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金枪大北宋》第四部“八虎闯幽州”〗:第八回(末回)蛇凤关立约  

2013-03-22 13:15:20|  分类: 琴书“金枪大北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蛇凤关立约

 

蛇凤关三声大炮震山河,

杨延平磕开坐下马征驮,

来到那两军战场收头扣,

喊一声:“南唐兵丁你听着,

你赶快报给宋万大元帅,

你叫他两军战场来比比低弱,

假如是两军无人来走马,

本将军要马踏你大营把他捉。”

杨延平口口声声来骂阵,

众唐兵慌忙报事喘呵呵,

报事兵慌忙忙跑到中军帐,

“报。”面见那元帅宋万把话说,

“元帅,现如今宋将在两军战场来要战,

请元帅速派能将去动干戈。”

老宋万闻听此言要传令,

从帐下过来一位女娇娥,

尊:“父亲,快给女儿我一支令,

让女儿马到疆场把宋将捉。”

老宋万闻听此言抬头观看,

原来是女儿三春俊娇娥。

老宋万闻听此言摆摆手,

叫一声:“我女儿三春听父说,

虽然你高山学艺本领好,

你怎么能与杨家父子动干戈,

常言说英勇莫过杨家将,

他八个儿啦,个个能把太行托。”

吩咐声:“两边儿郎快鞴马,

让本帅去把杨家小儿捉。”

老宋万营门口上了烟火兽,

后跟着宋氏三春女娇娥,

宋姑娘催开坐下桃花马,

有一杆白金长枪顺手摸,

父女俩一马顶到两军阵,

对阵上惊动延平好汉哥,

杨延平喝声:“唐将少前进,

本先锋久候多时在等着。”

杨大郎一声吼喊震天地,

哎呦,马身上惊动那三春女娇娥,

观对阵跑来一匹是白龙马,

哎哟,马身上端坐一将真不弱,

只见他年方大约有二十多岁,

一股股杀气直冲顶梁穴,

只见他面如敷粉多俊俏,

哎呦,只生得两背宽广膀又阔,

观小将鼻正口方牙似玉,

又见他浑身穿白身披雪。

宋三春观到这里叹口气,

唉,哎哟,不由得心中辗转暗揣摩,

人都说天朝大邦出才子,

这个人相貌长得真不弱,

真好比兴唐灭隋罗士信,

又好比赵云离了长坂坡。

宋三春观到这里不怠慢,

抖丝缰磕开坐下马征驮,

小姑娘刚刚催马要上阵,

老宋万马身上边一声喝。

 

“女儿后退了。”

宋三春看父亲马已经上去了,没有办法,马退回来了。

老宋万用手一指:“呔嘿,来者宋将,留名赴死。”

杨大郎再看帅字旗飘打半空,就知道是兵马大元帅宋万了,杨大郎在马身上把枪朝鸟翅环上一担,抱拳一礼,“来者莫非是南唐兵马大元帅宋老人家?”

宋万说:“正是本帅。”

宋万心话:就凭这一句话老人家喊的,乖乖,我就知道姓杨家懂礼貌啊,不是那些他妈山猫野猴见面就骂人呐。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杨大郎说:“要问我,乃是石州火塘寨杨家将,我排行老大,姓杨名泰配字延平。”

宋万哈哈大笑:“我说杨延平啊,杨家将威镇中原,谁不知道一张金刀八杆长枪啊,你不应该保昏君赵匡义啊。”

杨大郎闻听此言,口称:“宋帅言之差矣了,世上错君王无错,我杨家已经插进这个泥坑了,就别想再出来了,我杨家既然出头保主了,也不会悬崖勒马的。宋帅,事已如此,我请宋帅好好想想,南唐三年没进贡四年没来朝,宋元帅呀,不应该反表打进中原,才引起我主金殿飘旨,我父亲领兵到此。宋帅,依我说,赶快退回金陵,劝南唐王献出降书也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哈。”宋帅说:“杨延平啊,你讲的倒好听,常言说各保其主啊,我对你讲吧,今天既然我南唐君臣下了反表,就不怕你杨家将了,俺也估计的,中原非杨家将来挂帅,可有一条,这也不是我藐视你杨家将的,杨延平啊,今天你能架开我宋万这一张刀,我转脸拨马回奔南唐,我亲自叫南唐王把降表写好,我捧送给你。”

杨大郎说:“宋元帅,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就能够这一张刀打遍天下无敌手吗?”

宋万说:“不相信。试试瞧,你真能架开我这一张刀,别说你一个人,你弟兄三个能架开我这一张刀,我就能转脸走了。”

杨大郎说:“好,我不要弟兄三个,我就一人来架你一张刀,我到底看宋元帅有多大的能耐。”

宋万闻听此言,只气得暴跳如雷,大喝一声:“杨延平,撒马过来。”

 

老宋万大吼一声震上苍,

手里边挥动了八环刀一张,

‘哗愣愣’磕开那坐下烟火兽,

骂一声:“石州火塘杨大郎,

你只知中原有你杨家将,

你可知南唐地还有我宋万刀一张,

我念你杨家都是英雄将,

我不忍心把你疆场刀下伤,

你要能两军战场听我的话,

你速速回马赶奔帅虎堂,

高关里见到杨业你的天伦父,

你叫他两军战场上来投降,

假若你今天不听我的劝,

我怕你三个人难架我刀一张。”

老宋万如此这般往下讲,

“呸。”马身上气坏了延平杨大郎,

喊一声:“二弟三弟压后阵,

让大哥会会宋万刀一张。”

杨延平磕马摇枪往上闯,

老宋万马身上边气昂昂,

大喝声:“杨家的小儿你哪里走。”

手中刀泰山压顶奔顶梁,

杨大郎马身上边不怠慢,

手里边棒起这杆小银枪,

全身使劲是往上架,“开。”

老宋万大吼一声震上苍,

宋万就说:“哪里能开的了。”

老宋万马身上只用个七分劲,

杨大郎浑身的力量都用光。

杨延平连推三下没推动,

就好比蜻蜓去扛山太行,

老宋万大刀吱吱的往下坠,

杨延平咬紧牙关口难张,

这杆枪眼看看压成个弯弓一样,

白龙马被压得四蹄使劲汗汪汪,

眼看看大郎延平没有命,

后阵头惊动二郎与三郎,

兄弟俩一见大哥在危险,

慌忙忙磕开坐下马绱缰,

喊一声:“大哥,你不要害怕,

兄弟俩来架宋万刀一张。”

老宋万一看二郎三郎来到,

在马身上呵呵大笑便开腔。

 

“哈哈哈哈。”老宋万说:“你是什么人?”

二郎三郎说:“我是二郎延定、三郎延广。”

老宋万说:“你弟兄俩来,你看你们可能架开我这一刀。”

二郎顶到跟前,手拎长枪说:“开。”

宋万本来压杨大郎时候,劲只上去有七分,这双膀一带劲,十分劲上去了,那架不开来。

三郎在左杨二郎在右,二郎说:“这样,大哥,我们兄弟仨喊一二三,喊到三时候,一起使劲。”

就看二郎喊了:“一…二…三…。”弟兄仨一起使劲,‘当啷啷’一声,才把宋万这口刀架开来。

杨大郎说:“贤弟快走。”马头一带,咯噔咯噔咯噔。

宋万哈哈大笑,把捋胡须,用手一指:“杨延平啊,我不杀你,我就凭你刚才跟我讲的那几句话,我知道你姓杨的是正人君子,不是那一般山猫草寇。来来来,赶快叫你父亲前来见我。”

大郎二郎顶到中军帐,见了杨业。杨业看弟兄仨盔歪甲斜回来:“我儿胜败如何?”

大郎说:“父亲,不好了啊。”

 

弟兄仨跪倒把个令来交,

“父帅你不知听分晓,

俺弟兄领令前去走马,

遇到了南唐宋大刀,

老宋万这个一张金刀有多厉害,

俺弟兄只有架来也不能招,

可怜他一刀败俺人三个,

没有法,来见父亲说根苗。”

弟兄仨如此论般讲了一遍,

“啊。”打上边可惊动领兵帅招讨,

杨继业闻听这一番话,

不由得一阵阵的皱眉梢,

“好厉害的个南朝将,

看起来今天败我枪三条。”

吩咐声:“两边儿郎快带马。”

打那边过来了六爷杨延昭,

喊一声:“爹爹暂息雷霆的怒,

爹爹呀,杀鸡何必用牛刀,

俺弟兄愿讨爹爹一道令,

两军阵去会会宋万帅招讨。”

四郎五郎说一声:“好。”

老令公上边才把大令来抛,

弟兄们就在辕门上了马,

三声大炮震云霄,

弟兄仨走马俺暂且不表,

回文书再讲令公年迈高,

老令公独人坐在帅虎帐,

好叫他腹内辗转犯了焦,

“头一阵我儿延平去走马,

兄弟仨才架开宋万一张刀,

现如今五郎六郎又出阵,

好叫我时时刻刻挂心梢。”

老杨业帅虎大帐正自叹,

外半边走战回来三英豪,

杨四爷他在前边带着路,

后半边跟来延德对延昭,

老令公问声:“我儿怎么样?”

杨六爷双膝扎跪地坪梢,

“俺今天两军战场会宋万,

兄弟仨才架开宋万这张刀。”

 

“父亲,我们又败回来了,老宋万一刀又把我们弟兄仨败了。”

老令公只气得哇哇怪叫,再想:宋万宋万,你两刀败我杨家六员将啊。

“两边鞴马抬刀。”

杨六说:“父帅,千千万万不必性急,得相办法,现在宋万力量太大了。”

这个宋万书本上交代,按上界天牛星一转,你想,天上的神牛下界的,那力大无穷啊。

杨令公说:“奴才后退了。”老令公这个人性子又暴了。

当时两边把老令公玉儿豹鞴来,抬过金背大砍刀,老令公一声令下,六个儿不敢,都跟在后边,出了南门。

一到南门口,老宋万一抬头,帅字旗打了。“呔,来者莫非是金刀杨业吗?”

杨业在马身上抱拳一礼:“来者莫非是南唐宋元帅?”

“正是本帅。”

杨业说:“久闻宋元帅大名,今天得到疆场拜会宋元帅,宋元帅呀,刚才你两刀败我六个儿子,今天我来讨教宋帅几路刀法。”

“哈哈哈哈。”宋万闻听此言说:“杨业啊,这也不是我卖句狼言,也不是我夸句海口,也不是我藐视你杨业的,杨业啊,你也架不开我宋万这一刀。”

杨业说:“宋元帅,常言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难道你就能藐视我杨家将吗?”

宋万说:“不是藐视,我真没看起你姓杨的。这不是我说的,我说杨继业嘞,你真能架开我宋万这一张刀,我转身回奔南唐王跟前,叫南唐王献降书降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说一句实话,南唐王这次反表打进中原,就是我主张叫打的,他也就仗我宋万这一张刀。杨业,你有没有胆量。”

杨业说:“宋帅啊,我要架不开你这张刀,我转身回到蛇凤三关,带兵我也就回去了。”

宋万说:“好,杨业,那一言为定,撒马过来。”

老宋万马朝前一点镫,可就动起手来了。

 

他二人正说好话把手交,

老宋万一伸手端起来大砍刀,

喝一声:“金刀杨业哪里走,

你今天两军战场命难逃,

你今天能架开宋万我的刀一口,

我说过话,立即带兵转回朝,

到南唐献出降书对降表,

从此后两国永不动枪刀。”

老宋万气吐凌云高万丈,

后阵上惊动六爷杨延昭,

杨六郎马身上边开了口,

叫一声:“众家兄弟听我描,

我的父能架开宋万刀一口,

俺这里话有千番再不描,

假若是架不开宋万刀一口,

俺必须群打群拥往上包,

两军阵架开宋万刀一口,

请父帅下令派人转回朝,

只要能派人回到汴梁地,

请万岁放我七弟出天牢,

只要是七弟延嗣到此地,

才能够服住宋万这张刀。”

众兄弟点头都说:“好好好。”

一个个紧瞪双目把枪捞,

按下来众家兄弟做准备。

回文书再把宋万描一描,

喝一声:“元帅杨业要注意,

本帅我大刀取你命一条。”

说罢时板门大刀往大坠,

这张刀直奔杨业顶梁梢,

杨继业感到此时也不怠慢,

一伸手紧握那手中定宋刀,

两膀用力往上架,“开。”

老宋万呵呵大笑两三遭,

“哎,你不能开了。”

老宋万全身用力往下压,

老令公双膀使劲往上挑。

老令公连推三膀没推动,

只累得浑身大汗湿胸梢,

老杨业马身上边叹口气,

一阵阵腹内辗转好几遭,

“今日天架不开宋万刀这口,

我杨业一世英名付水漂,

今日天死了杨业如薅草,

大宋主撒手掼了万里遥。”

杨元帅事到临危心没乱,

偶然间心中想起计一条,

杨令公感到此时不怠慢,

在马上哈哈大笑两三遭。

 

“哈哈哈哈哈哈。”

宋万陡然把刀停住了,这张刀压得杨业连气都喘不过来。

“杨业啊,你都事到临死了。你还笑什么的?”

杨继业哈哈大笑说:“宋帅呀,宋帅呀,常言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人又道讲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宋帅呀,我小看你南唐宋万了。”

宋万说:“此话怎讲?”

杨业闻听此言说:“宋帅,我没考虑南唐偏邦小地,能有你这一员大将,我还真没考虑到啊。我…嗨…,这话就不能再讲了。”

宋万说:“杨业,那你把话讲清楚,我暂时刀不使劲,不奔下去,你说到底这话怎么讲?”

杨继业说:“宋元帅,你知道我有几个儿子?。”

宋帅说:“知道,七郎八虎一张金刀八杆枪,我知道。”

“你看我后边来几个?”

宋万说:“六个啊。”

杨业说:“一点不错,我告诉你,我八个儿子就来六个,留两个给家,一个八郎一个七郎。在闯幽州时候,大家都知道七祖宗八王人,我那个七儿一声喊,把韩昌一百万大兵喊退四十里啊。当时我领旨要奔南唐来的时候,万岁说把八个儿都带去,七儿就要跟来,我说,七儿你不能去,我早闻到了南唐有个大元帅,姓宋叫宋万,这个人本事非常高强,可有一条,乖乖,他不是你对手啊,你这孩子杀人无眼,枪一理起来就死人呐,回头到南唐一枪把宋元帅杀了,天下就少一员这样大将了,我说你不能去,八儿你也不能去,我带你大的六个就够啦。乖乖,所以我就没把七儿八儿带来,怎么的?他杀人太厉害了,到这来,你连一枪对手也不是他的。宋元帅啊,我没考虑到啊。我要考虑到,我就把我七儿带来了,我七儿要真来,你连我七儿三枪都不是,三枪就把你服住了。”

宋万呵呵冷笑:“我说杨业啊。”

宋万‘哧棱‘一下,把刀抽回来了,“杨业,我不跟你打了。”

杨业说:“怎不跟我打了的?”

宋万说:“英雄爱英雄,好汉爱好汉。我在南唐,就听说杨七郎在北国三夺大金枪,我据听说,一杆枪搅幽州百员大将,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不给你七儿带来的呢?”

“我怕给你命伤了的,宋帅。”

宋帅说:“我不怕。这样子,你这叫你七儿来,跟我俩比,三枪能服住我宋万,将在外君命不授,我代表南唐献出降书降表,永不犯大宋,再不犯大宋。”

杨业说:“宋元帅嘞,现在你刀逼着我杨业,你想想,远水不解近渴,我儿子还在东京啊,一时也来不了。”

宋万说:“到东京来回要多长时间?”

杨业说:“最起码也得一个月。”

宋万说:“这个仗,从今天起开始不打了,我保证围城,还不攻城。这样子,你派人立即回到东京汴梁,好不好?到东京汴梁把你七儿杨希找来,三枪能服住我宋万,我宋万代表南唐献表,如果你儿三枪服不住我宋万呢?”

杨业说:“如果服不住宋万,姓赵江山说靠我姓杨的,我杨继业代表大宋江山,我也献降表。”

宋万说:“杨业,说话可算话。”

杨业说:“我们可以定合约,签字。”

宋万闻听此言说:“好,明天我放开北城门,北城门不许一兵一卒挡你,赶快派人回东京汴梁,搬你七儿杨希,你看怎么样呢?”

老令公说:“承蒙宋帅大恩。”

宋万说:“既然如此,两边看纸笔砚瓦伺候,我要立合约。”

说到这个当口,两边说:“吵…。”

 

老宋万大声传令把话描,

可把那唐兵唐将忙坏了,

慌忙忙取过纸笔与墨砚,

杨六郎手拎着羊毫忙吵吵,

上写着:“南唐中原起战火,

就在这蛇凤高关把兵交,

南唐地倒有宋万大元帅,

中原地杨业领兵帅招讨,

宋元帅三刀败了七员将,

杨元帅派人搬兵转回朝,

汴梁城去搬杨七英雄将,

蛇凤关来与宋帅比低高,

杨七郎三枪能服住宋元帅,

宋大帅代表南唐献降条,

杨七郎三枪服不住宋元帅,

杨继业立刻带兵转回朝,

中原地献出降书对降表,

南唐王驾坐中原九龙朝。”

杨六郎一封合约抄两封,

老宋万接过合约用眼瞧,

老宋万看过合约心高兴,

在马身慌忙忙才把笔来捞,

他在那合约上边签了字,

又递给令公杨业帅招讨,

杨继业合约上边也签字,

老宋万叫声:“杨业听分晓,

明日天本帅放开北门口,

你赶快派人搬兵转回朝,

一月内杨七能到我三关地,

我与他两军战场比低高,

一月内杨七要不到三关地,

别怪我带兵攻城把你抄。”

杨继业闻听此言:“好好好,

宋元帅大仁大义我明了。”

老宋万说罢收兵回营去,

杨继业圈回坐下马龙蛟,

众小将跟着父亲回城里,

老杨业帅虎大帐把话描,

只见他仰天长叹一口气,“嗨。”

叫一声:“我的儿延定与延昭,

我只说杨家父子无敌手,

不料想南唐宋万比俺高,

老宋万三刀败我七员将,

无奈何我定稳军计一条,

你二人立即动身赶快走,

回到那东京搬兵走一遭,

到金殿面见当今宋天子,

立即的调你七弟出天牢,

我七儿能到蛇凤三关地,

两军阵好与那宋万比低高。”

杨二爷闻听此言说:“遵令。”

那旁边过来六爷杨延昭。

 

六爷说:“父帅,还有一样事情,你得立即写告急哀表。”

老令公闻听此言,当时候叫人看过纸笔砚瓦,‘唰唰唰唰’就写了一道告急哀表,把这表章封好,交给杨六,“我儿啊,千斤重担就落在你两人身上,一路上可要小心才是。”

杨二说:“宋万光说明天放北门,这个能不能说话做到呢?”

杨六爷说:“二哥,言之差矣了。你看宋万这个人,一言既出,如白染皂,这并非是一般那个孬人物啊。”

杨二说:“好。”到这个时候,杨六爷当时候鞍马准备好了。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老令公带领几个儿子,把杨六杨二亲自送到北门口,登上敌楼,再一看,哟,就看北门口,那个大刀宋万在那里耀武扬威,一声喊:“杨帅来了。”

杨继业说:“宋元帅来了。”

宋万说:“杨业啊,你派哪个回朝搬兵的?”

杨业说:“派我六儿延昭、二儿杨真,回朝搬兵。宋帅,你昨天说过放行的,今天你又来干什么?”

“哈哈哈哈。”宋万说:“一言既出,我不会再说回头话,我下令叫放北门,我又恐怕有些当兵不遵守军令,本帅亲自来看看。两边闪开了,让开一条路,哪个随随便便挡住杨家将这两个人,本军令定斩不饶。”就听北城门那个大兵‘哈啦’这么一声,闪开一条大路。

杨业不由得在敌楼上边,把大拇指一竖,“好,真是一员天生大将。”

杨六爷说:“父亲,儿要告辞了啊。”

 

老令公大吼一声快开城,

打里边冲出狼虎二弟兄,

杨六爷催马摇鞭就前开道,

杨二爷紧紧跟随没放松,

弟兄俩个催战马,

闯出南唐万马的营。

正是这弟兄俩个往前走,

不好,乾为天呜呜叫的刮大风,

只刮得天昏地暗惊人胆,

只刮得飞砂弥漫遮长空。

杨六爷马背上边也难睁眼,

只觉着两匹马被风刮在半悬空,

耳旁边大风咕咚呼呼的响,

弟兄俩抱着马的判官不消停。

杨二爷耳旁边觉着风不响,

‘啪啪啪’战马四蹄落溜坪,

杨延定坐在马身瞪睛看,

打量着宝马来到东京。

杨二爷停下坐马仔细看,

好叫他大海抛锚猛吃惊,

再朝那四下留神望,

为什么不见六弟的影与踪,

“俺兄弟刚离南唐三关地,

为什么隆天菩萨你刮狂风,

来时候本是兄弟人俩个,

现如今单剩杨真人一名。”

正在这二郎杨真心考虑,

东北方马跑撞破了紫金钟,

你再朝东北方向仔细看,

有一匹白龙马跑赛旋风。

 

欲知后事,请看续集《三枪定南唐》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