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二部“杨七郎一夺大金枪”〗:第八回 杨七闹金殿  

2012-12-06 21:47:12|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杨七闹金殿

 

“我只有昧着良心说假话,

我只有今天顺着天意行。”

先生想到此时主意拿定,

慌忙忙搂衣跪在地流坪。

 

苗军师想到这里跪在下边,口称:“皇后千岁呀,这一封老太后的诏书,微臣我已经详详细细看过以后,一点假都没有,确确实实是个真的。”

他这一句真的说出口,二王赵匡义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赵匡义喊声:“皇嫂,听见了没有,这一封诏书就是真的。”

先生当时朝二王看了一眼,哼了一声:“二王千岁,真假你早就明白了吧。”

 

苗军师一个真的说出口,

贺皇后一头倒在地流坪,

八宝殿文武百官都发了愣,

朝房里哭坏了金刀老令公。

贺皇后停有半会慌爬起,

喊一声:“两班文武众爱卿,

皇宫院千古疑案无人破,

从今后我离开汴梁古东京,

再不看你争我夺朝中事,

再不听奸言忠语在朝中。”

叫一声:“皇儿德芳跟娘走吧,

俺娘俩回奔河北赵州城。

娘带你回家盖好茅草舍,

从今后你手扶篱笆去务农。”

贺皇后拉着太子就要走,

苗军师只急得跺脚又捶胸,

八宝金殿按着了金砖把头碰,

二目中一股的血泪往下涌。

 

苗从善头对那个地上金砖,只顾撞只顾撞啊。心话:苗从善苗从善,我灭绝人心昧了天良啊,把假的说成真的,可是有一条,天机不可泄露啊,这一母生的是两条龙,这个天意就派赵匡义坐殿,我不能扭天拐地。

再看皇后拉着太子赵德芳就要下金殿,“孩子走吧。回老家赵州,唉,我们去务农去吧。”

苗军师说:“大皇姑啊。”

赵美容说:“苗先生,你有什么话讲?”

“快把皇后拽回来,千万不能让走了。二王千岁,主公万岁。我告诉你,现在如果让贺皇后走了,你这个江山就不要再坐了。”

赵匡义也过来伸手拦住,“皇嫂你不能走。皇嫂你不能走。”

就在这拉拉扯扯时候,潘仁美在旁边一跺脚站起来,“呔嘿,众家文武卿听了。”

 

好一个老贼叫潘洪,

八宝金殿又开声,

喊一声:“两边文对武,

像你们这速来见驾莫消停,

哪一个八宝金殿要不来见驾,

我立刻给你绑起人头拎。”

老奸贼如此这般就往外讲,

惊动了满朝的文武卿。

众文武感到此时不怠慢,

你看他三呼万岁喊主公。

赵匡义一闪二目仔细看,

殿下边跪着满朝文武卿。

赵匡义再朝武班仔细看,

武班上单单坐着人四名,

头一个靠山王爷呼延赞,

还有那太原王爷叫曹英,

杨继业坐在椅子上他不拜驾,

身旁边还坐着郑印小英雄。

潘仁美感到此时眉头皱,

又把那呼杨四家他喊一声,

“现如今太后诏书亲手写,

二王爷继承皇位把基登,

你四人今天八宝金殿抗圣旨,

按法律绑到外边人头拎,

你四人金殿再不参御驾,

马上马我把你四人绑上绳。”

潘仁美扭项回头一转脸,

又把那金瓜武士喊一声,

“他四人朝房里边再不动,

你给我绑到午门人头拎。”

潘仁美如此论般往下论,

“呀呀呸。”打那边汝南王爷欠身形。

郑王爷拿着打龙的杖,

迈步如梭往上冲,

用手一指开言骂,

骂一声老贼叫潘洪,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多大,

今一天八宝金殿你胡乱明,

你今天赖狗喳食你先别动,

我问你要把俺哪个绑上绳,

今一天不但是我不把主来保,

你让我今天闹你九龙廷。”

小郑印这一个金殿说闹出口,

八宝殿恼了老贼叫潘洪,

潘仁美吩咐一声:“绑绑绑。”

两旁边金瓜武士往上拥,

两旁边上前要绑小郑印,

八宝殿惊动匡义篡位龙,

赵匡义他朝武士一摆手,

你看他微微带笑开了声。

 

“武士后退了,老太师后退。”

潘仁美朝后边一移,心话:管了,俺闺女婿一当皇帝,我就是当然老太师了。

赵匡义当时满面带笑,赵匡义他要没有两下他能篡位当皇帝吗?

赵匡义再想:今天不能惹恼郑印,这个孩子跟他爹鲁郑恩一样,回头能把你八宝金殿砸你奶奶稀巴烂这是其一;他给里边一带头闹事,杨家、呼家、曹家三大家子再一闹,我这个金殿也别想坐啦,靠老太师潘仁美一个人,他也打不过呼杨曹几家啊。

所以到这个时候,赵匡义满面带笑,“御侄,且慢动手。御侄啊。你不保我。”

郑印说:“不保。”

“御侄啊,我跟你姓郑家有交情,俺大哥跟你父亲八拜为交生死兄弟,黄土岗结拜,你想想,什么样交情啊。今天二叔坐殿,为什么不保我?”

郑印说:“不但不保你,这个金殿得派我坐。”

“哎。”潘仁美说:“满口胡扯,怎么能轮到你姓郑坐?”

郑印说:“今天就得摊我坐。”

赵匡义说:“郑印啊,照这样讲,你不服从国家圣旨,难道你还能是野人吗?难道你还能不按老太后诏书行事吗?”

郑印说:“老太后诏书我不敢违抗,一定得按照诏书行事。”

赵匡义说:“既然按照老太后诏书行事,老太后诏书上说传位于弟,我是俺大哥的亲胞弟,那就应该与我接位啊。”

郑印说:“就因为按照诏书,所以你才不能坐殿,这个皇位才摊到我的。”

赵匡义说:“这不明了啰。御侄,你不能不讲理啊,你姓郑俺姓赵,俺大哥传位于弟传给我,怎能摊到传到你的呢?”

郑印说:“你听着,满朝文武大家听着,我郑印要讲不出道理来,我今天就三头碰死金殿了。”

赵匡义说:“好,你要真讲出来,我就让你坐殿。”

郑印说:“你就听去了。”

 

郑王爷将身站在殿金銮,

抱拳当胸腰一弯,

出言来他没把别人来叫,

满朝房年兄年弟喊几番,

“想当初,我的个爹爹他在世,

他弟兄黄土岗前拿香烟,

当时说打下江山就轮流坐,

这一人能坐十几年。

俺大伯柴荣坐殿数年整,

俺二伯坐殿也有十八年,

虽然是我的个爹爹他下世早,

这皇位也该有我郑印传。”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叫,

他又把二王喊一番,

“二王啊,我问你南里反来你可去打,

我问你,北里反了你可排战鞍?

大将军为国死在个二军阵,

为的是国也泰来就民也安,

像你这游手好闲就登金殿,

你想想,你坐在八宝金殿心可安。

今一天我劝你快离位,

赶快快脱下衣服让我来穿。”

郑王爷口吐凌云就往外讲,

赵匡义八宝金殿犯了难。

赵匡义张口结舌难讲话,

活喳喳喜坏满朝文武官,

苗从善暗暗又把手指来竖,

老赵普他在旁边笑开颜,

心暗想:“郑印说话有道理,

应该他今天接位坐金銮。”

老赵普故意装佯面带笑,

一旁边恼了潘洪老贼奸。

老潘洪吩咐武士:“绑绑绑。”

两旁边金瓜武士往上窜,

郑王爷感到此时眉头皱,

又把那打王大杠拽下肩,

就听得‘咔嚓’一声言教中,

龙书案被他撂掉大半边,

眼看看小爷郑印闹金殿,

在旁边有人发喊震天关。

 

“黑贼郑印不要猖狂,你竟敢大闹金殿,你应该满门抄斩。”就看过来一个人,外边袍子给他脱掉了,现出短衣短打。

郑印说:“你个贼,你敢过来,你不是胡能吗?”

敢说谁个,兵部尚书姓胡叫胡能,也是战场一员大将,是潘仁美亲亲外甥。

看郑印一闹,那些武将都给那不动弹,人家大家庆郑印闹。赵匡义一看,龙书案给砸坏半边。赵匡义心话:再朝前一下,就给我摞倒。

赵匡义直朝后退,他就仗潘仁美一个,潘龙潘虎在旁边也上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这胡能上前就来奔郑印了,小爷郑印手拎打王杠,‘唰啦’就是一杠。

这个打王杠当初是赵匡胤封给郑印的,因为酒醉桃花宫斩了三爷鲁郑恩,所以赵匡胤心中懊悔,把儿子赵德芳过继给陶三春,最后郑印下山,又把赵德芳过继回头,所以太子赵德芳是双过继呀。赵匡胤看郑印一下山,封他为打王杠,上管昏君下管奸臣呐。

郑印把这个打王杠举起,对着小贼胡能就是一杠,小贼胡能可不是一般人物,乃是战场大将,身子这么一偏让过这一杠,哪知胡能一伸手打王杠拽手里去,郑印万万没想到,使劲有点过火,朝前一仰,‘唰啦’一下,棍被胡能抽下去了。郑印‘嘭‘朝下这么一倒,跌了个倒栽葱。

就在这个时候,两边说:“绑起来。”

就听那边武班房说:“哪个敢绑?”

 

眼看着小爷郑印被上绑绳,

武班中有一人呐喊震天庭。

出言来他没把别人叫,

八宝殿金瓜武士们喊出声,

“哪一个再敢上前绑郑印,

七祖宗我一杀你命归阴城。”

这员将一声呐喊震天地,

活喳喳这边厢恼了这个胡能。

兵部尚书闪目观看,

来一个黑脸是杨家兵。

杨七爷一个纵身是往上闯,

一阵阵心中里好似烈火喷,

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贼胡能,“拿命来。”

杨七爷两膀用劲举在半空,

骂一声:“恶贼你少要撒野,

七祖宗我叫你去进那鄷都城。”

黑煞帅两膀搁上十分的劲,

把胡能就朝那八宝金殿柱子上扔,

就听着‘咔嚓’一声言教中,

“啊。”兵部尚书只撞得花红脑子四下崩,

‘嘭叮咚’,死尸惯在溜坪地。

杨七爷哈哈大笑两三声,

出言来喊一声:“汝南王爷你不要害怕,

今天我扬七来给你助一功。”

杨七郎八宝殿造了反,

武班房吓死金刀老令公,

“今日天摔死胡能这员将,

我杨家又与姓潘结冤恨,

假如若东京汴梁把主保,

到后来杨家定被潘家坑,

俺不如明天就回火塘寨,

带领俺举家老少离东京”。

老令公班房里边呆呆站,

回文书再讲匡义篡位龙。

赵匡义八宝金殿浑身抖,

好叫他腹内辗转暗沉吟,

“假如若东京反了杨家将,

孤王我难坐万里锦江鸿。”

赵匡义金殿上边犯难为,

偶然间想起心头事一宗,

“俺大哥烛影摇红身亡故,

临死前他亲手给我信一封。”

 

“赵匡义赵匡义啊,临死时候俺大哥不给我一封信,叫我带给侄子赵德芳的吗?他说到危难时候,也许侄儿赵德芳能帮我坐殿呐,我当时不相信,现在看起来这事难办了,马上马我连这个午朝门都出不去呀,马上马金殿都下不了,姓杨家真反了怎么办呐?”

赵匡义感到这个时候,小心翼翼走怀里边把赵匡胤临终前那封信拿出来了,当时赵匡义把手一摆:“众家爱卿,杨家七将军,请你慢息虎狼之威,既然你姓杨家不保我,我赵匡义也不勉强,能坐就坐,不能坐我赵匡义马上下殿,可有一条,御侄德芳呢?”

赵德芳说:“二王有何话讲?”

“御侄啊,你过来。你终究是我侄子,我与你父亲是一母同胞。你父亲临死以前有封书信,叫我交给你,刚才二叔皇有点忘记了,现在我才想起来,赶快拿去看。”伸手把这封书信递过来了。

赵德芳一听说是父亲亲笔信,贺娘娘心话:又是假造什么东西。

当时候贺皇娘说:“我儿,你去给书信接过来看看,是不是你父亲写的?”

这边赵德芳接过这信展开一看,上边四行字:‘本是同根生,相煎太荒唐;江山全且借,家丑莫外扬。’下边坠四个字:‘千古疑案’。疑案就是说千古你也破不了这个案子。

当时候赵德芳激灵灵打寒颤。哦,全且借江山,这个江山本来是我的,俺父皇旨意叫我把俺江山借给二爷。

想到这个时候,他是按上界自在逍遥龙一转呐,聪明不过帝王,伶俐不过光棍。赵德芳脑海里边掀起层层波浪,随时顶到贺皇后跟前一弯腰,“母后呀。”

贺皇后说:“儿呀。这是你父皇的信吗?”

“是的,是我父皇亲笔临死的遗书啊。”

到这个时候,贺皇娘说:“好。信上怎么写的?”

“母后,请到偏殿来。”

贺皇后心话:乖乖,儿子当妈妈面还不能给我看吗?

这才转身顶到偏殿,赵德芳当时把这张书信拿出来, “娘,你看,这父皇书信。”

贺皇娘是什么人?才女啊。再一看明了啦,赵匡胤临死遗书,叫把江山借给赵匡义坐,知道这个大宋江山不了局,如果儿子硬登殿,姓赵家家丑外扬,那就闹的马上这个殿坐不成了。

到这个时候,贺皇后闻听此言目中含泪,又朝阴曹殿下,“我说主公啊。”

 

贺皇娘看罢诏书一封,

可怜人头顶凉水怀抱冰,

“天老爷,我只说我儿德芳能坐殿,

没想到千古的疑案谁能断清?

德芳啊,你的个父皇被你二叔害,

这件事我的个乖乖你要记在心中,

我的儿嘞,俺委曲求全让金殿吧,

俺娘们顶到后边把话明。”

这娘俩哭得肝肠断,

打外边又来了阴阳苗先生。

先生走到里边他双膝扎跪,

又连把娘娘千岁口内称,

“我劝你以事论事就这样吧,

现如今赶快快的上九龙。”

先生一句话还没说了,

活喳喳哭坏娘娘贺正宫,

“现如今太祖临死遗书在,

先生你为我母子拿章程。”

叫娇儿:“赶快你把遗书献。”

赵德芳伸手捧出书一封。

赵德芳伸手要把遗书献,

苗军师慌忙摆手把话明,

尊一声:“千岁,你往后退,

老臣我今天有话禀主公。”

 

“千岁不要再拿书信给我看了,是不是这四行字?”一伸手苗先生手心里四行字献出来。

赵德芳再看苗先生手心四行字:本是同根生,相煎太荒唐;江山全且借,家丑莫外扬。

“哎呀。苗先生你真是神仙啊。”

就看苗军师跪倒在地,“皇后啊,刚才我苗从善灭了良心,以假说真,可是有一条,娘娘,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能违背天意,这是天意注定。”

娘娘说:“苗先生,别说了,我知道。既然如此,我母子俩人现在就离开东京,回奔河北赵州老家务农去了。”

苗军师说:“娘娘千万不可,你要走了,这个大宋江山就没有了。二王赵匡义坐殿,还是你姓赵的江山,他姓赵啊。好不容易太祖打关东闯关西,千里送京娘大闹勾栏院,征南唐下河东奔北辽,打下一统山河,那就要葬送了。”

贺娘娘说:“他坐他殿,俺娘们回家种俺地。”

“今天如果没有赵德芳太子在朝,全朝文武也不会忠心保他,马上南唐北国一造反,到那个时候就不可收拾,大宋江山连三个月也不撑,太子必须留在朝纲。”

皇后说:“我儿在朝纲有什么用?”

“皇娘啊。这个家能老臣我当吗?”

皇后说:“苗爱卿,你是开国老臣,家让你当,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苗从善说:“这样子,皇帝让他当,家让太子当。太子得管皇帝,你看这样行不行?”

皇后闻听此言说:“好,赵匡义能愿意吗?”

苗军师闻听此言说:“皇后,你暂且等,太子你跟我上殿。”

当时赵德芳跟苗军师顶到八宝金殿,太子把手一摆:“众家爱卿各回班房。”

就看潘仁美跪倒:“主公万岁万万岁,杨七把我外甥胡能也摔死了。”

赵匡义心话:你哪三条子?这都闹奶奶不得了,你还疼你外甥子,别说死一个,死他奶一百也白死。

赵匡义说:“国家大事没处理好,哎哎哎,老太师这个事摆摆再讲。我说御侄,你有什么话讲吗?”

八千岁说:“众位文武大臣,老的皇伯少的御弟,你们大家稳坐班房,现在有苗军师讲话。”

先生说:“主公万岁万万岁。”

二王千岁赵匡义当时满面带笑,“苗先生,你有什么话讲吗?”

先生说:“主公万岁,什么事你心里自己明了。你想想,按照古训,父传子家天下,这是千古的定律,应该由太子登殿,可是现在呢,马马虎虎有太后这封诏书为证,就该你坐天下了。”

苗军师说话刻薄啊,马马虎虎有太后诏书,就说你那是假的。

“主嘞,真也罢假也罢。现在这个万岁位由你来当,可有一条,那个太子的位啊,虽然不当皇帝,但是得有权,那权力还得比你高一点,才能管。”

“哎。“赵匡义闻听此言说:“苗军师,一切由你安排。”

“那既然如此,那官你得给我好好封,照十五顶封,认真封,不能再封那样封。”

赵匡义说:“好,这样子好不好?我封皇嫂为掌国皇后。那个德芳呢?你给我跪倒,今天让你二爷好好封你。”

赵德芳闻听此言,再朝苗军师望望,苗先生说:“太子,万岁已经话到如此了,一切由我安排,太子,你也得听老臣我话,虽然你是国家太子,可有一条啊,我比你大几岁。”

赵德芳闻听此言搂衣在地,“主公万岁万万岁。”

赵德芳一呼万岁,满朝文武大家没有再敢反对了。

到这个时候,当今万岁赵匡义闻听此言说:“御侄,你就听封了。”

 

八宝殿跪下太子赵德芳,

九龙口赵匡义不由一阵喜洋洋,

没曾说话面带笑,

喊一声:“皇侄,不知你听清亮,

孤王我八宝金殿来加封你,

我封你八个王位在身上当,

我封你我封你一字并肩王、

二字伴驾王、三字忠义王、

四字平顶王、五字逍遥王、

上殿不拜王、下殿不辞王,

再封你八宝金殿管君王。

另外朕再赐你一面凹面金锏,

能管着满朝文武对君王,

锏上边嵌有龙凤十二个,

赐与你带在身边那理朝纲。

凹面金锏打死皇帝去条龙,

打死娘娘不抵偿,

再给你建造南清宫,

再赐你宫妃太监在宫房。”

赵匡义这般如此封了一遍,

下半边跪倒太子赵德芳,

八千岁感到此时忙叩首,

贺皇后站在旁边也泪汪汪。

赵匡义感到此时又开口,

喊一声:“御侄德芳听比方,

你今天赶快回奔宋王府,

带着你母亲得安康。”

 

“御侄啊,原来周柴王坐殿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父王驾坐宋王府,自从陈桥兵变你父皇登殿,宋王府现在已经被锁起来数十年了,今天我传工部侍郎立即进行清扫。当初盖宋王府时候,一切都跟八宝金殿皇宫是一模一样的,现在宋王府改为南清宫,你还回你自家住去吧。”

到这个时候,八千岁说:“谢主隆恩。”

“我皇宫有什么,你南清宫有什么。我皇宫有太监,你南清宫有太监,我皇宫里边有总管,你南清宫也有总管,一切与皇宫一样摆设。”

赵德芳说:“谢主隆恩。”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黄门官过来了,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报。”

万岁说:“报启何事?”

“现在有三家大人离朝已经走了。”

“啊。”赵匡义说:“哪个不告而辞?就离了午朝门了。”

赵匡义再朝朝房里再一看看,金刀令公杨业带领八个儿子没有了,靠山王呼延赞没有了,再看太原王曹英曹彬儿子也没有了。

“哎呀。”赵匡义说:“这三位爱卿看来是不帮我赵匡义了。”

潘仁美说:“主公万岁,赶快传旨,校军场调兵,包围这三家府门,立即逮住斩。你想,不保你,就是叛臣就是反臣。”

八千岁闻听此言,‘嗯’了这么一声,赵德芳说:“哪个敢绑?”

赵德芳说:“主啊,不保有人家不保的原因,人各有志啊,这样好不好?这个三家人让他自由去吧。”

苗军师说:“不可,贤王千岁,如果大宋江山没有这三家,没有呼杨,你连三月也坐不成。当初在云祟关你知道,梁天庆虽然献降表,那是委曲求全。当初,你父皇在北国幽州燕山,梁契丹死,梁天庆也献过降表,现在还不造反吗?这如果南朝一听说没有呼杨了,马上兵进汴梁,马上马就无人抵挡了。”

“那又如何是好呢?”

赵匡义心话:这是真话,赵匡义我刚刚登殿,我还不能施行暴政。

“御侄啊,依你怎么办呢?”

八千岁说:“明天早旦清晨,派人亲自到三家府门,请这三位爱卿前来保主,今天呐,赶快发喜诏,然后发忧诏,好开丧送殡。”

这边一传旨,皇宫内院戴孝了,这边发下圣旨,各州府县呐百姓都戴孝,一国万岁死了。

书要简洁,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万岁登殿,八千岁说:“主公万岁,赶快得派人去亲自请杨家将、呼家将、曹家将啊。”

万岁说:“何人能领旨去请杨家将呢?”话言末了,苗军师过来。

苗军师满面带笑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请来杨家将,还得老太师潘仁美前往,请潘老太师劳驾一趟怎么样呢?”

万岁心话:乖乖,他见潘仁美都头疼,刚才刚潘仁美外甥都被杨七摔死,那能管吗?

“哎呦。老太师。”

潘仁美说:“好。老臣领旨。”

潘仁美心话:把杨家请来,这里就没有有我姓潘的了,我都把你姓杨家杀了。

潘仁美领了圣旨下殿,校军场点三千,“我儿潘龙潘虎何在?”

“有。”

“众将军何在?”

“有。”这都潘仁美有一党将啊。

“给我追,给我包围无佞天波府。”

说到这个当口,直奔无佞天波府,可就闯下来了。

 

好一个卖国奸贼叫潘洪,

一心心要拔眼中钉,

“汴梁城没有杨家将,

潘仁美我一步登梯把天登,

不久就能推倒万岁赵匡义,

老夫我面南背北把基登。”

这个贼啊,他以翁要篡个女婿位,

他妈妈要夺女儿的宫。

老奸贼带着人马往前走,

到了,天波杨府面前迎。

老奸贼府门以外他闪目看,

“呦,不好了,府里无人冷清清。

也不知哪去杨家将,

是不是杨继业带领家小回河东。”

潘仁美马身传将令,

喊一声:“老少众英雄。”

叫一声:“众将军随我走,

俺追出西门别放松。”

老奸贼传令一下就如山倒,

大兵们这个如狼似虎往上涌。

潘仁美带领人马追杨家将,

打前边马驮着金刀老令公,

佘赛花翻身也上了能行马,

八个儿子这晚也催马能行,

正走石州杨家将,

他不知道后边撵来老贼潘洪。

潘仁美催马往前进,

你看他马背上边喝一声,

出言来没把别人叫,

喊一声:“金刀老令公,

我看杨业哪里走,

赶快快你跟我回朝保主公,

牙根半字要不肯,

我杀你举家满门庭。”

老奸贼如此论般往外讲,

“呀呀呸。”可了不得,

恼了七爷黑煞星。

杨七爷一看老贼潘洪到,

不由得怒从心起火烧胸,

喊一声:“爹娘你别动,

千斤担都有孩儿我来撑。”

喊一声:“众家哥哥跟我走,

你让我前边去逮老潘洪。”

众弟兄催马摇鞭往上闯,

了不得,大路上边一场争。

眼睁睁大路上潘杨一场战,

下集书里对君明。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