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 第二回 小宗保献计取雄师  

2012-11-09 11:01:03|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小宗保献计取雄师

 

南北交兵战几场,

妖僧邪术把人伤,

洪州遭困无粮草,

难为元帅杨六郎。

俚词言过,言归正本。话说杨元帅向宗保问曰:“我儿计将安出呢?”宗保说:“如今白天祖把咱父子困住,他也防备咱回中原搬兵取救,但凡这洪州以南一带地方,不论大路小路,但逢山口紧要之处,俱有兵将把守,日夜巡查,水泄不通,鸦鹊难过,若从此处直往南走,关口重重,如何闯的过去。今为儿只得用一条指东往西之计,出其不意,自可成功。不知父帅以为如何?”

“妖僧白天祖,洪州把咱困,

汴梁三千里,粮草实难运,

兵马没得吃,如何能上阵,

日日守空营,枉自生愁闷。

取救兵往南直奔开封府,

那总是枉费徒劳一片心,

为儿的昼夜打算一条计,

也只得羊肠小径窜山林,

自洪州西北一带无人走,

到处里旷野多山树亦深,

那此方行人罕到无兵马,

为儿的不辞劳苦与艰辛,

也不过多走路程千余里,

转弯回月化城南入雁城,

雁门关通着五台山下路,

那便是中原之地无关隘,

儿情愿多带了粮共炒米,

忙忙的单人独马就动身,

倘若是忠心为国天保佑,

取救兵速来塞上扫烟尘。”

小魁元献上一条搬兵计,

杨延昭双眉紧锁闷沉沉。

宗保言罢,杨延昭把头摇了几摇道:“儿呀,此去西北,乃人迹罕到之处,无非山僻小径,绝无人走。虎豹成群,野狗甚多,伤人性命。不但无有店房,无处投宿,甚而言之,连卖饭的也没有,这条路如何走的呢?”宗保说:“父帅不必挂心,咱父子被困洪州,并无出头之日,除非搬兵取救,再无别法,正路上断然走不过去,只得是绕路而走,方能得到中原。想这为武将的上阵冲锋,生死在于眼前,也是圣上的性命,为儿的此去搬兵,也不过仗着一死,纵被狼吞虎咽,也强如困死洪州,以取北方之笑,为儿主意一定,父帅不必犹疑,父帅速写告急取救文书,为儿的回寨收拾,即可起身去也。”杨延昭无奈,只得修书一封,外有盘川白银五十两,提笔写完书子。宗保已经收拾到停当,当头戴将巾,身穿软甲,腰系大包,足蹬皮靴,坐一匹白龙马,手提银杆枪,直挂一口龙泉宝剑,马上带些鸡子炊米,接了书信银子,大帐辞行,立刻就走。此时杨元帅腹如刀割,手扯宗保长吁短叹说道:“我的儿,你此一去十分冒险,叫为父的如何放心得下,但愿那皇天保佑,无是无非,取了救兵,速速回来,就是万幸了。”宗保说:“父帅,只管放心,为儿此去必定快取救兵到来,至少也只得两个多月的工夫,才得兵到,只求父亲与众将紧守大营,不被贼兵攻破,最为紧要,勿以儿为念,难道说儿乃堂堂丈夫,不如一个女子不成。”

“不记得花氏之女花木兰,

她也曾代父从军跨战鞍,

一出门大营投册考弓马,

小姐一连三箭中金人,

喜极了挂印元帅王君可,

赏她个破路开山大先锋,

古北口摩天岭下屯军将,

贼元雄领兵趁夜劫营盘,

小马鸾自作聪明一场败,

赶不上料敌决胜女婵娟,

若不是木兰小姐将他救,

小姐一条性命不周全,

那佳人定计破了摩天岭,

王元帅大兵屯扎红叶关,

花木兰奉命高关把和言,

徐飞虎上山招亲结姻缘,

夜晚来公主参破机关巧,

才知道红粉佳人女扮男,

她二人不论夫妻结姊妹,

暗地里同心协力保中原,

徐公主暗叫木兰归营寨,

寒风涧日夜独行七八天,

为儿的要学当年花木兰,

望父帅存心耐等莫思量,

小魁元言罢提枪要上马,

杨元帅急忙伸手拉衣衫。

宗保言罢,就要立刻起身,元帅慌忙止住说道:“且慢,你若这个走法,仍要会死不成的,只得思出一计,才得脱身。也要用擂鼓三通,放炮开门,辽儿们必说,骂的咱急了,真要开门决战,他的人马不消说,即来咱的营前对敌。你却由后门悄悄而出,他便不作意了,可以走的关去。”宗保说:“此计甚妙。依计而行可也。”杨元帅将此计与众将说知,立刻间擂起鼓来,放了三声大炮,早把免战牌收了,营门大开,杨元帅一马当先,众将各执枪刀,齐上战马,大家一涌而出。到了营前只见一群小辽儿,正然叫骂,见开了营门出来交战。那些将士便知是一场恶战,他就不骂了,各人舍了命的跑回营去,番营里领兵都督韩元帅,听的天朝擂鼓放炮,营里早同番兵番将一涌出来,预备对敌哩。

北方韩先锋,生来胆子大,

出阵胜几回,心里更不慌,

领兵到营前,满口说大话,

叫声杨六郎,听我几句话,

“连日闭营门,免战牌高挂,

看你这样子,明是害了怕,

降书与降表,快快献了罢。

常言说知进知退真君子,

看看你尽着捱捱做什么,

薄皮蛋便要照着石头破,

软树皮怎能够敲着木材,

倒不如还献降书和降表,

请萧后为君坐殿入中华,

你若是不识时务要强仇,

但恐怕剪草除根抽了筋,

现如今内无粮草外无援,

休想要丧家之狗又回家。”

韩元帅说话之间哈哈笑,

杨元帅顿时气得面通红。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