐把令传

叫一声三军给我快鞴马

高怀德要去东门去会妖仙

东门外去找那余鸿老妖道

我叫他新仇旧恨一起还

高怀德口口声声要走马

慢 刘金定双膝扎跪在地坪川

尊一声我的个爹爹不要急躁

老余鸿道术高妙法无边

公爹啊 你要到疆场去走马

我怕你难破妖人那个宝仙天

公爹爹 你在这大帐里边消消气

让孩儿两军战场会妖仙

刘金定两军战场要走马

那旁边喜坏天子龙一盘

天子说:“高妹丈,金定走马我们大家都放心。”高琼说:“这样子,我替夫人观阵了。”高怀德说:“准予你夫妻俩人披挂。儿媳,能把老妖余鸿逮到,我高怀德啃他骨髓,吸他肉膏。”说到这个当口,高怀德一声令下,刘金定遵命,这边夫妻俩人上马了。一上马直奔东门不讲,这节书就岔了,岔谁了?岔唐营里边去了,唐营里边,唐王李璟正在营里边坐,就看有报事军报,“报,主公千岁千千岁。”李璟说:“报启何事?”“我们打听明白,城里边鼓乐喧天,我们心话这城里边怎么这么高兴的咧,从来就没听里边有人唱歌,还那个鼓乐喧天的。俺听敌楼上边那些人议论,说高怀德是被俺家军师余鸿妖法所缠,现在还醒过来了。现在高怀德又重新执掌帅印,马上马派人来走马了。”老李璟闻听此言,激灵灵打一个寒颤,李璟当时再想,李璟啊,四门口没有办法兵合到东门口,四门口损兵折将,刘金定力杀四门,损去我多少大将,看来李璟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兴兵犯宋啊。李璟感到这个当口朝余鸿看看,“余军师呢。”余鸿说:“主公,有何吩咐?”李璟说:“余军师,看来大事去了。”

南唐王中军大帐闷忧忧

喊一声军师余鸿你听从头

恨当初也怪孤王一桩错

一心心要夺大宋九龙楼

军师你离开了海东金鳌岛

你帮我领兵带将来运筹

我只说军师你的本领能盖天下

一定能夺下来大宋的九龙楼

我这才反表打到了汴梁地

才惹得大宋的兵马到寿州

来到寿州赵匡胤中了我的空城计

高怀德他被逮做了阶下囚

又逮来曹彬史魁一班将

赵匡胤好比那孤鸟困在寿州

当时俺南唐兵强将又勇

就应该趁势强攻进寿州

寿州地能逮到红脸那个赵匡胤

逼得他双手献出九龙楼

你偏说寿州只困不要打

赵匡胤他没有粮草就发愁

但等着寿州的宋军粮草尽

赵匡胤自动来献表把俺求

不料想那个小儿郑印把山下

他又到东京汴梁去把兵勾

勾来了万将无敌高君保

双锁山又来了刘氏金定个小丫头

那个刘金定力杀四门本领好

有多少英雄豪杰把命休

看起来宋朝有了那个刘金定

我南唐难夺大宋九龙楼

倒不如起兵早回那金陵地

要不然马到悬崖缰难收

南唐王口口都说那回心的话

老余鸿满脸通红面含羞

叫主公千万万不要说回心话

贫道我亲自走马去到阵头

只要能我逮了那个丫头刘金定

到那时贫道我带兵闯寿州

寿州地我逮到那个红脸赵匡胤

硬逼他当面献表把俺求

老妖道如此这般往下讲

只说得南唐李璟乐悠悠

南唐王李璟说:“军师啊,现在事已如此,千斤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唉,南唐能否存在,军师,只在你一人所倚了。”老妖余鸿再想,余鸿啊,我在南唐,南唐王李璟对我恩重如山,官封我护国军师,现在几几乎乎是打一仗败一仗啊,四门口被人踩了,没有法兵合一处,也罢了。想到这个当口,老妖人余鸿这边随时顶到两军战场,一到两军战场,叫骂阵官前去骂阵。就看骂阵官喊了,“呔,宋军听了,赶快派人走马,我家余军师亲临战场了。”早有兵慌慌张张跑进帅虎帐,这个时候高君保、刘金定正领令,刚刚还没出来,当兵到了,“元帅,老妖余鸿亲自来要战。”刘金定哈哈大笑,刘金定说:“既然如此,来的正好。”刘金定把令箭这么一抱,“走。”出了大帐翻身上马,“两边,给我打炮了。”

刘金定手接着令箭笑微微

后半边跟来了君保少英魁

赵太祖离位推座忙站起

叫一声挂印的妹夫高怀德

今日天金定她夫妻二人去走马

东门口去会余鸿那个老妖贼

俺大家也到东门去观战

为他俩一来是壮胆二来助威

高怀德闻听说好好好

带来帐下男男女女众家英魁

赵太祖翻身上了赤火兽

男女将保护着龙驾紧跟随

且不表君臣大家来观阵

岔回来再表表金定个女妙眉

刘金定一马放到了个东门外

对阵上惊动余鸿个老妖贼

这个老余鸿马身上边一声吼

呔 喝一声女将马身听明白

你赶快通过名来你报出了姓

贫道我今天送你是把阴归

刘金定闻听此言是收战马

骂一声该死的妖人你少发威

本姑娘我姓刘名字就叫刘金定

不用说你是余鸿个老妖贼

你在那高山上边得的道

为什么来到人间来惹是非

今天你能听姑娘我良言劝

赶快快退去凡心把山归

回高山苦苦的修炼你成正果

也能够名列仙班万古垂

如果你今个天不听姑娘的劝

恐怕你千年根本化成灰

你本是千年得道一鸿雁

到那时斩断你翎毛你怎么飞

天魔女不论好歹是往下骂

哇呀呀呀 这个老余鸿一阵阵气得脸变色

骂一声黄毛丫头给我住口

鞍桥上才把叉条宝杖来挥

恶狠狠对着姑娘往下打 吃打

马身上可恼了金定女英魁

慌忙忙手举大刀往上架 开

当啷啷 兵刃交加那火光飞

俩个人各为其主拼了命

都把那生死二字一旁推

只杀得飞砂弥漫难睁眼

只杀得天昏地暗鸟也难飞

俩个人大战东门有十几趟

老余鸿一阵阵只累得汗微微

急忙忙圈回了坐下的梅花鹿

把着落魂的神锣顺手拎

再朝那落魂锣上敲几下

骂一声丫头你赶快把阴归

这个老妖道一直敲有那十几下

坏 刘金定她坐在马上还笑微微

老妖人手拎金光落魂锣,当当当,“丫头,还不下马等待何时?”嘴唇也叫破了,锣也要敲坏了,刘金定微然不动。敢说怎么的?刘金定知道他有金光落魂锣厉害,早已临来时候,人头上把定魂神符贴泥丸宫上了,上边有美人冠卡起来的。老妖一看锣伤不了刘金定,一伸手把锣收回来了。刘金定哈哈大笑,用手一指,“该死妖人,你这一点雕虫小技,也在梨山紫霄宫门徒下使吗。妖人呐,你师父赤眉老祖也是东界大罗正仙,也有万年之根本,你师父在东界也是赫赫有名,振振有声。我说妖怪,既然你来帮南唐了,想跟姑娘来打两趟,想胜你家姑奶奶,就应该捡那好宝贝放,你这一般下三滥宝贝不要再放了。”老妖余鸿闻听此言只气得肝胆乱炸,五脏俱裂。老妖人余鸿到这个当口,一反手走身上边当时拽出一样东西,口中念念有词,“好宝,还不逮刘金定,等待何时?”就看这样东西起在半空,吁,咔嚓一声响雷,上天了。我的个乖乖,是个小木牌子,就看这木牌上边霞光万道,瑞气千条。这木牌子一响,就看呜…,满天大蟒、毒蛇、蜈蚣、蝎子,都有碗口大,直奔刘金定和这厢宋兵而来。后边三军儿郎叫苦连天,说:“姑娘,快跑啊。”

老妖人放出聚蟒牌

这个宝贝它就在空中歪了几歪

望了望这个五毒聚齐空中舞

三军儿郎痴呆呆

大皇姑闪目瞪睛观看

在城楼把撰肝胆落泪来

我的儿嘞 也不知妖人放的什么宝

你让我再讲这金定女裙钗

刘姑娘闪目瞪睛打量

骂一声老妖人余鸿你听明白

我说过只要有好宝你只管放

妖道啊 你把这个东西放出来

刘姑娘这里怎敢怠慢

一伸手才把这收宝篮给拿出来

收宝的花篮捧在手

贵姑娘 这个念念有词把嘴开

喊一声好宝你进来吧

毁透了 这蝎子蜈蚣都往篮子里栽

贵姑娘空中摆三摆

当啷啷 给她收了聚蟒牌

刘姑娘收了妖人无价的宝

一探手又把篮子装起来

骂一声作死的个老妖道

我今天送你赶奔望乡台

刘金定这里往外讲

马身上恼了余鸿老妖才

又朝那金鳌岛里点点项

盼一声恩师白发衰

今日天南唐要有刘金定

我恐怕难夺大宋的九龙台

徒儿我万般出于无其奈

我要把镇山之宝放出来

疆场上今天治死刘金定

我才能夺去山河巧安排

老妖人感到此时不怠慢

法宝囊又把宝贝拽出来

喊一声该死丫头别撒野

马身上惊动刘家女裙钗

余鸿心话,恩师恩师啊,我今天不能听你话了,临下山时候你讲的,这一桩宝贝千万不能用,如果用了,我恐怕要引起东界大仙发怒,到那个时候群仙大乱;师父,有心不用,我恐怕打不过刘金定;师父,人刘金定是梨山紫霄宫梨山圣母门徒,人这宝贝都比俺师父你给我的这些宝贝中用啊,我也用用你镇山之宝。想到这个当口,余鸿一伸手把样东西捧在手,这东西就跟小铃铛似的,别看这铃铛小,它能大就大,能小就小。敢说这是什么啊?这东西名叫金光化血会元钟,这会元钟可厉害了,大概有万年以上根本,原来是北海岛三教主殷文林的镇山之宝,如果被会元钟卡住以后,你就是大罗神仙也跑不了啦,里边冰气寒气一上来,马上马三天三夜人就非死,大罗神仙都得折去根本。所以老妖余鸿把金光化血钟捧在空中,口中念念有词,“好宝,还不逮刘金定等待何时?丫头不要走,看我宝贝取你。”化血钟起在半空,吁,直奔刘金定顶梁穴而来。敌楼上边赵美容看真真亮亮,南宋王赵匡胤一声喊,“金定,你可要注意了。”

好一个万岁龙一盘

把撰肝胆城楼上边

我的孩子 两军战场去走马

看起来老妖人余鸿法力无边

他夫妻两军要有好歹

赵匡胤 折断了我的跟前架海贤

看起来 也不知金定怎么样

我的乖乖 可能这收了妖人宝连环

赵太祖城楼上捏着一把汗

东门外再讲余鸿个老妖仙

老余鸿口中都喊叽喵哨

化血钟万道金光往下边

马身上惊动姑娘刘金定

你看她勒马挺刀用眼观

小姑娘一闪二目仔细望

望只望有口大钟在盘旋

刘金定认得化血钟一口

好叫她哈哈大笑两三番

刘金定感到此时不怠慢

一伸手也拽出师父的宝镇山

拽出了梨山圣母的降魔杵

降魔杵飘飘荡荡起半端

降魔杵一个雷声一道闪

你看它一道紫光往下翻

就听见咔嚓一声着了中

化血钟被它打落了地坪川

降魔杵打破化血钟一口

马身上吓死余鸿个老妖仙

老妖人感到此时不怠慢

你看他催开战马往上窜

老妖余鸿再看三桩宝贝全部被刘金定所破,头一样金光落魂锣不能伤刘金定,五毒聚蟒牌被刘金定收了,再看师父镇山之宝金光会元化血钟也被刘金定紫金降魔杵打破,那降魔杵乃是紫霄宫的镇山之宝啊。老妖余鸿也急了,老妖余鸿感到这个时候手拎叉条杖说:“刘金定,你破我三宝,大仙师我跟你拼了。”

老妖人感到此时怒气生

你看他手拿着叉条往上冲

骂一声丫头刘金定

你不该今天收我的个贵宝龙

叉条杖对姑娘劈头就打

惊动了天差灵凡的魔女星

天魔女感到此时微微笑

鞍桥上又把绣绒刀来拎

也只管战有五六趟

呸 刘姑娘一股烈火往上冲

余鸿啊 我跟你紧着恋战有什么用

姑奶奶我叫你两军战场现原形

刘金定宝囊里边摸一把

当啷啷 放出仙天贵宝龙

放出紫金降魔杵

刘姑娘嘴念咒语音不停

喊一声好宝叽喵哨

你给我逮这个妖道叫余鸿

贵姑娘放出仙天无价的宝

老余鸿感到此时脸发青

老余鸿刚刚催马才要跑

咔嚓 就听的半悬空中响一声

  评论这张
 
阅读(12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