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四部“八虎闯幽州”〗:第二回 二下幽州城  

2013-02-15 12:43:58|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二下幽州城 

“你是何时把身动?

为什么单人独自闯番营?”

八贤王如此这般朝下问,

唉呀,打下边惊动七郎黑煞星。

杨七爷闻听这一句话,

不由得虎目滔滔泪直倾,

跪倒磕头忙开口,

又连把幼主千岁喊几声,

“自打那东京汴梁你出京走,

我杨家爷儿九个离东京,

我爹爹身为兵马大元帅,

带孩子守住瓦桥带大兵,

瓦桥三关保边防,

我的妈妈撂在汴梁古东京,

都因为幽州地界君臣被困,

呼王爷瓦桥三关去搬兵,

我爹爹瓦桥三关知道了信,

在三关调齐两万铁甲兵,

都因为高关粮草没有多少,

两万兵还有俺杨家众弟兄。

老爹爹带人马督大队,

我和俺八弟就在先锋营,

先锋队来至在南门以外,

那时间我救主心切闯番营,

夜闯大队杀番将,

恨不能把我主万岁救出京,

谁知我带兵闯营犯军令,

老父亲给我逮到大棍抡,

老爹爹打七郎二十军棍,

主公啊,倒叫杨七我心难平,

没有法,没有爹爹他的帅令,

杨七我半夜三更偷出大营,

单枪匹马番营来闯,

巴不得我一步能见到我的主公,

南门口我整整杀了一夜整,

好可怜,我浑身到下血染红,

一夜之间也没合眼,主啊,

好可怜,杨七我杀到南门上,

杀得我人困马乏实在难忍,

南门口我坐在马身上才叫城,

我只说报出我的名和姓,

南门口开开城门我好进城,

没想到城楼上我遇太师潘仁美,

老太师城楼上边把话明,

他倒说南门口兵多将又广,

别会是趁胜而追进城,

潘仁美他叫我杀奔个东门口,

他倒说顶东门就开城,

有小臣杀奔东门一天半夜,

杀得我人困马乏饭没充,

没有法我顶到东门口,

又遇太师叫潘洪,

老太师他说我马身真英勇,

又叫我杀到北门退辽兵,

潘仁美不把门来放,

我就是二肋长翅也难登城,

没有法,紧紧腰里勒甲带,

也只得单枪匹马闯番营,

北门口我杀一天整,

西方坠落小桃红,

我杀得北门口前番兵大败,

催战马我又来到北门上,

我说太师你把门放吧,

杨七我马身要不能撑了,

老太师城楼开了口,

出言来叫声七英雄,

我主万岁有圣旨,

他倒说不杀开四门不许进城,

贤王啊,我杀了二天还并二夜,

我面前没带一将对一兵,

好可怜,饿急了我紧紧皮甲带,

要渴了我抓口人血当茶充,

没有法杀到西门以外,

西门口打死了盖家二弟兄,

大梁王身受重伤就败了阵,

韩延寿大败而回奔番营,

我有心赶尽杀绝我往前赶,

多亏着征南王爷名高琼,

高王爷城楼擂鼓给我助阵,

高王爷派人开开门二封,

好可怜,杨七我才把城来进,

差不多两军战场我丧残命,

问我主,你当着面把实话来讲,

你可说杨七我不杀四门不进城。”

喊一声:“贤王八千岁,

你给杨七把冤伸,

看起来潘仁美今天陷害我,

他准备逼死杨七不给进城,

要不是我杨七的武艺好,

四门外有五个杨七也命送终。

贤王啊,我把这实话还对你讲,

我请请贤王千岁把理评。”

杨七爷雨泪千行往外讲,

活喳喳恼了贤王南清宫,

八千岁感到此时开了口,

骂一声:“该死老潘洪,

杨家将到底对你何仇恨?

我问你苦害杨七为哪宗?

假如若今天七郎身亡故,

哪一个能保我主转回京?

我问你假传圣旨该当何罪?

按理说拉出外边问斩刑。”

八千岁一声令下:“绑绑绑。”

两旁边带刀护士往上冲,

上前来绑起老贼潘仁美,

你看他推推拉拉往外行。

赵匡义他在上边干喳嘴,

苗军师不言不语把头吭,

眼看看贤王要斩潘仁美,

这老贼冤枉冤枉就喊一声。

 

“冤呐。”

你想,当今万岁赵匡义是潘仁美闺女婿啊,一看贤王发怒,赵匡义干着急没有法说话,一听潘仁美喊冤。赵匡义把手一摆:“当兵的,带回来带回来带回来。”两边把潘仁美又带回来了。

“主公万岁,老臣冤呐。”

赵匡义故意把惊龙胆一摔,‘啪啪啪’三下,用手一指,“大胆潘洪,七将军为了孤王的安全,七将军为了大宋的社稷,单枪匹马闯百万番兵大营,那真是英勇可嘉。我来问你,谁叫你假传圣旨,孤王从来没说过四门不杀开,不许杨七进城,你知道假传圣旨该祸灭九族啊,该全家抄斩。你刚才为什么又喊冤呐?你冤从何来?”

潘仁美说:“主啊,我假传圣旨真的不错,我讲是我主圣旨,可是我是一番好意,我是为杨家好的,也是为我主万岁好的。”

“哦。”万岁说:“你假传圣旨不给杨七进城,一来为我好,二来为杨家好,你把这为好啊,讲给我听听。”

潘仁美说:“主嘞,七将军杀到南门了就一个人,人家南门口大兵三十万,战将几百堂啊,我这边把缕锁一搬,吊桥担入海口,城门闪开,七将军马进城了,那个番兵番将跟着也进城了,我主万岁龙驾有失,那谁能担当得起这个罪呢?你不把番兵四门口杀退,那怎么能放你进城呢?主公你说有没有道理?”

万岁说:“老太师讲得也有道理,那为杨七好的,那为杨七怎么好的?”

潘仁美说:“主啊,谁不知道七将军一匹马一杆枪能挡住百万雄兵,想当初七将军杨延嗣在云祟关一声喊的,把番兵四十万大兵都喝退了。主啊,我叫七将军能够杀奔东门杀奔北门杀奔西门,把百万雄兵整个杀退了,我这替杨家来扬名立威的,谁不知道杨家将厉害,七将军力杀四门,威震四海九洲,下次再也没有人敢来侵犯我中原了,我这是替姓杨家扬威的。”

八千岁给气得,刚想讲话,万岁心话:我要不说话,今天潘仁美非死在八贤王手,不行。

这边赵匡义必定是一国人王地主,当时把手一摆,对贤王一摆手,不让贤王张嘴了。“我说御侄啊。”

八千王说:“主,你有什么话讲?”

“你听老太师讲得也有道理,怎么的?一来,是为我安全为大家安全;二来,想替杨家扬名的。可是有一条,老太师,你光说这话,没禀明主公万岁,你也有不告主之罪啊。这样子,两边把潘仁美重打二十算了,哦,免去死罪。孤家圣意已绝,就这样办。”

八千岁再想讲,再听听万岁说了孤家圣意已绝,就打二十棍就算了,两边把潘仁美拖出去了。八千岁怒目扬眉朝他看看,心话:个昏君,现在你一惯听潘仁美话,迟迟早早江山得丧在潘仁美之手啊。这边两边把潘仁美当时带去,拖拖拉拉就打了二十大棍,只打得皮开肉绽。

到这个时候,杨七爷当时候就讲话了,“主公万岁。”

“两边赶快,七将军没吃饭,带去更衣沐浴。”

洗过以后身上鲜血,又换了战袍,杨七才饱餐一顿,杨七到这个时候,杨七说:“主啊,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呢?”

万岁说:“奔哪动身?”

“我得保你冲出幽州啊。”杨七爷说:“苗先生,我得保万岁冲出幽州皇城。”

苗军师说:“七将军言之差矣了,你一个是冲不出幽州的,没有老令公带你家众弟兄来,我们大家出不了幽州啊。”

杨七说:“为什么?”

苗军师说:“你想,我们现在还有三千兵,龙驾在此地,你一个人在前边冲路,遇到一个番将跟你俩打了,后边龙驾谁保护?贤王千岁谁保护?你顾前不能顾后,顾左不能顾右,你一个人就是龙,也护不了我们大家这些人呐。”

杨七爷再听一点也不错,杨七爷心中犯难,当时脚一垛,“杨七杨七我错了。”

 

苗军师如此这般往下明,

杨七郎腹内辗转犯愁容,

“苗先生句句说得有道理,

我一人难挡幽州百万兵,

虽然我一杆长枪无敌手,

现如今缺少护驾将和兵,

要想这龙驾安全把幽州离,

还需要俺杨家父子都进城,

幽州地会齐七郎八只虎,

方才能保着御驾转回京。

也怪我杨七一桩错,

我不该单人独自离大营,

我不该单人来把番营来闯,

老父亲大营里边要急炸胸,

要如果闯营来把七郎我找,

我恐怕少主吉来多主凶。”

杨七爷越思越想越悔恨,

慌忙忙喊声:“贤王南清宫,

小臣我现在要把幽州来离,

番营外去找我的父天灵,

单等我找到父亲人和马,

还有那同胞共乳七弟兄,

北国地会齐七郎八只虎,

保御驾再闯出幽州回东京。”

杨七郎说罢迈步就要走,

过来了阴阳有准苗先生,

叫一声:“将军杨七慢点走,

贫道倒有一事对你明。”

 

“七将军慢走。”

杨七说:“苗先生,我这一时也呆不下去了,现在父亲也不知哪里去了?我七家弟兄现在也不知道,生死未明啊,我得找我父兄去了。”

先生说:“我知道你心急,七将军啊,你暂时还不能走。你想想,你闯了二天二夜,伤痕未愈鞍马未停啊,你就是一块铁块子也磨愈了,你孬好休息三天,三天以后动身。”

杨七说:“不管,我今天就得走,现在天也亮了。”

先生说:“天亮你更不能走,大白天番营兵如兵山将如将林,就让你杀,也得三天三夜你也杀不出去啊。”

杨七说:“这样好不好,苗先生不要再留我了,让我休息一天,今夜二更天我就冲出去,你看怎么样?我把俺父亲兄长都找来,到那时候我在前边开路,俺众家兄长来保护龙驾、保护千岁、保护你,你看怎么样呢?”

苗军师说:“七将军,好,那就今晚上出城,可有一条你走哪门走呢?”

杨七说:“我走南门冲出去,东门不能冲,北门不能去,我不绕北啊,我得走南门。”

苗军师说:“不可,今晚上要冲也管,不把老令公接进城,要想万岁幽州回京易比登天难,那还必须把老令公找来,可是有一条,西门才能走,南门坚决不能走。”

没等杨七讲话,八千岁说了:“我说苗先生,你说错了。韩昌的老营就安在西门,大梁王梁天庆六国三川精兵都在西门,那杨七走西门遇到梁天庆,虽然梁天庆不是他对手,但是也能打他一天两天也冲不出去啊。”

先生说:“今天晚上,只有走西门才能冲出去,西门是生门,其它三门都是死门。”

八千岁看苗先生认真了,八千岁说:“好,那今晚就走西门是了。七将军啊,赶快准备吧。高琼呢,准备战饭,这边给他带点饥子干粮。”

这边把饥子干粮准备好,顶到晚上杨七鞍马准备好,顶盔挂甲,“八千岁,我要再闯番营了。”所以这节书叫七郎八虎闯幽州,当时杨七是四下幽州城,来回四趟啊。

杨七说:“我要走了。”

高琼说:“我送你走。”高琼陪着杨七。

八千岁心如刀绞肺如剑刺,再想:杨家将为孤江山,这一个小孩里里外外来回冲啊。

高琼带着杨七就顶到西门了。敢说西门呢,西门换岗了,西门是白水国太保白金虎和黑水国太保黑金龙两个人把守的营盘。怎么的?韩昌老营本来在西门,韩昌再想:杨七已经杀进幽州了,他非保赵匡义奔外冲不行,他知道我西门老营,不敢走西门冲,肯定走南门出去。韩昌连夜把西门老营搬到南城门去了,西门就落单了,兵就弱了,所以苗军师人心中有数,叫杨七走西门闯了。

杨七当时坐在马身上边,喊一声:“高兄长,赶快准备放城,我好出去。”

君保上了敌楼,一上敌楼,当时一声令下:“放吊桥。”‘哈啦’一声,吊桥当海口,‘吱啦’一声城门大开。

杨七爷一声呐喊:“番兵后退了。”

 

好一个七爷将魁员,

看了看谯楼二更天,

杨七爷单枪匹马把个城来离,

不由人脑海里边打算盘,

“也不知老爹爹可在南门以外,

也不知我众家哥哥弟弟可安全,

今晚上我要能杀出西门外,

能保俺杨家父子进燕山。”

杨七爷催马摇鞭来得怪快,

打量着前边来到番营盘,

今晚上月光半昏与半暗,

望了望银河亘亘星满天。

杨七爷来到番营以外,

泼炸着虎口把丹田,

喊一声:“北国辽兵你快让路,

七祖宗催马到这边。”

杨七爷一个七祖宗喊出口,

这些兵各抱刀枪往前边,

当兵们‘哇啦’一声往上闯,

杨七爷坐在马身不消闲,

‘当啷啷’才把长枪来拽,

你看他这西门口前排战鞍,

远的就使这枪来攮,

近的就用鞭来刷。

杨七爷这匹马跑得怪快,

走一处死尸遍地鲜血窜,

只杀得东西大队各找地,

只杀得南北大营鬼叫唤。

杨七爷正然杀着往前走,

前半边连珠大炮响三番,

杨延嗣一听大炮响,

明知道主将到这边。

杨七爷闪目留神瞪睛看,

打对面跑过一匹马行辕,

他再朝马背雕鞍看,

马身上端端坐位将魁员,

这个人浑身穿红就挂着火,

‘当啷啷’有一口大刀鞍桥担。

杨七爷一看大将来到,

“呔。”坐在马身问一番,

喊一声:“北国番将少要前进,

七祖宗等你就在这一边。”

叫一声:“番将快通名姓,

七祖宗我送你去进鬼门关。”

杨七爷马背上问名姓,

马身上这员番将开了言,

“我本是白水国里大太保,

白金虎今天捉你到这边,

不用人说俺晓得,

你就是宋朝杨七到这边。”

说罢时手拎大刀往下坠,

杨七爷手拎长枪往上担,

就听的‘当啷’一声言教中,

这口刀它没长翅膀也飞上天。

白金虎手里掉落刀一口,

吓得他嘴说不怕心胆寒,

你看他万般出于无其奈,

也只得掉转马头奔西边。

杨七爷马身上边哈哈笑,

‘当啷啷’伸手才把长枪端,

杨七爷大约又闯有三四里,

前半边这连珠大炮响几番,

‘咣当咕噜’打几炮,

打那边人声吵杂把马圈。

杨七爷他再朝前边仔细观看,

哟,打量着当兵们手举火把照亮了天,

这个灯球火把剔明锃亮,

打那边过来一匹马行猿,

马身上坐着这员战将,

就看他坐在马背把枪端,

只见他浑身穿蓝就挂着翠,

‘当啷啷’驮毛的长枪顺手掂,

这孩子杀气腾腾冲霄汉,

观看他坐在马背多威严。

杨七爷看见只装没看见,

你看他呵呵大笑开了言,

喊一声:“番将你通名姓。”

这员将马身上边开了言,

“我本是黑水国里大太保,

黑金龙带领大兵到这边。”

杨七爷喊声:“番贼去了吧。”

这根枪冷飕飕的奔胸前,

黑金龙一看杨七长枪到,

慌忙忙手拎兵刃往上担,

黑金龙连推三把没推动,

‘噗哧’,这根枪入进前心有五寸三,

‘咣叮当’死尸丢在流坪地,

杨七爷马头一带又奔西南,

杨七爷正然催马朝前闯,

“郎啊。“那旁边有人凄厉叫苍天。

杨七爷听见喊声抬头看,

打前边桃花马跑滚云烟,

他再朝桃花马背送二目,

马身上端端坐位女婵娟,

越来越近看的准,

小姑娘模样长得赛天仙,

论大也不过十七岁,

小说一岁年把年,

只见她浑身穿红挂着火,

‘当啷啷’鞍桥才把刀来端。

杨七爷坐马背呵呵大笑,

这姑娘泪洒洒的开了言,

马朝前边一磕镫,

上前来才把七爷马来拦,

用刀一指她开言骂,

出言有语骂:“宋蛮,

我跟何仇并何恨?

你不该杀我哥哥染黄泉,

今一天杀兄大仇我可能不报,

我今天送你去见五殿阎。”

小姑娘手使大刀就往上闯,

杨七爷大吼一声震天关,

“常言说好男不跟女子斗,

丫头你赶快拨马奔旁边。”

杨七爷论般如此往下论,

小姑娘这个柳眉倒竖杏眼翻,

出言没把别人来骂,

又连把杨七骂一番,

“你今天闯到西门呐这个遇到我,

看起来二肋长翅你难上天,

要问我是哪一个?

黑巧云皇姑千岁在你面前。”

大皇姑报出巧云两个字,

杨七爷马背上边把枪端,

叫一声:“丫头哪里走,

今一天我让你三魂渺渺这个归阴间。”

杨七爷手使长枪这个往前闯,

黑姑娘感到此时把刀来端,

两个人大战五六趟,

我的妈妈吔,小姑娘只累得膀背酸,

“怪不得人说杨家多厉害,

照我看果然是真不虚言,

看起来真砍实杀我难取胜,

黑巧云我不如放放身边宝连环。”

黑姑娘宝囊里边摸了一把,

‘当啷啷’捆将宝绳手里掂,

口中都喊:“叽喵哨。”

这就叫兵随将令宝听法言,

捆将绳呜呜叫的空中祭,

乾坤万里照亮了天,

黑巧云喊一声:“好宝,逮逮逮,

你给我逮着杨家这小儿男。”

宝贝‘呜呜’往下降,

可了不得,马身上边惊动七爷将魁员,

杨七爷拨马刚想跑,

宝贝‘呜呜’到上边,

就听见‘哧啦’一声言教中,

杨七爷连人加马被宝贝拴,

杨七爷中了姑娘无价宝,

小姑娘出言来叫声:“小丫鬟。”

 

“来人。”

后边过来随营的丫鬟,“姑娘。”

“把三军都喊来。”

“众三军何在?”

‘哈啦’一声三军过来:“姑娘有何吩咐?”

“来人,把杨七给我绑起来。”

说到这个当口,姑娘倒念真言,先把这匹马放出来了,一把马放出来以后,这边等杨七这个捆仙绳刚刚褪到杨七了,两边当兵这边上去把杨七手也扎起来腿也扎起来了,手腿被扎了,杨七就不能动了。

姑娘说:“带走。”

这才带到中军大帐,姑娘升坐中军大帐说:“两边把你家大太保那个死尸,暂时抢到后边安排好,准备马上送到我家都城安葬啊。”两边把黑金龙死尸抬后边去了。

黑巧云一声令下:“把那杨七给我带上来。”

两边把杨七爷押进中军大帐,黑巧云说:“大胆杨七,见姑娘为何不跪?”

杨七爷哈哈大笑,就好象青松挺立在泰山顶上,“哈哈哈哈。丫头,我乃是大宋朝杨家将,要杀就杀要砍就砍,今天我肉落蘸板,任凭于你,已经被你逮到了,你也不是凭真杀实砍把我逮了的,你是用妖魔邪术,你就杀吧。”

这姑娘闻听此言,再看杨七豹眼圆翻,一派正气,姑娘激灵灵打个寒颤,“哎呀呀,黑巧云呐。”

 

这个杨七爷这立站不跪在里边,

黑巧云低下了粉项打算盘,

“人倒说,人要该死都害怕,

姓杨的他没有惧色站在里边,

还能是杨七铁打的个汉,

还能是铜打铁倒有香烟,

两军阵虽然他杀了我的哥,

为什么小奴家我见了杨七不结仇怨。

人都说忠烈还数杨家将,

要我看呐,杨七他临危不惧真威严,

我的娘嘞,这绳子绑在杨七身上,

巧云啊,我总觉得浑身有点发酸。

我今天传令要把杨七斩,

世间上难寻这位架海贤,

我今天要不把杨七来斩,

小奴家怎对起俺哥哥死的个冤。”

黑巧云想到这里没有主意,

坐上边她不由一阵笑开言,

叫一声:“两边快松绑。”

叫丫鬟:“你给将军把座位搬。”

吩咐声:“两边人等都出去,

没有令哪一个也不许到帐里边。”

杨七爷大摇大摆方才落坐,

小姑娘她坐在上边又开言,

“将军啊,你我在疆场见了一面,

说实话,俺总觉俩人见面怪有缘,

并非是奴家我本是水性杨花女,

可能是将军威严令人寒,

将军啊,今一天俺俩在大帐内,

我把那杀兄大仇扔一边。”

杨七爷闻听此言开了口,

喊一声:“女子不知听周全,

想起你哥哥死在我的手,

难道你不替兄长来报冤。”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