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四部“八虎闯幽州”〗:第一回 二夺大金枪  

2013-02-08 18:32:00|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二夺大金枪

 

闲言碎语俺们且莫谈,

打开了前朝唱正篇,

上几集我唱的《金枪大北宋》,

俺还有本把半本也没唱完。

赵匡胤后宫院里崩了驾,

赵匡义面南背北坐江山,

都因为五台山挂牌去了愿,

赵匡义带君臣赶奔五台高山,

透临碑看到了北国这个萧皇后,

赵匡义带领君臣奔燕山,

北国地逼反了梁王叫天庆,

君臣们被困就在古燕山,

呼延赞瓦桥三关搬人马,

杨家将众家战将奔燕山,

杨七爷夜闯番营犯军令,

老令公传令执法不迟延,

打了七爷这二十棍,

半夜里杨七爷闯至在古燕山。

杨七爷杀了几天对几夜,

可怜他茶也没喝饭没餐,

潘仁美他不让七爷把个城来进,

杨七爷怒从心起火烧肝,

也只得紧紧腰里皮甲带,

催马摇鞭奔西关。

杨七郎来到这个西门外,

口声声都骂潘洪老贼奸,

“我跟你多大仇来多大恨,

你不该把我逼死在城外边,

我没带一兵对一将,

可怜我单枪匹马闯营盘,

潘仁美城楼上不把门放,

现如今你让我力杀四门关,

杨七我假如若死在个番邦内,

我跟你话有千番再不言,

如若是杨七我有活命,

幽州地我面见太子龙一盘,

我要能见到皇太子,

我把这内中的情由对君言。”

杨七爷完全都是心里话,

也只得催马到西关。

杨七爷来至在两军阵,

你看他泼炸虎口喊一番,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叫,

“呔。”又连把北国的辽兵我喊一番,

“赶快快你报给韩昌大元帅,

你就说天朝的七祖宗到这边。”

杨七爷一个祖宗说出口,

只吓得北国三军心胆寒,

众番兵感到此时不怠慢,

慌忙忙报给韩昌挂印官,

尊一声:“元帅,报报报,

宋朝里闯来杨七将魁员,

现如今力杀四门到此地了,

一心心俺老营里边走一番,

现如今杨七闯到西门口,

望元帅快派能将排战鞍。”

当兵人如此论般往下报,

一阵阵惊动韩昌挂印官。

 

杨七来了,番兵一报,韩延寿在椅子上边激灵灵就打了一个寒颤,心话:刚才两遍报了,杨七杀到南门,南门到东门,东门到北门了,这个小子真厉害,算起来从南门闯到我西门,大概有两天两夜了,杨七还能是铁打金刚吗?就没吃一点饭,滴水没下,他怎么活的呢?

哪知杨七爷也已经勒过三五遍腰里边皮甲带了,都是喝一点鲜血啊。

这个时候,韩昌当时手把令箭,“众将官听令。”狼虎众将集合两边。

韩延寿说:“盖家四杰何在?”

就看从下边过来四员将,一个个都是穿青挂皂,清一色全部是黑打扮,这四个人:老大盖金龙、老二盖金虎、老三盖金彪、老四盖金豹,一个是正殿将军,一个是左殿将军,一个是右殿将军,一个是后殿将军,这四大将军在北国有名,叫幽州四杰,厉害无比。这四个人清一色骑乌骓马,每人手里边是两面轧油锤,这八大锤威镇幽州燕山,无人是他兄弟对手啊,韩昌把这四个人选在马前做四将。

当时韩昌说:“盖家四杰何在?”

盖家四杰口尊:“元帅,叫我们哪方使用?”

“现在杨七已经杀到西门了,不错,杨七当初在云祟关,夺过我北国大梁王的大金枪,勇猛过人呐,可是有一条,你四个人是八面锤,他一杆枪怎么也胜不了你八面锤,你四个人赶快去给我捉拿。”

盖家四杰说:“元帅放心。这也不是俺卖句浪言夸句海口,八锤会一枪,定取杨七性命。两边,打炮了。”

 

番营里数声大炮药化灰,

四番将翻都上马乌骓,

盖金龙一马当先前开道,

盖金虎手中摇动两面锤,

四番将那正然催马往前走,

万马营看见杨七虎将魁,

见七爷摇马挺枪天神一样,

浑身上战袍变成栗壳色。

盖金龙磕马摇锤挡住路,“站住。”

喝一声:“小儿杨七听明白,

你竟敢单枪来闯万马队,

你可知幽州还有将英魁,

俺本是燕山四杰来到此地,

今日天我送你杨七把阴归。”

说罢时手举大锤往下打,

“黑小子,你给我拿命过来。”

杨七爷双手才把长枪挥,

就听得‘当啷’一声着了中,‘当’,

两个人兵刃交加火光飞,

杨七郎枪似乌龙搅大海,

盖金龙锤似恶虎把食追,

两下里交手倒有五六趟,

“哎呀,不好。”

只累得北国的番狗汗微微,

盖金龙一见自己难取胜,

在马上大喊一声发了威,

叫一声:“三位贤弟赶快上,上啊,

四个人会战杨家这个小黑贼。”

过来了盖金虎与盖金豹,

盖金彪手端大锤也抖了威,

杨七郎马身上边哈哈笑,

“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一杆枪抵住了塞北八大锤,

五个人西门口前拼了命,

也没分谁胜个谁败谁吃亏。

按下这西门口前一场战,

幽州城再把君臣说一回,

君臣们正在行宫犯难为,

忽听得西门喊杀似沉雷,

八贤王龙位上边开了口,

叫一声:“表兄高琼你听明白,

西门口炮声如雷杀声起,

还能是杨家兵到来解围,

你赶快带领偏将人四个,

快到西门查看莫迟延。”

君保闻听点头说:“遵旨。”

众兵丁迈步如梭紧跟随,

上战马顶到了西门敌楼上,

从那边过来潘洪老奸贼。

君保抬头望见潘仁美,

叫一声:“潘老太师你听一回,

我问你西门何人把番营闯?”

潘洪说:“老夫刚到可不明白。”

君保上了敌楼抬头望,

“哎呀。”见西门马踏尘土起砂灰,

四番将围住黑脸一员小将,

这小将单枪抵住那八面锤,

君保他仔细一看认得了,

原来是七郎延嗣将英魁。

敌楼上喜坏王爷高君保,

好叫他腹内辗转暗想忖,

“现如今来了杨七英雄将,

定是那令公到此来解围。”

君保抬头望望潘仁美,

潘仁美低头不语皱双眉,

高王爷感到此时不怠慢,

吩咐声:“三军儿郎你把鼓擂。”

 

君保说:“两边,给我扫动助战鼓,这是七将军杨希到了。”杨七配字杨希,号为杨延嗣。

当时候两边‘咚咚咚咚’战鼓齐鸣,杨七爷一杆枪抵住盖家四杰,会见八大锤,杨七爷毫无惧色,猛然听敌楼上边助战鼓响了。啊,杨七杨七啊,老贼潘仁美从南门叫我杀到东门,老贼从东门叫我杀到北门,从北门叫我杀到西门,可怜,北国每门口是三十万兵,是一百二十万大兵困住我杨七啊。杨七我两天两夜滴水没沾呐,今天好歹见到亲人,要是老贼潘仁美,他绝对不会给我助威的,肯定是贤王千岁知道了。

杨七在马身上那捞不到转脸朝敌楼上看,为什么呢?那一分神,那就得死人呐。两军战场活生生就是生死殿阎罗场,一翻眼马上那就得死人,所以杨七爷当时候听自己人到,助战鼓响了,杨七爷一声呐喊:“呔嘿,七祖宗今天要会会你八面大锤。”神威抖现。

盖金龙心话:这小子还能是他妈妈吃钢铁长的吗?怎么越打越有劲的。刚才我看他精神不怎么样,这一声喊的整个是山也摇地也动啊。

到这个时候,盖金龙一声呐喊:“呔嘿,你们兄弟三个听着,杨七这个小子太厉害,一杆枪裹住我们八面大锤,不能取胜。这样子我一锤下去,他拿枪架开来,你一锤下去,他拿枪又架开来了,现在我喊一二三,单等我喊到三的时候,我们前后左右,八面锤一起举上天,对他头上砸,他只能架开一面,那七面锤他就架不开来了。”

说到这个当口,弟兄四个说:“好。大哥赶快传令。”

就看盖金龙在马身上说:“一,二,三。”喊到三,‘哈啦’一声,八面大锤整个举天上,我个乖乖,一起对杨七爷头上砸来。

杨七爷瞪睛再一看,看八面大锤都举天上去了,杨七再想:架这面,那面锤砸死我,架前边,后边锤砸死我,拨后边,前边锤砸死我。

杨七爷也急了,当时候把枪‘哧啦’一下,朝当中一面大锤两面大锤当中这么一横,杨七爷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时候,‘柔’这三百六十度整个转了一圈子,杨七爷这个枪一打到这个锤了,这个锤撞到那个锤上,那个锤撞到这边锤上,就听,‘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哈啦’一声,一枪把八面大锤就给搅开来了,不是架的,是搅开八面锤啊。

杨七爷一声呐喊:“番贼,你给我上。”

番贼说:“毁了,杨七单枪搅我八面大锤,真厉害呀。”

 

杨七爷单枪搅开八面锤,

只吓得塞北四杰脸变色,

这个说:“小儿杨七多勇猛,

胜似那河水倒流涨一载。”

那个说:“兴汉灭莽姚子匡,

他也曾单枪搅过八面锤。”

这个说:“世上要有杨七在,

我恐怕难保幽州古塞北。”

到此时幽州四杰心害怕,

杨七爷马身上边抖了威,

“呔嘿。”一声喊好比山摇对地动,

镔铁枪直奔个番将的前心坠,“给我吃枪。”

盖金龙马身上边手一慢,“啊。”

这杆枪扎入他前心把阴归,

‘咣叮咚’死尸栽下能行马,

盖金虎慌忙忙圈马手拎锤,

杨七爷大喝:“番狗你哪里走。”

那么一伸手,抓住了番贼的勒甲围,

单膀用力是往下惯,

“啊哈,番狗你给我下去。”

‘啪’盖金虎被摔的花红脑子四下飞,

吓坏了盖金彪与盖金豹,

也只得拾了死尸把马催。

众部队见到韩昌大元帅,

“元帅。”尊一声:“元帅不知听明白,

现如今黑贼杨七太厉害,

西门外单枪搅开俺八面锤,

我大哥长枪之下身亡死,

我二哥掼死战场血乱飞。”

二番将如此这般往下报,

“哇呀呀呀。”贼韩昌一声怪叫怒气吹,

“来呀。”吩咐声:“三军儿郎快备马,

让本帅去会杨七小黑贼。”

韩延寿西门要把杨七会,

“慢。”后半边有人讲话皱双眉,

叫一声:“韩大元帅慢点走,

我与你同到外边去走一会。”

黄罗帐梁王天庆得了信,

今日天要会杨七虎将魁。

韩延寿一见梁王要出马,

慌忙忙弯腰行礼笑微微,

尊一声:“千岁龙驾要保重,

俺君臣顶到那疆场会黑贼。”

大梁王这时翻身上了马,

手里边又把大金枪来捏,

贼韩昌一马当先往前闯,

从对面正遇杨七将英魁,

杨七爷抬头看见韩延寿,

他这才挽辔收驹把马勒。

 

梁天庆再想:杨七,这一次你就没有命了。

怎么的?梁天庆自从云祟关回来,杨七郎一夺大金枪,赵太祖叫把这个大金枪还给梁天庆,梁天庆回来又找他师父马大真人,马大真人又把枪放在炉里炼了七天,在后边又加一道筋骨,这筋骨朝前再一推,两道筋骨上,口中只要念动真言,就能增加一千三百斤力量,所以这个时候,梁天庆有把握来逮杨七了,杨七爷要二夺大金枪了。

就在这个时候,杨七看梁天庆跟韩昌一起出来了,韩昌马在前边,杨七爷一声呐喊:“呔嘿,来者那不是野狗韩延寿吗?”

韩昌闻听此言把马收住,‘哈啦’一声,兵两边一字排开了。

韩昌说:“正是本帅,我说杨七啊。”

杨七说:“韩延寿有何话讲?两军战场来就是打仗的,我杨七就一个人,今天我要看看,你千军万马有多在能耐。”

韩延寿说:“杨七啊,你就是铁打的金刚罗汉,今天我要用万马大营,把你磨成钢针。”

说到这个当口,韩延寿马朝前一点镫,‘呵棱棱’把这张青铜偃月大砍刀举起,对着杨七爷当头就砍,杨七爷手拎长枪喝声:“开。”‘当啷’一声打送圈外,二马趟开,杨七爷还上一枪称为一合,野狗韩昌也不孬啊,从云祟关回来以后,韩昌是苦练功夫,那武力比云祟关时候,又增加了一倍,所以才官封到六国三川总元帅。

两个人来来往往去去回回,打在一堆战在一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大战有二十几个回合,那到底韩昌不是杨七爷对手,韩昌累得气喘吁吁,就在这个时候,韩昌当时候淌汗了,眼看就要败阵,大梁王梁天庆在后阵头看真真切切,大梁王马朝前一点镫,‘哈棱’一声,鞍桥上把这杆大金枪给它拎起来,‘嘭’那个筋骨朝前一推,这个力量上来了,喊一声:“韩元帅后退了,让本王我来逮杨七。”

韩昌再看大梁王上来,马一点镫,‘咯噔咯噔咯噔’向后退去,大梁王说:“杨七啊,本王今天要亲自会会与你。”

就在韩昌马朝后退,梁王马还没上来的时候,杨七腹中饥饿,没有办法,趁这一点机会,‘哧哧哧’,把皮甲带又紧三扣,‘噔噔噔’,马肚带也紧了三下,杨七嘴中发干,没有办法,把这杆镔铁长枪横过来,打这一天一夜,那个枪头上还滴血啊。杨七爷用吞尖舔舔鲜血,就觉着心中好受了许多,敌楼上边被高君保看的真真切切,高君保心话:七弟,可怜,你舔血啦,肯定你饿了,还不知杀多少天了。就算高君保有心我要放你进城,敌楼这边吊桥一放下来,城门一开,大梁王这一班人趁势进城,我君臣难保性命。

高君保暗想:七弟,你要坚持住。就看梁王还没上来,杨七又把战袍给它拎起来了,战袍上也滴血,杨七用手挤点鲜血,朝嘴里‘吱吱’喝了两口。

到这个当口,高君保说:“七弟啊。你可把哥疼死了。”

 

杨七郎马身上边把血尝,

敌楼上疼坏了高琼征南王,

“也不知七郎何时到此地?

看起来他腹中饥饿是难当,

我有心撒开吊桥把城放,

我又恐怕敌人攻进城君臣遭殃。”

也只得敌楼上边呆呆看,

马身上再唱唱塞北大梁王,

梁天庆催开了坐下能行马,

手里边晃动这杆大金枪。

 

梁天庆这一杆大金枪,是他师父马大真人,在炉中炼七七四十九天炼成的。上一次在云祟高关被杨七一夺大金枪,后来赵太祖就叫他还给梁天庆,可是梁天庆呢?收回来以后,又找师父加上那个枪上一道筋骨,只要念动真言,这个枪上边就能增加五百斤的力量,这回比上回还厉害呀。

 

梁天庆喝一声:“杨七你少撒野,

本王我今个天送你见阎王。”

说罢话长枪一摆分心攮,

杨七爷一股的怒火燃烧胸膛,

骂一声:“北国番狗梁天庆,

你竟然拿着耻辱当荣光。

想当初云祟高关一场战,

你被我手中夺下大金枪,

要不是赵太祖仁慈放了你,

嗨嗨,你早已在我的枪下见了阎王,

到后来我遵了太祖他的旨,

两军阵还给你这杆大金枪,

今日天幽州二次又见了面,

本将军我送你去见五阎王。”

杨七郎气吐凌云高万丈,

“呀呀呀呀呸。”梁天庆牙关只咬得咯嘣嘣响,

两个人就在那西门口前拼了命,

都把那生死两字那撂一旁。

两下里来往交战四十趟,

也没分谁个胜来对谁瓤,

梁天庆马身上边眉头皱,

只见他双手端枪气昂昂,

又把那二道筋骨推上去,

坏了,嘴里边真言咒语念出腔,

刹时间长枪增加千斤重,

这杆枪直奔七爷前胸膛,

杨七爷连推两下没推开,

“开,开。”杨七郎嘴说不怕心里慌,

“刚才刚我架他长枪不费事,

为什么如今重如山太行,

不用人说我知道,

看起来这杆宝枪有文章。”

杨七郎低头一计有有有,

“我不如二次夺他的大金枪,

我杨七要能夺下他枪一杆,

我就能服住塞北的大梁王。”

杨七爷想到这时主意拿定,

一反手按住自己手中枪。

 

七爷再想:今天必须夺下这杆大金枪,只要他没有大金枪了,这个梁天庆就没有文章可做了。

想到这个时候,杨七这杆枪接住梁天庆枪的中节腾口,连推两膀没推开来,人那个枪‘吱吱’叫奔你前心钻,眼看杨七爷就有生命之危险。杨七这边身子猛然在马身上一咧歪,一打偏,就叫‘哧啦’一下,杨七再看这杆枪从自己胸前擦过去了,梁天庆只朝前边一挨一下子,杨七郎探右手一伸手,把梁天庆枪的中节给撰住了,“给我吧。”一使劲就想来拽这个大金枪。

梁天庆再一抬头,看杨七让过自己枪头,身偏过来把自己枪中节撰住了,梁天庆知道这杆大金枪能保住幽州燕山,失了大金枪自己性命就没有了,梁天庆也急了,双手一带劲说:“回来。”

杨七说:“哪里回,你给我过来。”

杨七枪也按鞍桥上,两手抱中节,这边梁天庆后手就抱枪纂,两下就给拉大锯了。他使劲,枪奔那头去,他使劲,枪奔这头来,一拉一拽,一拉一拽,来回拽有五六个回合,双方也没能把大金枪拽回去。就在这个时候,杨七爷杀威四起,他是黑煞临凡呐,当时大吼这么一声,把这胳肢窝夹着枪头子,右手就撰住这个枪中节,这边梁天庆拽也拽不动,杨七把左手腾出来了,一反手背后打将虎尾钢鞭给它提过来了,杨七郎当时把鞭朝空中一扬,“梁天庆,吃鞭。”‘唰啦’一鞭,对梁天庆顶梁穴打来。

梁天庆一抬头,杨七鞭到头顶了,梁天庆激灵灵打一个寒颤,在马身上脑海里一刹时间,就想起一个念头:我今天有心躲杨七这根鞭,来个镫里藏身叶里藏花,来躲这根鞭,马上马我就得松手,这杆枪就被杨七夺去了;我要今天不躲这根鞭,硬挨一下子,那马上马我可能被打的粉身碎骨。梁天庆也急了,情愿死,我也不能把枪让杨七夺去。梁天庆双手抱着大金枪死也不放,把腰这么一躬,情愿挨打,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咔嚓’这么一声,正好打梁天庆后背上边,这一鞭打的梁天庆甲叶乱飞,哇啦‘一口血就吐出来了。杨七爷这个胳肢窝夹枪头,右手拽中节,梁天庆说:“回来吧。”一使劲把大金枪又夺回去了,他情愿舍命,也没舍得这根大金枪。

梁天庆受了重伤,马头一带,‘咯噔咯噔咯噔’,抱大金枪跑了。杨七一看梁天庆抱枪跑了,当兵再看看大梁王打败,韩昌当时保护大梁王也奔后退了,西门那个大兵跟潮水似的,‘啊啦’一声整个炸。常言说树倒猢狲散,兵败就如山倒啊,主将一败了,当兵‘啊啦’一声后退,杨七催马就想追大梁王,就听敌楼上高琼喊了:“贤弟不要再追,赶快进城吧。”

 

梁天庆西门败走逃了身,

那个敌楼上惊动了王爷叫高琼,

喊一声:“七弟不可再追赶,

你赶快跟我进城见主公。”

杨七爷闻听此言抬头看,

才望见征南王爷叫高琼,

君保吩咐三军把城放,

众儿郎慌忙忙绞动辘辘绳,

‘哗啦啦’吊桥满担城门放,

杨七爷一圈坐马进了城,

这时候城门关闭又上锁,

君保慌忙忙上前把话明,

问:“贤弟你是何时到此地?

为什么杨家只来你人一名?”

杨七爷闻听此言叹口气,“唉。”

又把那高家兄长喊一声,

“你要问我为何一人把营闯?

单等着见到万岁再禀明。”

君保闻听此言把头点,

一翻身上了自己马能行,

兄弟俩行宫外边下了马,

急冲冲步走紧急往里行,

君保呼一声:“主公万万岁,

现如今来了杨家七英雄。”

杨七爷卸去盔甲跪在地,

呼一声:“主公万岁圣贤龙。”

又尊声:“贤王千岁千千岁,

小臣我来为主公问安宁。”

八千岁抬头望见黑煞帅,

见杨七浑身上下血染红,

八贤王看到这里心难过,

上前来拉起杨七将英雄,

叫一声:“将军杨七你请坐,

本王我今天有话要问清,

老令公发来多少人共马?

你家里兄弟来了人几名?”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