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鼓词《大破洪州全传》〗:第三回 青龙旗下大骂胡儿  

2012-11-09 15:29:32|  分类: 鼓词“大破洪州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青龙旗下大骂胡儿

 

六郎遭困在洪州,

宗保中原把救求,

北国征人空有意,

君一去不回头。

俚词叙过,书接上回,话说韩元帅口出大笑之言,又带出来灭天朝的话头,杨六郎如何容的?在马上冷笑几声,用枪指骂道:“骚奴野狗,少要猖狂,我也有几句言语,马上坐着,你且听了。”

元帅杨六郎,一阵心好恼,

叫声:“韩元帅,休夸舌尖小,

萧后母朝廷,为何将她保,

人前论君臣,暗地却奸嬲,

偷着养孩子,儿女也不少,

就该成夫妇,白头直到老。

为什么官盐却当私盐卖,

倒不如拜堂奠酒把香烧,

也省得通密约担惊受怕,

要想会瞒人做只待更深。

萧银宗暗藏奸夫非独你,

白天祖淫僧吃肉似馋猫,

你如今奉旨领兵来打仗,

他二人扳着膀子搂着腰,

你两个王八帽子轮流戴,

恬着颜站在人前不害羞,

原就该自思量敛身退步,

尔竟敢花言巧语把人嘲,

不久的百万天兵顷刻到,

展雄威扫除北塞破贼巢,

捉拿住成对奸夫和淫妇,

在阵上拔去恁那腿上毛,

天朝里万万千千人共看,

留下个风流样子把名标。”

杨元帅连嘲带笑破口骂,

韩元帅满面通红似火烧。

杨元帅勒马提枪,骂不住口,把一个韩延寿只气得红须倒竖,怪眼圆睁,连声喊说:“哎呀,被这蛮子好骂好骂,气死我也。”催开坐下烟云豹,提动掌中宣花斧,恶狠狠地迎来,杨延昭急架相迎,杀在一处。你强我胜,各要争先,只一场大战,好不厉害,怎见得?有诗为证:

二人沙场争胜败,

月斧长枪齐相迎,

二人盘川滚成片,

天外纷纷飞尘土,

两员将士皆上数,

一似生龙欲捉虎,

谁错手脚谁受苦,

月斧不离天灵盖,

长枪惯好穿肺腑,

劈开脑袋怎么合,

扎破肚皮谁能补,

手缓眼慢见阎君,

要进阴曹与地府,

撇了妻儿别了亲,

谁将白骨埋黄土,

众儿郎排开队伍,

两营齐打催阵鼓,

二将志气同天高,

口中俱把虹霓吐,

从来也见大冲锋,

不似今朝枪对斧,

说千秋来传千古,

人间留作英雄谱,

二人将难分胜败,

哎呀呀,又来了妖僧白天祖。

二人大杀一场,难解难分,不低不高。老营白天祖只听得大炮连天,战鼓齐鸣,知是韩延寿遇了大敌,他就飞奔前来助战。天朝营里料知此时杨宗保已经走远了,也该越过北方大营,惟恐元帅有失,慌忙鸣金收兵。杨元帅听得鸣金,拨马而回,仍将营门紧闭,免战牌仍旧高挂。及至白天祖到来,两阵上早已罢战,各自收兵,他只空自恼恨而已。杨元帅回营,白日逡寻营哨,夜间小心更鼓,固守营寨,这且不在话下。      单说先锋官杨宗保单人独马,悄悄的出了大营,要往外闯,幸而那些精壮贼兵,俱到营前预备交战,只剩了老幼残军,周围巡查。见自天朝营中出来一员白袍小将,同来截杀,怎挡得杨宗保马快枪熟,那些老幼残军,如何挡得住他,一冲战马,就冲出重围,见辽儿们也不追赶,他便抄着西北一带荒山,越岭穿岭而行。

杨宗保单枪独马走山林,

看了看无边荒草少行人,

层叠叠高峰万木插天外,

曲弯弯羊肠小径尽荆榛,

一处峭壁如林遮去路处,

黑洞洞瀑悬崖百丈布深,

花喇喇只闻泉声不见水,

古突突石窟山腰吐白云,

白茫茫黄沙野草无边岸,

眼巴巴哪是镇店共庄村,

吱呀呀野鸟遮天飞不断,

一阵阵獐狐乱跑鹿成群,

一处处狼豺虎豹全然有,

扑塌塌胸头急跳甚寒心,

我如今兴马而行胡乱走,

闷闷煞东西南北不能分。

宗保暗想:今日天色已晚,今夜不知何处宿呀。猛抬头,见红石山外大起一片征尘。杨宗保穿林越涧,正往前行,看了看寒山遮日,天色傍晚,他看了多半天,也没有见一个人影,哪里去找村庄,遂自己喊着自己的名字说:“杨宗保,杨宗保,你这次搬兵取救大约凶多吉少。你想,那汴梁城是在正南,你却向了西北走,岂不是越走越远,走一千好几个八百路才折回来,上西南去投雁门关的大路少说得十数天,人无饮,马无料,纵不为虎狼夺命,大约饿也要饿死了。罢了,罢了,既来到这个天地,也就说不得了。拿着一条性命,闯一闯便了。”没奈何自言自语的下了马,那马也饿了,就在石头缝里寻着些干草吃。宗保丢枪回马鞍上取了一口口袋,拿出干粮炒米吃了一口,虽是肚子里甚似饥饿,舌上干如何咽得下去那干粮炒米。只见得身旁石头缝里有一道清泉,曲曲流出,走至近前,伏身下去,咽了几口,又吃了几口干粮,也叫那马吃了些水,才要提枪上马。只听得西北上一阵马蹄之声,顺风而来。宗保匆忙上了马,提枪在手,早些准备着。只见西北山脚之边,转出来了一队人马,正照东南而来,渐渐相近,原来是一员女将,戎妆打扮,金甲红裾,赤马大刀,鬓角连插着两条雉鸡翎,耳轮后倒垂一对狐狸尾。仔细看来,那女子生得粉面桃腮,杏眼朱唇,约有十八九岁年纪,美貌风流,令人可爱。要知此女为谁,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