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二部“刘金定大战余鸿”〗:第七回 刘金定还阳  

2012-05-01 10:30:33|  分类: 琴书“刘金定下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刘金定还阳

 

小矮爷纳道土遁把帐篷进

上前来床上边把黄布袋子拿手中

打开了袋子朝里边望

看见了定喉书一封

只要是定喉宝书到我的手

刘氏小姐有救星

他想到这里多高兴

便把黄布袋子揣在前胸

在这里拉土遁便把帐篷离

到外边大喊一声骂妖精

呔 余鸿个妖道你哪里知道

你上了矮爷我计牢笼

想刚才我定下调虎离山计

你可知定喉书已到矮爷手中

现如今矮爷爹爹我要走了

小矮爷拉道土光动身行

走了矮爷把大营离

活喳喳恼了余鸿老妖精

我只说害死丫头刘金定

到最后枉费心机一场空

老妖道手拎宝剑就要撵

后半边惊动三位将英雄

太原侯闻听前边杀声起

叫一声史魁史宏二弟兄

你们兄弟赶快走吧

你让俺杀回那座寿州城

史魁史宏不怠慢

忙忙的牵过自己马走龙

兄弟仨各上脚力也不怠慢

你看他炮打雁飞催能行

唐营里大将小兵都嗷嗷叫

里半边多少人等就打了哄

弟兄仨等兵丁儿郎就不注意

你看他这个绕过帐篷往西行

太原侯将身坐在红沙马

当啷啷杀人的大刀手中拎

天老爷 老妖道才把我来逮

没想到一晃光阴五六冬

与君臣五六年间也没见面

与万岁好像隔着山千层

今一天回奔寿州地

我们君臣得相逢

太原侯心急都嫌马跑得慢

弟兄仨扬鞭催马往前行

书要交代方为妙

望了望东门不远面前迎

弟兄仨来到海号口

耳又听城门大闪列两旁

城门大闪两边分

吱吆吆吊桥满搭黑线绳

再往里边仔细看

来了那怀德大哥帅元戎

高怀德喊一声三家兄弟快快快

赶紧催马快进城

弟兄仨才把城来进

大元帅马背上边把令行

吩咐两边别怠慢

高拉吊桥关门二封

众将来到寿州地

可了不得 来见匡胤赤须龙

赵匡胤一看来了三员将

喜在了眉头笑心中

万岁说你们三人都来到

为什么哪去了冯茂小爱卿

万岁爷一句话儿没出口

小冯茂他从地下往上冲

这晚都在黄罗帐

喊一声我主万岁龙耳听

高怀德说:“主啊,你刚才在后边没来,小冯茂先来了,所以我才到东门口把这三个人迎回来的。”“噢。”赵匡胤闻听此言,“小将军,你先回来了。我来问你,你那个书盗没盗来呀。”小冯茂就提起来,怎么样见到三位将军,怎么样进法台的,怎么样用调虎离山计调走余鸿,现在已经把七箭定喉书盗来了。冯茂一伸手把黄布袋解开来,走里面拿出一本天书,再看那个书上边光华四射,上面几个字‘七箭定喉书’。苗军师说:“救人如救火,哎呀呀,小将军呐,现在怎么救刘金定呢。”就看小爷高君保顶到跟前抱拳一礼,口称:“小将军,小贤弟,现在我夫人危在旦夕,病入膏肓了,现在三更天都要快过了。”小爷说:“别说三更天,到五更天也不碍事了。这定喉书已经在我手里边,他没捞到射第七箭,没有事。反正在今夜里,让我摆好香案,把七箭定喉书再念四十九遍倒念,这马上俺家嫂子就能讲话了。”小爷高君保也只得半信半疑,高怀德说:“既然如此,小将军那就赶快作法吧。”当时候曹彬、史魁、史宏也把自己情况讲了一遍,高怀德说:“别提了,三位贤弟,我高怀德跟你们一样,当初我也背叛朝廷了,受妖人驱使来要战的。”这个曹彬暗恨余鸿啊,要能逮到你,俺得生啃你几口。苗军师说:“小将军赶快作法。”小爷闻听此言说:“来人。”两边说:“小将军,有何吩咐?”“赶快摆好香案。”看香案摆好,小冯茂卟嗵跪倒,口称:“神明在上啊。”

小英雄迈步来到这边

搂衣服扎跪地坪川

喊一声狼虎战将你都跪下

你让我磕头告神仙

这个狼虎众将不敢怠慢

跪倒了怀德挂印的官

高怀德跪在香案前边这个来祷告

上界的神仙我尊口天

儿媳妇被妖人所害要丧命

请仙家赶快快请你把她救回还

高怀德在这里这个来祷告

小冯茂他在旁边又开言

你看他黄布袋里一伸手

又把那定喉天书捧手间

小冯茂倒念四十单九遍

床上边才爬起金定女婵娟

刘金定打床上边翻个身

活喳喳喜坏高琼美少年

刘金定慢慢睁开一双眼

她轻言慢语叫夫男

官人呐 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该倒霉 这一场大病把我来缠

我觉着今天有好转

官人呐 我腹内饥饿受熬煎

高小爷对夫人闪目打量

哎呀 看夫人这两只眼睛放光寒

“夫人,你耳朵还疼不疼?”“官人,我耳朵也不疼了。”“那你鼻孔还疼不疼?”“我鼻孔也不疼了。”“唉。”君保说:“待我谢天谢地。”

小娘子 并不是娘子你身得病

这本是妖人作法把你缠

小兄弟冯茂把你来救

刘金定羞答答的站在床前

“郎君,你扶我站起来,我走两步。”

君保床上扶起刘金定

夫妻们他就在这里把话谈

正在这夫妻来讲话

哟 大皇姑她迈步如梭到房前

大皇姑她再朝里边一瞟眼

哎呀 喊一声乖乖儿啊我的心肝

我的儿啦 这两天你得病不能动

婆婆我在这心操干

叫声两边别怠慢

到后边你把我烀的鸡汤来端

“乖乖,娘我给你烀好鸡汤了,唉,你身体虚弱,乖乖,你多喝一点。”刘金定说:“多谢婆婆。”

大皇姑喊声孩子快安睡

我恐怕操劳身体是难担

大皇姑感到此时说过话

那旁边过来军师苗半仙

先生说:“皇姑啊,让金定姑娘好好休息,这六七天茶水没下,与外界几乎隔绝联系了。”大皇姑说:“也好,君保呢,好好伺候金定。”刘金定说:“多谢婆母娘,多谢苗军师、主公万岁、狼虎众将关心。”刘金定说说撑不住倒床边去了,高君保说:“娘子,怎么样?”刘金定说:“不碍事,只是我身体有点虚弱,现在步履艰难,走不动路啊。”这躺床上,狼虎众将这才顶到前边。赵太祖说:“冯茂过来。”冯茂说:“什么事?主公万岁。”赵太祖说:“今天你救活刘金定,功高如山,功高齐天,孤王我要封你官啊。”小爷闻听此言说:“主公,我现在这一个小许功劳,何足挂齿。”赵太祖说:“我官封你一品保国王。”书友们注意啊,这个君无戏言呐,你看高怀德到现在才封王啊,小爷冯茂一封就封保国王,比高怀德还大。小爷冯茂说:“谢主隆恩。”“两边摆酒,款待小爱卿冯茂。”这边把酒也摆好了,喝过酒,高怀德说:“狼虎众将赶快休息,别会到明天再有人战争。”这大家都休息了,一宿无词。顶到第二天,高怀德打支聚将鼓,刚刚才升帐,议论怎么样打仗怎么样进军。就听外边当兵慌慌张张进来,“启禀元帅,大事不好。”高怀德说:“报启何事?”当兵说:“元帅,现在东门口老妖人余鸿又来了,口口要战,句句要敌,旁人还不要,单要小矮爷,现在你赶快去啊。”“啊。”高怀德闻听此言,话还没讲了,小矮爷说:“让我到两军战场,去捉拿这个余鸿。”姑娘艾银萍闻听此言,口尊:“元帅,我将军虽然会五遁三除,要讲宝贝,我恐怕不是妖人余鸿对手,奴家愿丈夫一道领令,前往东门。”就看三王妃陶三春过来,口尊:“元帅,我替他夫妻两人压阵。”高怀德说:“准予披挂。”艾银萍接令箭直奔外边,可就闯下来了。

艾银萍手接令箭到门前

当兵人慌忙忙带过马雕鞍

小姑娘她翻身上了桃花马

不多会 夫妻俩来到东门口

矮小爷鸟背上边把令传

吩咐声当兵的赶快把城门放 开城门

当兵人慌忙忙开城吊桥担

吵呵呵三千宋兵开着路

咕噜噜三声大炮震地天

夫妻俩催马赶奔两军阵

东阵头惊动了余鸿老妖仙

老余鸿他就在梅花鹿上抬头看

哟 见寿州走马出来一女共一男

神鸦上坐着矮子叫冯茂

桃花马端坐一个女子赛天仙

老妖人抬头看见小冯茂

哇呀呀呀 不由得心头皱起无名烟

小矮鬼 昨夜里你盗走我的无价宝

今一天我叫你肋生双翅难上天

老妖人越思越想越烦恼

一伸手就把那叉条宝杖端

骂一声该死矮鬼你哪里走

今日天老法师我送你去归天

气冲冲他手拎宝杖是往上闯

冯小爷他也把个阴阳棍来掂

小爷他刚刚上前要动手

慢 艾银萍慌忙忙催开马行辕

喊一声将军你后闪

让为妻来战万恶老妖仙

艾姑娘上前拦住妖人的路

站住 鞍桥上恶狠狠她把梨花长枪端

骂一声妖人余鸿你哪里走

本姑娘久候多时我在这边

老余鸿骂声丫头你通名姓 通名报姓

艾姑娘哈哈大笑便开言

本姑娘我姓艾名字叫银萍

我与我将军冯茂配了姻缘

常言说嫁鸡随鸡嫁犬随犬

我随丈夫走马报号来到寿州关

今天你要听姑娘我的劝

赶快的退去凡心回高山

假若是今天你不听姑娘劝

我叫你性命就在顷刻间

艾姑娘如此这般往下讲

呸 马身上气坏余鸿老妖仙

骂一声你个黄毛丫头快住口

叉条杖直奔着银萍顶梁悬

艾银萍手拎长枪往上架

开 当啷啷兵刃交加火光窜

两下里交手大有十余趟

这个老妖道双眉紧锁咬牙关

一伸手又取出九雷风火扇

对着了姑娘银萍就要扇

矮小爷见此光景吓破了胆

连又把贤妻银萍喊一番

贤妻呀 妖人宝扇太厉害

你赶快设法逃跑不要迟延

艾银萍闻听此言哈哈的笑

叫一声我的郎君只管心放宽

说罢时万宝囊中也拽一把

拽出来师父南海宝仙天

艾银萍再看看,那妖人那个风火扇呜,霎时间浓烟四起啊,那个大宋千兵烧得焦头烂额。“跑啊。”矮爷冯茂正在着急之间,小姑娘一反手,拽出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南海避火神珠,把避火神珠朝空中一撂,口中念念有词,,就看避火神珠喀嚓一个响雷炸开来了。余鸿这个风火扇扇的火被避火神珠一逼,呜,我个乖乖,倒回头向东阵头烧去了。那个东阵头也来三千唐兵护战场的,被烧得叫苦连天,丢盔撂甲。“跑啊。”余鸿说:“这个嘛…。”

小姑娘放出南海宝一宗

只逼得大火回头烧唐营

老余鸿无奈何收了无价的宝

不由得腹内辗转暗沉吟

避火珠出在南海慈航手

不用说 她学艺落伽大山峰

想到此又朝那宝囊摸一把

拽出来赤眉老祖扣仙钟

大喝声好宝叽嘞喵哨 好宝

扣仙钟光华四射上天空

艾姑娘一看妖人又放宝

忍不住勒住坐马细瞪睛

这桩宝霞光万道冲霄汉

只照得万里长空一片红

艾姑娘不识妖人这桩宝

也只得取出南海宝一宗

艾姑娘祭起五雷风火塔

好宝 叽喵嘞喵

这本是南海镇山宝一宗

小姑娘真言咒语不住口

半空中不住住的老雷轰

五雷塔一个雷声一道闪

挡住了赤眉老祖扣仙钟

两桩宝一上一下空中舞

战场上吓坏两国将和兵

这个说军师余鸿根基大

那个讲姑娘高山学艺精

两桩宝空中斗法无胜败

东阵头气坏了余鸿老妖精

这个老妖道马身上边把牙咬、

天台山怨声教主孙伯龄

我只说今晚上害死刘金定

明日天挥兵打进寿州城

孙膑你不该差徒弟把山下

勾来这该死的丫头艾银萍

五雷塔本是南海镇山宝

现如今挡住我的扣仙钟

老妖人越思越想越生气

恶狠狠催开坐马往上冲

手中举起了叉条杖

上前来直对姑娘艾银萍

艾姑娘马身上边也不怠慢

当啷啷也把那梨花长枪拧

两个人又在战场拼了命

两桩宝还在空中苦斗争

两阵头三军儿郎齐呐喊

好了 打得好啊

一声声催战鼓打震耳鸣

两个人就从上午开始打

我的乖乖 一转眼西方要坠小桃红

眼看看红轮西坠天色晚

小爷吩咐鸣金快快收兵

矮爷冯茂再朝半悬空中一看,老妖人那个扣仙钟霞光万道,锐气千条,直通霄汉,乖乖,那个上下飞舞。再看姑娘那个南海五雷风火塔也上下挡着扣仙钟,可是五雷风火塔的年龄、根基、道业要比扣仙钟少一千年。那个眼看看这个五雷风火塔上光华渐渐发暗,小爷心话,坏,我夫人这个五雷风火塔挡不住扣仙钟啊。这个扣仙钟可不是余鸿的宝贝,扣仙钟乃是北海岛三教主殷广林的镇教之宝,当初顶到金鳌岛,是殷广林交给余鸿的,所以余鸿就仗着扣仙钟。到这个时候,小爷心话,天也黑了,这也不算丢人。这才打收兵锣,鸣金三响以后,姑娘艾银萍说:“妖人,现在我要走了。”收兵锣响,鸣金三下。艾银萍感到这个时候,一伸手把天上宝贝也收了,马头一圈,回奔寿州,吊桥一扯,城门一闭。老妖人看姑娘进城了,老妖人把扣仙钟也收了,带兵回奔唐营。余鸿心话,好丫头,我让你再多过一天。老妖人回到唐营见唐王李璟,李璟说:“军师,情况如何?”余鸿说:“唐主,请你但放宽心,虽然刘金定没害到,我估计刘金定一时半刻,三天五天,她也不能两军战场走马。为什么?她被我七箭定喉书射了六箭,虽然最后一箭没捞到射,是不是现在被矮子冯茂救活了,也在两可之间,还是生死末定。她这几天不能走马,我明天如果顶到两军战场,想杀进寿州,刘金定因病不能起,到那个时候,我就把赵匡胤逮来,江山就得下来了。只要有我余鸿三寸气在,保证唐主你能稳坐万里锦绣河山。”大唐王李璟满面带笑,“军师啊,诶,孤的江山就靠你了。”按下唐营这般人讲话不讲,书岔矮爷冯茂也顶到黄罗帐见赵匡胤,口尊:“主公、元帅在上,我们来交令了。”高怀德说:“冯将军,胜败如何?”冯茂就提起来,“我夫人跟他俩打仗,老妖人仗北海金鳌岛的宝贝扣仙神钟厉害,我夫人用南海五雷风火塔挡着,我看渐渐挡不住了。”“哦。”高怀德说:“怎么样?”姑娘说:“高元帅,可不可小看余鸿啊,这个东西确实根本大,他哪来北海扣仙钟呢?扣仙钟乃是三教致命之宝啊,我五雷风火塔南海镇山之宝都挡它费事,如果明天再放这个宝贝,奴家我也就没有办法破这个宝贝了。”高怀德闻听此言心中犯难,现在儿媳妇病体沉重啊。说到这个时候按下不讲,一宿无词,转眼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高怀德打鼓聚将,大家吃过饭,刚刚升坐中军帐,就看小兵又报,“元帅,报。”高怀德说:“报启何事?”小兵口尊:“元帅,大事不好,现在老妖人口口要战,句句要敌,说今天再无人走马,马上马他要驾云进寿州来刺王杀驾,逮我家我方万岁了。”高不德闻听此言说:“这个嘛…。”

领兵挂帅帅元戎

不由人啊 中军大帐吃了一惊

南唐将 你派将走马俺不害怕

独独的派来了妖人叫余鸿

老妖人真砍实杀俺也不怕

他不该这个邪术奥妙用宝龙

假如若我派将去走马

我恐怕少主吉来多主凶

事情如今怎么办

哪一个能抵挡妖人扣仙钟

现如今众家的女将都难以取胜

刘金定卧病在床不能出征

大元帅吩咐两边快带马

叫本帅东门我去会妖精

高元帅这里刚要走马

打旁边过来那个苗先生

苗先生按住元帅不走马

后房里你让我讲讲金定魔女星

刘金定这个病床上边有好转

她坐在郎君他的身中

小夫妻在这里来拉呱来了

打外边走进来丫鬟人两名

小丫鬟到里边俯身下跪

少夫人连喊两三声

夫人啊 天气不早该用饭

刘金定病床上边问一声

我就在屋里这个来讲话

耳听见杀杀砍砍音不停

问丫鬟前边出了什么事

赶快快你对着夫人照实明

小丫鬟弯腰忙施礼

夫人啊 外边的事情你知不清

老妖人余鸿来走马

昨一天走马去了艾银萍

小矮子夫妻俩没能取胜

老妖人今一天骂阵要出征

俺元帅现如今前边正犯难为

没有人能抵着妖人贵宝龙

老余鸿东门口前夸大口

他倒说马上马率兵要打进城

到里边先逮俺这个大元帅

然后首再逮万岁我的主公

小丫鬟半半拉拉还没讲了

呀呀呸 病床上活喳喳气坏魔女星

天魔女闻听这一番话

只气得柳眉倒竖这个眼圆睁

手指着东门外边泼口骂

骂一声马身上边妖道余鸿

我跟你何仇并何恨

你不该害我金定多苦情

要不是兄弟冯茂到此地

刘金定我十有八九难复生

现如今金定还阳转

问妖道 东门口前你逞什么能

出言来她没把别人叫

轻言慢语喊相公

叫一声我的相公别怠慢

赶快快后边弄饭给我充

为妻我随便吃点一点饭

待为妻两军战场去逮余鸿

刘金定这里要走马

高小爷连把贤妻喊一声

贤妻啊 你身体虚弱怎么打仗

我恐怕东门外边你不能撑

刘姑娘摆的就说算了吧

怎能让余鸿外边发了凶

简单说 丫鬟端过汤和饭

刘姑娘收拾停当把饭来充

刘金定简单吃了几口饭

你看她来到外边没消停

扎好盔和亮甲带

小姑娘这晚披挂也不消停

刘金定感到此是就要披挂

在旁边过来小爷叫高琼

高琼说:“夫人既然走马,赶快到前边帅虎大帐见我父帅啊。”高琼扶着刘金定,刘金定说:“将军,你手放开,我看我还能走。”人怕急啊,还有仇恨在心。刘金定心话,余鸿余鸿,你用七箭定喉书射我六箭啊。不多一会,俩人顶到中军大帐。刘金定俯身下跪,“主公万岁万万岁,父帅在上,儿媳我这厢礼到了。”高怀德、赵太祖一看刘金定面容憔悴,再看看脸瘦好多。“哎呀呀,儿媳妇,你怎么来了。”刘金定说:“父帅啊,国难当头,大敌当前,我听说老妖余鸿口口要战,句句要敌,我怎能在后边睡着觉呢,我怎能袖手旁观呐。”赵太祖说:“孩子,我恐怕你身体虚弱,不是余鸿对手。”姑娘说:“量也无妨,将军呢,叫外边给我鞴马。”就在这个时候,高怀德一看儿媳一定要走马,“美容呢?”大皇姑赵美容过来,“什么事?将军啊。”高怀德说:“快,你跟二弟妹李春香两人,就不要离她马前马后,万一发生一点意外,你俩人要负全全责任,万一我儿媳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拿你姊妹俩是问。”大皇姑说:“知道了。”高怀德说:“众将官。”“有。”“听令了。”

高怀德帅虎大帐把话描

喊一声大宋狼虎众英豪

今日天儿媳金定去走马

俺大家同到东门去瞧瞧

赵匡胤开言叫声高妹丈

让为朕我也到东门走一遭

男女将闻听此言说好好好

一个个翻身都上马龙蛟

银鬃马驮来小爷高君保

赤兔马端坐太原曹大刀

又来了史魁史宏两员将

还有那一班妙眉女多娇

赵美容柳眉倒竖牙关咬

陶三春手中摇摆绣绒刀

李嫣红她与那春香二娘随在后

艾银萍手捧梨花枪一条

在前边马驮姑娘刘金定

一阵阵紧咬牙关皱眉梢

她朝那东门口前用手指

口声声都骂余鸿作恶的妖

我与你一无仇来二无恨

我问你 苦苦害我为哪条

要不是兄弟冯茂把山下

刘金定我三魂渺渺赴阴曹

今日天两军战场的逮到你

我叫你刮骨点灯把油熬

刘金定发不尽的无穷恨

不多会寿州东门来到了

高怀德吩咐一声快打炮 炮

咕 咚咚咚 炮响三声撤吊桥

刘金定一马放到两军阵

对阵上惊动余鸿得道的妖

老妖人抬头望见刘金定

好叫他嘴说不怕心发毛

也只得抖抖精神壮壮胆

恶狠狠手中拎起了杖叉条

骂一声该死的丫头你哪里走

今日天不分胜败不许回朝

刘金定抬头看见老妖道

一阵阵心中里好似烈火烧

骂一声妖人余鸿你少撒野

一伸手马身上端起了个绣绒刀

对着那妖道余鸿是往下砍 吃刀

老妖人手举宝杖来架招

就听着喀当一声言叫中

喀当当当 就听见兵刃交加火光飘

两个人东门口前拼了命

也没分谁胜谁败对谁孬

这一个赤心肝胆保大宋

那一个要夺大宋九龙朝

这一个梨山紫霄学的艺

那一个金鳌岛里得道高

两匹马好像东海龙绞水

两个人胜似猛虎离山高

只杀得天昏地暗遮宇宙

只杀得黄沙弥漫太阳包

两旁边儿郎敲动催阵鼓

又只见小军助威喊声高

两下里交手来往有六十趟

活喳喳累死余鸿得道妖

看起来真杀实砍难取胜

倒不如用用仙山贵宝龙

老妖人又朝手边一反手

又把那扣仙神钟空中抛

喊一声该死丫头哪里跑

马身上惊动刘家女多娇

刘金定她朝空中仔细看

望只望这样宝贝霞光飘

刘金定认得北海无价宝

又朝那法宝囊中手一掏

倒被她祭起梨山降魔杵

降魔杵万道红光离九霄

就听得咔嚓一声言叫中

霎时间好像地动对山摇

老妖人再朝空中仔细看

扣仙钟被它打落地下抛

老妖人失落北海无价宝

好叫那妖人余鸿心发焦

三十六策走为妙

我恐怕十有八九命难逃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