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三部“赵匡义坐殿”〗:第七回 八虎闯番营  

2013-01-27 12:06:24|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八虎闯番营

 

杨七爷一催战马,闯进了万马大营,这个大营不是别国大营,正是杜蒙国大营,杜蒙国老国王姓杜名叫杜奎,带领儿子杜宏、闺女杜金娥来到此地,杨七爷一声呐喊:“两边闪开了。”

 

杨七爷大喝一声震天庭,

催战马闯进番帮万马营,

杨八爷万般出与无可奈,

也只得带来三千儿郎兵。

杨七爷手中晃动枪一杆,

真好比老虎闯进羊群中,

只杀得番帮儿郎只叫苦,

“哎哟,我的妈嘞。”

只杀得血流成河往外涌。

正是这黑煞大帅闯番队,

番营里有匹马跑急匆匆,

马身上端坐一员将,

有一口板门大刀手中拎,

喊一声:“黑脸宋将少撒野,站住,

你竟敢单人闯我万马营。”

杨七爷闻听喊声抬头观看,

啊,打量着这一员番将好威风,

只见他金盔金甲好威武,

手里边板门大刀放光明,

论年龄大约只有三十岁,

只生得浓眉大眼非寻同。

杨七爷观到这里一声吼,“呔。”

叫一声:“该死的番狗你要听清,

你赶快马身上通出你的名和姓,

七将军我送你去见那五阎公。”

这番将闻听此言生了气,“哇呀呀呀。”

骂一声:“黑脸的小儿郎要听清,

我本是杜蒙国里大太保,

官封到一国元帅我叫杜宏。”

杨七爷闻听此言眉头皱,

骂一声:“杜蒙国里帅元戎,

杜蒙国与我中华无仇恨,

为什么你帮着辽王来出兵?”

杜太保闻听此言冲冲怒,

叫一声:“黑脸宋将你听清,

可恨你宋朝的昏君赵匡义,

他不该北国来要萧银宗,

像这样君霸臣妻犯天怒,

大梁王给俺父王信一封,

我的父接到梁王求救信,

俺父子杜蒙国里才发大兵。

现如今幽州困住赵匡义,

你想救驾你速速报出姓和名。”

杨七说:“我祖居石州火塘寨,

杨七郎就是祖宗我的大名。”

说罢时催马摇枪往上闯,

马身上恼了太保叫杜宏,

大太保喊一声:“杨七你哪里走?”

手中刀泰山压顶往下冲,

杨七爷大吼一声:“开了吧。”

‘当’,手拎着镔铁长枪往上迎,

就听得‘当啷’一声言教中,

这张刀没长翅膀腾了空,

杜太保手中丢了刀一口,

慌忙忙圈回坐马转回营。

杜蒙国太保杜宏败了阵,

杨七郎哈哈大笑两三声,“哈哈哈哈。”

骂一声:“该死的番狗你哪里走?”

催坐马紧紧追赶没放松,

正然是七爷催马往前赶。

“马来,马撞着。”

后阵头桃花马跑炸门鬃,

‘哗啦啦’扫过一匹桃花马,

马背上端坐二八女花容。

这姑娘浑身穿红挂着火,

顶梁穴层层杀气透天庭,

这姑娘论大也不过有十七岁,

小说一岁冬把冬,

远看她五彩玲珑长得好,

坐马身怒目扬眉把个眼圆睁,

坐下了穿山跳涧桃花马,

‘哗啦啦’手里才把刀来拧。

小姑娘催马往前进,“呸。”

口口声声都把宋将骂几声,

“我问你多大头来你多大胆,

我问你宋将倒有什么能,

本姑娘今一天顶到两军阵,

逮到你好给俺哥哥报怨恨。”

小姑娘催马摇刀就往上闯,

又连把马身黑贼骂一声,

喊一声:“黑将军少要前进,

你姑娘两军战场我抖威风。”

小姑娘泼炸樱口把路来挡,

杨七爷闪一闪虎目细瞪睛,

马背雕鞍再仔细看,

哟,马身上坐位妙眉女花容。

小姑娘五彩玲珑长得好,

真好比九天仙女下天庭。

杨七爷看到这里呵呵大笑,

又连把丫头连连喊几声,

“丫头啊,打仗都是个男子汉,

我问你,女流之辈来逞什么能?

依我说,悬崖勒马你回去吧,

七爷我从不跟女子来动刀兵,

回去你对元帅讲,

你叫能将来出征。”

杨七爷一个出征说出口,

“呸。”马身上活喳恼了女花容,

出言来没把别人骂,

“呸。”又连把黑贼连连骂一声,

“我问你两军阵场你小看我,

你可知姑娘我能给你绑上绳。”

杨七爷听此言呵呵大笑,

“我看看黄毛丫头有什么能?

既然是我劝你不走你要恋战,

小丫头赶快快的通姓名。”

小姑娘马背哧啦笑,

宋将连连喊几声,

“我的家不在此地住,

我就在杜蒙国里有门庭,

不瞒你,杜奎本是我的天伦父,

杜宏本是我的王兄,

你要问我是哪一个?

杜金娥就是你姑娘名。”

小姑娘报出金娥两个字,

杨七爷一阵阵的笑在胸,

两个人话不投机就交了手,

‘当啷啷’兵刃交加就冒火星。

来回大战五六趟,

杜金娥不由一阵阵暗猜忖,

“你别看小小宋将年龄不大,

我的娘嘞,他力大能搬泰山峰,

照这样真砍实杀我难取胜,

我不如放出我的贵宝龙,

今一天万马大营我把他逮,

逮回去见俺父王好问罪名。”

杜金娥宝囊里边摸一把,

‘哧啦啦’拽出仙天捆将绳,

喊一声:“宋将你哪里走?”

捆将绳‘呜呜’叫得起半空。

杨七爷闪目留神我瞪睛望,

半空中捆将绳活喳像金龙,

杨七爷哪有本事去破宝,

毁透了,捆将绳绑在他的身中。

杨七爷马背上边坐不住,

‘咣叮咚’一头载下马能行,

杨七爷中了宝贝又落了马,

杜金娥呵呵大笑两三声,

杜金娥吩咐一声:“绑绑绑。”

又只见一班番兵往上涌,

上前绑起杨七黑煞帅,

杜金娥带领大兵回了营,

黑煞帅番营里边落了马。

你让我花开两朵另人明,

回文书余下不唱哪一个?

你让我再讲八爷耍海星。

 

杨七爷被逮被人带回杜蒙国大队去,交给老国王杜奎了。这节书叉杨八了,杨八跟杨七是一起闯进番队的,哪知那个番兵啊,兵如兵山将如将林,一座营盘挨一座营盘,一个帐蓬挨一个帐蓬,转眼之间兄弟就杀散了,杨七爷是向西北方向杀的,杨八爷当时马一带头,奔东北方向,兄弟俩就走岔路了。这个三千兵是跟在八爷后边的,哪知杨八爷闯进这个大营,不是杜蒙国大营了,闯进大金国大营了。北国六国三川是六大国四小国,还有三川是十三个国家。

闯进大金国这营盘以内,早有番兵慌慌张张报到大金国中军大队,金铁胆正坐中军大帐,当兵慌慌张张,跪倒口尊:“元帅,大事不好。”

金铁胆说:“报其何事?”

“现在来一员将,带领两三千兵,闯进我大金国的防地了!”

金铁胆闻听此言哈哈大笑:“来有多少将?”

“就一个,三千兵。”

金铁胆说:“真吃了熊心豹胆了,两边给我备马抬锤。”金铁胆厉害无比,也是北国六国三川上等的一流名将啊,坐下一匹黄膘马,手使溜金大锤,这个大锤重有几百斤重。

金铁胆当时顶盔挂甲,悬鞭挂锏罩袍束带,认蹬乘驹上了坐骑,正好迎面遇到八爷杨延顺杀过来了,金铁胆一声呐喊:“呔嘿,宋将不要前进。本帅在此久候多时。”

到这个时候,杨八爷用手一指:“来将通名。”

金铁胆说:“你是何人?”

杨八爷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祖居石州火塘寨,再朝下问,你家排行八王人,姓杨名叫杨延顺。”

“哦,当初在云祟关,俺听说有一场大战,有个七祖宗有个八王人,那个八王人就是你。”

杨八说:“正是,拿命来啊。”

 

杨八爷大吼一声震上苍,

他把那生死两字撂一旁,

喊一声:“北国鞑子金铁胆,

你今天让路得生挡着亡。”

说罢时长枪一摆分心挑,

金铁胆手端大锤急架挡,

后半边三千宋军往上闯,

番营里大兵如同似海洋,

霎时间兵对兵来将对将,

只杀得砂灰弥漫遮日光。

金铁胆大金国里头把手,

两把锤重有千斤赛霸王。

杨八爷交手倒有四十趟,

金铁胆马身上边那开了腔,

叫一声:“众位将军一起的上,

俺今天群打群涌逮八郎,

今日天马上逮到杨家将,

到幽州报功去见大梁王。”

众番将闻听此言说:“好好好。”

一个个磕开坐下马绱缰,

上来了大金国里是八员将,

杨八郎被人困在正当央。

杨八爷一见到番将一伙上,

也只得手中摆动这杆枪,

在马上抖抖精神壮壮胆,

一杆枪敌住了番将人四双。

杨八爷一头打着朝后看,

“哎呀,不好了,

三千兵一个没剩都死光,

也不知七哥哥如今在何处?

看起来十有八九有伤亡。”

众番将催马行动车轮战,

杨八爷浑身大汗湿衣裳,

眼看着八爷被困在危险,

岔回来再唱唱石州老杨王。

杨令公催动人马往前进,

先锋队不见七郎对八郎,

老令公马不停蹄往前赶,

猛抬头有人报事跪坪洋。

 

“报。”

老令公收住战马,用手一指:“报启何事?”

蓝旗官说:“启禀令公大人,现在我们兵不能前进了。”

老令公说:“你待怎讲?”

“现如今已经顶到幽州西南了,离城只有三四十里路,可是一步也不能走了。”

老令公说:“离城还有三四十里,那怎么一步不能走的呢?”

“前边全部是番兵,韩昌、梁天庆从六国三川调来番兵,兵如兵山将如将林,现在幽州东南西北四城门外边全部是番兵,营盘挨营盘帐蓬挨帐蓬,走不过来啊。”

“啊。”老令公就激灵灵打一个寒颤,老令公说:“我儿延昭何在?”

杨延昭说:“谨遵父命。”

“赶快传令安营。”一声令下,当时营安下来了。

老令公当时身坐大帐,老令公说:“我儿延昭啊。”

杨延昭说:“父帅有何吩咐?”

“现在你七弟、八弟带领先锋大队,为什么不在此地等我呢?先锋队到哪里去了呢?”

杨六说:“现在一字不知,当兵人也没打探到七弟、八弟的消息。”

老令公说:“长探马、短探马,立即打探七郎八郎消息。”

哪知去不多会,探马:“报。”

老令公说:“报启何事?”

就看这短探马后边又跟来一个宋兵,口尊:“老令公大人,现在我们带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是先锋队七爷、八爷手下的报事兵,被我们带来了,他知道七爷八爷在与何处?”

老令公闻听此言说:“把他带进来。”

就看先锋队这个报事兵跪倒在地,“令公在上,小的来见。”

老令公闻听此言说:“你是何人?”

“我姓张,我叫张三,我是奉八爷令,立即给你老人家送信的。”

“哎呀,你家八爷叫你送信,你家七爷八爷哪里去了。”

当兵人说:“令公大人,在好了啊。”

 

老令公如此这般问分明,

探事兵尊声:“元帅且听清,

俺七爷啊,带领三千先锋队,

一路上马不停蹄跑的凶,

今早上来到幽州番营外,

见番兵如同那潮水一般同,

俺七爷呀,不等令公你来到,

他一个人单枪要闯万马营,

俺八爷再三劝阻他不理,

才叫俺立即回来把信通,

现如今他兄弟两人已经闯进番营内,

也不知七爷八爷死与生?”

报事兵如此这般往下讲,

“哎呀,不好。”

老令公大海抛锚吃一惊,

老杨业又是急来又是气,

口声声都骂:“七郎你个小畜生,

你竟敢不等为父大兵来到,

你兄弟俩硬闯番邦大营中,

北国地战将千员兵百万,

你兄弟俩身边只有三千兵,

你就是铁打的金刚罗汉体,

我恐怕也难出了番邦万马营。”

老令公越思越想越烦恼,

又把那六儿延昭喊一声,

“你赶快带领兄弟人六个,

去找你七弟八弟人两名,

假如他兄弟俩战死番营内,

也要把他们两尸体找回营。”

杨六爷接过令箭往外走,

后半边跟来了狼虎众弟兄,

六兄弟营门口前上了马,

叫一声:“先锋营里传令兵。”

 

当时六郎就说:“先锋队传令兵何在?”

传令兵慌忙上前施礼:“哦,在,六爷有何吩咐?”

“你家七爷是从何处闯入番营的,你给我前边带路。”

“是。”

 

杨六爷马身上边又开口,

叫一声:“众位兄长你是听,

闯番营,俺六人千万万不要掉队,

一定要前后左右照顾清,

只要俺兄弟六人在一起,

六杆枪能挡番邦百万兵。”

六兄弟齐说:“好好好。”

不多会前边厢闯进了番邦营,

在前边五爷延德开着路,

后半边跟来延定与延平,

杨三爷他与四郎护左右,

杨六爷压住了后队把枪拎。

幽州城外闯来了杨家六只虎,

可苦坏了北国地界将和兵,

哎哟,只杀得尸骨叠叠成山岭,

只杀得血流成河往外涌,

番营里亮起了灯球与火把,

“杀呀。”只照得通天彻地一片明。

六兄弟就从傍晚动的手,

大约时间已到鼓三更,

六兄弟那正然催马闯大队,

猛听得东北方向有杀声,

“杀呀,不要叫他跑了。”

杨六爷马身上边抬头看,

“哎呀,看见了。”

见八爷被人困在正当中,

八员番将围住了八弟人一个,

见八弟浑身已被鲜血染红,

白龙马被血染成枣红马,

见八弟马身上边苦支撑。

六兄弟一见那八弟身被困,

“八弟不要怕,我们来了。”

一个个磕开坐下马走龙。

杨五爷马身上边一声吼,

又把那八弟连连喊一声,

“八弟你马身上边要注意,

千斤担都由五哥我来撑。”

杨五爷催开坐下枣红马,

‘当啷啷’赤金长枪手中拎,

上前来接住番将金铁胆,

你看他话不投机动无名。

众弟兄感到此时催战马,

敌住了大金国里将八名,

大约来回交战有二十趟,

金铁胆前心被攮个大窟窿,

‘咣叮咚’死尸倒在能行马,

吓坏了大金国里的将和兵,

杨六爷马身上边也眉头皱,

又把那北国番兵喊一声。

 

“呔嘿,番兵不怕死的,你们就上来。”一声喊的,转眼之间金铁胆一死,那七员将手这么一乱,都被杨家将一个个结果性命了,所以这节书叫七郎八虎闯幽州啊,那厉害了。

当时候这八员战将死了,那些当兵‘啊啦’一声,整个就炸东跑的,纷纷奔后退。杨六爷当时勒住坐骑:“众家贤弟众家哥哥,千万不要再动了,暂时我们都围过来,八弟。”

杨八爷说:“六哥,幸亏你来的早,再迟来一步,小弟我就没有命了,我实在支也难支撑也难撑。”

六爷说:“我来问你,七弟哪里去了?”

杨八说:“我也不知道,俺七哥硬要闯营,我不给他闯,他非要闯,我也就跟进来;俺兄弟俩在万马营中被番兵冲散了,也不知七哥现在生命如何?”

杨六说:“这样子,找到一个是一个,我们先回大营见父亲,现在不必再闯了。你想想,这个连营挨连营,四门外边都安有几十里路连营,这些番兵就是睡倒不跟你俩打仗,任俺杀,那也得两三天能杀进城。”

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跟随杨六爷,杨六爷说:“五哥呢,你还在前边开路。”

这个杨家弟兄八个,我上节书就交代过,头一个数杨七,第二个数杨八,第三就数到杨五了。杨五爷一马当先,杨八累了,杨六爷压住后队,当时这弟兄七个又从原路闯回来了,这闯出大营,不多会顶到自己宋营门口,这大家才滚鞍下马,去见老令公了。

老令公当时一看,“八儿回来了,孩子回来了,为父心放下一半。”敢说怎么的,那一半还挂念杨七呢,“你可知你七哥呢?”

“我不知道。”

杨八这边一声说不知道,老令公那个眼泪就趟下来,虽然气杨七,还又疼杨七。乖乖,如果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大宋朝我杨家死个儿子倒是个小事,大宋折断架海金梁擎天玉柱,今天这个幽州不好闯啊,没有我儿这杆枪啊。所以杨令公说:“长探马、短探马,众家孩儿,再去探你七弟消息。”

杨六说:“是。”

按下老令公在这打听杨七不讲,这节书就岔七爷了。杨七被人姑娘杜金娥逮回去了,杜金娥当时交给老国王杜奎了,杜奎说:“把他打进后边,那个后帐里边,给他绑起来。”

当时把七爷倒剪二背,又栓在这个柱子上边了,又没有屋,就在这后帐里边。

“我儿啊!回去休息去吧。”

杜宏说:“父啊,这个小黑脸将厉害无比。”

杜奎说:“我也考虑过了,这孩子还真不简单,一个人能敢闯我北国百万大兵营,天下少有这员将。来人,到后边把这孩子给我带来。我到底看他姓什么叫什么?”这兄妹俩回来也没说他姓杨叫杨七,老国王可不知道。

就看几个当兵顶到后帐,从柱子上把杨七解下来了,“我说黑脸将,我们家国王传你,要审讯你了。”

杨七爷哈哈大笑:“大将军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死在两军战场,我重如泰山。”

“走,见我们家国王去。”

杨七爷说:“后退,不要你们拉拉扯扯,头前带路。”

当兵带路在前,杨七爷倒剪二背,大摇大摆,直奔中军帐可就走下来了。

 

儿郎三军头里行,

后跟来七爷黑煞星,

杨七爷被人绑着往前走,

猛抬头黄罗宝帐面前迎,

他再朝宝帐里送二目,

啊呀,打量着宝帐里边有多威风,

里旁边带刀护卫两边站,

一个个怀抱着刀枪绕眼明,

有多少武士多勇猛,

一个个怒目扬眉把个眼圆睁,

他再朝上边就闪目看,

啊,打量着这一家老国王实在威风,

老国王有一顶三山王帽在头上戴,

四爪的龙袍穿在身中,

观看他年龄不过五旬开外,

再打量胡须黑影影飘在前胸,

老国王面似古月多好看,

见他样慈祥的二目眼圆睁。

杨七爷见到这里并不害怕,

迈开了虎步往里冲,

他顶到黄罗帐里就忙站住,

对着那上边国王哼一声。

杨七爷站在里边并不下跪,

老国王他在上边开了声,

“黑脸将你被我国来逮到,

今日天立而不跪为哪宗?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多大,

你就敢一人闯我万马营。

我问你家住哪州对哪县?

你赶快大帐报出姓对名。”

老国王如此论般往下问,

杨七爷呵呵大笑两三声,

黄罗帐里呵呵大笑,

“老国王不知要容禀,

你本是偏邦小国一个国主,

你可知天朝大邦我是英雄,

我今天不能把你来跪,

要杀要砍随你行,

大将军我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告诉你我宁死不做可怜虫。

你要问爷家我的名和姓,

你坐上边要听清,

我家住石州火塘寨,

我祖上姓杨也没改更,

火山王杨衮本是我的祖父,

我爹爹金刀老令公,

我爹爹金刀令公哪个不晓,

我妈妈佘赛花就是老娘的名,

老夫妻没生多男并多女,

一胎所生七弟兄,

排行老七我叫杨延嗣,

不瞒你,我是你黑祖宗。

叫国王赶快快把爷家放,

要不然我爹爹带兵要闯番营。”

杨七爷愣头愣脑就往外讲,

老国王他在上边吃一惊,

老国王他在上边坐不住,

又只见虎目滔滔泪只倾,

你看他慌慌忙忙来站起,

上前来轻轻解开七爷的绳。

老国王他把绳子来解开,

又把那贤侄连连喊出声,

老国王一个贤侄喊出口,

黄罗帐才惊动七爷黑煞星。

杨七爷不解国王其中故,

也只得慌忙上前搭一恭,

开口没把旁人叫,

又把那国王千岁口内称。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