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三部“赵匡义坐殿”〗:第二回 书房定奸计  

2012-12-10 21:03:39|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书房定奸计

 

赵匡义尊一声:“老皇兄,你请请请,

赶快快请到九龙廷。”

老令公抱拳当胸还一礼,

君臣们迈步如梭上龙廷。

万岁爷八宝殿也不怠慢,

又连把内侍喊了几声,

叫一声:“内侍快打坐,

老皇兄赶快把身平。

皇兄啊,你不看金面得看佛面,

你还看你跟我皇兄有交情,

皇兄啊,你杨家保不保我也不碍事,

你可知,要保我的侄儿在东京,

你保我大宋江山安然无事,

才对起我哥哥在天之灵。”

赵匡义这一道言辞往外讲,

金殿下跪倒金刀老令公。

 

“主公万岁万万岁,老臣来请罪了。”

赵匡义把龙腕一摆,“老皇兄,你言之差矣,你何罪之有?赶快起来。”

老令公说:“主公万岁,老臣不能起来,因为老臣有重罪在身。”

“啊,老皇兄言之差矣,你有什么罪呀?哦,你刚才不告而辞,出西门口走了,回火塘寨,这不算罪,你不回来了吗?你还是孤王的兵马大元帅、老令公啊。”

老令公说:“主啊,不是。”

“啊,那还有什么罪?老皇兄,你刚到汴梁,你有什么罪啊?”

“上一天大闹八宝金殿,我儿杨七摔死兵部尚书胡能,现在伤人命就该抵偿,所以我来请罪的,我有教子不严之罪。”

“哎呀。”赵匡义哈哈大笑,“我说老皇兄,打起没有好拳,骂起没有好言。当时候胡能在场,我看真真切切,没有圣旨他私自在金殿要绑人,他是先该死,七将军打死不但无罪还有功,七将军从今天起一品大将军,再给我进上一级,老令公啊。”

老令公说:“谢主隆恩。”老令公这才起来。

赵匡义说:“初次登殿,也没给众位爱卿加封,是凡老功臣每人官加一级,潘仁美现在官封到老太师,代管兵部大司马,现在孤王正式封潘巧云为正宫娘娘。”

书友们啊,这个有人唱潘巧云是西宫娘娘。你想,赵匡义是篡他哥位,潘巧云是赵匡义的原配夫人,这个怎么能把她封成西宫啊。人是正当当的正宫娘娘,敢说正宫带坏的,非西宫坏,西宫也有好的。

书要简洁,当时候赵匡义封过官,群臣大家各自欢喜。怎么的?大家都官升一级,谁又不想升官呢?

就看武乡侯苗从善伏身下跪:“主公万岁,老臣有本。”

“哎呀,苗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苗军师说:“主啊,太祖皇爷灵柩停在皇宫,刚才贫道我已经看过日期,明天是下葬送殡的日期,赶快棺进皇陵吧。”

赵匡义说:“好。”赵匡义当时传下旨:“满朝文武明天戴孝,齐随孤王赶奔皇陵,送我家大哥入地呀。”这文武才散朝。

书要简洁,顶到第二天,当时赵匡义也脱去龙服,抹去冲天冠,身上戴孝了。小太子赵德芳头顶重孝,手拎哭丧棒,这才在宫里边早有施礼官一声令下:“姓赵举家亲人,大家赶快随棺到午门。”

这边棺就顶到午门口停下来了,这棺盖子还撬开来了,为什么?这还没钎钉入殓呢?虽然那个这尸首暂时放在棺里,最后一钎过钉子,就与亲人告辞了。

到这个时候,施礼官一声令下:“姓赵亲人,赶快过来,马上要钎钉入殓,棺要起程,赶奔皇陵。”

到这个时候,两边拿锤就要来钎这个棺了,皇娘贺太珍一声呐喊:“慢着。”

 

贺娘娘迈步往前冲,

打后边跟来人几名,

又跟来美男王爷赵匡美,

又来了大皇姑名叫赵美容,

陶三春迈步往前进,

每人每跪在午门廷。

贺娘娘她再往棺头送二目,

棺头前跪着我儿有多伤情。

旁半边跪着赵匡义,

贺娘娘万把钢刀插前胸,

叫两边抹过棺材盖,

面对着我主万岁说一声。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叫,

又连把我主万岁喊一声,

“好可怜,后宫院里你死得个惨,

都怪太珍我没有能,

官夫啊,千古疑案就沉海底,

哪一个能给我万岁把冤来申,

我有心带着娇儿回故里,

俺朝中文武百官都不容。

现如今你御妻我在八宝殿,

二弟封俺南清宫,

御妻我在个汴梁地,

为的是我给我丈夫超度魂灵。

可怜我满腹仇恨对谁讲,

可怜我浑身是嘴也讲不清。”

贺皇太棺头只哭得泪如雨,

赵美容又连把哥哥喊声一声,

“哥哥呀,黄泉路上你宽心放吧,

小妹妹要好好疼爱小幼龙。”

赵皇姑她就在棺头还悲悲叹,

赵匡义泪洒满面湿前胸,

他一看两边要刹扣,

赵匡义良心发现就泪盈盈,

他又往前边爬半跪,

暗暗的喊了一声:“我的个大皇兄,

哥哥呀,都怪兄弟我一桩错,

我不该烛影摇红送你的终,

好哥哥,阴曹地府你宽心放吧,

赵德芳就是二弟我的个儿亲生,

我对他要有三心还并二意,

到后来你让我死在侄儿他的手中,

我死在德芳他的个手,

你二弟含笑九泉也愿情。”

赵匡义只说是戏言还说出口,

谁知道离地三尺有神灵。

 

赵匡义这一句话说的不大要紧,最后真死贤王八千岁手里去了。到下一节书,两狼山赴会,杨六郎篡御状,最后逮了潘仁美一家,潘巧云一急定下裁奸计,陷害八贤王,八贤王凹面锏打死潘巧云,才吓死太宗赵匡义。这是下节书交代,按下不讲。

就看施礼官一声呐喊:“呔嘿,我说皇后千岁千千岁与大皇姑一班女眷,你们都回宫去吧,现在棺要起程,赶奔皇陵。”

这边皇后贺太珍撕心裂肺,“亲人呐。”这边棺就起赶奔皇陵。

有书则唱,太祖皇爷安葬已毕,赵太宗驾坐东京汴梁,也算是稳如盘石,风调雨顺呐,这时候真算是国泰民安,南朝也降了,北朝也伏了,河东也息鼓了。一晃光阴过去数月,赵匡义终究心术不正,老大赵匡胤是个红脸大皇帝,赵匡义心术不正,赵匡美呢心眼比较小,他软弱无能。

赵匡义这一天再想:赵匡义赵匡义啊,我假造了母后诏书,我才得到这个天下的,诏书上写了传位于弟,久后一日,三弟还得问我要江山,也罢了,我有办法了。

第二天早旦清晨,文武群臣聚集班房,赵太宗在八宝金殿说:“三弟匡美呢?”

三王爷赵匡美说:“兄皇有何吩咐?”

“今天汉中打来一表,现在汉中连年荒旱,现在孤王封你为汉中王,你给我带领家小,赶奔汉中上任,汉中管九州八府,九州八府钱粮由你来执掌。”

赵匡美心话:好狠的赵匡义啊,噢,怕我今后来继你江山,你现在把我撵出京了。赵匡美敢怒而不敢言,知道他二哥手辣。

“我说侄儿德芳呢?你陪你三叔前往汉中,单等汉中九州八府钱粮交给你三叔了,然后回京交旨。”

赵德芳说:“谨遵二叔皇旨意。”

这边第二天,三王赵匡美、赵德芳就赶奔汉中去了。哪知老贼潘仁美也是个最奸最奸的,潘仁美自从太宗坐殿以后,他朝思暮想独揽大权,可是捞不到。再一想:朝中有贤王八千岁赵德芳,那小东西在朝,现在杨家将有了赵德芳,就好象如虎添翼了,老虎长了翅膀,我要想独揽大权易比登天还难,我怎么能治倒杨家将,扫除前进的障碍呢?

潘仁美在书房里边,这一天晚上点起孤灯,面对灯光可就想计了。

 

潘仁美将身坐在书房中,

好叫他坐不安来睡不宁,

思想起:“自从匡义坐金殿,

官封我掌朝太师在朝中,

我只说有朝一日风云变,

我也能面南背北把基登,

不料想赵德芳手中权利大,

在朝中见我潘家他眼就红,

赵德芳能在朝中把权掌,

仰仗着天波杨府老令公,

杨继业膝下七郎八只虎,

一个个武艺高强有威风,

东京城只要有了杨家将,

潘仁美我想掌权万万不能,

我必须设法赶走杨家将,

我父子才能扬威在朝中。”

老奸贼灯光之下呆呆的想,

偶然间想起了一条计牢笼,

“赵德芳去送三王赵匡美,

现如今身在汉中没回京,

明日天我到那金殿奏一本,

定把你杨父子赶出京。”

老奸贼一夜五更没睡觉,

猛听得金鸡三唱天大明,

老奸贼上马赶奔八宝殿,

金殿上坐下匡义赵太宗。

太宗皇龙位上边开了口,

喊一声:“两班文武众爱卿,

哪一位有本赶快当班奏?

要无本为朕卷帘要回宫。”

赵匡义言还没了,“有有有。”

潘仁美撩袍端带上九楼,

尊一声:“主公万岁万万岁,

老臣我今天有本上龙廷。

昨晚上雄州三关来报表,

现如今北国辽邦又调兵,

想当初云祟高关一场战,

赵太祖被困云祟大关中,

多亏那杨家父子救御驾,

大梁王才献出降表与降封,

梁天庆他虽然献表心不死,

一心心要夺大宋锦江鸿。

表上说屡次派兵来犯进,

只闹得黎民百姓不安宁。

大梁王又调他六国三川人共马,

准备着攻打汴梁古东京,

现如今三关已经无能将,

请我主速派能将去领兵。”

潘仁美如此个这般往下奏,

八宝殿吓死坐殿的赵太宗。

赵太宗八宝金殿开了口,

喊一声:“两边文武众公卿,

现如今辽邦兴兵又犯进,

哪一个雄州高关去领兵?”

赵匡义如此论般往下问,

在下边又跪着老贼叫潘洪,

潘仁美搂衣跪在八宝殿,

呼一声:“我主万岁圣贤龙。”

 

“主公万岁万万岁,老臣有本。”

“哎呀,老太师莫非你要领兵,镇守雄州、瓦桥、雁门三关吗?这个三关能镇守住,就挡住辽兵不敢犯进了。”

潘仁美说:“主啊,我没有那个本事,我潘仁美挡不住北辽,也不是大梁王梁天庆一枪对手。”

“哎呀,老太师,那你不能领旨镇守三关,那你又为什么要出班呢?”

潘仁美说:“我不能,我保举旁人能。”

赵匡义说:“你保举何人能够胜任雄州三关呢?”

潘仁美说:“这里边任何人都不管,你别看三班文官四班武官,没有一个人是北国梁王天庆对手的,要想守住雄州三关,还必须杨家将,必须老令公杨继业带领八个儿子,一张金刀八杆长枪镇守雄州雁门三关,别说去镇守了,把杨家大旗朝三关顶上这么一竖,那北国兵就望风而逃了,七将军杨延嗣只要站在城楼上一声喊,那个番兵都会倒退四十里啊。”

赵太宗说:“一点也不错,当初云祟高关虽然我没去,我也听兄皇回来讲了,杨七将军一声喝退四十万番兵啊。”

到这个当口,赵太宗你说当时手掌惊龙胆,“老皇兄杨业何在?”

杨继业说:“主公万岁。”

“今天赶快领孤王旨意,三天后带领大兵前往雄州关,雄州在当中,瓦桥在左,雁门在右,正好雄州是当中,你给我镇守三关,不得有误。”

杨继业说:“领旨。”

杨业敢说就这样愿情了?这初次赵匡义登殿,初次进京保主,头一下用你了,你就不愿情了,那你还是什么忠臣。杨继业心中有数,明明潘仁美看我是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想把我赶出东京汴梁,三王爷赵匡美被赶出东京,到汉中做汉中王,那是赵匡义点子,叫我奔雄州镇守,这是潘仁美点子。可是心中有数,嘴不能讲啊。

“老臣领旨,三天后老臣我就离京。”叹了一口气。

赵匡义说:“好。”袍袖一展,群臣散朝,八千岁赵德芳不在朝,他趁这个机会啊。

这个时候,杨继业就闷闷不乐,上马回到无佞天波府了,这时候,老太君佘赛花一抬头看,杨业回来,“官夫回来了,官夫回来了。”

几家将军都过来,“父帅老人家,今天上殿回来为何闷闷不乐啊?”

就看杨业,“哎”叹了一口气。

佘赛花心中一惊,佘赛花是什么人呐。佘夫人弯腰一礼口称:“官夫啊,今天上朝,为什么回来无精打采,莫非朝中就出事了吗?”

老令公说:“不讲不气人,可就闷死我了。”

 

好一个令公年迈的残,

又连把夫人喊了几番,

“我杨家忠心耿耿保大宋,

为江山人也勤劳马也不闲,

万岁爷对我这个恩情重,

朝中里你可知倒有潘洪老奸官,

潘仁美八宝金殿来保举,

叫本公带儿等去守瓦桥三关,

我有心八宝殿不接圣旨,

我恐怕违抗圣旨怪作难,

没有法我八宝金殿领了旨,

三天后带儿等离了关,

我要是带儿子把个汴梁离,

夫人呐,你在这杨府里落了单,

夫人呐,你单人独自在天波杨府,

我有事远隔千里俺见面难。”

老杨业半半拉拉还没讲了,

佘赛花笑眯眯的叫夫男,

喊一声:“官夫不要难过,

你别把为妻挂在心尖,

我杨家忠心肝胆保大宋,

我的夫啊,为的是国也泰来民也安,

只要是黎民安业心高兴,

你的妻我就是孤单也坦然。

只要是万岁刷圣旨,

官夫啊,赶快离京不要迟延,

大将军宁愿都在阵前死,

哪有的畏刀避剑在后边。”

佘赛花如此论般把令公劝,

老令公哈哈大笑两三番。

 

“哎呀,贤妻有你这一番话,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众家孩儿,准备三天后动身前往雄州三关,八姐、九妹、秀英呢?”八娘云秀英、八姐、九妹都过来,“父亲,有何交代?”“我走后,你们姊妹要好好服侍你的母亲。”八姐九妹说:“知道了。”就看六爷杨延昭他本是个帅才啊。杨六爷说:“父帅啊,这个计肯定又是老贼潘仁美定的,他视我们姓杨家好比眼中钉肉中之刺,姓杨的走了,他就能如鱼得水,独揽大权了。”杨业说:“我儿想的一点不错。”“你想想,万岁官封你全国都招讨大元帅,那是统领全国兵马的,为什么单单叫俺偏守边陲三关呐?哪有全国元帅守三关的。”杨业说:“孩子只有委曲求全,大局为重。”杨六爷闷闷不乐,心中心愤难平啊。按下不讲。

顶到第三天早旦清晨,父子爷几个披挂整齐,悬鞭挂锏,顶到校军场点兵三千。敢说奔雄州就三千人马?那个雄州、雁门、瓦桥关上都有兵啊,每一关是十万兵,这个带兵是走路用的。

书要简洁,杨继业当时候上了坐骑,老太君佘赛花带领八娘云秀英、八姐、九妹,亲自送到校军场,杨继业说:“夫人,回去吧。”当时翻身上马,一声令下,炮响三声,大兵浩浩荡荡直奔雄州三关可就走下来了。

 

且不言杨业镇守雄州三关,

八千岁这时龙驾把京还,

一听说东京又走了杨家将,

只气得跺脚捶胸恨苍天,

“不用说又是潘洪定的计,

把杨家父子逼走奔边关,

我有心再找万岁去讲理,

又恐怕叔侄翻眼落笑谈。

杨令公如今已到雄州地,

看起来木已成舟挽回难,

罢罢罢罢,单等一年与半载,

再下旨把他调回把京还。”

我这里按下贤王八千岁,

俺再把当今万岁谈一谈。

这一晚万岁睡在龙床上,

哎呀,就觉着坐不安来睡不眠,

三更天他模模糊糊打个盹,

就觉着有人讲话站床前。

赵匡义他在梦中睁开眼,

见床前站着一女对一男,

左半边站着母亲杜太后,

右半边大哥匡胤泪不干。

老太后她在床前开了口,

叫一声:“我的儿匡义听周全,

皇宫院你烛影摇红制血案,

东京地你坐了万里锦江山,

赵德芳顾全大局把位让,

我的小孙儿一片丹心照人间,

你一定要勤勤恳恳理朝政,

切不可听信奸语与谗言,

遇大事你叔侄两个同商议,

切不可独吞江山去篡权,

假若你今天不听母亲话呀,

为娘我夜夜索命到这边。”

老太后半半拉拉往下讲,

赵太祖站在床前也开言,

“二弟呀,江山来之可不容易,

大哥我南征北战几十年,

现如今万里江山交给你,

你可知创业容易守业难,

你一定朝中要善待杨家将,

你不能排挤忠良听奸言,

但愿的大宋江山能长久,

大哥我死在阴曹心也安。”

母子俩说罢话撒手扬长去,

哎呀,赵匡义龙床上边把身翻,

醒来时原来南柯是一梦,

也不知母后大哥到哪边?

赵匡义坐殿已有数月整,

为什么大哥哥托梦来到床前?

赵匡义坐在龙床呆呆的想,

偶然间想起一事上胸前。

 

“哎呀,赵匡义赵匡义,我明了了,坐殿如今已经几个月了,俺姓赵家头等大事我没完成啊。”

想到这个当口,再看天已经亮了,当时整理朝服上了金殿,文武两班已经云集朝房,赵匡义手掌镇山河,“众位爱卿,可有本奏?”两边大家不语,就知道没有本。

赵匡义当时开了金口喷了紫雾,“御侄德芳何在?”

赵德芳顶到跟前,把凹面锏连点三点,弯腰一礼口称:“二叔皇有何吩咐?”

赵匡义说:“侄儿啊,光顾坐殿,想起来数月以来,我姓赵家头等大事,你忘了没忘啊?”

赵德芳说:“二叔皇,请你明示当面。”

赵匡义说:“想当初五代残唐,那个时候俺姓赵家还没得第,我父亲当时候保的是后汉王刘承佑,你父王赵匡胤那时候才将近二十岁,跟你母亲贺金兰刚刚成亲,哪知大闹勾栏院,把万岁爷勾栏院砸了,最后刘承佑全国刷旨,捉拿你父赵匡胤,你父被追到山西五台山,躲进了五台山,有个和尚庙叫红云寺,红云寺前边有十八尊罗汉,你父亲就站在罗汉后边,官兵包围红云寺,最后官兵三千人进寺左翻右翻,你父亲就站在神像旁边,喘气都能听见,就是官兵搜不到,你父亲就知道有菩萨保佑。最后官兵走了,你父亲给惊吓的吓出病来了;在红云寺得病三个月,红云寺当时有老方丈叫红云,把你父亲病就养好了,当时候你父亲离开红云寺以前就许下愿了,说久后赵匡胤我要得第了,我年年赶到红云寺挂牌烧香。现在自从你父亲登殿以来,年年俺姓赵家都奔五台山,挂牌了这个心愿呐。儿啦,现在我登殿数月,没赶到五台山,昨晚上我就梦见我母后、大哥前来找我说话,可能是我没赶去了愿呐。儿啊,我想赶到五台山挂牌了愿,不知你意下如何?”

赵德芳说:“二叔皇啊,我看登殿新君登位,我没好意思说,我早有此意,赶到五台山挂牌啊!”

到这个时候,赵匡义说:“事不宜迟,明天我就起驾,赶奔五台山挂牌了愿,工部何在?”

“有!”

“赶快连夜给我赶造袈裟,要多,要红绫布四匹,宝仓库拨金银拨五万两,准备赶奔五台山。”当时金银红布袈裟都全部给准备好了。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当时赵太宗讲话了:“丞相赵普何在?”

赵普说:“有。”

“你与太原王曹英在家执掌朝政,其余人等全部跟我赶到五台山挂牌了愿。军师苗从善、征南王高琼、靠山王呼延赞,叫呼延赞、高琼在校军场点兵三千。”

当时赵匡义下了金殿,带领文武百官,赵德芳跟随,赵匡义上了龙辇,赵德芳上了逍遥驹,三千兵炮响十二声,直奔五台山挂牌啊,可就闯下来了。

 

数声大炮震地天,

汴梁地出来万岁龙一盘,

今一天带领满朝文对武,

一心心挂牌了愿奔五台山。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