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刘金定下南唐》第四部“破妖阵班师回朝”〗:第三回 巧计捉余鸿  

2012-09-23 22:21:06|  分类: 琴书“刘金定下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巧计捉余鸿

 

陶三春她一见引凤要走马,

不由得笑在眉梢喜在心尖,

叫一声:“我的儿郑印与冯茂,

你二人跟随我压阵在后面。”

小冯茂闻听此言说:“遵令。”

他这里双足一跺奔外窜,

萧引凤也就在营门口前上了马,

神飞虎驮来了郑印虎将官。

小冯茂他就在前边开着道,

陶三春催开了坐马她跟随后边。

不多会前边来到两军阵,

对阵上惊动了三位老妖仙。

“呔嘿,对过女将不要前进,贫道在此久候多时。”陶三春挽辔收驹,刀这么一摆,‘哈啦’一声,当兵散开了排列阵势。这边姑娘萧引凤一马当先上来了,用手一指,“来者妖道留名。”再看看左边一个红脸道人,右边一个黄脸道人,当中央是个白脸道人,坐下四不像,手拎叉条杖。老妖人当时哈哈大笑,“该死丫头,要问我,乃是东海金鳌岛你家大仙师名叫白鹤是也,哈哈哈哈。”姑娘闻听此言说:“哦,你就是白鹤,我听说还有一个余鸿、余兆,那个余鸿是个鸿雁成精,照这样讲,你是个仙鹤成精的了。”老白鹤哇哇怪叫,用手一指,“该死丫头,你姓啥名谁?”姑娘说:“要问我,乃是定阳高关大元帅萧化龙之女,再朝下问,你家姑奶奶姓萧名叫萧引凤,拿命来。”老白鹤闻听此言,把四不像一催,一伸手叉条杖拎起来,用手一指,“该死丫头,你可气死贫道了。”

老白鹤只气得咬牙关,

一伸手才把杖来端,

叉条杖一指泼口骂,

骂一声:“黄毛的丫头你胆包天,

萧引凤,你本是南唐生来这个南唐长,

你不该辜负了千岁好心田,

南唐王他对你爷们怎么样,

你不该把君臣好处摆在一边,

像你这叛国投敌该当何罪,

按理说全家的老少都该杀完。

小丫头,来来来赶快快下坐马,

本军师我差领两边把你来拴,

给你带到徽州地,

千岁面前我替你美言,

到那时当不了饶你活命,

要不然我叫你肋扎双翅难上天。”

老白鹤如此论般这个往外讲,

“呸。”萧引凤只当春风过耳边,

用刀一指泼口骂,

骂一声:“得道的你个老妖仙,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有多大,

你不该赶尽杀绝到凡间,

宋营里你害死金定我的大嫂,

今一天我跟你仇报仇冤报冤。”

萧引凤越说这个越生气,

‘呵棱棱’坐下催开马行辕,

绣鸾大刀捧在手,

你看她直对着老妖头上边,

小姑娘劈头盖顶往下砍,

老妖人叉条宝杖往上掂,

就听得‘咔嚓’一声言教中,

又只见兵刃交加火光窜。

两个人打在一堆战一处,

后半边恼了余兆老妖仙,

老妖人催开坐马朝上闯,

“慢着。”打后边惊动了郑印将魁员,

郑小爷坐下磕开神飞虎,

‘当啷啷’两把大锤顺手掂,

叫一声:“老妖你别撒野,

小老爹我今天逮你就到这边。”

郑小爷两面大锤空中举,

直奔对阵老妖仙,

这一妖一人就交了手,

那旁边恼了冯茂小魁员。

小冯茂感到此时往上冯,

‘当啷啷’鸭嘴神锤手中掂,

这时候小爷冯茂来助战,

“无量佛,善哉。”

老余鸿感到此时又把马挽。

老余鸿这晚上前顶战,

了不得,没有三春看得才全,

陶王妃她坐在马身就送二目,

“我的亲乖乖。”

打量着儿媳武艺可不简单

陶三春后阵瞪睛望,

了不得,这三个妖怪就斗得欢,

三妖道马身上边就拼了命,

“不好。”只觉着浑身淌汗要湿衣衫。

三妖道马背上心害怕,

马身上惊动白鹤老妖仙,

老白鹤眉头一皱说:“待了吧。”

一反手被他拽出了宝仙天。

白鹤一反手走身上又把魔女幡给它取出来了,这个魔女幡是个小黑旗了,当时朝空中这么一摆,口中念念有词:“魔女星还不归位等待何时。”就在这个时候,小爷冯茂看真真亮亮的,冯茂口称:“弟妹,赶快跑啊,刘金定我嫂子还有我夫人艾银萍都是被这个小旗子害倒的。”就看这个小旗子起在半悬空,‘吁。’

老白鹤双眉紧皱怒气吹,

一伸手又取出仙山贵宝贝,

口中里不住又把真言念,

“好宝,叽嘞喵哨。”

魔女幡一道的红光天上飞,

老妖人朝着那宝幡指三指,

他嘴里边那密密麻麻念经文,

叫一声:“魔女星君快归位。”

后阵上可吓坏冯茂少英魁,

喊一声:“弟妹妹引凤你赶快快跑吧,

这桩宝奥妙无穷有能为,

刘金定三人都被这宝贝害,

一个个三魂渺渺都把阴归。”

萧引凤马身上边不怠慢,

慌忙忙举目抬头观明白,

见空中有一面小旗在飞舞,

又只见一道的红光一声的雷。

姑娘她观到这里不怠慢,

她一挥手把玄女神针手中捏,

小姑娘喝一声:“好宝,叽嘞喵哨。”

玄女针一道的霞光往上飞,

哎呀,有多巧,正好插在小旗上,

就听得一声的巨响似沉雷,

‘咔’半空中山摇地动那知一声的响,

这玄女针把魔女神幡炸成灰。

萧引凤破了妖人无价宝,

两军阵吓坏了三个老妖贼,

老白鹤上前又抵住萧引凤,

骂一声:“黄毛的丫头你听一回,

你不该破我仙师无价宝,

今日天不杀你丫头我不回。”

萧引凤摇动绣鸾刀一口,“吃刀。”

与妖人打在一处战一堆,

陶三春抵住了余兆个老妖道,

这个老余鸿大战冯茂少英魁,

两军阵三军儿郎齐呐喊,

只杀得天昏地暗日变色,

这疆场上兵对兵来将对将,“杀呀。”

一转眼红轮滚滚往西坠,

眼看看红轮西坠天色晚,

老妖人慌忙忙收兵把营归。

红轮西坠,妖人好容易坚持到天黑,双方都是无胜无败,两下打得没有胜败。这边陶三春再看,小爷郑印马这么一点镫,就想上去,陶三春当时把手一摆,“我儿回来。”郑印说:“娘,我趁胜追击。”陶三春说:“不可,常言穷寇莫追,现在天色已晚,打仗的的打,明天再来。”当时郑印不能不遵母命,这边带领大兵就浩浩荡荡回奔大营了。刚到营门口想叫当兵通报,就听营门‘哈啦’一声大闪,再看从里边出来四个人,在前边是姑娘刘金定,后边跟着艾银萍,再后边跟郁生香和大皇姑赵美容。“啊。”小爷冯茂到这个时候说:“俺嫂子,你怎好了的?”刘金定闻听此言满面带笑,“兄弟,哪一位是萧姑娘萧贤妹?”萧引凤到这个时候说:“我是萧引凤,嫂嫂。”刘金定顶到跟前弯腰施礼,“多谢妹妹救命之恩。”萧引凤说:“姐姐,是怎么回事?”刘金定说:“我被那个魔女幡治伤,生死就不知,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哪知刚才刚陡然我能爬起来了呢。”“哦。”萧引凤说:“姐,我明了啦。今天在两军战场,妖人放起魔女神幡,我就当时用九天玄女宫玄女针打破魔女幡,这个魔女幡一被炸毁了以后,这个三魂七魄就归体了。”刘金定说:“正是这个道理。”陶三春闻听此言哈哈大笑,赵美容说:“各位姑娘,请请请。”不多一会,前边顶到帅虎大帐,萧引凤、陶三春与众人来参见万岁龙驾,赵太祖问起胜败如何,萧引凤就把打破魔女幡,妖人虽然没有败,但是也失去了无价之宝话说了一遍。赵太祖闻听此言心中高兴,“两边,功劳簿上记姑娘萧引凤头功。两边摆酒了。”

赵太祖吩咐一声摆琉琳,

宋营里喜坏男女众英雄,

宋太祖手端着酒杯开了口,

喊一声:“众位爱卿你们仔细听,

自从俺兵下南唐要降表,

算起来光阴似箭快六冬,

都因为来了余鸿老妖道,

俺们君臣遇难一层又一层,

老余鸿三番五次把山下,

请来了扭天捌地众妖精,

三天前白鹤放起无价宝,

魔女幡害倒金定人三名,

我只说山重水复疑无路,

不料想柳暗花明红日升,

萧引凤她破了妖人无价宝,

刘金定三位女子又复生,

明日天徽州北门再去战,

但愿得旗开得胜一阵成功。”

赵太祖他如此这般是往下讲,

酒席前站起金定女花容,

尊一声:“主公万岁万万岁,

臣妻我今天一事要禀明。

老余鸿心狠手辣世间少,

他一心要灭大宋锦江鸿,

只要是南唐还有余鸿在,

我恐怕大宋江山不安宁肯。

如若要两军阵前把他逮,

那好比痴心妄想一场空,

这妖人呼风唤雨神通广大,

还有那五遁三除样样通。

今晚上臣妻我定下一条计,

逮余鸿就在半夜鼓三更,

只要是妖人余鸿能除掉,

马上马要来了降表不费功,

南唐王献出了降书对降表,

我君臣鞭敲金镫转回京城。”

刘金定如此这般往下讲,

首位上喜坏太祖赤须龙。

赵太祖说:“御外娚媳子,你说今夜三更天能除去妖人余鸿,真要能把余鸿除去,南唐也就折去一个膀臂了,有妖人余鸿在,孤王的江山是不会安宁的。”刘金定说:“主,今夜三更天我定然除去余鸿。”“也不知外娚媳有什么办法呢?”刘金定说:“主公万岁,恕臣妻暂时不能对你明言,明天早旦清晨你就知道了。”赵太祖一看刘金定不讲明话,也就知道玄机不能泄漏。想到这个时候,赵太祖说:“好,御外娚媳,你赶快准备去吧。”刘金定当时说“丫鬟过来。”四个丫鬟过来,刘锭说如此如此,带领四个丫鬟奔后边去了。大家都不知道刘金定葫芦里装什么药,怎么样能捉拿余鸿。按下刘金定准备不讲,这节书就岔妖人余鸿了,天黑回营,一到回营,唐王就问了,“三位军师,胜负如何呢?”白鹤说:“主公千岁千千岁,今天打,也没胜也没败,明天两军战场再决雌雄。”唐王说:“三位军师,休息去吧。”这三个妖道回到升仙宝帐,一到升仙帐,余鸿叹气了,口称:“大师兄啊,想起来师父魔女神幡都被这个丫头萧引凤玄女针打破了,师兄啊,看来南唐大势已去了。”白鹤闻听此言说:“师弟,你不要灰心,临来时候,师父给我魔女幡,说魔女幡万一不能胜刘金定这一班女子,这一班女子都是魔女下凡啊,天魔女、地魔女、风魔女、水魔女、火魔女。如果不能胜,还给我一样东西,你没看他给我一本书吗,这本书是兵书天书。我告诉你,师父叫我摆下一座阵,名叫阴阳阵,困住刘金定五魔女,在阴阳阵她是走不掉的。”余鸿说:“师兄,怎么摆法呢?”这边白鹤说:“师弟,不要你烦心,明天我就开始摆阵。”哪知这三个妖人正在议论摆阵的时候,就看外边慌慌张张进来个小当兵的,弯腰施礼口称:“军师在上,报。”余鸿说:“报启何事?”“余军师啊,营门外边来个小道僮,说有急事要见余军师你。”余鸿说:“见我?。”“对,说叫你前去跟他有急事相商,还有重要话要讲。”余鸿闻听此言说:“好,我到外边看看。师兄师弟,你们在这等我一刻,我看看是什么人来找我的。”余鸿跟着报事兵,不多会顶到营门口。当时候报事兵在前,余鸿在后,再一看,“哦嚯,可认得了。”

在前边带路走着报事兵,

后跟着妖人叫余鸿。

老余鸿刚刚来到营门口,

营门外有人开口叫师兄,

老余鸿停住脚步抬头看,

门前边站着了一位小道僮。

老余鸿一看道僮认得了,

原来是高山的师弟名叫清风。

老余鸿一见师弟发了愣,

问师弟:“你因为何事下山峰?”

小道僮闻听带笑开了口,

叫师兄:“你有所不知细听清,

俺师父如今离开金鳌岛了,

现如今大驾已到徽州城,

他现在后山口前把你等,

他叫你立即的前往不要消停。”

老余鸿闻听师父把山来下,

“哎呀。”不由得又是怕来又是惊,

叫一声:“我的师弟快快带路,

让愚兄后山上边见师翁。”

小道僮闻听此言说:“好好好。”

你看他转身迈步向北行,

这个小道僮大步流星向北走,

老余鸿紧跟后边不放松。

不多会前边来到北山口,“

那个山头上有人开口喝一声。

“大胆孽障,为师在此久候多时,还不跪倒请罪,等待何时?”

老余鸿停留脚步抬头看,

见山上紫雾缭绕透天空,

见师父怒目扬眉山头站,

身旁边还站着明月小道僮。

老余鸿一见师父赤眉来到,

慌忙忙双膝扎跪地流坪,

尊一声:“师父老人你在上,

徒弟我来给恩师问安宁。”

老赤眉手拎拂尘开了口,

骂一声:“该死的孽徒你听清,

我叫你下山投唐扰大宋,

你不该要灭大宋九龙廷,

像你这扭天捌地干坏事,

按理说立即斩首不容情,

你失落定喉天书那无价的宝,

为师我依法惩办定不容。”

吩咐声:“清风明月二徒弟,

你给我绑起了孽徒叫余鸿。”

两道僮闻听此言忙跪倒,

尊一声:“师父不知容禀听,

师兄余鸿虽有罪,师父,

望恩师还望那多少年的个师徒情。”

老赤眉闻听此言冲冲的怒,

“唗。”骂一声:“两个蠢徒要听清,

今个天要不遵师父的令,

我把你三个人一道问斩刑。”

两道僮闻听此言也不怠慢,

从身上拽出一条捆仙绳,

口中喊声:“叽喵哨。”

把妖人余鸿捆得紧腾腾。

这个老余鸿山头上边身被绑,

赤眉祖有张灵符拿手中,

叫一声:“孽障你哪里走。”

这张灵符贴在余鸿的泥丸宫,

老余鸿头上被符来镇住,

不由得大海抛锚吃一惊。

“哎呦喂。”余鸿这时候激灵灵打个寒颤,“师父,你逮我就逮我,那你为什么要用个灵符镇住我泥丸宫呢。”这个时候什么五遁三除、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再有法术都不能动了,就是大罗神仙泥丸宫被镇住也都走不动了。余鸿当时候‘扑嗵’跪倒,口称:“恩师啊,今天你为什么要用灵符把我镇住?想当初,你叫我下山,错是你先错徒儿后错。不错,你叫我扰乱大宋江山,我顶到南唐,南唐主对我恩重如山,我屡败与刘金定之手,一急之下最后我杀心四起,我才想灭大宋的。师父,自然我有罪,失落天书,也是你教徒不明啊,常言说教徒不明师之惰啊。你想想,你没有教过我什么好本事,打不过人家,我书被人抢去的,被人盗去的,被人偷去的,被人逼去的,现在人不给我。”老赤眉闻听此言,用手一指,“大胆孽徒。”余鸿说:“师父,你想想,我跟你多少年呐,常言说师徒如父子,今天你用捆仙绳把我捆起来,我走不了,你还用灵符镇住我泥丸宫,师父,难道你就这样狠心吗?”余鸿到这个时候这么一讲,就听赤眉老祖哈哈大笑,说:“余鸿,你可上当了。”

老赤眉在高山笑出声,

骂一声:“大胆的孽障叫余鸿,

也怪你聪明一世糊涂一会,

你看看你师父我是哪一名。”

说罢时脸上摸了一把,

‘哧啦’,有一个人在高山峰,

老余鸿瞪睛留神他就认得了,

认得了刘氏金定这个魔女星。

他待眼看见了刘氏金定,

“呸。”老余鸿怒从心起火烧胸,

骂一声:“黄毛丫头你好大胆,

你今天你竟敢对军师上绑绳。”

老妖道如此论般往外骂,

刘金定呵呵大笑两三声,

“余鸿啊,两国地各守疆土哪点不好,

你不该私离鳌岛大山峰,

自从你作怪把山来下,

才弄得黎民百姓不聊生,

今一天本姑娘法术我将你逮,

要想我饶你就万不能,

我不怕你千年万年得的个道,

今一天要想叫你活命比天登。”

刘金定如此论般就往外讲,

那旁边惊动妖人叫余鸿,

老余鸿感到此时又开口,

又把那黄毛丫头喊一声。

“我说刘金定啊,我有一事不明,你也没见过我师父,那你怎么能今天化装我师父那么像的呢?”刘金定闻听此言呵呵冷笑,“余鸿,实不相瞒,我对你说实话,临下山时候,俺师母娘给我一本书,名叫百仙图,东天三百六十五洞神仙的画像都在这百仙图上边。我展开百仙图一看,你师父赤眉在当中,再看你师父身旁边的道僮,我就按照你师父赤眉的画像与道僮的画像,我叫丫鬟打扮道僮,我这国边才化装你师父顶到此地。”“哦。”余鸿再一听听, “梨山梨山呐,你竟然把百仙图都交给你徒弟了,你把梨山镇山之宝紫金降魔杵也交给刘金定。师父啊,人家师父是怎么对待徒弟的,俺师父你是怎么对待徒弟,到现在你不下山替徒弟报仇啊。”余鸿当时吭头说:“刘金定啊,这也是我命中注定,今天死了余鸿罢了,如果余鸿不死,久后一日,我得生啃你三口。”刘金定说:“现在你已经迟了。”不多一会,这边就押顶到大营了。一到大营,刘金定顶到里边,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赵太祖一看,“哎呀,金定,现在已经天快亮了,你回来了啊。刚才我听人讲,你从三更天就出去的。”刘金定说:“主公万岁,实不相瞒,现在妖人余鸿已经被我逮了。”“哦。”赵太祖说:“赶快把余鸿押进来。”两边把老妖余鸿押到黄罗帐下,赵太祖用手一指,“大胆妖人,今天见为孤你还不跪吗?”余鸿说:“红脸赵匡胤,要杀就杀,要砍就砍,木头可折而不可弯,今天肉落砧板,任凭与你了。”赵太祖闻听此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两边给他拉出去乱刀分尸。”两边把余鸿这就拉出去了,一拉到外半边,哪知不多会,当兵来报了,口称:“主公万岁,余鸿杀不死,俺这刀朝上一下子,他头冒上来了,正好头砍掉了,‘扑噜’一下子又顶上去了,连砍十三次,都砍不掉他头。”赵太祖说:“这个妖人这样法力,如何是好呢?”刘金定说:“主公万岁,微臣妻自有办法。”刘金定顶到桩橛柱跟前,用手一指,“该死妖人,临死以前你还作法吗?两边,砍。”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刀,余鸿那个头又掉了,哪知这个头给地乱蹦,又想奔他脖子上蹦了。刘金定一伸手走身上边囊中取出个桃木仁,‘啪啦’朝下这么一撂,口称:“变。”‘扑愣’一下子变成一条小狗,这小狗顶到跟前,‘哈啦’一下,把余鸿含嘴里边,‘咕嘟咕嘟’就没有了。刘金定一伸手,把桃木仁收回来,就看余鸿那个血,‘哧’,我个乖乖,从腔里冲出来有丈把高,这边死尸半截头朝旁边一歪。刘金定说:“赶快把尸首放下来吧,已经死过了。”刘金定这才顶到里边交旨。余鸿当天被斩,斩余鸿可不得了,马上马赤眉能让吗?这边赵太祖一听说余鸿斩了,赵太祖说:“快,这个头弄哪去了?”刘金定说:“在我身上。”把桃木仁拿出来,‘啪啦’连拍三掌,‘扑嗵’,桃木仁变的这个小狗当时又把头吐出来了。赵太祖一声令下,“快,赶快把人头悬挂北门口,然后贴上告示。”两边说:“是。”

赵太祖大营里边把旨行,

忙坏了三军儿郎众兵丁,

把余鸿人头就挂在城楼上,

那个城墙上又贴着告示书一封。

我这里按下宋营且不讲,

岔回来再唱唱南唐营,

南唐王将身打坐黄罗帐,

身旁边坐着那余兆白鹤俩妖精。

老白鹤座位上边开了口,

尊一声:“唐王千岁你是听,

今夜里我的恩师赤眉把山下,

叫去俺的师弟名叫余鸿,

就从那半夜三更他把营来离,

为什么直到天亮还没回城。”

这个老妖人正与唐王来讲话,

“报。”又只见报事的军兵跪在流坪,

尊一声:“主公千岁可不好了,

俺唐营出了塌天大事情。

昨夜里宋营来了刘金定,

逮去俺护国军师名叫余鸿,

现如今军师余鸿被斩首了,

余鸿死了,赵匡胤他又把旨来行,

余军师人头挂在他的城楼上,

那个城墙上还贴张告示写得才清,

叫主公三天你献出降书对降表,

要不然三天以后就要动兵。”

报事兵如此这般讲一遍,

“呀呀呸。”这个大帐里气恼了白鹤老妖精,

恶狠狠手扶桌案忙站起,

尊一声:“唐王千岁我的主公,

不用说小丫头刘金定用的巧计,

昨夜里冒充我师父下的山林,

大营里诓去余鸿我的小师弟,

现如今死在宋营多苦情。

望主公稳坐大帐宽心放,

纵有那千斤重担我来撑,

不是我贫道今天夸海口,

我三天内定叫那宋营人死干净。”

说到此吩咐三军快打鼓,

集合了南唐狼虎众英雄。

南唐王一见也不怠慢,

“好。”又把那军师连连喊出声。

唐王李璟闻听此言长叹一口气,说:“军师啊,刘金定法术多端,你怎么能胜她呢?”白鹤闻听此言,口尊:“主公千岁千千岁,龙心稍安,我是不忍心伤害生灵啊。既然刘金定无情,今天我白鹤也就无义了。”“哦。”唐王说:“军师,你有什么办法?”“今天我传令,暂不出阵,三日后开战,让我白鹤摆下一座阵图,名叫阴阳阵,只要宋将进阵,有去无回,我随时叫他死于非命。”唐王说:“军师,那就任凭于你了。”当时白鹤随时手把令箭,叫声:“大将林文凯听令,你带领三千兵,在徽州西北角设下一座法台,法台东西宽八十丈,南北长九十丈,台高三丈三尺,台前设两个跌将坑,台身一丈八尺,今晚天黑前完工,不得有误,违令者定斩不饶。”林文凯闻听此言说:“谨遵将令。”当时带领三千兵出了西门,绕到西北角去了。一直顶到天黑,就看林文凯前来交令了,林文凯口尊:“法师在上,现在法台已经摆好。”老妖人一声令下,“众将官。”众将都过来了,“现在听令。”狼虎战将齐聚帐下,“大将林文凯、太保罗忠、大将秦仁、尉迟宝,你们四个人每人带三千兵,随本军师到法台听调。”众将官闻听此言说:“好。”老妖人岔开大步,带领众将直奔西门法台可就闯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