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第十六回 白玉床中穆娘话旧  

2012-11-19 10:38:36|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回 白玉床中穆娘话旧

 

征人塞北咏归哉,

一缕离情积素怀,

夫妇相逢长夜话,

谈兵欢笑逐颜开。

俚词提过,言归正本。话说杨宗保得了万金桂的口气,这才敢上桂英卧房而来。进了院门,只见窗影摇红,里边唧唧哝哝,像是说话,却听不真切说的什么。杨宗保悄悄的来至窗下,轻轻站住,自窗隙中往里偷瞧,只见床上的铺盖衾褥,俱已收拾就了。桂英还未睡下,正在灯下脱换睡鞋,两只红睡鞋,穿上了一只,还有一只拿在手中,口中叹了一声,说:“强人呐强人,是真成了狠心贼了。”

“当初咱二人,对天盟过誓,

愿作同林鸟,那鸟真生气,

又似连理枝,如花开并蒂,

奴家认了真,欲竟生二意,

全然坏良心,真叫人生气。

临行时谆谆切切劝破口,

千万的阵头切莫要娶妻,

半年来提心吊担放不下,

但恐怕军前失错有差池,

那几天才过中秋交九月,

那羌人千山万水送征衣,

闻听说屡次失机打败仗,

我要上金殿龙楼把本提,

安排着天波杨府有人马,

速上那军前助战作扶持,

谁知道你的心肠不似俺,

一见了闲花野草使心迷,

取救兵半途收下万金桂,

分明是良心改变把奴欺,

今竟敢将她带入天波府,

全不管元配夫人依不依,

俺如今独坐灯前将你等,

你就该来与奴家话别离,

最可恨迎新去旧成薄幸,

轻视我桂英如同墙上泥,

恼一恼我上前去一场闹,

你休想夜夜同眠共枕席。”

卧房中佳人自发冲天怒,

杨宗保忙至床前来作揖。

原来佳人等候宗保,虚掩着房门。宗保听了一回,悄悄的进来,到了床前一躬到地,带笑说道:“娘子休要错怪了小将,小将良心并不曾坏,还没忘了你的好处,你不用找了去闹饥荒,小将自己送上门来了,要怎么罚,你就怎么罚,小将用双手也能把前面大事挡下就是了。”桂英见宗保进来,她那心里的话早就息了一半,那肚子里的气也就剩不多了,却要假装一装,不肯跌了架子,遂故意的冷着脸子问曰:“你是何人,半夜三更的到我屋里来,口里闹长闹短的闹个不休,夤夜入室,非奸即盗。又道是男女授受不亲,我和你四字不粘,八字不连,并无瓜葛,平空里作的什么揖呢。”宗保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不认得我,我道名与你就是了。我乃挂印征北杨元帅之子杨少爷,前来禀见穆大奶奶。”穆桂英冷笑道:“哎呀呀,你是一品夫人万金桂万大奶奶丈夫杨将军么,贵人不踏贱地,你不陪伴着你那新媳妇去睡,却上我这里来,你也不怕冷淡了她。快快去罢,我关门去睡。”宗保闻听此言,笑道:“唉,真乃妇道人家,难和你讲理,都是一个师父教的呢,会说一样的话呢。”说话之间,就上床来了。

宗保上床来,捉住佳人手,

连把娘子叫,“休要脸儿扭,

金桂是恩人,并非是花柳,

当日出大营,我自深山走,

又是黑夜间,不幸入虎口,

亏了万人杰,心胆大如斗,

勇力有千斤,真是打虎手,

若非他救命,转生去已久。

他和那金桂原是胞兄妹,

把我来救到家中上炕头,

就说是梦里遵他父亲命,

两下里不结姻缘不肯休。

妖僧白天祖,法术多利害,

天朝众将官,被他俱杀败,

如今在洪州,困住咱父帅,

差我来搬兵,也是无可奈。

他那里折兵损将无粮草,

营门上日日高挂免战牌,

东面儿人欢马叫猖狂甚,

欺负我中国全无大将才,

好容易独回中原来取救,

八千岁本章写就奏金阶,

屈指算朝中没有英雄将,

也不知出征挂印把谁差。”

杨宗保说话之间要安睡,

穆桂英脱去罗英换睡鞋。

“常言说有恩不报非君子,

满心里欲不应承不自由,

无奈何才和金桂成亲事,

并不是迎新弃旧把妻收,

小姐看来是贤良女子,

你二人礼貌姊妹相称同,

在人前休论大来休论小,

万不可捻酸吃醋自多愁,

天地间一夫二妇从来有,

又何妨和气相商到白头,

咱二人从小夫妻是元配,

我岂肯把你恩情一笔勾。”

杨宗保谆廓切切来相劝,

好不待灯前哭坏浑天侯。

宗保手拉穆桂英以良言相劝,惟恐她较大论小,争风吃醋。桂英见宗保这番光景,心早软了,笑而言道:“你不要唬得那个鬼胎样子,我穆桂英也不是那等不良的媳妇,不能容人,只用你公公平平一样看待俺姊妹二人,哪有不两相和睦之理。我有要紧的话还没问你,如今咱父帅困在洪州,里无粮草,外无救兵,可是怎么支持呢?你前来搬兵取救,来往就得两三个月的工夫,远井如何能解的近渴呢。”宗保说:“我起身之时,所有粮草还可支一两个月,天朝速发兵粮,星夜赶去,尚可无碍。若去的迟了,那白天祖妖法邪术甚是利害,想其时刻之间,咱那父帅却说不知作何光景了,令人慷慨念之。今已月余之,久不通信,正令人放心不下。”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