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第二十六回 假表文白天祖诈降  

2012-11-22 09:31:31|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六回 假表文白天祖诈降

 

春游芳草地,夏尝绿荷池,

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

前词提过,言归正本。话说宗保抱住桂英夺出剑来,陪着笑脸,满口娘子长娘子短的,劝了多时,桂英只是流泪不语,婉转娇啼。

宗保害了怕,吓得浑身抖,

上前忙抱住,宝剑夺出手,

桂英动金莲,回身往外走,

宗保苦哀告,身子只是扭,

短叹又长吁,无言低垂首。

秋波中点点滴滴流珠泪,

好几回强自吞声塞咽喉,

慌张了拉断硬弓杨小将,

满口里巧言花语礼貌周。

“我方才与你装腔来作戏,

你怎么要寻无常把剑抽,

夫妻们无人之处瞎捣鬼,

只为着一言半语有何仇,

几句话驷马难追空自悔,

好一似水泼尘埃不能收,

你看他月落西山交半夜,

满营里那更锣断续不休。

劝娘子快脱衣衫同床睡,

这好比官盐私盐把情偷。”

穆桂英闻听此言嗔变喜,

安排着鹊桥高架会牵牛,

急慌忙宽衣自解香罗带,

可笑她情至痴时不爱羞。

他二人方才搂抱将身靠,

俏佳人眉梢眼角最风流,

大可恨事不遂心便没兴,

自外边进来俩个大丫头。

二人两意情浓,心如热火,才要沾身,听得帐外足步响动,笑语声喧,有两个灯笼照眼光明照进帐来,二人慌忙撒手,各整衣襟,浑身衣服才穿的半零半落。只见俩个随身女兵,戎装打扮,带剑挂刀,手挑灯笼,掀帘而入,一齐笑曰:“我们到处没找到元帅,却在这里。元帅自出大营,半夜不返,惟恐有失,我们放心不下,故此寻来。天不早了,咱回去罢,还有许多紧急军情,单等元帅回营料理。”此时桂英心中十分生气,却就是不好说出口来,满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勉强支吾了一回。“本帅小灯自挑,各处寻查,偶至此处,先锋棍伤疼痛,躺在帐中声唤,本帅进来瞧他,才待要回去,你们恰好来了,我们就一同去罢。”二使女遵命,挑起灯笼在前,桂英在后,仍挑着方才挑来的个灯笼,回归帅营去了。把一个杨宗保丢得就像打了蛋的斑鸠一般,好无滋味,无计奈何,只好独自睡了。此时桂英回到自己帐中,思乡女、还乡童俱来照着,桂英吩咐各去安睡,姐弟二人遵令而去。使女送上茶来,吃了半盏,无精打采坐了一回,不耐宽衣,就连衣而卧,合眼似睡不睡,只见宗保站在面前,相视而笑,佳人大笑,忙伸手双抱在胸前。

这佳人一见可意小将才,

慌得她急伸双手抱胸怀,

好一似妙医来治心大病,

霎时间愁锁双眉展放开,

悄悄的一声共诉知心语,

他二人嘴对嘴来腮对腮,

宗保说:“娘子回营将我弃。”

桂英说:“吃亏混帐二奴才。”

宗保说:“引动春心难独睡。”

桂英说:“挂肚牵肠不自在。”

宗保说:“半夜寻花花更美。”

桂英道:“此时谁想你还来。”

宗保说:“还是欢喜还是恼。”

桂英道:“满腔来爱不疑猜。”

宗保说:“宽衣解带同衾枕。”

桂英道:“双双携手赴阳台。”

宗保说:“方才冷淡救饶恕。”

桂英道:“冒犯多端莫挂怀。”

宗保说:“过日因何身子胖。”

桂英道:“明知故问又装腔。”

宗保说:“你把情由告诉我。”

桂英道:“怀胎要生小婴孩。”

眼看着二人又要成双对,

‘愰愰愰’,耳旁的巡巡哨锣声阵阵筛。

二人正在情浓之际,忽被巡哨锣声耳旁惊醒,乃是一梦。看了看案上残灯未灭,帐外锣声断而复连,寒风阵阵,冷气嗖嗖,加一段凄凉惨淡,真令人难以为情,好歹捱到天明,起得身来,梳洗已毕,料理了几件军情,用过早饭,众营人俱来禀见请安,听候调遣。只见中军官送上一件东西,说是北国萧后差头目呈上降表,情愿投降,从今再不犯边。新元帅说:“北国之人,朝服夕返,实难准信。”便传令升帐,将头目带进来问话。新元帅正面高坐,正副二先锋并合营众将,俱是明盔亮甲,手执枪刀,分班站立,列摆两旁。这头目入营,跪在帐下,不敢抬头。新元帅说:“你国主送来降表,必非真心,定然有诈,是何奸计,从实供来,如有虚言,立刻斩首。”头目磕头说道:“因天朝救兵到来,白莲公主打了败仗才劝国王投降,并无他意。”新元帅说:“足见得这就不是真心了,若是白莲公主得了胜仗时节,此时待好杀本帅大帐来了。本应把你狗头砍了杀了,又无人回去通信。”便割下他一个耳朵,掷还降表,赶出帐去了。

新元帅不接降书要动兵,

先锋官急忙上帐打一躬,

你看他恭恭敬敬呼元帅,

“这件事不可粗心造次行,

屡年来南朝北国相对垒,

这一日刀兵滚滚不相安,

阻隔着山高路远粮难运,

又搭上南朝将士半飘零,

咱父帅受困洪州无人救,

依然是杨门挂印做先锋,

自古道两个相争和为上,

到强的日久天长苦战争,

弄一个恶犬咬狼两家怕,

息干戈回朝交旨速收营,

安置的塞外中原分上下,

半个脸也可去见南清宫。”

杨宗保各有心事苦口劝,

穆桂英座上摇头笑几声。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