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第十回 逢好汉救赴万家村  

2012-11-14 10:21:33|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回 逢好汉救赴万家村

 

几年朝秦又暮楚,

归来焚香把门柱,

落得老大一身闲,

窗前自写英雄谱。

俚词提过,言归正本。话说那条好汉把虎打死,坐在虎背上喘息了一回,依旧将那虎又打了几锤,是怕它再活了。他把铜锤插在腰里,来至宗保面前,叉手躬身说道:“将军受惊了,不知你的伤势轻重如何呢,却还能走么?”宗保说:“伤不甚重,只是被他咬得腰间皮肉甚疼,身上拖了几块皮去,还可以能走。”那人说:“好好好,这就是足以够了。你在此且歇息,我先去把你那马寻了来再作道理。”说罢赤足渡河而去。

那好汉自渡河东把马寻,

闪的过虎口余生小将军,

这时节已过中秋交几日,

满山里风吹落叶乱纷纷,

石缝中阵阵寒蛩频刮耳,

一处处猿啼虎啸最惊魂,

一回头半轮残月山头挂,

隐隐的云烟罩住大树林,

面前里凉秋夜景添愁绪,

好叫人思前想后倍伤心,

又搭上被虎咬伤皮肉破,

满身上衣衫湿透血淋淋。

“我只说身入虎口无生路,

谁敢望二番又要做为人,

那这样大难当前还不死,

大约是祖宗阴德佑我身,

若果然生还重入天波府,

说一遍喜煞高堂老太君。”

杨宗保思想之间流痛泪,

那好汉提枪牵马笑吟吟。

宗保正然悲叹,那人牵着马提着枪来至面前,说道:“将军,你的枪马都有了,河边有一条口袋,想必是你的,等我扶你上马,同到我家去罢。”杨宗保强打精神,立起身来,作揖说道:“尊兄贵姓大名?因何从树上下来,救我性命,安府住在哪里?此番救命之恩,叫我何以报答。”那人说:“在下姓万,名叫万人杰,就在这山后万家村居住。我祖上原是中原人氏,流落塞北已经三世,打猎为生,祖辈传流。我父亲在日,又是个拳棒教师,他平生最得意的几路拳棒,不传徒弟,只教会了我。我们兄妹二人,如今我的父母都不在了,只剩了我同妹子万金桂相依度日。昨晚上我父亲托梦说道,明日晚上有一位南朝将官要被虎伤,你救他性命,他就是你的妹夫,不可错过,叫我吃过晚饭来这棵树上等,休要性急,等到半夜时候,那将官才来。我想父母在日,从来不会说谎,哪有平空捏造谎言来哄儿子之理,想是真的,便叫妹子收拾晚饭吃了,就来这树上。等到如今,谁想果有老虎拖你过了,但不知你姓甚名谁?居什么官职?今夜是从何处来?你今是我的妹夫了,同到我家成亲去罢。”宗保听他说完,心中十分惊异,对他诉说名姓。

宗保小将军,命有花星照,

撞着闺中女,模样生得妙,

给他做妇人,坚持不肯要,

又遇万人杰,来把妹夫叫,

若是不成亲,定有一场闹。

也只得名姓家乡对他讲,

急上前行礼作揖躬着腰,

“我家住汴梁东京天波府,

祖爷爷令公他有姓名标,

父亲是领兵征北杨元帅,

常和那萧后摆阵把兵交,

杨宗保前部先锋就是我,

奉帅命搬兵取救上天朝,

黑夜间猝不及防入虎口,

幸尊兄救我残生命一条,

今蒙你似海恩深无可报,

回家去常常与你把香焚,

但只是成亲之事难从命,

糟糠妇早把红绳系得牢,

望尊兄见谅休把我来怪,

万不敢再收令妹女多娇。”

杨宗保说话之间又行礼,

到惹得打虎英雄心里焦。

宗保言罢,万人杰勃然大怒说道:“你这个人好无良心,真正不说理的。方才这虎咬你,你为甚么不对它说是不敢从命的。这如今有了命,又会不敢从命,真不是讲理的。”宗保暗笑说道:“尊兄息怒,并非小将不从命,只因家中已有了糟糠之妻,故不敢应承令妹的事。”万人杰说:“好呀,你做先锋官,是个武职,你还会说文呢。你说你有糟糠之妻,不过是有一个姓康的女儿给你做了妇人,一夫二妻,世间尽有,难道那姓康的就不依你再娶姓万的做老婆么。你要知道,这山里有的是老虎,倘若再来一个,我无力再打,大约你又得从它的命了。不用推却,你是我的妹夫,一定不改了,你到我家中去吧。你现受伤难行,我抱你上马去,我背着个死老虎,速速走罢。”说话之间,把宗保扶在马上,又把枪递给他,自己背起死老虎,一个马上在前,一个步行在后,走过山脚下去不远,就是万家村。就是他独自一家,并无居邻。万人杰扶宗保下马,他便叫道:“妹子,开门来。”里边答应了,黑影里看不见。万人杰说:“点上灯,有客来了。”那女子答曰:“屋里有灯。“万人杰把枪马接来交与妹子,领着宗保同进屋来,让宗保炕上坐下,宗保满屋一看。

炕沿上端正坐下将非轻,

看了看紧靠窗台一盏灯,

有几张虎皮挂在东墙上,

木架插那枪刀耀眼光明,

葫芦里必是火药和铅子,

有的是狼牙大箭面皮红,

灯后面人头一个墙上挂,

最真切五官俱老发蓬松。

万人杰凛凛威风有杀气,

他生得烈烈身材眼圆睁,

想必他断山截径常常干,

不止是射猎为生打大虫。

杨宗保低头无语胡思想,

自外面进来年少女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