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四部“八虎闯幽州”〗:第四回 三夺大金枪  

2013-02-22 19:46:29|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 三夺大金枪

 

七郎说:“孩儿已进幽州地,

见到了当今天子龙一盘,

我又怕父亲带兵把儿找,

孩儿我又从那幽州闯回来。”

老杨业闻听此言把头点,

叫一声:“我的儿七郎听安排,

你八弟前边带队闯番队,

我恐怕他十有八九要遭灾,

你赶快前边去救你八弟,

现如今八弟生死我不明白。”

杨七郎点头都说:“儿遵令。”

‘当啷啷’镔铁长枪又摆开,

‘呼啦啦’催开了坐下铁角豹,

就好像一员的神将离瑶台。

杨七郎正然催马往前闯,

番营里看见八郎虎将才,

见八弟将身被困重围内,

九员将困住八弟把战排。

杨七郎一看看九个番贼打一个,

就好比一股烈火撞胸怀,

骂一声:“该死番狗哪里走,

杀啊,七祖宗我送你去奔望乡台。”

说罢时直取元帅金天盖,

“番贼拿命过来。”

手中枪怪蟒摇头奔胸怀,

金铁盖手拎大镋往上架,“开。”

在马身连推三下没推开,

就听着‘哧啦’一声着了中,

“啊。”这杆枪就从他的后心就露出来,

杨七郎单膀用力一使劲,“下去吧。”

‘啪’金天盖死尸栽落在地尘埃,

黑煞帅一枪挑死金天盖,

众番将丢盔掼甲都跑开。

 

‘哈啦’这么一声,那个西营里番兵‘啊啦’整个炸开了,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呐。正好韩昌南门口援兵还没到,杨七爷马头这么一带,就想来追这班番将,老令公把手一摆:“我儿且慢。”

杨七说:“父啊,正好趁胜追击。”

杨业说:“孩儿啊,千万不可再追,如果南门口老营得信,大梁王这班战将来,两万人马我看已经折起大半,我们这父子爷九个,赶快进城,然后整顿军,好保我主万岁龙驾出城。”

杨七说:“也好。”

这边就奔城门口来了,那番兵看杨家将七郎八虎,还有一万兵,谁也不敢再上了,都朝两边立。

不多会,杨业这马就顶到城门口了,杨七爷一马当先,对敌楼上喊了:“呔嘿,敌楼上宋军听真,赶快开城,现在我父帅带领大队人马已经赶到,七爷我又回来了。”

当兵刚想讲话,有多巧,正好征南王爷高琼也到了,怎么的?高琼一听西北方向杀声震耳,这领了贤王八千岁,立即到西门口来接应了,一抬头看金刀杨业带领八个儿子,一个没少啊,大兵驮驮驮驮在后边。

高琼一声令下:“开城。”‘哈啦’一声,西城门开开来了。

这边杨业当时一声令下,杨七一马在前,杨八杨六狼虎众将进了西城门了,征南王高琼在马身上边禀手,口称:“老人家在上,侄儿这厢礼到了。”

高琼就准备下马,来给老令公施礼,老令公说:“暂时不要下马,赶快进城吧,我主龙驾在什么地方呢?”

高琼说:“老人家,我主龙驾现在夜宿在大梁王梁天庆预设好的行宫里边,请到行宫见驾吧。”

老令公也来不及卸盔甲了,浑身上的战袍,这父子爷九个那就整个成一片血人了,那大兵驮驮驮驮都进了,当时候顶到行宫外边,高君保一声令下:“中军官何在?”

过来个中军官,就是从汴梁带来的,“什么事?高王爷。”

“快,赶快把杨老令公带来的人马,暂时安排在行宫那边校军场上边,我要带老令公行宫见驾。”

中军官说:“遵令。”当时候带人走了,去安排军队去了。

这大家才顶到行宫外边,一个个下了坐骑,卸去盔甲,再看这父子爷九个,战袍那个血都哗哗奔下趟啊。怎么的?那都被鲜血蹦的。

到这个时候,贤王千岁还在里边,高琼说:“当兵的,赶快报与我主万岁、贤王千岁,老令公现在已经杀进城来,要救我主出城了。”

当兵的顶到里边俯身下跪,“主公万岁万万岁。”

赵匡义说:“奏启何事?”“现在老令公杨继业和七将军又回来了,带父子爷九个都到了。在行宫外边侯旨见驾。”

赵匡义在桌上边,当时手按惊龙胆说:“御侄德方呢?你代孤王去迎接几步老令公。”

八千岁闻听此言带路在前,后半边当时跟着军师苗从善都一起来了,直奔外边迎接老令公,可就闯下来了。

 

好一个贤王南清宫,

带领着狼虎众英雄,

八千岁撩袍端带往前走,

猛抬头大门不远在目视中,

他再往行宫外送二目,

啊呀,打量着杨家老少英雄,

老令公威武挺立在府门口,

众兄弟站在两旁也没吱声。

八贤王照前逊礼走了几步,

这个周吴郑王一搭躬,

施下了文王一个周公礼,

出言来老皇伯连连喊了几声,

“老皇伯,你老人鞍马劳累到此地,

小王我接驾晚了你要容情。”

老令公见此景双膝扎跪,

又跪倒杨家少英雄,

喊一声:“贤王千岁千千岁,

老臣我救驾晚了我主吃惊。”

八贤王上来才把令公拽,

“老皇伯,行宫里边去见主公。”

君臣们迈步如梭往里走,

打后边又来了延赞老英雄,

呼延赞迈步随在后,

狼虎将迈步如梭到行宫,

杨继业再往里边送二目,

打上边坐着万岁宋太宗,

杨继业搂衣服忙下跪,

喊一声:“我主万岁一盘龙。”

喊一声:“我主万岁万万岁,

老臣接驾到来临。”

杨继业跪在下边来见驾,

啊,打上边惊动了匡义宋太宗,

赵匡义张开龙口喷紫雾,

出言来叫声:“我的老皇兄。”

喊一声:“皇兄免礼,你都快请起,

赶快快的把身平。”

众人等站在行宫也不怠慢,

万岁主闪闪龙目瞪双睛,

他再朝爷九个身上看,

哎呀,老令公带孩儿浑身到下血染红。

赵匡义看到这里他暗长叹,

“匡义啊,救驾还是杨家兵,

要不是杨家八虎来到此地,

哪一个能保孤王我出幽州城。”

宋太宗他在上边还没讲话,

在旁边过来贤王南清宫,

叫一声:“三军儿郎别怠慢,

赶快快带杨家父子换衣裳。”

到此时父子九个把衣裳换,

然后首桌前又摆酒几盅,

八千岁叫声:“伯父请请请,

今日天我替你父子来接风。”

老令公伸手喝过三杯酒,

你看他开言有语尊主公。

 

酒席宴前,老令公就讲了:“主啊,我救驾来迟了,来迟了,主公受惊了。”

赵匡义说:“老皇兄啊,来就是了。你想,万马千军容易闯吗?唉,你的儿子七郎啊,来回现在是三趟了,来一趟,回去一趟,这又回来啊。”

老令公就说:“主啊,那就准备安排,怎么样出幽州吧。”

万岁说:“你带有多少兵来?”

老令公说:“我带两万兵,这一阵冲杀,折去有一半还只多,你原来带来三千兵,折合起来我们只有一万兵啊。”

赵匡义说:“怎么冲出去呢?拒听说幽州燕山雄兵,现在有百万之多。”

苗军师说:“这样子,今天不能走,明天不能走,我算就了三天,第三天动身。”

老令公闻听此言说:“那我们得安排走的路,还是走西门,还是走东门,还是走北门,还是走南门呢?”

苗军师闻听此言口尊:“老令公,这一次要出幽州啊,那得走南门。”

八千岁说:“苗军师,你这话我又有点不同意,韩昌老营刚刚设到南门,你又要走老营冲,那不遇韩昌大队人马吗?”

苗军师说:“贤王千岁,那你就不知道军法了,你想想,我们就走西门冲,韩昌从南门得信,马上南门兵全部增援到西门,西门加南门是两门之兵,那时我们更撑不住,现在我们直冲他老营,他老营两边不会来增援的,到那个时候,我们好杀出重围去啊,反正是拼了。”

八千岁说:“也好。”

就在这个时候,老令公一声令下:“众家孩儿呢,各自准备,第三天准备七郎八虎闯幽州,能闯出去,就能保圣驾回京,闯不出去,我们父子爷九个也就撞死幽州皇城了。”这爷九个做好死的准备了,你想,一万兵对人一百万兵,一百个打一个。

这一切行装都准备好了,那个赵太宗赵匡义是历史上最怕死的一个皇帝啊。他一天到晚心惊肉跳,好容易熬到第三天,“御侄呢。”

南清宫说:“二叔皇,不必惊慌,有杨家父子在此地,万无一失。”

当时候,老令公一声令下:“我说高琼呢。”

高琼说:“老伯父有何吩咐?”“校军场给我兵全部调到行宫外边,今天我要发兵,晚上三更天杀出幽州南门。”

到这个时候,兵在外边调好了,高琼口称:“老伯父,兵已经调好了。”

老令公说:“赶快吃饭。”

当时用过晚饭,把饥子干粮准备好,把些面米都做成干的,准备一天杀不出去,好吃饭的,抓点就朝嘴里按了。

老令公说:“主公万岁,龙驾也准备好了吧。”

赵太宗说:“老皇兄啊,我…我…我…我准备好了。”

“那就准备动身吧。”老令公说:“扫鼓聚将。”

聚将鼓响了,老令公一伸手拨令箭,“众将官听点了。”

 

老令公行宫里边把令行,

叫一声:“众家孩儿你是听,

今日天带兵要把幽州闯,

一定要保护那御驾转回京,

哪一个目无法纪违军令,

我这里令下定斩不容情。”

说到此伸手拽过一支令,

叫一声:“我儿杨七你听清,

你带领一千精兵去开道,

一定要前瞻后顾莫乱行,

今日天能不能闯出幽州地,

儿啦,千斤重担要靠我的儿一人撑。”

杨七郎答应忙说:“儿遵令,

请父亲不必再叮咛,

幽州地只要有我七郎在,

我一定保护那御驾转回京。”

老令公伸手又抓二支令,

叫一声:“我的儿延定对延平,

你二人配合王爷呼延赞,

还有那征南王爷将高琼,

你四人带领一千精兵保龙驾,

一定要保护主公他的安宁。”

老令公伸手又拔三支令,“儿啦。“

叫一声:“延昭延德二娇生,

你二人带领精兵一千整,

一定要保好贤王南清宫。”

老令公伸手又拔四支箭,

叫一声:“三郎四郎你听清,

大营里你带精兵一千整,

一定要保护好军师苗先生。”

老令公一伸手又拽出五支箭,

叫一声:“八儿延顺听令行,

你带领两千精兵押后队,

要挡住幽州追来百万兵,

我的小乖乖,你在后边押大队,

你七哥他就在前边杀冲锋,

就数你兄弟二人担子重,

为国家舍生忘死也苦尽忠。”

老令公五支大令传下去,

又叫声:“掌朝太师老潘洪,

你带领一千兵保护你自己,

但愿你一路上边得太平。”

老令公尊声:“主公请起驾。”

众武士保护御驾离行宫,

宋天子翻身上了逍遥马,

老令公他在后边又喊一声。

 

老令公这边带领人,驮驮驮驮,直奔南门来了。老令公一声令下:“把马铃铛全部摘掉,不许声张,千千万万不要惊动南城外边番兵,我们要打他个措手不及,常言说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啊。”

这边大兵就顶到南城门里边了,高琼过来口尊:“老伯父,现在已经顶到南城门下。”这些当兵的都弓上弦刀出鞘,准备做好冲城准备了。

这边老令公说:“敌楼上当兵听真,单等我一声令下,放下吊桥,城门一开,哈啦一声大兵冲出去了,你们也赶快下敌楼啊,你们也是宋兵啊,也跟随大队好奔外跑。”

当时当兵的说:“是。老人家你下令吧。”

老令公当时再看天也不早,“现在到什么时候了?”

当兵:“报,现在亥时已过,马上就到子时了,眼看看就到半夜三更了。”

老令公闻听此言一声令下:“开城。”

就听哈啦这么一声,城门大闪吊桥满担,杨七郎一马当先,杀奔南门可就闯下来了。“两边闪开了。”

 

哎哟,杨七郎大喊一声震斗牛,

“呔,闪开让开了。”

就好像一只猛虎下山头,

‘当啷啷’晃动镔铁枪一杆,

‘哗啦啦’磕开坐下马雕虬,

喊一声:“番兵儿郎快后退啊,

让开了,我杨家七郎八虎来闯幽州,

哪一个今天要挡七爷路,

我叫你奈何桥下去摸泥鳅,闪开。”

杨七郎报出杨七两个字,

“哎呀,坏了。”只吓得番邦儿郎颤抖擞,

这个说:“你望望,杀人的祖宗又来了。”

那个讲:“他三番五次闯幽州。”

众番兵嗷嗷叫的往后跑,“快跑啊。”

中军队报给韩昌狗贼球,

韩延寿听说杨七把营闯,

“哇呀呀呀。”怪叫一声,

你看他嘴说不怕也犯愁,

黄罗帐恼了梁王梁天庆,

叫一声:“北国众将听从头,

你众人随我去把杨七逮,走,

切不可让杨家父子离幽州,

只要能幽州除去了杨家将,

我就能稳坐大宋九龙楼。”

众番将闻听此言说:“遵令。”

一个个翻身上了马骄虬,

韩延寿这时候拎上了青鬃马,

花斑豹驮来大将盖金牛。

 

敢说这个盖金牛可不是一般的将,乃是幽州四杰那盖金龙之子,坐下一匹花斑豹,手使鎏金镋,在北国是号称无敌大将军,厉害啊。

 

盖金牛尊声:“梁王千千岁,

今日天我要找杨七报父仇。”

说罢时催开坐下花斑豹,

上前来挡住杨七将英豪,

喝一声:“黑贼杨七你哪里走,我来了,

本将军今天送你进冥州。”

杨七郎喝声:“番贼你通名姓。”

盖金牛一声发喊震斗牛,

“我的父姓盖名叫盖金龙,

谁不知幽州四杰美名留,

上一天西门口前遇到你,

杨七你挑我父帅把命休,

今一天我特来替父把仇报,

我本是无敌的将军盖金牛。”

这番贼如此这般往下讲,

杨七爷马身上边笑悠悠,

杨七爷双膝磕开铁角豹,

‘嘡啷啷’长枪一摆奔心头,

盖金牛感到此时不怠慢,

一伸手也把鎏金镋来抽。

 

这边杨七爷大战盖金牛,书要简洁为妙,两下来来往往大战有十余个回合,那盖金牛再猛再是北国无敌大将军,到杨七手里,那还算数吗?哪知道手这么一慢,在马身上边杨七爷枪奔前心了,他手这么一乱,‘噗哧’一声,枪从前心进来,枪尖从后心头露出来,杨七爷双膀一带劲,喊声:“开。”‘哈啦’一声,死尸扔有三四丈远,后边那些番兵给吓的,‘啊啦’一声,整个炸开来了。

野狗韩昌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两边那个北国幽州将,光后退不敢上啊。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后边有人喊:“两边闪开了。”大家再一看看不是别人,大梁王梁天庆上来了。

大梁王梁天庆马奔前窜,心话:杨七杨七啊,在云祟关一夺大金枪,枪被你夺下去了,当时候夺下去以后,赵匡胤叫还给我了,现在赵匡胤死了;上天在西门口二夺大金枪,险险乎乎,我这宝枪被你夺去,今天你就夺不去了,自从二夺大金枪以后,俺师父就赶快把我这枪,扔在炉子里炼了七天,又加上一道筋骨,这三道筋骨上去,正好是重量加两千上去,这两千斤力量,加在我这个枪上边,你就是他奶天神,你也架不开我这根大金枪了。

想到这个当口,梁天庆一声呐喊:“杨七不要猖狂,梁王我来会你。”

杨七爷挽辔收驹,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梁天庆啊,你不要再上来了,你是我杨七手下败将,你拿着耻辱当荣光,幽州今天你让不让我走,想当初云祟关我放你走了,要不是太祖仁慈,你早已死过了,在西门外边被你死里逃生了,夺走了枪,今天你枪给我吧。”说到这个时候,杨七催马上来了。

乖乖,梁天庆心话:你要能撑我三枪,也就罢了。

说到这个时候,把这个大金枪捧在手中,当时把枪中节撰在左手,右手对后边那个三道筋骨,‘啪啦’一下子,三道筋骨全部推上去了,这三道筋骨一推上去,梁天庆力量加上去了,他口中念念有词:“杨七拿命来。”

杨七爷看这根枪奔前心攮来,手拎长枪接住腾口,双膀一带劲,喊声:“开。”

梁天庆说:“哪里能开。”

杨七爷一膀没推开来,“开。”二膀没推开来,“开。”杨七郎这三膀想推开,浑身上力量都使了啦,这根大金枪推的微微没动。

杨七推不开来这根金枪,三膀没推开来,后边老令公杨业看真真亮亮,杨业把撰肝胆,心话:苍天啊,我儿没有命,我主万岁龙驾难保了。

 

老令公坐马身把撰肝胆,

众将军为七弟把心来担,

“今一天逮不到梁王梁天庆,

我大家君臣狼虎难离燕山。”

大梁王马身上呵呵大笑,“呵呵呵呵。”

杨七爷浑身的力量都用完,

只累得汗流浃背不能动,

想推开这一根金枪难上难,

杨七爷仰面朝上一声喊,

坐马身凄厉厉喊声:“苍天啊。”

喊一声:“隆天爷你不睁眼,

我杨家这一世英明要丢完了。”

杨七爷正然仰上把苍天喊,

呦,上半天站着一家得道的仙。

你要问他是这个哪一个?

这么巧,来了老祖任道安。

任老祖云头上边闪目观看,

再看看黑煞大帅遇艰难,

老祖爷这里也不怠慢,

‘当啷啷’身上掏出一颗丹,

他顺着手腕打下去,

‘哗’,正好好打在七爷嘴里边,

这一颗仙丹咽下肚,

哟,杨七爷五脏六腑还都冒烟,

只觉得浑身关节咯吧吧的响,

杨七爷浑身到下力量添。

杨七爷抖抖精神壮壮胆,

只觉得身上边神力加的有两千,

杨七爷喊一声:“梁王番狗哪里走。”

你看他镔铁长枪往上翻,

当啷啷的就打出去,

‘当啷啷’这一根长枪起在半端。

杨七爷打飞梁王这枪一杆,

大梁王马身上边心胆寒,

梁天庆一闪二目仔细看,

大金枪飘飘荡荡起半端。

杨七爷一马当先朝上闯,

你看他接着长枪笑开言,

杨七爷夺回大金枪一杆,

他才能保得大宋锦江山。

梁天庆感到此时心害怕,

慌忙忙两军战场把马圈,

梁天庆催开战马败下去,

活喳喳吓坏幽州众将官,

贼韩昌带领大兵奔后让,

杨七爷大吼一声震地天,

杨七爷大吼一声震天地,

你看他闯出万马大营盘。

 

杨七爷闯出大营了,那个幽州大兵,‘啊啦’一声,整个退了,再想,大梁王这根大金枪啊,都被夺去了,梁王空手了。韩昌知道不是杨七对手,见面也得死啊。当时光往后退,虽然没败走,只退,杨七闯出来了。

杨七一闯出来,后边金刀令公杨继业带领中军大队,高琼、呼延赞、大郎延平、二郎延定保着龙驾,龙旗队紧紧跟随,龙旗队后边是八贤王的龙旗队,八贤王后边是武乡侯苗从善的队伍在后边,最后边就是八爷杨延顺,大家全部闯出来了。

就听后边说:“拦着,不要让跑了。”那些番兵光诈唤,在后边慢慢追,还不敢快追,追到遇到七祖宗八王人,来就是死。

大兵一直退有四十里下去,再看后边没有人追了,杨业这才把手一摆:“停住。”

坐骑停住了,杨业说:“主公万岁,依我之见,我们走东路,走雁门关吧,走雁门关奔东京吧。”

大家说:“元帅,随你安排。”

杨业一声令下:“前军七郎呢?带领在前,奔雁门关。”

书要简洁,马不停蹄,就连当今龙驾在路上不敢停留啊。一路上就晓行夜宿,就赶到雁门关了。一到雁门关,这才把大军整理整理,这一万军队又损失有一半,可怜就剩下五千兵了,这才兵顿校军场。

雁门关的守将姓魏名叫魏松,魏总兵当时说:“杨帅,现在怎么办呢?”

“赶快设行宫。”这才把行宫设起来,把赵匡义龙驾迎进行宫。

赵匡义到自己国土上了,在自己的雁门关,这才长叹一口气:“哎呀呀,老爱卿杨业,可吓死孤王了,我从来没看过打仗啊。我在两军战场上,就看枪一起,鲜血就冒,可把孤王吓坏了,这才知道杨家将,唉。保江山不易。”

杨业说:“主公万岁,不必担心,大将军哪个不在两军战场死啊。”

八千岁说:“这样子,今天我们是死里逃生,也算是幸中之幸,赶快今天俺大家喝个庆功酒、团圆酒,然后明天就起驾回京。”就在雁门关摆下酒了。

大家喝过酒,行宫也设好了,赵匡义说:“这样子,明天准备起驾回京,就休息吧。”

哪知老令公杨业‘扑嗵’跪倒,口尊:“主公,我还有话要讲。”

赵匡义说:“老爱卿,你还有什么话讲呢?”

杨业说:“主啊,现在已经到我国土上了,老臣我要告辞了。”

 

好一个金刀老令公,

跪倒磕头泪莹莹,

“我的主啊,都因为汴梁我被贬,

我爷们把守三关做总兵,

我的主五台山挂牌了愿,

选美女赶奔幽州城,

我的主燕山身被困,

呼王爷单枪匹马来搬兵,

杨继业带领儿子把个燕山进,

我的主啊,你洪福齐天身得安宁,

我的主安全无事到此地,

八贤王带主公明天要起程,

老臣我不能随军把汴梁进,

老臣我还留在瓦桥三关带大兵,

我的主一路上安然无事,

保龙驾还有那靠山王爷还有高琼,

还有太师潘仁美,

保护你这一路平安进东京。”

杨继业口口说出不去的话,

打上边叹坏了幼主南清宫,八

贤王这里这个忙站起,

上前来扶起金刀老令公,

叫一声:“你老人家快请坐,

老皇伯,我有一事对你明,

都因为我送俺三叔把京来离,

这你老人家才出京。”

喊一声:“老人家不要忧虑,

到明天七郎八虎回东京。

老皇伯,你本是全国兵马大元帅,

我问你,怎么能就在瓦桥身,

老人家你跟我回奔个八宝殿,

你就在东京汴梁调大兵。”

八贤王如此论般就往外讲,

赵匡义他在上边也开了声。

“也是那当时孤王一桩错,

对不起金刀杨业老爱卿,

老爱卿千不看来万不看,

还要看铜锤玉带那段情。”

苗先生他在旁边也在劝,

杨继业腹内辗转暗沉吟,

老杨业感到此时叹口气,

“看起来杨家难离是非坑。”

 

“杨业我想就此隐退,我看来走不掉啊,主公,既然如此,那老臣就保驾回京了。”

万岁心中高兴,“老爱卿,没有姓杨的,我这姓赵的江山不能坐了。”所以一宿如此。书要简洁,大家各自安睡。

顶到天亮了,老杨业一声令下:“我儿杨七何在?前头开路,保护龙驾。”

一路上,大兵浩浩荡荡,这一天就顶到东京汴梁。顶到北门口,再看丞相赵普带领群臣来迎接,再看佘赛花老太君也来了,老太君顶到跟前伏扑在地,口称:“主公万岁万万岁,龙驾回来了,我们今天早上接到长探马的快报,我们这大家来迎接龙驾的。”

万岁说:“老皇嫂请起,群臣请起,赶快都进城吧。”

这大家进城,顶到午门口了,赵太宗下了逍遥马,一声令下:“众爱卿,现在天色悬晚,孤王我也累了,我要御驾回宫,明天早旦清晨,文武群臣全部到八宝金殿,杨家将一个也不许少,我要到金殿,亲自加封杨家将啊,尤其是杨七,我得好好加封杨七啊。”

老太君一听,心中高兴;老杨业一听要加封,杨业那个心就咯哧一下子,心话:越加大,我杨家这个罪,恐怕今后不得了啊。杨业就唉声叹气回家。

杨业一生是最谨慎一个人啊,回到家,把云祟关救驾,又把幽州皇城这个事情讲了一遍,老太君叫人置酒款待,按下不讲。

顶到第二早旦清晨,景阳钟鸣龙凤鼓响,群臣云集在班房,赵太宗身坐龙位,手掌惊龙胆,“众家爱卿。”

众人三呼:“万岁万万岁,主公万岁现在有何旨下?”

“杨家父子何在?”

老杨业带父子一共九个‘卟嗵’跪倒在地:“主公万岁万万岁,杨业参驾了。”

“杨爱卿听封了。”

 

杨继业父子跪倒把驾参,

八宝殿喜坏太宗龙一盘,

笑嘻嘻龙张金口喷紫雾,

叫一声:“皇兄杨业听周全,

你父子幽州救驾功劳大,

今日天为朕加封理当然,

老令公官加一级掌帅印,

在朝中领导两班文武官,

还有那众家小将功劳也大,

每人每官加一品保金銮,

惟独那七郎延嗣功劳大,

他为我几闯幽州古燕山,

他为我三夺大金枪一杆,

他为我血染战袍为的俺,

他为我力杀四门把城闯,

他为我渴饮鲜血当饭餐。”

  评论这张
 
阅读(9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