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一部“太子放粮”〗:第二回 兵困云崇关  

2012-11-25 11:36:53|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兵困云崇关

 

郑印锤打贺金龙,贺金虎窜上来,手拎九股点钢叉分心就攮,两下来往战有五六个回合,就听‘喀嚓’一声,贺金虎又被小爷郑印一锤打得如肉泥一般。这边两边把死尸抢回去了,就听那个后阵头有人‘哇哇’怪叫,“呔,小南蛮郑印不要猖狂,我来会你。”再看过来一人,生就五花脸,坐下一匹枣骝驹,手使转轮长枪,郑印说:“留名赴死。”这个番贼呵呵冷笑:“要问我姓王,我叫王敬忠!”说罢这个时候,伸手拎转轮枪分心就刺,郑印手拎锤喝声:“开。”‘当啷’一声架送圈外,虽然把王敬忠这根转轮枪架开,就觉有点沉重了,不像是刚才贺金龙、贺金虎了。两下交手有五六个回合,小郑印不是人王敬忠对手,只累得两臂酸麻汗流如雨。郑印到这个当口在马身上就要危险了,就听高琼喊:“贤弟赶快进来。”郑印没有办法,把马头一带,‘咯噔咯噔咯噔’,就窜过吊桥了。一窜过吊桥,高琼马一点镫,高琼上来了。高琼一声呐喊:“番贼不要猖狂,我来会你。”王敬忠收住战马,把转轮枪朝鸟翅环上一担,“来者小白脸留名赴死。”高琼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祖居山东刁鹅岭袜子坡,再朝下问,我姓高名叫高琼,配字君保。”“你姓高?”高琼说:“不错。”“我问你一个人你可知道?”小爷高琼说:“谁?”“中原有个高怀德跟你什么关系?”小爷高琼说:“该死番狗,那是我天伦老父,是我中原兵马督招讨大元帅。”王敬忠闻听此言说:“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找姓高家觅姓高家,今天总算找到了。”“啊。”高琼说:“为什么要找我?”王敬忠说:“今天仇人到了,拿命来吧。”

书说番贼王敬忠,

转轮长枪顺手拎,

出言没把别人来骂,

骂一声:“小子叫高琼,

今一天疆场上我见到你,

这就叫仇人见面眼通红,

我今天两军阵场把你逮,

好给俺祖上报冤恨。

想起来,我祖居也在天朝大邦住,

提起来我祖上赫赫有名,

老祖父官讳就叫王彦章,

他保着梁王朱温在朝中,

到后来这个五龙二虎把祖父来害,

高平关来你的祖父高保童,

白马银枪把祖父害,

好可怜,俺举家老少才去逃生。

我的父名叫王天寿,

他本是三川六国帅元戎,

想起来辽王契丹打战表,

你爹爹带领大兵向北征,

卢沟桥前一场血战,

你的父逮去我的父天伦,

好可怜,我爹爹落在了你爹的手,

没想到众大将一口一口啃干净。

我的父死在高怀德手,

你要知,我的个名叫王敬忠。,

姓高的,我跟你世代俺有仇恨,

今一天血债要用血来清,

这两军阵场我逮到你,

高琼呐,我叫你剐骨熬油点天灯。”

小番贼这个如此论般就往外讲,

一阵阵恼了小爷叫高琼,

骂一声:“该死番贼哪里走。”

这根枪冷飕飕的往前胸,

王敬忠感到此时不怠慢,

手拎着转轮长枪往上迎,

俩个人打在一堆战一处,

都把那生死二字一边扔,

两下里交手倒有四十趟,

也没分谁胜谁败对谁赢,

两下里打得难分对难解,

君保腹内辗转暗沉吟,

“今日天小小番狗打不过,

我怎能保着太子他安宁。”

高小爷眉头一皱有有有

一探手虎尾钢鞭攥手中,

只见他枪里加鞭奔下坠,

猛听得半悬空中响一声,

高小爷喊声:“番贼哪里跑。”

活渣渣苦坏番贼王敬忠。

一鞭又奔他脊背打下去,

这个贼一口鲜血往外冲,

这番贼感到此时往后败,

小高琼哈哈大笑二三声,

开口没把旁人叫,

喊一声:“六国元帅叫祖龙,

你北国哪个番将不怕死,

你叫他两军战场来斗争。”

高小爷气吐凌云高万丈,

正北方有匹马跑赛旋风,

这员将年方都有二十岁,

就好比黑虎玄坛赵公明,

催开坐下铁角豹,

有一根镔铁长枪攥手中。

高小爷喝声:“番将通名姓。”

这员将马身上边笑盈盈,

“你要问我是哪一个,

我本是大将韩杰正先锋。”

君保说:“哎呦,你叫韩杰。”韩杰说:“一点不错。”这小贼韩杰兄弟三个人,老大韩杰、老二韩亮、老三韩昌,韩昌按上界小青龙一转,小贼韩杰那比韩昌还要厉害。韩杰一声呐喊:“呔嘿,高琼不要猖狂,我来会你。”高小爷再抬头一看,就看韩杰马这么一点镫,可就冲上来了。

高小爷闻听对面有人喝,

有一员番将催开马征驮,

在这里喊一声:“番狗你不要前进,

赶快快报出了名姓对我说。

要知道我枪下不死无名之鬼,

你报名姓我枪下送你见阎罗。”

贼韩杰闻听此言冲冲发怒

“呸。”骂一声:“白脸高琼且听着,

本先锋老家也在中原地,

我祖上也在中原保江河。”

“姓高小子,你还不认识我吧。实不相瞒,我的祖父老人家的官讳名叫韩通,提起我的祖父,恐怕你小子心里边也听说过吧。”

“那还是后周柴荣坐金殿,

我祖父兵部司马保朝歌,

就因为出来了你的爹爹高怀德,

还有那黑贼怀亮赛阎罗。

你高家屡次仗势欺负咱,

我的个老祖父才投北辽离开中原。

我爹爹韩升来到北国地,

才与那北国郡主结丝罗,

到后来你爹爹那时领兵北下,

卢沟桥与我的祖父动干戈,

我祖父不幸桥前丧了命,

你爹爹才把降表要回国。

我的父生下我兄弟人三个,

俺时刻把祖上的大仇记在心窝,

今日天云祟关前俺见了面,

你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逃脱。”

贼韩杰从头至尾讲一遍,

“哎呀,我明白了。”

君保一股子烈火撞心间,

骂一声:“番贼韩杰快动手,

你不要满口废话瞎罗嗦。”

说罢话催开坐下的白龙马,

小银枪怪蟒摇头奔心窝,

骂一声:“韩贼你哪里走,

我一枪杀你狗作恶。”

贼韩杰一见哈哈笑,

“哟,哈哈哈哈。”

一伸手镔铁长枪顺手托,

大喝一声:“开了吧,开。”

‘当啷啷’就听着兵刃交加火光错。

贼韩杰三川六国称魁首,

君保祖传的枪法震中原,

只杀得天昏地暗惊人胆,

只杀得飞砂荡荡遮日月,

敌楼上儿郎打动催战鼓,‘咚咚咚’,

番营里小军助威吹海螺,

两下里交手倒,

“哎呀,不好。”

只累得小爷高琼汗水泼,

在马身只得招架难还手,

只累得两膀酸麻枪难托。

眼看看小爷高琼有危险,

姜总兵吩咐快打收兵锣。

后边姜贵看的真真亮亮,赶忙吩咐打收兵锣,‘嘡嘡嘡’。高小爷一听收兵锣响,赶忙马头一圈,“好番贼,敌你不过我要走。”这边吊桥已经放下来,小爷马刚窜进吊桥,韩杰马就顶到吊桥跟了,就看‘哧啦’一下子,吊桥给撤起来,韩杰马‘噔噔噔’,向后倒退有数步,这才停下来呀。小爷高琼这才捞到进城,这边当兵‘唰唰唰唰’,从敌楼上边那个短箭奔下射,这都高琼预先安排好了的,所以敌人要想一时攻进云祟关,也是万万不可能的。高琼这才牵着马,这边太子赵德芳与小爷郑印都过来了,这才跟高琼一起回到总兵府大堂,一到帅虎大堂,当时宾主坐下。这边赵德芳说:“王兄,我看得真真切切。”高琼说:“太子千岁,这个小贼韩杰,坐下一匹马,掌中一杆枪,真有万夫莫当之勇。我自从出生以来,还没有见过这样一等英雄,恐怕云祟关无人能胜韩杰了。”太子赵德芳闻听此言说:“皇兄啊,现在北国兵如兵山,将如将林,韩杰如此厉害,看来我们兄弟三个人完了!”

好一个贤王是个自在龙,

不由得一阵毛孔松,

出言来才把皇兄喊,

“皇兄啊,我恐怕难回古东京。

小王我文不通武不能上阵,

皇兄你打败仗回的城,

假如若番将要把城来进,

我恐怕这你我君臣难逃生。

云祟关兵少将寡难抵抗,

皇兄啊,是猛虎你能登山几层。”

赵德芳心里难过往外讲,

小高琼慌忙行礼又搭躬,

喊一声:“太子千岁别难过,

现如今俺肋扎双翅难出城,

要想这云祟高关把围解,

赶快快东京汴梁去搬兵。

万岁爷东京皇城要知道,

马上马万马千军离东京。”

小高琼说出搬兵两个字,

赵德芳感到此时又开声。

赵德芳说:“表兄啊,我也早想过到东京去搬兵,可是有一条,现在四门口都被人家困起来,四门前兵如兵山将如将林,哪一个能冲出重围呢?”正在这个时候,小爷高琼就讲话了,“我说郑贤弟呢?”郑印过来口称:“高大哥有何吩咐?”高琼说:“这个任务落在你身上,我们来的一共就是二员武将,配合姜总兵俺三个人,我跟姜总兵留在此地守住云祟关,保护太子安全,你得连夜想办法杀出去。”小爷郑印说:“我连那个王敬忠都打不过,乖乖,何况韩杰要遇到我呢?”高琼说:“问题不大,他们主要将都在北门外边,重兵在老营那边,这东门、南门、西门不会有太高的将领。今夜夜至三更天,我们猛然的把城门一开,你给马铃也摘了,这些番兵番将在夜里三更天都睡着了,这冒里冒失闯进番营,就能杀出去了。”郑印说:“好。”“那贤王千岁你赶快写书信吧。”这边赵德芳拿过笔墨纸砚,‘唰唰唰’,笔走龙蛇才写了一道告急哀表。小爷郑印接过来,当时装在身上藏好,郑印这边带好盘缠干粮,当时候说:“高琼呢?”高琼说:“什么事?贤弟。”“高大哥,现在我把贤王就交给你了,在城里一定要好好保护贤王千岁。”高琼说:“不要贤弟担心,你赶快准备走吧。”顶到夜至二更多天,高琼说“走.”高琼、姜贵带着小英雄郑印,顶到南门,当时把马铃子也摘了,悄悄把吊桥朝下一放,这边城门‘吱啦’一下闪开来,小爷郑印马朝前一点镫,‘咯噔咯噔咯噔’,就闯进万马大队,小爷一声呐喊:“闪开了。”

单唱郑印小英雄,

半夜间催马闯进万马的营。

你看他就在人丛拼了命,

小老爹手拿着大锤发了凶,

当兵人嗷嗷往上闯,

小爷手执大锤往下抡,

你看他一锤打倒二三个,

回来又捎五六名,

有几个打断胳膊就拐着跑,

有几个马踩大腿就拼命哼,

还有的一锤打开天灵盖,

这个花红脑子四下扔。

小爷马身上边拼了命,

你看他且打且走往前行,

小郑印万马大营拼了命,

简单说,东方发白天要明。

小郑印好容易杀出万马队,

你看他马加三鞭急急行,

小郑印打马扬鞭往前走,

猛抬头前边来到古东京。

郑小爷催马才把城来进,

猛抬头午朝门到面前迎,

小郑印滚鞍离了能行马,

黄门官连连喊一声,

叫一声:“黄门官别怠慢,

赶快快你替王爷擂鼓撞钟。”

小郑印一声说过不要紧,

耳又听钟鼓二楼一起鸣。

钟鼓二楼一起响,

了不得,声音吵杂到后宫。

万岁主这晚就在后宫院,

耳又听钟鼓二楼一起鸣,

也不知哪国反来哪国乱,

还能是哪国王子又来征。

吩咐声:“内侍太监别怠慢,

赶快快你给孤王把个龙服更。”

万岁爷后宫这个穿戴好,

上龙辇两边拉辇没消停。

龙辇驮驮这个往前走,

前半边来到封功亭,

看了看封功门前下了辇,

大叉八步上九龙,

将身来到八宝殿,

闪龙目,又来了满朝文武卿。

万岁主张开龙口喷紫雾,

又连把众位爱卿喊一声,

“哪一个动了国家我的大典,

赶快快有本往上呈。”

万岁主八宝金殿往外讲,

黄门官双膝扎跪殿九龙,

呼一声:“我主万岁万万岁,

云祟关回来郑印小英雄,

他在那午门外边撞大典,

他倒说倒有急本上九龙。”

赵匡胤闻听郑印回朝转,

好叫他大海抛锚吃一惊,

“还能是云祟高关出大事了吗?

为什么我儿德芳他没回京。”

慌忙忙金殿刷下一道旨,

叫郑印立即上龙廷。

小郑印感到此时上了殿,

只见他双膝扎跪殿九龙。

赵匡胤那个龙位上边开了口,

喊一声:“御侄郑印你听清,

你保着太子云祟把粮放。

为什么单人独自回了京?”

赵太祖如此论般往下问。

郑小爷三呼:“万岁我的主公,

你要问出了什么事,

现如今太子来了信一封。”

小郑印拿出来太子奏哀的表,

赵匡胤伸手接过了表一封,

赵匡胤一道哀表看到底,

好叫他一股怒火往上冲,

开口没把旁人叫,

喊一声:“两旁文武众爱卿,

我的儿领旨云祟把粮放,

倒没诓北国大辽又动兵。

老祖龙带来三川人和马,

云祟关被他困得紧腾腾,

我的儿如今被困云祟地,

派郑印东京汴梁来搬兵。”

赵太祖论般如此还没讲了,

打下边过来了元帅高彦平。

高怀德闻听这一些话,

不由得怒从心起火烧胸,

远望那云祟高关破口骂,

又连把北国的辽王骂了几声,

“想当初我在北国逮到你,

你君臣跪在马前献降封,

高怀德我心慈手软把你来放,

没想到数年过去你又发兵。”

喊一声:“我主万岁龙心稍安,

自古道兵来将挡是实情。”

高元帅一句话儿没讲了,

金殿上恼了万岁赤须龙。

赵匡胤说:“高妹丈,你看什么时候出兵呢?”高怀德闻听此言,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常言说救兵如救火,现在太子千岁一人在云祟关,只有高琼一人保驾,我恐怕云祟关已被攻破,太子千岁性命之忧。”赵匡胤说:“高妹丈,那就赶快动兵吧。”高怀德说:“明天就出兵东京汴梁。现在众位将军,赶快回家个个打点打点,明早晨到校军场听点。”赵匡胤转脸说:“赵匡义何在?”赵匡义说:“哥,叫我哪方使用?”“现在朝中一切大事由你来料理,代掌国政。”赵匡义说:“谨遵王命。”赵匡胤这才当时退了朝,回到后宫内院,当时把玉玺交与娘娘贺太珍保守,这边贺娘娘接过玉玺,口尊:“主公万岁,前往云祟关路远风险,望主公万岁一定要保住龙体。”赵匡胤说:“万无一失。”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高怀德披挂整齐,悬鞭挂锏,罩袍束带,已经顶到午门口,坐上马身上等了。这边赵匡胤一出午门,叫人备过赤火驹,抬过金背定宋刀,天上罩一把黄罗伞,高怀德一声令下:“众将军,赶快到校军场清点。”不多会,狼虎众将顶到校军场,高怀德一声令下:“曹彬何在?”曹彬说:“元帅,末将在。”“你带领五千兵,在前边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可有误。”“谨遵帅令。”“石守信将军何在?”“有!”“来来来,你给我在后边押解粮草。”石守信说:“谨遵将令。”“晋阳侯潘仁美何在?”潘仁美说:“有!”“好好保护龙驾!”潘仁美说:“谨遵帅令。”高怀德说:“打炮。”就听‘嗵嗵嗵嗵嗵嗵’。

咕噜噜连声大炮震九霄,

白龙马端坐元帅本姓高,

高怀德马身上边开了口,

喊一声:“大宋狼虎众英豪,

自从那兵下南唐要降表,

普天下国泰民安乐逍遥,

不料想北国辽邦又造反,

云祟关困住太子龙一条,

本帅我已经六年没打仗,

闲得我两手发痒痒实在难熬,

今日天东京汴梁发人马,

俺再到两军战场战一遭,

这一次兵到云祟关一座,

望众将奋勇当先莫辞劳。”

高怀德如此这般往下讲,

众英雄各催坐下马龙蛟,

在前边跑开了五千先锋队,

赤兔马端坐山西曹大刀,

又来了石守志与石守信,

潘仁美坐马紧握大砍刀。

潘洪马身上边心高兴,

不由得心里辗转暗话描,

“北国地发来雄兵六十万,

据听说战将千员都是英豪,

赵匡胤这一次兵到云祟地,

我恐怕肉包子打狗你难回朝,

只要是死了红脸赵匡胤,

东京地扶起我女婿匡义坐龙朝。

赵匡义东京皇城能登殿,

我本是掌朝太师地位高,

我女儿当家坐了皇宫院,

潘洪我能管那文武众群僚。”

潘仁美心中越想越高兴,

中伍队再唱天子龙一条。

赵匡胤催开坐下赤火兽,

手里边拎着定宋一张刀。

赵太祖心急只恨马跑慢,

叫一声:“护国军师本姓苗,

赵匡胤我没生多男并多女,

只生下德芳单棵是独苗,

俺只说派他山西把粮放,

不料想云祟高关身被包,

云祟关只有高琼一员将,

怎挡住六国三川兵如潮。

假若是皇儿德芳有好歹,

赵匡胤我断了香烟后代梢。”

赵太祖坐在马身上不住口,

苗军师叫声:“我主放心梢,

小高琼虽然年轻智谋广,

云祟关易守难攻能保牢,

马上马大兵顶到云祟地,

定能救太子千岁转回朝。”

高怀德马身上边也开了口,

尊:“主公千万不必把心焦,

这一次云祟高关我去走马,

纵有那千斤重担由微臣我挑,

中原地只要有我三寸气,  

怎能让万里江山付北辽。”

高怀德催动人马往前进,

这一天云祟高关来到了。

“报,元帅,大兵不可前进。”高怀德说:“探事军,报启何事?”探事军说:“启禀元帅,现在已经顶到云祟关南门了。”“还有多远?”“还有五里之遥。”“现在番兵呢?”当兵说:“现在东门南门西门口,连一个番兵也没有。”“啊。”高怀德当时转脸朝小爷郑印看看,“郑印呐,你冲出来时候,你不说四门被困的吗?”郑印说:“一点不错,每门口是十万兵,这怎么大兵到此地,三门退兵了只有北门兵的呢?哦,北国那些鞑子听说高伯父你声名太大,硬吓给他吓跑了。”高怀德说:“不对,看起来云祟高关有难了,还能太子与我儿高琼都有危险吗?当兵再去打探。”不多会当兵来报,“元帅,现在云祟关南门敌楼上都是宋兵,那个大宋旗子打的还通明剔亮。”高怀德说:“还有宋旗号打着。”高怀德心中高兴,当时带着人马顶到南门,再看果然宋旗高打。高怀德一声呐喊:“呔嘿,守城军听真,赶快报与太子赵德芳与征南王小高琼,就说我来了。”“哎呀。”城楼当兵再看,“你是谁个?”高怀德说:“本帅高怀德是也,现在有龙驾在此。”那个当兵一听说万岁龙驾与兵马元帅高怀德来,别说是一中原小孩、小兵,就是外邦那个三岁孩子也知道高怀德名字,口尊:“元帅,你老人家暂等一刻,我们报去。”转身就赶奔总兵府大堂去了。一到总兵府,这边赵德芳与高琼正在愁眉不展,派探事军打探,到底什么时候人能来呢?就看小军,“报,太子千岁。”赵德芳说:“报启何事?”“太子,好了。”

小兵们报事跪在坪川,

他倒说来了天朝挂印的官,

又听说御驾亲征到此地,

打上边喜坏了太子龙一盘,

他背后推坐这个忙站起来,

“皇兄啊,俺赶快接驾到南门外边。”

小高琼带领着总兵叫姜贵,

君臣们迈步如梭到外边,

南门口吊桥满担城门来放,

赵德芳大步赶三到外边,

搂搂衣服他忙跪倒,

又连把父王万岁尊一番,

喊一声:“父王儿来接驾。”

又连把老姑丈连连喊一番,

“请一请我的个老姑父快把关进。”

高怀德翻身又下马行辕,

万岁爷也把马来下,

小高琼上去才把马来牵,

君臣们带领着人马把南门进,

粮草队这一挂一挂进了关。

万岁爷来至在总兵府,

又连把妹丈连连喊一番,

“今一天云祟高关来打仗,

总有那千斤担子担你肩。”

万岁爷如此论般往外讲,

高大爷感到此时笑开颜。

高元帅说:“主公万岁,现在太子安全,我心就放下来了,现在大兵已到此地,明天与北门外边番狗决一死战。探事军,再去打探,两边给我做好准备。”这边总兵姜贵过来,口尊:“高元帅,那就准备吃饭吧。因为太子进关有个令,说云祟关附近受荒旱,当官人不许喝酒,俺都戒酒多少天啦。”赵匡胤闻听此言,朝赵德芳看看,心话:好儿子,懂得体恤民情,常言说国以民为主啊。到这个时候弄饭,饭就吃过了,刚刚吃过饭,就看外边探事军,“报…。”大爷高怀德说:“报启何事?”“现在四门口番兵又上来了,四门口困得像铁桶相似。”高怀德说:“为什么敌人有意放我进关呢?”敢说怎么的?人这个北国大元帅祖龙,那也是排兵布阵的头把手,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为什么?他想了,如果到汴梁打这个仗,粮饷接济不上,先把赵匡胤给我调进云祟关。我困住赵德芳,肯定得派人到东京汴梁送信,所以郑印那一闯营,人是有意放郑印出去的。郑印一出去以后,探马来报了,现在东京汴梁高怀德带领大兵,跟赵匡胤御驾亲征赶奔云祟关来了,到云祟关一百里人就得信了,这边祖龙才三门口撤兵,等这边大兵进了云祟关,‘哈啦’一声,四门又困起来了。两边说:“元帅怎么办?”高怀德一听说又兵困四门,高怀德气得哇哇怪叫,“可气死本帅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