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第十五回 红罗帐外万氏推郎  

2012-11-16 11:01:42|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五回 红罗帐外万氏推郎

 

穷荒策马贼归来,

一闭紫门永不开,

慌忙老年棲隐处,

满园桃李手亲栽。

俚词提过,言归正本。话说寇准向八千岁说道:“臣今想来,天波府尚有一人,可以挂帅印去救郡马回朝。当日妖道严容,排下一座天门阵,只说咱天朝无人能打,倒叫那杨宗保先锋之妻浑天侯穆桂英匹马单枪,踹碎营盘,至今功劳册上,姓名昭然,人人知晓,个个称能。难道此人不可挂印为帅么?千岁何必忧愁咱朝绝无能将呢。”

“千岁不必愁,咱国有能将,

穆氏浑天侯,刀马无人挡,

千军万马营,一人就能抢,

曾将杨郡马,挟在鞍桥上,

这事提起来,眼前是一样。

穆桂英高山拿住杨宗保,

他二人配成夫妇效凤鸾,

杨郡马穆珂寨前将儿找,

穆桂英当场弄个面无光,

将翁爹提上鞍桥挟着走,

说什么杨门无敌好花枪,

只弄得朝天仰面双眉皱,

也不过满面羞惭恨一腔,

幸亏了焦赞孟良生巧计,

在旁里相嘲相戏笑声狂,

那佳人闻听羞得飞红脸,

将郡马丢落鞍桥往下张,

凭着个三关镇守大元帅,

今竟然不敌闺中小女娘,

此后来小将偷跑回营寨,

杨延昭怒气冲天透上苍,

顾不得少年英俊娇生子,

要将他刀斩辕门一命亡,

老太君入帐求情他不允,

竟叫你枉费唇舌说一场,

幸亏了桂英自把高帐进,

大帐里唬坏焦赞和孟良,

杨元帅勉强得把人情减,

他一见穆氏桂英心自慌。

到如今佳人现在天波府,

着她去北征挂帅敢承当,

说什么邪术伤人白天祖,

浑天侯仙家门徒比人强,

若叫她挂印征北前途去,

定然有凯歌奏捷按诗章。”

寇莱公历历原情说一遍,

八千岁双眉展放解愁肠。

寇准言罢,八千岁大喜说道:“卿家之言,正合本御之意,我也打算要用这人征北为帅,不想你也打算到此人身上,这就是不谋而同了。咱君臣领着圣旨,同到天波府走一遭便了。”说话之间,吃了几杯茶水,一齐乘马要往天波府来,这且不在话下。再说杨宗保在那南清宫说明来意,呈上书词,八千岁叫他回府候裁,他便叩头辞驾出了南清宫。回到天波府,先到堂楼之上,去给他祖母佘太君请了安好,说了一回闲话,又给其他几位太太叩了头,又说了一回军中之事,向家人等俱各叙了一回闲话,就在他祖母楼上吃了晚饭。天已黄昏之后,又同祖母叙了一回家常,吃了几杯茶。佘老太君说:“你今速速而去,鞍马劳苦,身子乏了,回房安歇去罢。”杨宗保拜辞祖母,上了堂楼,先往万金桂卧房而来,只见金桂房中妆帐铺盖,桌椅灯烛,一切应用之物,件件周全,又有几个使女伺候。见她晚饭已经吃了,杨宗保看了看万金桂换了行装,脱装才罢,天然是一位闺中美人,可爱也。

宗保进房来,打量万金桂,

行装换脱难,又把银灯对,

晚饭才吃完,面上三分醉,

素手托香腮,秋波含珠颓。

好一似姑苏台上西施女,

又如同沉香亭畔醉贵妃。

常言说灯下美人最好看,

越显得好丽娇前衬娥眉,

在途中同行约有三十里,

受尽了冷雪寒霜风雨催,

现如今来家到了安身处,

好一似冰冻并骨一枝梅。

“她因何面带忧容心不悦,

莫非是思念兄长尽伤悲,

我有心仍与万氏同宿卧,

穆桂英定要饶舌论是非,

待说是走向前妻房里去,

万氏女初来乍到得人陪,

好叫人左右两难难决断,

想当初不如不遇妇英魁。”

思想间走至近前拉一把,

万金桂双手齐伸往外推。

宗保走至近前,满面陪笑,问曰:“娘子因何不悦,莫非是思念家乡么。”金桂低头不答言语,宗保右手扶着她的香腮,左手握着他的玉腕,复又笑而问曰:“小娘子,莫非为我来迟了么。”金桂把身子一扭,用手把宗保往外一推,眼中流泪仍面上带笑,说道:“你找那元帅夫人去吧,不必用虚情假意的前来哄俺了。俺算什么呢,到底都是多年的夫妻,她那模样,大好半年未曾见面,她又想你,你又想她,一见面俩个人就亲热起来,彼此不能捨去。你快走罢,不要啰唆,我要自己收拾了去睡。”杨宗保复又陪笑,说道:“娘子你错怪了小将,小将去见八千岁回来,就上堂楼与俺祖母请安,又俱见过众位太太们,你想,哪一处不得说几句,耽搁一会工夫呢。我才要往你房里来,祖母又留我吃了一回晚饭,问到那军前的事情。原有这些缘故,所以来迟了些,我何尝到桂英的屋里去来呢。我正要和你商议,你若不嗔呢,我就到桂英房里去住一夜,你若是嗔呢,我就不去。这些话还不曾和你提起,早就怪小将来了,小将纵有知心的话,也不敢在面前张口了。”金桂笑道:“罢了,我不过是和你顽耍呀,只怕还有了和尚没了寺,还能白占独行不成。你与桂英姐姐分别日久,正该同诉离情,你若尽着不去,就要冷淡了你夫妻的情,你快去罢。”杨宗保闻听此言,如囚犯正要出斩,忽得大赦一般,大喜道:“这才是我知心娘子、有德夫人,小将去也。”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