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二部“杨七郎一夺大金枪”〗:第六回 潘贵妃献计  

2012-12-04 18:17:39|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回 潘贵妃献计

 

他一定要保太子坐金殿,

你再想登基坐殿万不能。

自从那红脸匡胤坐金殿,

红脸贼见到我父女就眼红,

我与你成亲已有二十载,

从来我没能进过昭阳宫,

俺只说你能得位坐金殿,

我也能展翅高飞去腾空。

假若是太子德芳坐金殿,

俺夫妻再想出头万不能,

古人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倒不如破釜沉舟把事成。

你要能今天听我良言劝,

保管你能坐万里锦江鸿。”

潘巧云如此这般往下讲,

赵匡义喜在眉头笑在胸,

“我的夫人呐,有何妙计你赶快讲,

俺二人共谋大事把基登。

只要我东京皇城登了殿,

孤王我封你昭阳坐正宫。”

赵匡义如此这般往下讲,

潘巧云呵呵大笑两三声。

 

“谢主隆恩。”

赵匡义说:“爱妻呀。我没坐殿,你就谢主隆恩了吗?”

“只要二王千岁能破釜沉舟,这个金殿你是坐定了。”

赵匡义说:“爱妻啊,你说话有点太悬了,现在没有太后诏书,这是酒席宴前的戏语,那文武大臣等我大哥死以后,也不能就让我坐位呀,那必须有太后诏书啊。”

潘巧云说:“别人没有,我有太后诏书,就是传位于你的。”

“啊。”赵匡义说:“御妻,诏书在与何处?”

潘巧云说:“诏书在我心里。”

“啊。”赵匡义说:“爱妻呀。到这个时候你还说玩笑话吗?到底有没有诏书?”

潘巧云说:“你附耳过来,如此如此如此。”

“噢。”赵匡义愕然想起:我的爱妻并非是一般人,想起来我妻潘巧云是个大才女,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她想模仿我母后,假造诏书。

到这个时候赵匡义心中高兴,“我说贤妻呀。那就赶快办事。”

潘巧云说:“谨遵二王之命。”

就在这个时候,夫妻俩个人就在后边秘谋假造诏书了。这边并且派潘仁美,“老皇亲啊。你给我暗地打听宫中消息。”

潘仁美说:“谨遵二王之命。”

一晃无词,书要简洁,大概过去有五天了,潘巧云过来,口称:“二王千岁,诏书我已经写好了。”

‘啊。“赵匡义说:“诏书在与何处?”

就在这个时候,潘巧云从身上把这个诏书给拿出来了,赵匡义拿来仔细再一看看,跟母亲的笔迹一模一样。

赵匡义说:“我对你讲,别人不怕,就怕我大嫂贺太珍还对我侄儿赵德芳,我侄儿德芳双手也能写梅花篆字,诗词歌赋他是顶顶尖呐。”

潘巧云说:“你能看出破绽来吗?”

赵匡义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一点点也看不出破绽来,真是母亲的笔迹呀。

到这个时候,二王匡义说:“好,单等我大哥晏驾以后,我就亮出诏书,叫文武不敢不保我。”

正在这个时候,潘仁美讲话,潘仁美过来口称:“二王千岁千千岁。”

赵匡义说:“老皇亲,你有何话讲?”

潘仁美说:“据我打听,万岁爷病好了。现在疮已经鼓出脓了,他是害的瘩背疮,疮已出头了,那个病就好了,现在病体已经马上就要复原,这个疮就要放脓,我听太医讲的,明天早旦清晨就把疮放脓了。”

赵匡义说:“老皇亲,那又如何是好呢?”

潘巧云闻听此言,把银牙错咯嘣嘣乱炸,说:“二王千岁,从前有一句古话,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成大事者必须有狠心,必须有杀招。今晚上必须如此如此如此如此如此。”

赵匡义说:“御妻呀。你这话可吓死我了。”

“哎。”潘巧云说:“主公啊。如果今天你不行事,再想登这皇位,你似比登天还难,赵德芳一登殿,马上马我们夫妻就再无立足之地了。”

赵匡义闻听此言利欲熏心呐,谁又不想坐头把交椅呢?

赵匡义说:“既然如此也就罢了,把诏书拿给我。”

 

潘巧云换好太后诏一封,

赵匡义喜在眉头笑在胸,

急忙忙又把诏书来装好,

叫一声:“岳父潘洪我的个老亲翁,

你跟我皇宫里边去探病,

一定要谨慎小心见机而行。”

潘仁美点头就说:“好好好。”

这翁婿俩翻身上了马能行,

赵匡义打马扬鞭头先走,

这潘仁美紧紧跟随没放松。

老潘洪皇宫里边点点项,

又把那红脸匡胤骂一声,

“想当年,后周柴荣开武场,

我潘洪带着女儿进东京,

潘仁美武场里边中进士,

我女儿呀,许配匡义把亲成,

我的女儿嫁与二王赵匡义,

潘仁美我与你姓赵家有亲情,

我随你南征北战多少载啊,

你不该见我潘洪就头疼。

你说我心术不正人品坏,

又说我武艺平常不算能,

云祟关死了元帅高怀德,

你就该封我是招讨帅总戎,

你不该石州请来杨家将,

你不该帅印交给杨令公。

杨继业仰仗七郎八只虎,

现如今权倾朝野第一名,

你给他建造无佞天波府,

佘赛花官封太君在朝中,

大宋朝只要有了他杨家将,

潘仁美我怎么出头显威能。

今日天皇宫里边我走一走,

我叫你一命赶奔个鄷都城,

只要能二王匡义坐了殿,

我就能步入青云把天登。

到那时官封我太师掌朝政,

我就能管文武众公卿,

东京城设法害倒杨家个将,

到后来呼风唤雨就任我行,

高高兴金殿上我推倒了赵匡义,

我也能面南背北也把基登。”

潘仁美越思越想越高兴,

不多会后宰门不远把人迎,

赵匡义翻身下了能行马,

早有那把门的武士把礼行。

 

“原来是二王千岁千千岁,不知到宫中有何贵干?”

赵匡义满面带笑口称:“宫官,我大哥身在永宁宫得病,我时刻放心不下,今天我翁婿俩人,赶到皇宫给大哥探病。”

你想想,赵匡胤不在家,朝中大事是赵匡义料理的,赵匡义也当过皇帝的,刘金定下南唐时候,赵匡胤御驾亲征,那个朝政也是赵匡义执掌的,所以那个宫官还能挡他的大驾吗?

“二王千岁请。老皇亲请。”

潘仁美点点头,当时顺走封功亭,不多会前边就顶到永宁宫了。

一到永宁宫门口,永宁宫外两个宫官满面带笑:“二王千岁,哎呦,你老人家来了。”

赵匡义说:“皇兄病体怎么样了?”

宫官说:“刚刚,刚刚,正宫娘娘贺皇后刚刚来看过病,万岁现在病体已经好转,明天太医就来放疮啦,疮脓一出了,这病就好了。”

二王千岁说:“恭喜我大皇兄,既然如此我到里边见见皇兄就走。”

宫官说:“二王千岁请。”赵匡义就进来了。

赵匡义一进来,潘仁美可没进来,那个宫官站在头道门外边,潘仁美就站在二道门里边,就守住这个门了,朝赵匡义这么一瞪眼,赵匡义点点头。

赵匡义一到龙床跟前,赵匡胤听脚步响:“哎呦。二弟来了。二弟来了。”

赵匡义弯腰施礼口称:“兄皇在上,我也就不行大礼了,兄皇病体怎么样了?”

“唉。“赵匡胤满面带笑:“二弟呀,这是苍天不绝你大哥命,我就觉这两天心情舒畅,这个疮也不疼了,就有点痒痒。怎么的,害疮痒痒就鼓脓了。”

赵匡义闻听此言说:“哥,你给我看看,好不好?”

赵匡胤说:“好,我来翻个身。”

赵匡义扶着赵匡胤把身子歪过来了,这边赵匡义扒开赵匡胤那衣服再一看,后背上那个疮啊,就鼓有小碗口大,再看上边那个皮都要鼓破了,是白脓在里边,只要把白脓放出来,那个疮自然就好了。

赵匡义当时说:“哥,只要能疮放出来脓就好了。”

赵匡胤说:“一夜抵千年,明天早旦清晨,太医说来放疮,说现在还没到火候,单等过一夜,这个脓就能全鼓好啦。”

赵匡义说:“哥,那我就来推推。”

赵匡胤说:“二弟,那个脓如果现在放,现在能好?”

赵匡义说:“哥嘞,只要现在放了,这个疮就好了。”

赵匡胤闻听此言说:“二弟呀,那赶快叫太医来给我放了吧。”

赵匡义说:“哥,这也不需要太医了,那些太医死守成规,你要叫他来,他还说没鼓透,你还得爱一夜罪。”

赵匡胤说:“二弟呀,那你给我放能不能啊?”

“哥啦。你看人那个农村只要害疮了,弄针头挑破了。”

赵匡胤说:“你给我找根针来,你给我挑破,脓淌了俺就好了。”

赵匡义说:“哥,你看这现成有个蜡烛台。”

正好在龙床旁边有张桌子,桌上放着三根蜡烛台,有两根上边还有半节蜡烛,这一根蜡烛已经烧尽了,就剩小秃杆子了,那个蜡烛台才尖呢,大概有五六寸多长是个铁钉。你想想,那个五寸多长啊。

赵匡胤说:“二弟,事不宜迟,俺也不要叫太医了,兄弟,你赶快把我疮放了吧。”

你想想,他是一母同胞啊,赵匡胤怎么也不能防备赵匡义有这回事啊。

赵匡义说:“哥,既然你心急,你趴着,我好给你放,你眼得闭起来,你回头一睁眼,看我拿着蜡烛台,你回头这边我就不忍心下手了。”

赵匡胤说:“二弟呀,万马营中我都闯荡多年,这一点事我还怕吗?二弟快放。”

说到这个当口,赵匡义一伸手把这个蜡烛台攥在手里边,那个手也就乱和撒。

赵匡胤说:“二弟准备了。”

 

赵匡义攥着烛台笑盈盈,

尊一声:“兄长不知听我云,

自从你皇宫里边得了病,

二弟我时时刻刻挂在心,

我为你天天求签去算卦,

我为你夜夜拜佛去求神,

但愿你病体痊愈早安好,

但愿你早日能料理锦乾坤,

现如今疮病鼓脓没痊愈,

只要是放出了疮脓病离身。”

赵匡义手拎着烛台往下讲,

赵匡胤龙床上边把话云,

叫一声:“二弟匡义,你快动手吧,

这几天我睡在床上闷死人。”

赵匡胤如此论般往下论,

赵匡义双眉紧锁咬牙根。

赵匡义蜡烛台子攥在手,

好叫他脑海里边翻起云,

“今日天皇宫里边刺御驾,

我要学当初太宗李世民,

玄武门他杀了建成大太子,

然后首又杀了元吉命归阴,

玄武门李世民杀了兄弟人两个,

才坐下大唐万里的锦乾坤。

隋炀帝皇宫杀了亲生父,

他一剑刺进他的大哥他的前心,

隋炀帝杀父诛兄手段狠,

才得下大隋一统锦乾坤。

这就叫量小非君子,

赵匡义今天杀兄要学古人。”

赵匡义喊道一声:“去了吧。”

蜡烛台直奔匡胤他后心,

就听得‘哎呦’一声:“罢了我。”

蜡烛台刺进太祖他的心,

赵太祖‘哎呦’一声:“罢了我。”

赵匡义烛台掉在地埃尘。

 

蜡烛台也掉了,敢说蜡烛台怎么掉了的?赵匡义自己也吓坏了,那个两手打颤浑身乱抖。

“大哥,大哥,大哥。”

赵匡胤‘哎呦’这么一声喊叫,那还得了。那个前门口宫官听得是真真亮亮的,“哎呀。里边万岁爷怎有声音的?”

宫官刚想进门,正好顶到二道门口,潘仁美说:“二位宫官,请慢进。”

宫官说:“老皇亲啊,为什么里边有声音?”

“你不知道,今晚上他兄弟俩人给拉私密呱,万岁爷因为得了重病,今晚上兄弟来托孤朝中大事的,刚才刚万岁与二王千岁有旨,没有圣旨下任何人不许进宫。”

宫官一听这话,转身就走了。

宫官心话:二千岁跟赵匡胤万岁爷是一个妈妈养的,怎么也不能奔这上边来怀疑呀。

宫官又到头道门口了。

赵匡义心话:死没死呢?

这才顶到跟前拍拍:“大哥醒醒。大哥醒醒。”

赵匡义心话:真死了。我马上马这边就要发喜诏刷忧诏。

赵匡义刚想走,就听那个龙床上边赵匡胤叫了一声:“二弟慢走。”

“啊。”赵匡义给吓得,心话:还没死啊。

赵匡义顶到跟前:“哥,哥。”

赵匡胤叹了一气,“唉,二弟呀。”

就看赵匡胤那个龙目之中,‘唰唰唰’那个龙泪直倾,“二弟。”

“哥,你有什么话讲?”

人不做亏心事不犯难呐,人一做亏心事就心惊肉跳。

赵匡义这时候手足无措浑身乱抖:“哥,你有何吩咐?”

赵匡胤说:“二弟呀。我早料你有这一手。”

“什么意思?”

“就早知道久后我必被你杀啊。我还没考虑到,刚才刚我一时粗心,意思就这个。”

“哎呦。哥,你话我怎不明白呢。”

“哈哈。我说二弟呀。你自己做事自己知道,你那蜡烛台劲啊,再少使点,哥也就够死,何必使那么大劲呢?”

说到这人时候赵匡胤那个言语就有点艰难了,赵匡义闻听此言:“哥,我…我…。”

赵匡胤闻听此言说:“二弟呀。”

 

万岁爷龙床上泪盈盈,

二弟匡义喊一声,

“人常说煮豆燃箕兄弟俩,

你想想,我跟你本是同根生,

父母娘亲年残迈,

生下俺姊妹人四名,

我的个爹爹去世早,

二弟呀,是哥哥把你们带成丁,

你哥哥南征北战把京离,

我叫你料理朝政在九龙,

好兄弟,我只说江山能让给你,

没想到俺一母同胞你下绝情。

大哥我今天丧了命,

二弟呀,这就叫千年大案搬海东,

哥哥我一死无考虑,

有件事我向二弟你讲清,

二弟你真要去登大宝,

好可怜,我拜托一样大事你记心中。

二弟呀,你嫂子还在个昭阳院,

你侄儿德芳现在还没成丁,

二弟呀,你高抬贵手把他俩放,

求兄弟你千千万万要得容情。

兄弟呀,同胞大哥你都能害,

你想想,你嫂子跟你侄子有什么情,

求求你把他娘俩还带出京外,

叫我儿回家去务农。

云祟关死了高妹丈,

我的妹妹在家里又是急来又是疯,

还有我三弟赵匡美,

二弟你千万万要看你弟兄的情,

二弟你要能听哥哥的话,

赵匡胤含笑九泉也愿情。”

万岁主话到伤心就泪如雨,

赵匡义感到此时也哭伤情。

赵匡义龙床跟前栗栗抖,

又把那自己连连怨几声,

“我不该对着兄长下毒手,

看起来千秋万古要落骂名。”

赵匡义再朝龙床仔细看,

赵匡胤躺在床上也没吱声。

 

赵匡义说:“哥,哥。”就看赵匡胤咽气了。

赵匡义又顶到跟前,“哥,哥,哥。”

连拍三下,赵匡胤还没有动静。

赵匡义再想:赵匡义啊,你要稳住阵脚,自己不能乱自己呀,这回头被外人看出来怎么得了。

赵匡义在再想:量小非君子。

想到这个时候一转身就想走,就听床上‘咕噜一’下又翻下身。

赵匡胤拿出最后一点气,喊声:“二弟回来。”

赵匡义给吓得又跑回来了,扑通跪倒,“哥,你…你…。”就说你还没死吗,光‘你你’说不出话来。

赵匡胤拿出最后一口气,“二弟呀,你马上马要发忧诏,到八宝金殿还得发喜诏,天不可一时没有太阳,国不可一日无君呐,马上你要长位登殿。你想想,你没有诏书,这是其一,第二,文武群臣会不会保你,文武群臣保你,皇宫你皇嫂能让你吗?就连我妹妹赵美容也不会让你啊。”

赵匡义说:“哥,哥。”光‘哥’,讲不出来,人做亏心事啊。

就在这个时候,赵匡胤说:“二弟,你要想坐殿,你还必须得靠你大哥,快看文房四宝,如果没有你侄儿赵德芳帮忙,你是坐不了这个金殿呐。大哥最后我再信兄弟情意,我来帮你一把,快拿过文房四宝。”

赵匡义栗栗和撒把纸笔砚瓦拿过来,“哥。”朝龙床上一放。

赵匡胤强打精神伸手拎起御笔,‘唰唰唰’写了几行字,上边怎么写的:本是同根生,相煎太荒唐。权且借江山,家丑莫外扬。里边坠四个字:千古疑案。

当时把书信折好了,“二弟,你还不能看,等到你坐殿不能坐的时候,你有危难时候,把这封书信交给我儿赵德芳,他能助你一把之力,让你坐金殿,如果你不按照大哥话讲,你想登殿亦比登天还难。”

赵匡义闻听此言‘卟嗵’跪倒,“哥…。”

 

赵匡义‘卟叮咚’跪在地坪川,

哥哥连喊两三番,

“哥哥呀,你把这东西还交给我,

临死前还教二弟坐江山。”

喊一声:“大哥你醒来吧,

二弟我护保哥哥坐江山。”

赵匡义哭到伤心就忙爬起,

闪闪二目龙床观,

他再往龙床闪目打量,

“哎呀。我的哥呀。”

三魂渺渺归了天,

赵匡义他一看大哥崩了驾,

也只得迈步如梭离房间。

赵匡义擦干眼中泪,

二道大门在面前,

赵匡义二道门口就停足站,

潘仁美慌忙过来把驾参。

 

“二王千岁,怎么样了?事成否?”

二王点点头:“事已成。”

赵匡义一伸手把预先潘巧云谎造那张诏书拿过来了,“老太师,必须如此如此如此如此。马上皇宫一报丧,皇宫院听万岁崩驾,皇宫一乱,后边御影楼就没有人,赶快把这封诏书收在御影楼,放在我母后的影相后边。”

潘仁美说:“是。”潘仁美转身走了。

潘仁美预先买通皇宫内不少太监和宫官,就走过了。

二王赵匡义顶到丰功楼前,一声呐喊:“传宫太监何在?”

总管太监头姓王,王太监顶到跟前,口称:“二王千岁,有何吩咐?”

二王说:“大事不好,赶快传旨,前边给我敲龙凤鼓景阳钟,集合满朝文武在朝房候驾,现在我得赶到正宫院报信,现在当今万岁驾崩永宁宫。”

这个王太监总管再一听:万岁爷崩驾了。‘嘈’,那整个那就塌了天,那一片都哭声啊。

二王千岁这才转身赶奔正宫院。

正宫院正宫娘娘贺金兰,自从太祖得病,皇后是寸步没离太祖,哪知这天晚上事该如此,天已注定,因为赵太祖说病好了,疮要出脓了。贺皇后就回到正宫院打这一个盹呐,赵匡义就进来了。

这贺皇后正在皇宫院打盹,赵匡义慌慌张张故装惊慌顶到门前。

宫妃一看,“二王千岁驾到。”

二王说:“现在赶快呈报娘娘,就说赵匡义求见。”

宫妃顶到里边口尊:“皇娘醒醒。皇娘醒醒。”

贺皇后支身爬起,“宫妃惊惊慌慌,报启何事?”

“现在二王千岁赵匡义说急事求见。”

贺金兰闻听此言这才把衣服穿好,顶到外边当时坐下,“请二王千岁进来。”

就看二王赵匡义顶到里边,‘卟嗵’跪倒,“皇嫂,大事不好了啊。”

 

赵匡义故意装佯泪不干,

慌忙忙上前施礼把腰弯,

尊一声:“我的皇嫂千岁你在上,

现如今万里江山塌了天。

自从俺兄皇龙床得了病,

二弟我时时刻刻挂心间,

我为他白天求神把佛拜,

我为他晚上烧香去求签,

求菩萨保佑保佑多保佑,

保佑我兄长龙体得安全。

今晚上我在府中心慌乱,

哎呀,就觉着坐不宁来睡不安,

我这才星夜赶奔皇宫院,

为皇兄一心心探病我走一番。

到皇宫,兄长叫我为他把脓放,

他倒说金疮出脓病体安,

我这才轻轻为他把脓放,

刹时间背上流出脓一滩,

俺只说金疮出脓病能好,

不料想他倒在龙床上边难动弹,

二弟我连喊三声他不理,

我见兄长龙归沧海染了黄泉,

我这才昭阳院里来报信,

望皇嫂千万万节哀莫伤惨。”

赵匡义如此这般往下讲,

“哎呀,天呐。”正宫院吓坏了皇后贺金兰,

就觉着万里长空天都变,

真好比扬子江心翻了船,

软瘫瘫玉体金躯站不稳,

‘咣叮咚’,好可怜,一头栽倒在地坪川。

众宫妃忙把皇后来扶起,

皇后抓地成坑口喊天,

正宫院宫妃彩女都掉泪,

从外边过来了太子龙一盘。

赵德芳搂搂衣服跪在地,

一伸手又把皇后母亲搀,

贺皇后一把搂住娇生子,“皇儿啦。”

喊一声:“我的乖乖孩儿,娘的心肝,

你的父龙归沧海辞阳世,

丢下来万里江山谁来担?”

贺皇后一个江山说出口,

赵匡义慌忙忙上前把话谈,

叫一声:“皇嫂嫂不必心忧虑,

你一定忍痛节哀少伤惨,

俺大哥戎马疆场几十载,

打下了大宋的万里锦江山,

现如今我的御侄德芳尚年幼,

总有那千斤重担二弟我担。”

贺皇后抬头望望赵匡义,

哼一声,一伸手才把太子搀,

叫一声:“皇儿带领宫官前开路,

俺到那永宁宫里走一番,

你父亲尸体还在龙床上,

快把他龙体移到我宫里边。”

皇太子刚刚起身就要走,

打外边又进来几个人泪不干,

从外边进来三王赵匡美,

赵美容泪珠滚滚挂腮边,

又来了汝南王爷小郑印,

陶三春紧紧跟随在后边,

众人等一起来到正宫院,

上前来忙给着皇后把驾参。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