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三部“赵匡义坐殿”〗:第八回 七郎杀四门  

2013-02-02 20:57:29|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七郎杀四门

 

好一个七爷黑煞星,

抱拳当胸打一恭,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叫,

“老国王不知容禀听,

你老人杜蒙国里是国主,

我问你呀,喊我贤侄为哪宗?

我和你不沾亲来也不带故,

老国王这里边事情你对我明。”

杨七爷下边赶口的问,

老国王老眼纵横泪莹莹,

吩咐声:“儿郎三军快看坐。”

两边人等侍茶一盅,

杨七爷谢坐将坐下,

老国王泪撒撒的又开声,

“杨七啊,我的家也在天朝大邦内,

可怜人,五代残唐动刀兵,

五代残唐纷纷的乱,

逼的我呀,依寄杜蒙把身容,

我就在杜蒙国里招兵买马,

治理国家训大兵。

孩子啊,我就在杜蒙国里把身容,

我跟你爹爹杨业认兄弟,

俺俩个金兰好友对神明,

好孩子,杜蒙国里几十载,

现如今赵匡义北国来要萧银宗,

君臣们被困燕山幽州地,

梁天庆恐怕你杨家发大兵,

万般处在个无其可奈,

他给我写去信一封,

大梁王给我去一封信,

他叫我杜蒙国带兵来打援增,

我只说今天来至在幽州地,

没想到杨七今天你来闯营。

贤侄啊,我问你爹爹现在何处?

再问你妈妈可安宁?”

老国王这如此论般就往下问,

下首里惊动七爷黑煞星,

杨七爷搂搂衣服又下拜,

又把那仁叔连连口内称,

“呼延赞雄州地界来报信,

我的父瓦桥三关才发来兵,

想当初俺父子来到三关地,

老母亲她今还在古东京,

俺父亲带领大队在后边,

杨七我就在马前做先锋,

我只说今天闯开万马队,

我只说单人去救宋太宗,

倒没诓遇到你家小妹妹,

小妹妹她祭起仙山的宝一宗,

今日天多蒙仁叔把我救,

贤侄我现在告辞要离大营。”

杨延嗣刚刚告辞才要走,

老国王他在上边又开声。

老国王吩咐一声快摆酒,

在旁边惊动太保叫杜宏,

有杜宏慌忙摆好酒席宴,

上前来才把七弟延嗣称。

杨七爷陪着父子来吃酒,

打上边惊动国王年迈的翁,

老国王酒席宴前他瞪二目,

打量着贤侄延嗣多威风。

“你别看这孩子年龄不大,

小乖乖,有大智立马能闯万马营,

人常说忠烈还数杨家将,

看起来杨家爷们真有能,

小杨七今天与我见一面,

咱爷们总觉得前生怪有情。”

老国王端酒杯呵呵大笑,“呵呵呵呵。”

又连把我儿杨七喊一声,

“小乖乖,我问你今年有多大?”

七爷说:“今年刚交十七冬。”

“再问你在家里婚姻你定没定?”

七爷说:“虚度年华我婚没成。”

老国王听此言心中高兴,

你看他又把贤侄喊一声,

“今一天两军阵打仗本是你的妹妹,

我的儿金娥也十七冬,

你妹妹方交一十七岁,

也没有门当户对相公,

今一天我儿杨七你到此地,

老仁叔有件事情对你明,

你别管我闺女长的丑,

老国王我愿给闺女说你我做媒红。”

老国王一个媒红说出口,

下半边惊动七爷黑煞星,

“我如果今天允许这件事,

老父亲军令之下定不容,

我有心今天不把婚事允,

好叫那仁叔当面怪难为情。”

杨七爷万般处与无其奈,

又把那仁叔连连口内称,

“不是侄儿不允许,

我恐怕父亲军令定不容。”

杨七爷如此论般往下论,

老国王哈哈大笑两三声,

喊一声:“贤侄不要害怕,

到明天宋营我去找老令公,

俺弟兄俩个当面讲,

有什么事情我担承。”

老国王如此往外论,

杨七爷搂搂衣服跪流坪,

尊一声:“岳父大人你在上,

小婿我杨七给你问安宁。”

小杜宏开口有语喊妹丈,

后半边有人迈步进帐蓬,

老国王一闪二目仔细看,

桃花帐来了金娥女花容。

 

正好杜金娥也进来了,老国王说:“孩子啊,这门亲事也定下来了,万马营中夫妻也没有再回避的了,你们夫妻好双方见过礼。”

金娥当时弯腰一礼:“七将军在上,奴家礼到了。”

杨七爷把手一摆:“贤妹不必多礼。”

杨七爷又站起来了,“老岳父,我还有一句话讲,暂时我得回去。”

老国王说:“现在天已经黑了,在万马营中,孩子这也不是我说一句不吉利话,乖乖,大将军呐,时时都是生死殿阎罗场,今晚上我就替你们夫妻圆房,就进桃花帐吧。”

杨七说:“那能管吗?我都临阵招亲了,回头我父亲得降我罪。”

“千斤担有你老仁叔我一人挑了,哦,旁不看,还看我当初我跟你父亲三柱茗香磕头在地,我看他也反不了。”

说到这个时候,杨七也推辞不过。书要简洁,当天晚上,夫妻就在万马大营中就圆了房了,那真是恩爱夫妻,如胶似漆。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杨七爷顶到大帐口称:“老岳父,我要告辞了。”

老头说:“我也不挽留你了,你父亲兵可能也到了,你赶快找宋朝大队去吧。孩子啊,从现在起,我在此地还不能走,我这个国家小,万一公开反对大梁王,人幽州势力大,在北国我这个小鞋,我也不好穿呐。我暂时按兵不动,我就推病不能出阵,反正只要你大宋营有难,跑到我这营,我想尽一切办法,我这杜蒙国大营挽救好来搭救你这个大宋兵啊。”

杨七爷说:“谢谢岳父,那我就要告辞了。”

“我儿金娥呢?把杨七你丈夫送出大营。”

杜金娥说:“谨遵父命。”

小姑娘杜金娥上马把杨七送走大营,一直带到自己大营,离营有二里路,姑娘说:“将军,我不远送你了。”

杨七说:“夫人,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想,一夜夫妻百夜恩,两人依依不舍,撒泪而别。

杨七这就赶到自己大队了,哪知一看,哟,那边竖起大宋旗帜了,就知道父帅兵已经到了。再想:杨七,也不知八弟怎么样了?八弟如果要有个闪失啊,杨七,我没有脸见俺父了。

杨七顶到营门口,当兵一看,“哎呦呦,七爷回来了,七爷回来了。”

杨七说:“赶快报与父帅。”有人报与老令公。

老令公一听杨七回来了,又气又欢喜啊。“叫奴才进来!”

不多会,七爷顶到里边,搂衣下跪,“父帅在上,儿给老人家叩问金安。”

杨业当时把惊虎胆一拍,“大胆奴才,谁叫你没有将令私闯番营,你违反军规。我问你,这一夜你在哪里的?”

杨七爷说:“父啊,我得说老实话,我闯进杜蒙国大营的,遇到你当初你结拜兄弟俺老仁叔杜奎,他在杜蒙国当国王,他父子爷仨个到的,哪知我被他女儿杜金娥逮去了,老仁叔当面面托终身,我没有办法推辞,我就把收下来了,老岳父又叫我当面成亲,为什么,说当晚上万马营中大将军时时都有危险,唉,干脆给婚事办了吧。没有办法,我又不敢不遵守老仁叔令,怎么的?老仁叔怎么样我父亲怎么样,你两人拿香结拜的,儿我就成了亲,现在我回来交令了。”

老令公闻听此言把惊虎胆,‘啪啪啪’连摔三下,“奴才,你可气死为父了。”

 

杨七郎如此这般往下谈,

帅虎帐气坏令公年迈残,

‘啪啪啪’伸手摔动惊虎胆,

骂一声:“逆子杨七胆包天,

我叫你带领三千先锋队,

我叫你开路去做先行官,

不料你藐视军规违法纪,

你竟然私闯番邦大营盘,

你仗着匹夫之勇闯番队,

好可怜呐,战死随队兵三千,

你八弟被人困在番营以内,

好可怜,血染战袍整整一天,

要不是你六位兄长把他救,

我恐怕他一条性命丧在燕山,

你在那番营里边身被逮,

你竟然又招赘番邦女婵娟,

像你这私自动兵就该斩,

像你这临阵招妻罪难宽,来人啊。”

吩咐声:“两边三军绑绑绑,

把杨七绑到那外边人头端。”

老令公一声令下如山倒,

众兵丁绑起杨七将魁员,

老令公大喝一声:“拉出去。”

可把这兄弟七人吓炸肝,

杨六郎搂搂衣服跪在地,

尊:“父帅暂时莫把令来传,

老人家你压压怒气熄熄火,

孩儿我几句言语禀驾前。

七弟他虽然无令闯营他把军规来犯,

可是他是一片忠心情可原,

他是想闯开幽州去救驾,

为国家他把生死抛一边,

在番营临战招下杜氏女,

照儿说这样事情更可原,

老杜奎与你拿香结过拜,

与父亲三柱茗香对苍天,

他当面把女儿许配俺七弟,

也算是为女拾脸把俺攀,

七弟他如果不把婚事允,

怎对起杜老仁叔好心田。

父亲你没动兵先把大将斩,

这本是军中大忌你要知全,

望父帅开恩能把七弟放,

叫七弟戴罪立功在阵前。”

杨六郎苦苦哀告往下讲,

老令公喝声:“杨七听周全,

要不是你众家兄弟把情讲,

为父我军令如山不容宽,

现如今死罪能免活罪难免。”

叫三军:“重打二十棍不要迟延。”

众兵丁闻听此言哪里怠慢,

帅虎帐按倒七爷将魁员。

 

杨七爷被按倒了,举棍就要打,杨六说:“把他拉出去,到外边我得亲自打,这个小东西,竟敢违反军令,对抗俺父亲。”

说到这个当口,六爷一伸手把当兵棍给拎过来了,“我说小七啊,不怪你六哥,我对不起你。”

说到这个当口,两边当兵把七爷拖到外边,朝地这么一按,杨六手举大棍,‘喀嚓’就是一棍,这棍没打杨七身上,棍头打地上去了,指给杨七身上了。

杨七心话:俺六哥是假打的。

杨六说:“兄弟,你喊啊。”杨六爷‘啪’又是一棍。

“哎哟,我不能受了。”

里边众兄弟心话:俺六弟你还真打吗?

杨大窜出来:“六弟,六弟。”

杨六喀嚓又是一棍,杨大再看,都奔地上打的,一五一十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最后一棍‘喀嚓’一声,棍正好打地上一块石头上去了,把棍也砸断了。

杨六爷拎棍回来,“父啊,俺七弟被我重打二十棍,棍都打断了。”

老令公闻听此言,哼了一声:“奴才,我恐怕那不是打身上,打身上不会喀嚓一下子,我听真亮的,可能打哪石头上去的吧。”

杨六说:“父啊,点到为止了。”

老令公心中有数,叫声:“奴才到后边闭门思过,明天准备战斗。”

老令公说:“探事兵呢?你们立即给我去打探,四门口到底有多少兵?哪一门有多少兵?哪一门的兵是哪一国家的?因为我们兵太少,只有两万,人家现在有百万雄兵,等于五十个打一个,不能硬拼,我们要拣薄弱环节,攻其一点,然后两万兵杀进幽州,好保龙驾出城啊。”

当兵说:“是!”

杨六爷心话:父帅讲的对。

杨六爷这边叫人去打探,按下不讲,这节书岔七爷。

杨七顶到后帐里边,心话:父啊。

 

好一个七爷将魁员,

不由得心潮滚滚波浪翻,

暗暗地没把别人来怨,

怨一声:“我天伦老父你心太偏,

俺八弟和我都在先锋队内,

为什么你老人做事理不端,

今一天违犯军令该惩罚俺俩,

你不该单打杨七我多可怜,

我本是爹爹亲生子,

俺八弟他是哪家香烟

?爹爹啊,亲生的儿子失军令,

小八他一边都看得全,

看起来俺爹只疼小八弟,

他拿我亲生之子只当玩,

罢罢罢来,我走了吧,

我不如回奔东京汴梁关,

回奔无佞天波杨府,

家里边找找俺娘去诉冤。”

杨七爷想到这里也不怠慢,

简单说又把自己马来牵,

杨延嗣这晚翻身上了马,

‘当啷啷’镔铁长枪鞍桥担。

杨七爷催马往外走,

不由他虎目滔滔泪没干,

杨七爷撒马走不远,

不由得脑海里暗盘旋,

“赵太宗被困就在幽州地,

呼王爷三关把兵来搬,

我爹爹带领杨家小八虎,

解围来到古燕山,

杨七我临阵脱逃我要走,

我恐怕我落下骂名万古传,

说杨七临阵脱逃不敢战,

杨七啊,三江水难洗我面上羞惭,

我有心再回大营去,

可恨俺爹爹他心太偏,

走不了我也动不得,

倒叫我杨七左右为难。

罢罢罢来有有有,

让杨七单人独自闯营盘,

大将军宁愿在阵前死,

落一个战将英勇美名传。”

杨七爷想到这里拿主意,

也只得砸开盔盒把个甲胄穿。

你别看杨七年龄不大,

自幼力大能举太行山。

杨七爷马头一调就往北走,

你看他一马顶到城南关。

 

“杨七杨七杀进幽州燕山,把赵太宗救回来,我见俺父亲,我看俺父亲还能降我罪吗?”

想到这个时候,马头这么一掉,‘咯噔咯噔咯噔’单枪匹马又走了。杨七爷那个性子太坏了,所以当时候就跟烈火相似,打下阵东了。正好顶到幽州南门了,把守幽州南门的,也是幽州燕山大梁王手下的兵,镇守南门的守将就是大梁王梁天庆第六个兄弟,六太保名叫梁天贵,坐下一匹马,手使虎头堑金枪,也是北国名将啊。

杨七爷马到南门大营外边,一声呐喊:“呔嘿,两边闪开了,七祖宗来也。”

一声七祖宗喊的,北国当兵没有不知道杨家七祖宗的,当时说:“七祖宗来了。”‘吵’,上来一个就是死,都纷纷让路啊。

当兵慌慌张张报与梁天贵,口称:“六太保,大事不好。”

梁天贵说:“报启何事?”

“现在外边杀来一员小将,面如锅底唇赛板碳,坐下乌骓马,手使镔铁长枪。”

梁天贵说:“两边给我鞴马抬枪。”

梁天贵上了黄骠马,手使虎头堑金枪,挡住七爷去路。梁天贵用手一指:“呔嘿,来者可是黑贼杨七?”

杨七说:“正是你家七祖宗,你是何人?”

梁天贵说:“要问我,北国六太保是也,大梁王是我老大长兄,拿命来!。长枪一摆,直奔杨七刺来。

杨七手拎枪,喝上:“开。”‘当啷’打送圈外,两匹马摊开,在南门口可就拼起命来了。

 

好一个脾气傲暴杨七郎,

恶狠狠双手捧着一杆枪,

出言来他没把别人骂,

梁天贵连连骂短长,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多大,

你胆敢今天个天来把你七祖宗挡,

你本是那飞蛾投火自来送死,

你七祖宗我叫你枪下见阎王。”

杨七爷大枪直奔前心点,

梁天贵手抱着金枪是往外搪,

两员将来来往往才十多趟,

活喳喳恼了杨七郎,

“七爷我今个天要把番个狗命来要,

我定要为我杨家美名扬。”

想到此时哪怠慢,

‘扑棱棱’这杆大枪对胸膛,

骂一声:“番狗你奔哪里走。”

“啊。”梁天贵惨叫一声喊声娘,

这个贼娘呀一声,“罢了我。”

被杨七爷一枪挑下地坪洋。

杨七爷这时候挑死了个梁天贵,

在南门口番兵番将一个个只吓得脸色黄,

杨七郎杀一条血路冲进去,

望了望城河沿不远目尺旁。

杨七郎闪目就朝前边观看,

幽州地南门目尺旁。

杨七郎坐在马背那么高声喊,

城楼上连把那守城兵丁喊出腔,

“兵丁们,赶快快你们把个城门来放,

不瞒你,来了我天波府里杨七郎。”

杨七郎马背上边高声的喊,

有多巧,奸贼潘洪也到这方。

 

也该巧了,正好这一天摊到潘仁美来巡城。潘仁美巡到南门口了,再看看南门‘哈啦’一声,外边番兵整炸了。

哎呦。潘仁美心话:呼延赞雄州搬兵,还能杨家将到了吗?

潘仁美再闪一看,没有兵,再一看看番兵给炸开来,从大营里边跑过来一匹乌骓铁角豹,马身上端坐一人,越来越近,再看正是杨七。

杨七一声呐喊:“呔嘿,敌楼上当兵,赶快开城,我乃是雄州大兵到,父帅大兵在后,我是先行来到此地,我乃本是七将军杨延嗣。”

潘仁美再看看:噢,杨令公兵到了,杨继业兵一到,能把幽州救下来,他主要仗杨七这杆枪,如果杨令公功劳一大,潘仁美我在朝中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也罢了,我非先治死杨七,折断你姓杨家的最大膀臂。

想到这个时候,老奸贼潘仁美呵呵大笑,“哎呦,那不是七将军吗?”

杨七爷一抬头,哎呦,潘仁美,再想这个时候还不能翻眼。

杨七马身上抱拳一礼口称:“老太师,赶快开城,我已经杀了两个时辰,才杀到护城河。”

潘仁美闻听此言口称:“七将军,我暂时还不能放城。”

杨七说:“怎么的?”

“万岁有旨,兵不退不能开城啊。你想想,你一进来,那个兵无边无岸,这等我吊桥还没捞到撒,番兵就跟进来,龙驾难保,我们城里就三千兵啊。七将军呐,你到东门把兵杀退,俺再讲,我从东门放你。”说过话,转脸扬长而去。

杨七再想进城,人家不撒吊桥。没有办法,杨七爷暗暗想:潘仁美你这个老贼,你想治我杨七与死地,你也治不了,这小小四门也不是我杨七对手。

想到这个当口,杨七爷杀性四起,马头一带,冲到东门了,杨七一声呐喊:“呔嘿,番兵闪开了,你七祖宗驾到。”

一声七祖宗喊的,东门口当兵说:“毁了,刚才听南门逃兵来讲,南门口六太保死了,没撑杨七三枪啊。现在到东门了,赶快报给守东门的。”

守东门这个大将名叫图力金,图力金一听杨七到了,心话:我连他奶一枪也不撑,云祟关我亲眼看见,大梁王什么本事,我的妈妈,那上边还又增加一千斤神力,被杨七把大金枪给夺了。

‘哈啦’一声,东门口番兵也炸了。就这样,杨七闯过南门,闯过东门。

有书则唱无书则短,我要多罗嗦,说我唱书带水诓君家,转眼到北门,北门也被杨七爷杀退了。

哪知潘仁美又到北门了,杨七说:“老太师,这个三门兵都被我杀退了,你应该开城了吧。”

潘仁美闻听此言口称:“七将军,刚才我已经请过圣旨了,圣旨说不能开城。”

“啊。”杨七说:“莫非万岁不让我杨七进城。”

“不是的,说七将军神威大现,因为大梁王梁天庆御驾在西门,梁天庆坐下一匹马,掌中一杆枪,在云祟关你是知道的,叫你到西门,把大梁王兵杀退,到那时候,御驾亲自来迎接你进城,岂不为美呢?”说到这个时候,潘仁美依然扬长而去。

杨七爷没有办法,噔噔噔,把马肚带连紧三口,自己腰带也紧了几下,杨七爷马头一带,直奔西门闯下来了。

杨七一到西门口,一声呐喊:“呔嘿,番兵,我也不想杀你们,赶快报与大梁王梁天庆得知,就说七祖宗到了。”

那个当兵慌慌张张跑到皇罗帐,口称:“梁王千岁,不好了啊。”

 

当兵人如此这般把话讲,

打上边惊动大梁王,

好一个梁王梁天庆,

不由的怒从心起烧炸肝肠,

“我只说大宋朝君臣要困死,

没想到杨家爷们又到这方。”

喊一声:“两边不要怠慢,

你跟我两军阵去逮杨七郎。”

大梁王传下旨意也不要紧,

过来了狼虎众豪强,

打旁边又来了萧天佐与萧天佑,

打后边又来了野狗叫韩昌,

可了不得,普家兄弟催战马,

大梁王翻身又上马绱缰,

远望那西门口前破口骂,

骂一声:“小小的娃娃杨七郎,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多大,

你就敢两军阵战随话诓,

今一天梁王逮到你,

我叫你二肋长翅难飞天上。”

大梁王口吐凌云高万丈,

马身上再讲七爷黑煞王,

杨七爷闪目瞪睛看,

打量着君臣狼虎到这方。

杨七爷马身上边一声喊,

骂一声:“大胆大梁王。”

叫一声:“梁王少前进,

今一天快放幽州我大宋皇,

牙根半字要不肯,

七祖宗我叫你君臣都死光。”

杨七爷如此论般往外骂,

大梁王手举长枪奔前方,

眼睁睁七爷梁王开了战,

南大道杨家爷们撒绱缰,

又来六郎对八郎,

杨家爷们到此地,

杨七爷准备二夺大金枪,

也不知北国辽邦怎么闹,

下集书里说比方。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