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三部“赵匡义坐殿”〗:第五回 兵困幽州城  

2012-12-30 17:27:12|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回 兵困幽州城

 

潘仁美败回城里,‘哈啦’一声,吊桥撤城门也关了。

潘仁美顶到敌楼下,翻身下了坐骑,顶到敌楼上,跪倒在地,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老臣无能,顶到西门口,兵败一败涂地,现在回来我请罪了。”

赵匡义长叹一口气说:“老太师,常言说胜败乃军家常事,败了,你就赶快休息去吧。”潘仁美头这么一吭,到后边去,再也不敢猖狂了。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西门外边,萧天佐摇马扬威,用手一指:“呔嘿,该死赵匡义,赶快献出降书降表,要不献降书降表,我要马踩护城河炮打幽州城,我要活捉你赵匡义。”

天子闻听此言,在敌楼上边呆呆愣站说:“苍天呐”

 

萧天佐西门要战不住声,

赵匡义长吁短叹把头坑,

“潘仁美没撑几合败了阵,

看起来北国个个是英雄,

现如今孤王被困幽州地,

哪一个能保着御驾回东京。”

赵太宗敌楼上边无主意,

可恼怒了征南王爷小高琼,

尊一声:“龙驾但把宽心放,

让末将西门口前会敌兵。”

君保翻身上了白龙马,

带人马惊天动地炮三声。

高小爷一马撒到西门口,

萧天佐马身上边认的清,

喝一声:“小儿高琼你莫要前进,

大国舅久候多时等战争。”

说罢时手端大刀往上闯,

君保鞍桥上端起来枪银龙,

两个人西门口前动了手,

一个个舍死忘生苦斗争,

君保万马营中称好手,

萧天佐六国三川有大名,

小高琼马身上边拼了命,

一心心要保御驾回东京。

两员将大战约有四十趟,

萧天佐张口气喘汗淋淋,

这个萧天佐调转马头往回败,

敌楼上喜坏了被困赵太宗,

“哎呀!看起来虎父才能生虎子,

小高琼胜似妹丈高彦平。”

正是这宋王匡义心高兴,

西阵头青鬃马跑赛如风,

君保抬头仔细观看,

马身上驮来韩昌小青龙。

韩延寿骂一声:“高琼,你少撒野,

我与你西门口前定输赢。”

恶狠狠手举大刀要往下坠,“吃刀。”

君保慌忙忙举枪来架迎,

韩延寿六国三川称魁首,

君保祖传的枪法武艺精,

他二人打在一块战在一处有六十趟,

小高琼浑身淌汗湿前胸。

君保枪法散乱要败阵,

敌楼上吓坏贤王南清宫,

“假若是表兄高琼有好歹,

我怎么能对起姑母赵美容。”

八千岁想到这里忙传下旨,

叫三军立即打锣快收兵。

君保闻听城里锣声响,

他这才圈回坐马进了城。

 

君保用手一指:“韩延寿嘞,现在我方已经打锣了,暂时饶你不死,我要走。”把马头一带,败进城里边了,‘哈啦’一声,吊桥撤城门也关了,

韩昌哈哈大笑:“高琼。今天算便宜你了。噢,你中原也懂鸣金收兵,现在既然收兵,我看你哪个前来会我。”

韩昌在西门外边已经封成六国三川兵马大元帅了,韩昌今年刚刚才二十左右啊,自从云祟关回来以后,被杨六爷打了一鞭以后,韩昌又苦练武功,这二年来,韩昌本事可增加有一倍以上了。

君保败在敌楼上边,弯腰施礼口称:“龙驾在上,御外男不是野狗韩昌的对手,现在要不是鸣金锣早响,我就要败阵了。”

赵匡义闻听此言说:“御外男,是孤王无德,不怪你无能啊,休息去吧。”

呼延赞说:“两边给我备马抬鞭。”呼王爷就要走马。

苗军师说:“且慢,暂时任何人不许走马,赶快回奔行宫。”

呼王爷说:“苗先生,你这怎么讲呢?”

苗军师说:“呼王啊,你想想,当初在云祟关,眼看看云祟关君臣有难,韩杰那一杆枪把高王高怀德都挑了,谁能是姓韩家弟兄仨对手,幸亏后来杨家将兵至云祟关,杨七郎当时枪挑韩杰,最后会大梁王梁天庆。现在梁天庆还没出马,梁天庆那杆大金枪厉害无比,在北国谁能是他的三枪对手啊,最后杨七郎把大金枪给他夺下来了,一把他枪夺下来以后,幸亏赵太祖仁慈,当时就把这个枪就还给梁天庆了,现在梁天庆有大金枪在手,这也不是我藐视我朝的,你们所来人,没有一个是梁天庆三枪对手的,真要到两军战场,那是飞蛾投火,赶快回去吧。”苗军师一讲过以后,大家闷闷不乐,知道苗先生所讲都是真情实话,没有办法这才下敌楼。

高琼说:“来人!”当时命令所来的战将分成四批子,把守四城门,城楼上多加灰瓶石子,用短箭手长箭手弓箭手,正好排好队,万一敌人要架云梯攻城,立即用短箭射,然后灰平石子打,这边紧守城池按下不讲。

赵太宗带领文武回到行宫里边,茶也不思饭也不想,唉声叹气愁眉不展,正在愁眉不展之际,就听西北风呜…,可就下去雪来了。

 

赵太宗君臣被困正犯难,

忽然间鹅毛大雪降九天,

一阵阵寒风刺骨如刀割,

赵匡义浑身发抖泪涟涟,

先生仰脸朝上叹了一口气,

尊一声:“主公万岁听周全,

俺离京时本是中秋天气暖,

现如今已到严冬天气寒,

临来时没带棉衣和棉被,

主啊,众将士寒冬腊月还身披单,

当兵人日夜要把城来守,

现如今身无棉衣怎御寒。”

苗军师如此这般往下讲,

外半边又进来一个粮草官,

尊一声:“主公万岁万万岁,

现如今军中粮草都用完,

明日天全军上下断粮草,

主啊,御膳房也断了粮草和油盐。”

粮草官如此这般往下报,

行宫里难坏天子龙一盘。

 

天子闻听此言愕然一愣:“幽州老百姓他们可有粮食吃啊。”

粮草官说:“有,因为老百姓家家都有粮食。”

“他怎么有粮食?”

“街上有粮店,有钱买粮食吃啊。”

“哦,这就难为不倒我们君臣大家了,既然我们现在缺了粮草,那就拿钱到街上去买粮食用啊。”

“主啊。”

 

苗军师闻听此言叹口气,

尊一声:“主公万岁听臣谈,

离东京带来纹银五万两,

在五台山挂牌了愿俺都化完了,

幽州城虽有买也有卖,

可是俺军中没有分文钱,

俺君臣肚中无粮还好过,

众将士肚中无米守城难。

不用人说俺晓道,

俺君臣要饿死在幽州古燕山。”

先生唉声叹气讲一遍,

在旁边过来潘洪老奸官,

潘仁美尊一声:“主公别难过,

老臣我倒有一计度难关,

大梁王他把粮食都运走,

想把俺君臣困死在燕山,

大街上那既然粮店有买卖,

俺赶快调兵马去到街前,

令三军大街上去把粮食抢,

然后首挨门逐户去查翻,

哪一个家有粮食不捐献,

马上马绑起他全家人头端。”

潘仁美如此这般往下讲,

在旁边恼了贤王龙一盘,

喝一声:“该死潘洪你快住口,

从今后不许你胡奏乱胡言,

你叫俺君臣去把粮食抢,

岂不要落下骂名万古传。”

八千岁如此论般奔下论,

老潘洪站在旁边没开言。

 

潘仁美说:“贤王千岁不要生气,我也是情急中没有办法,那现在大街上有买也有卖的,我们还能饿死在此地吗?买粮食现在又没有钱,俺不抢怎么办?”

八千岁说:“情愿饿死幽州燕山,也不能抢粮食,我君臣要抢粮食,人幽州皇城老百姓不讲吗?噢,南朝来个皇帝对什么八贤王,原来是草寇山贼,顶到俺幽州抢粮食,那大宋朝君臣就无容身之地,你个老东西不许再胡扯。”潘仁美朝旁边一站,跟木雕泥塑似的不敢言语了。

就在这个时候,苗先生说:“主啊,事已如此,唉,过一天是一天吧。粮草官呐,御膳房还有没有粮食?”

粮草官说:“御膳房今晚上也断顿,万岁爷别想吃一点了。”

苗军师说:“主啊,反正我们就做饿死鬼吧。”赵匡义目中含泪按下不讲。

征南王爷高琼说:“贤王千岁。”

八贤王说:“表兄啊,事已如此,看起来我们君臣难离幽州了。”

高琼说:“贤王千岁龙体稍安,常言说圣天子百灵相助,大将军八面威风,也许能天赐良机,能解我君臣危难,现在一天没死还得一天求生啊,我到那边去查城去了。”

这边高琼一个拎着剑去查城,骑着坐马闷闷不乐,正好顶到北城边寻查,将将到北城边寻查,就看北城边有棵枯树,这个时候,树已经掉落叶了,就听树上边‘嘎嘎嘎嘎’一声,那个声音非常好听,好像唱歌一般。高琼闪目再一观看,哟,再看看天上边飞来一只鸟,这个鸟生的五彩玲珑,再看那个尾巴都有丈把长。“哎呀!高琼啊,我虽然没见过凤凰,我也看丹青手画过凤凰鸟,这不是凤凰吗?”

就看这只凤凰,‘啪啪啪’,正好落这个树底下去了,高琼再看,哎呦,这凤凰没有了。高琼心话:凤凰不落无宝之地,这地方还能有宝贝吗?

高琼一声喊:“来人。”

那边过来四个当兵:“什么事?王爷。”

高琼说:“刚才我看凤凰就落在树根旁边的,你给我弄锹刨。”

这两边用锹挖,挖有三四尺深,再看,呦,里边现出一个大泥坛子,再看泥坛子已打开来,里边一坛子都是乌金条啊。

高琼说:“好了,好了,凤凰不落无宝之地,这还真是金条啊。有这一块金条,足以到大街上买粮食了。”

高琼当时叫当兵把这一罐子金条抬到行宫,“主啊,苗军师、贤王千岁,你都来呀。”

万岁说:“高琼啊,你喜从何来?”

高琼就提起来,怎么样见到凤凰喊的,怎么样叫当兵刨的,刨到一罐子全部是乌金条,总有几百根呐。

万岁说:“好了,好了,高琼,赶快买粮食做衣服啊。”

 

好一个高琼将魁员,

他喜在眉头笑胸前,

“我只说俺君臣大家身有难,

我只说要想回京难上难,

凤凰才把金条来献,

能保着君臣得安全。”

只等到东方发白天大亮,

高王爷带领大兵到街前,

粮食店也买米来也买面,

布店里买来布匹做衣衫,

君臣狼虎心高兴。

“目前里也有吃的也有穿,

现如今幽州燕山俺有温饱,

也不知是何人帮助俺能出燕山。”

且不言高琼暗考虑,

“呸。”打旁边气死了潘洪老奸官,

“潘仁美啊,这怪我怪我真怪我,

为什么我就在行宫不动弹,

假如若那天晚我要到大街上,

能得宝万岁高兴能封官,

功劳已被高琼占,

潘仁美啊,今晚上不如我到街上转转。”

这个贼一句升官往前走,

简单说迈步来到大街前,

站在街上闪目看,

也不知凤凰飞落哪边。

潘仁美为功劳想把这凤凰来找,

简单说找到二更天,

潘仁美大街上边就呆呆站,

不多会前边顶到城北关。

潘仁美北城里边勒住马,

猛听得空中鸟叫两三番,

潘仁美对空中仔细看,

望只望有只小鸟叫连连。

这只鸟对着潘洪喊三遍,

活喳喳喜坏了潘洪个老贼奸,

“不用人说我晓得,

今日天好鸟献宝又到这边。”

潘仁美催马要把鸟来赶,

‘啪啦啦’这鸟坠落地坪川,

潘仁美感到此时不怠慢,

慌忙忙翻身又下马雕鞍。

 

这个鸟一掉地,潘仁美下马就来追这个小鸟,带四五个当兵的,再看这个鸟没有了,也在一棵大树下边没有不见了。潘仁美心话:我刚听高琼讲的,说看天上凤凰一下来就没有了,他挖就能挖到了,我也来挖,乖乖,奔哪挖呢?

哎呦,再看这棵大树旁边有洞,这个洞有多粗呢?大概总有大碗口那么大一个洞,潘仁美说:“来人,拿锹,给我顺着这个洞朝里挖。”

“这肯定里边有金银财宝,看起来我要能得到宝贝比高琼多,我就能得到万岁奖赏。你想想,在五台山挂牌了愿,我唆使万岁顶到幽州强占萧银宗,才逼反大梁王,满朝文武全国黎民都怨我潘仁美一个人,这是其一;第二,西门口我败于萧天佐,万岁爷也看不起我,我这掌朝老太师,在百官眼里在万岁眼里,连他妈半文钱也不值,我孬好得挽回一点影响啊。”所以潘仁美争功心切,叫当兵拼命奔里挖。

大概挖有八九尺深,再看,呦,现出个鸟窝。潘仁美心话:乖乖,这个鸟看起来,这还在地下住窝,从来鸟都在树上住巢,还没看在地下有窝。

这当时命令当兵把这个窝扒开来,就听里边 ‘呱呱呜呜’一声凄厉厉叫,‘啪啪啪’,再看有鸟扑拉翅膀子了,潘仁美再看:“当兵,怎么样?”

当兵说:“老太师,这里边还坐个鸟呢。”

“啊。”潘仁美说:“看里边有没有金银金条什么的。”

“什么都没有,就这一个鸟在里边了,这还有一个蛋。”

潘仁美说:“蛋不要了,给这鸟带着,这个鸟,我从来在各种书上还没看过有这种鸟嘞,这个鸟看来也是个宝啊。既然如此,我得献给当今万岁。”他没得到金条,这才带领当兵顶到行宫。

一到行宫,潘仁美‘扑嗵’跪倒,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老臣今晚上我也得到宝了。”

万岁说:“老太师啊,你得到什么宝啊。”

潘仁美就提起来天上鸟,“我跟鸟追的,哪知道这个鸟在地底下被我挖到了。主啊,你看过没,是凡鸟都在树上住窝,就没有在地下有巢,这定是千古奇鸟。”

万岁说:“把这个鸟拿我看看。”

一把鸟捧上来,哎呦,再看这鸟直扑拉翅膀子,就没有头。万岁说:“这什么鸟,是无头鸟吗?”

就看苗军师只吓得大惊失色,说:“主公万岁,大事不好。”

万岁说:“怎么的?”

“这个鸟太毒了,这个鸟名叫太岁鸟,没有头,我主万岁,你可要倒霉了啊。”

 

这只鸟对着天子龙一盘,

凄厉厉大哭三声飞上天,

只见它双翅一展扬长去,

行宫里跪倒军师苗半仙,

尊一声:“我主万岁不好了,

我君臣难出幽州古燕山。”

赵匡义闻听此言猛一愣,

问:“军师今天为何出此言?”

苗军师唉声叹了一口气,

叫:“主公,你有所不知听臣言,

微臣我自幼随父学八卦,

对于那人间万物知的全,

老太师半夜里边去寻宝,

他不该把这只神鸟引到宫里边,

这只鸟名叫无头哭离鸟,

能知道人间祸福几百年。”

 

“主啊,这只鸟不是一般鸟,一名叫无头哭离鸟,二名又叫太岁神鸟。这个鸟毒啊,白日外出,夜宿都在地下边地洞里啊。”

 

“这只鸟要对凡人笑三笑,

这个人一生的荣华富无边,

这个鸟要对哪个人哭三遍,

这个人呐大祸临头进难关。

潘仁美只顾抢功去找宝,

他竟然太岁头上用锹翻,

他不该太岁头上去动土,

他不该把鸟带到宫里边,

刚才刚这鸟对主公哭三遍,

我的主啊,你难离幽州古燕山,

也是俺君臣该遭这场难,

潘仁美引来大祸到这边。”

先生如此这般往下讲,

行宫里恼了天子龙一盘,

大喝一声:“该死匹夫个潘仁美,

你不该无辜对我惹了祸端。”

吩咐声:“两旁武士给我绑绑绑,

你给我快把潘洪上绳栓,

你给我今日把他重打二十棍,

从今后不准在宫中乱胡言,

从今后再给孤家我来惹祸,

孤王我刷旨把你的人头端。”

众武士吵呵一声往上闯,

上前来绑起潘洪卖国奸,

众武士手举大棍就要打,

哎呀,苗军师坐在旁边又开言。

 

先生到这个时候说:“主啊,今天暂时打潘仁美,还不能给打死,为什么?这个哭离鸟又叫太岁鸟,你问问老太师,可是在北城边挖到的。”

潘仁美说:“就是的,苗先生,在北城里边,我看它钻地我刨的。”

“我告诉你,任何一方都有一个太岁,能镇住这一方的,这个地方正是太岁头,这个太岁头下边就是这个鸟,这个鸟叫太岁鸟,你在太岁头上动土了,你想我君臣还能不受难吗?潘老太师。”

潘仁美说:“苗先生,你替我美言两句。”

先生说:“没有法子,万岁已经传旨,重打二十,当兵的呢?老太师如果在行宫里打,别会惊了御驾,要打呢?你给他拖到外边打。当兵的,你看他身为掌朝老太师,他女儿现在又是驾坐宫院,要打少使点劲,可不能给打死了,只要不打死,就不碍事。”

当兵心话:苗先生叫俺使劲揍,要不打死就管。那些当兵都气的,拖着潘仁美可就往外边去了。

 

掌刑人拖着老潘洪,

你喊弟来我叫兄,

“自从那我主万岁登金殿,

老奸贼八宝金殿胡乱行,

所仗他女儿驾坐宫院,

老匹夫一步登天把天登,

他儿子张牙舞爪大街上,

一个个欺压黎民有多伤情。

要不是老贼潘仁美,

我大家怎困幽州城,

万岁爷今天传口旨,

俺兄弟手拿大棍往下抡,

万岁叫打二十棍,

量着行,俺重打八十也别留情。”

掌刑人鼓鼓囔囔往外走,

外半边按倒老潘洪,

手持大棍就往下打,

掌刑人他在一边把话明,

这个倒说一五啦,

那个倒说一十啦,

这个倒说一五啦,

那个倒说一十啦。

这一五一十来回记,

我的乖乖,就把十五一旁扔。

只打得老奸贼皮开肉绽,

遍体是伤冒鲜红,

眼睁睁打死奸贼叫潘仁美,

里半边走着军师苗先生,

苗军师感到此时一摆手,

喊一声:“三军快把棍来停。”

从地上拽起太师潘仁美,

又把那干国忠良喊一声。

 

“我说老太师,赶快起来。当兵的,你这就不对了,万岁爷叫打,你眯两下,谁叫你使那么大劲的啊。老太师啊,你是干国的忠良啊,打屈了打屈了。”

潘仁美爬着顶到里边,“主公万岁,老臣来谢恩了。”

万岁刚要讲话,苗军师说:“老太师,你还不能休息。”

潘仁美说:“怎么的?”

“主啊,你不知道,老太师在太岁头上动土了,我君臣大难,哪一天能满呐?这还得请老太师去还愿,顶到那个原来鸟坐的那太岁头上,得跪七天七夜,这才能消灾。”

万岁说:“潘洪呢?赶快带人顶到北门口,给我跪七天七夜。”

潘仁美心话:苗从善,你能给我摆弄到什么地步呢?哎,打也打过,还得跪七天七夜。没有办法,忍气吞声奔北门了。

这边潘仁美走了,天也就大亮了,君臣大家虽然有饭吃,也有衣服穿了,可是就出不了城,赵匡义说:“御侄。”

八千岁说:“主啊!有何吩咐?”

“哪一天能离开幽州燕山,你二叔现在是心惊肉也跳啊。”

八千岁说:“主啊,现在只有过一时是一时。”

君臣正拉着呱,就看当兵:“报。”

赵匡义说:“报启何事?”

“我们打探明白,现在大梁王梁天庆,还有大元帅野狗韩昌,从六国三川兵已经调齐了,现在四门口已经增加力量了,原来每门口是五万兵,现在增到十万兵,;原来每门口那些将都是偏将,现在全部换上大将与副将,请我主万岁令下定夺,看起来幽州燕山,我们是永远也出不去了。”

赵匡义一听说四门口又增兵了,把头一抱,可就哭起来了。

 

报事兵那慌慌忙忙报军情,

赵匡义只吓的肉跳心也惊,

他就在龙位上边开了口,

叫一声:“各家文武众公卿,

恨孤王我一时糊涂做错事,

我不该幽州来要萧银宗,

幽州城反了梁王梁天庆,

现如今君臣被困幽州城,

北国地兵如兵山将如将林,

我君臣兵微将寡难出城,

潘仁美西门口前打败仗,

又败了万将无敌小高琼,

假如是敌人要把云梯架,

我君臣行宫里边难逃生。”

赵匡义又是悔恨又是叹,

那旁边过来军师苗先生,

苗从善仰天长叹一口气,“唉。”

尊一声:“主公万岁听臣明,

要想俺君臣离开幽州地,

除非是能来河东杨家兵,

幽州城要能调来杨家将,

我君臣才能够安全转回京。”

苗军师一个杨家说出口,

行宫里恼了贤王南清宫,

八千岁怒容满面开了口,

叫一声:“主公万岁你听清,

想当初我父皇云祟高关身被困,

火塘寨请来了杨家父子兵,

只因为当初铜锤换玉带,

杨家将与我父皇有交情。

自从你东京皇城登了殿,

你不该宠幸老贼叫潘洪,

我到那汉中去送俺的三叔,

潘仁美趁机奏上本一封,

八宝殿你听了老贼他的话,

把杨家派到三关守边庭,

我父皇官封那杨老令公为元帅,

在朝中统领文武众公卿,

我问你杨家犯的什么罪?

你把他贬到三关做总兵,

你今日幽州城里身被困,

你哪有…你哪有脸再请金刀老令公。”

八千岁如此这般往下讲,

只说得当今万岁脸通红,

“御侄啊,我一时造成千古恨,

二叔我对不起金刀老令公,

二叔我今天一死无所虑,

大宋朝万里江山赴东风,

望御侄一定要以江山重,

与众家赶快速速拿章程,

想办法雄州去请杨家将,

保君臣脱里苦海能回京。”

八贤王闻听此言直叹气,

那旁边又过来军师苗先生,

苗军师搂搂衣服又跪倒,

喊一声:“主公万你听清,

你要能雄州请来杨家将,

你赶快幽州写下旨一封,

派能将闯出北国幽州地,

去到那雄州三关把信通,

老令公本是一门忠良将,

他一定解围赶奔幽州城。”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