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一部“杨六郎沧州接彩”〗:第一回 东京调七郎  

2013-03-22 17:47:28|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东京调七郎

 

拦板交代言归正,

我接着前章看下封,

上几集我唱的金枪大北宋,

俺还有这个兵下南唐没唱清。

都因为南唐造了个反,

汴梁地出征来了老令公,

杨继业带来杨家六只虎,

南唐地来要降表对降封,

老令公带领着儿子把南唐进,

差儿子东京汴梁来搬兵,

二郎六郎领了令,

弟兄俩催马离大营,

弟兄俩催马才把营来离,

老天爷陡起三阵风,

三阵大风就刮过去,

弟兄俩被风刮在半悬空,

刹时间只觉得风不响,

杨二郎他催马落在个地流坪,

他再朝前边闪目打量,

面前来到个古东京,

他再往后边就一瞟眼,

“不好。”不见六弟影与踪。

杨二郎在这里犯难为,

“二哥。”东北方有人呐喊叫一声,

杨二爷勒马仔细看,

原来是八弟延顺到来临。

杨八爷马到南门不怠慢,

慌慌忙忙下马会长兄,

上一集我唱到此处收的板,

你让我略白几句奉诸公。

 

八郎延顺说:“二哥。”

杨真再看,“哎哟,八弟来了。八弟你从哪来的?”

杨八说:“二哥,自从我父亲带你弟兄六个奔南唐,当时我是回翠平山探亲的,现在一晃光阴就几个月下来了,我母亲病已经基本上好了,那是我的义母啊,我这才回奔东京。哎呀,二哥你…。”

杨二说:“一言难尽了。哦,你在翠平山也得到消息,南唐造反,我父子爷六个奔南唐。”

“二哥,去父子爷七个,弟兄六个,今天你单单回来你一人,二哥,不用说,还能战争失利了吗?”

杨二说:“一点不错。”就把南唐蛇凤三关与宋万交手,这话就讲了一遍。

杨八说:“二哥,事不宜迟,赶快进城吧。”兄弟俩并排进城了。

一进南门口,二郎杨真说:“八弟,你站住。”

“啊。”杨八说:“二哥,你要有什么话讲吗?”

杨二说:“现在我搬兵是公事,回家是私事,要先公后私,我得先奔八宝金殿,见当今万岁,呈上我父亲的告急表章,你现在先回到无佞天波杨府,就说你二哥我回来了,等回头见过皇驾以后,然后再回家见母亲,叫我母亲精神上也做好准备,万一宋天子有旨召她上殿,好共议国事啊。”

杨八说:“二哥言之有理。”杨八当时马这么一点镫,一扭头奔无佞天波杨府去了。二郎杨真这才一催马,马顶到午朝门了。

一到午朝门口,杨二爷滚鞍下马。一下马,皇门官认得,“哎呦呦,那不是杨家二将军吗?”

杨二爷说:“一点不错。”

“二将军呐。千军万马下南唐,你怎么单人独马回东京了。”

杨二说:“暂时我一言难尽,快,给我击鼓撞钟。”

这一天不逢三六九早朝,到这个当口,就听“嘡…,晃…。”

 

杨二爷午朝门外把话明,

耳又听钟鼓二锣这个一起鸣,

万岁主今天打宿朝阳宫,

耳又听钟鼓二锣这个一起鸣,

也不知哪国反哪国乱?

还能是哪国王子又来争,

叫一声:“两边内侍别怠慢,

赶快快你给孤王龙服更。”

万岁主后宫院里穿戴好,

上龙辇两边拉辇不消停,

这时候龙辇驮驮往前走,

前边来到封功厅,

万岁主封功厅外下龙撵,

大叉八步上九龙,

万岁主这晚打坐八宝殿,

出言来喊一声:“小的御弟老的皇兄,

何人击鼓?快上殿。”

万岁主八宝金殿便开声,

万岁爷金殿改口问,

殿头官双膝扎跪殿九龙。

 

“主公万岁万万岁。”

万岁说:“殿头官,何人击鼓撞钟?”

殿头官说:“主公万岁,现在有老令公二儿子杨真,在午门外击鼓撞钟,说有急事要见当今万岁。”

“啊。”万岁一听“杨真”两个字,还没捞到讲话,赵普老丞相撩袍端带:“主公万岁万万岁,老令公杨业带六个儿子,带大兵征南,现在单单一人回京,看起来里边定有缘故,赶快召他上殿。”

万岁当时刷圣旨,传宣官传过圣旨,杨二爷跟旨上殿了。顶到九龙口品级台跪倒了,为什么?杨二人家也是一品大将军,杨家个个都是一品呐。

“主公万岁万万岁,小臣杨真见驾了。”

万岁手扶龙书案,满面带笑,“杨爱卿,免礼平身,两边看绣墩坐下。”

杨二说:“主,我不坐,现在有急事在身,我要禀明万岁。”

万岁说:“二将军呐,想起来你父子爷七个,兵下南唐,今天你单人独自回奔东京,莫非有事吗?”

杨二说:“主公万岁,一言难尽。现在我拙口笨腮,一时也讲不了。现在有我父亲告急表章在此。”一伸手走身上把表章掏出来,当时呈与内侍臣。

内侍臣捧到龙书案,“主公请。”

万岁爷拆封打笺,可就观看起来了。

 

杨二郎呈上告急表一张,

八宝殿惊动天子大宋皇,

宋太宗一闪龙目加仔细,

表章上朗朗小字写成行,

下坠着:“拜上我主圣贤王,

只因为南唐李煜打反表,

我的主啊,金殿刷下旨一张,

老臣我八宝金殿领圣旨,

我这才父子七人下南唐,

打过了青龙、白云关两座,

来到了蛇凤三关安营房,

南唐地兵马元帅叫宋万,

他一张刀力大胜似楚霸王,

老臣我父子中了空城计,

老宋万困住四门赛虎狼,

老夫我中军大帐传下令,

东门口去与那宋万比高强,

不料想那个老贼宋万太厉害,

在东门口两刀败我将六堂。

老宋万两刀败我六员将,

老臣我中军大帐气断了肠,

我这才东门亲自去走马,

不料想宋万力大比我高强,

老夫我架不开宋万他的刀一口,

眼看着两军战场把命伤,

老臣我万般出于无其奈,

我这才定下稳军计一桩,

我倒说孩儿七郎本领好,

宋万你难撑我的七儿他的三枪,

那个老宋万闻听此言他不服气,

东门口他与我立下军令状一张,

他叫我立即派人回京转,

东京地搬来我的儿子杨七郎,

杨七郎三枪能服住老宋万,

南唐地献出降表与降章,

杨七郎三枪要服不住个老宋万,

大宋主交出万里锦家邦。

老臣我代表着国家签了字,

我这才收了人马回营房,

微臣我派儿杨真回京转,

东京地去搬我的七儿杨七郎,

望我主见到微臣表章到,

天牢里诏回我儿杨七郎,

单等着南唐能服住老宋万,

回京转我再送儿子去坐牢房。”

下坠着:“老臣杨业再顿首,

望我主千万不可再彷徨。”

宋天子一份表章看到底,

“哎呀。”这好叫他嘴说不怕心发慌。

 

宋天子说:“原来南唐老令公被困,众位爱卿你看如何是好?”话言末了,靠山王呼延赞、武乡侯苗从善、老丞相赵普、征南王高琼,‘噔棱’一下,都从班房里站起来了,为什么?人跟姓杨家都是同福兴共命运的。

这个老贼潘仁美给那暗自高兴,心话:姓杨的总算遇到南唐对手了。

正在这个时候,武乡侯军师苗从善俯身下跪,“主公万岁万万岁,现在老令公兵困蛇凤三关,关系到国家的重任,万一老令公有失,东京汴梁了啦,大宋江山姓赵你也别坐了。”

万岁说:“苗爱卿,你看如何是好呢?”

赵普过来了,赵普说:“让我先问问情况,我说二将军杨真呐。”

杨真说:“老丞相有何话讲?”

赵普说:“我来问你,那个表章上写了,老令公用稳军之计,这个稳军之计是怎么定法的?”

杨真说:“老丞相有所不知,老宋万力大无穷,头一阵,我家大哥杨延平跟我杨真,还有三弟杨延广仨去走马的,俺大哥没架开刀,我弟兄仨合力才架开宋万一张刀,俺就败回来;这头刀败俺弟兄仨个;第二阵,老宋万一刀败我三员将,这两刀败六将;第三阵,我父亲单刀匹马会宋万,哪知连推三膀没推开来宋万一张刀,俺父亲当时就哈哈大笑,临危没惧。噢,后来宋万就问俺父亲为什么笑的,俺父亲讲了,我杨业不会用兵啊,我太无知了,我太天真了。宋万说怎么回事?俺父亲就讲了,我一共八个儿子,最厉害的是七儿对八儿,因为我那儿子枪一起就死人,枪一到人就死了,我恐怕到南唐,我儿杀人太多,我给两儿留在东京的,我要知道,宋元帅你有那么大本事,我给我七儿八儿带来了,所以你不是我儿子那个三枪对手。哦,宋万说我不怕,你给你儿杨七弄来,我你奶一刀就给你儿服住了。就这样,两下才杠起来,宋万把刀抽回去了,不压俺父亲了,说杨业,我这个人坚决的,我不怕你儿子,你赶快回东京,叫人去搬兵,把你儿子杨七给叫来,我听说你儿杨七真正是厉害无比。想当初,在云祟关一声喝退四十万大兵,我据听说,在幽州城三起三落闯过去,我早想会会杨七。如果你儿杨七三枪真能服住我宋万,我代表南唐降表,如果你儿子杨七三枪要服不住我宋万呢?俺父亲讲了,如果三枪服不住你,马上马我代表中原献表,两人就在两军战场立下军令状,我父亲代表国家,就在军令状上签过字了。”

赵普说:“言之有理。主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帅印只要到手,可以代表国家签字,这杨业不犯法。”

万岁说:“事已如此了,那就赶快叫杨七前往南唐会宋万,三枪就服宋万是了。”

先生说:“主嘞,你还忘记了,你没看表章上已经写吗?七太保,当初你封为皇儿干殿下,叫他夸官亮职的,不因为老太师潘仁美装疯卖傻不让路,杨七性子又急,两人吵起来又打起来,你把杨七绑出杀的吗?最后八千岁来,你才给个面子,打进天牢三年,这才一年还没满期嘞,杨七还在天牢里边。”

宋天子这被苗先生一句话抢白,脸红脖粗啊。宋天子暗自想:赵匡义啊,这摊到用杨七了。

“这样子好不好,孤家马上刷旨,赦杨七无罪,诏出天牢,顶到南唐服宋万,替孤家解围。哪位爱卿前去领旨呢?”

大家还没说话,潘仁美心话:别他奶会差我啊。

潘仁美说:“主啊,旁人不管,要领旨诏杨七,非得苗军师,那个苗家跟杨家两家交情好。”

万岁说:“好,苗爱卿赶快领旨,前往天牢。”

苗从善说:“主嘞,这个旨我领了,话还得允许老臣我讲,怎么的?杨七这个人性情刚暴,别说我苗从善,就连当初老令公在家,虽然是他儿子,老令公说话,杨七都不一定听。我今天圣旨我领,我去念,念过以后,杨七来不来,主嘞,那是两回事。”

万岁说:“苗爱卿,赶快领旨,来不来那是杨七事,与你无关。”

先生说:“那就管。”

先生感到这个当口,领了圣旨,顶到午朝门说:“两边,挑轿了。”

 

这个阴阳有准苗先生,

带大兵行走在御街中,

苗从善将身坐在文华轿,

思量着天牢诏杨七。

先生思思量量来得怪快,

到了,天牢不远在目视中,

先生下了文华轿,

又连把典狱官连连喊一声,

叫:“两边,赶快把个门来放,

你可知钦差大人我到来临。”

先生他一个钦差才说出口,

典狱官双膝扎跪地溜坪。

 

“原来是苗军师苗大人,今天有何贵干,顶到天牢呢?”

先生说:“我今天传圣旨来了,两边赶快开牢门。”‘吱吆’一声,天牢门打开了。

苗军师顺外边朝里再一看,呦,杨七正在那喝酒,自斟自饮。怎么的?八千岁有令,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不许委屈杨七,那个天牢拿杨七跟祖宗似的,天天你还得来看。

杨七正在里喝酒,苗先生满面带笑:“七太保,哎呦,就自己喝的吗?”

杨七一抬头,“哎呦,苗先生来了。”杨七‘噔棱’一下爬起来,要是旁人来,杨七这个傲性子,那还真不睬呐。一看苗先生来了,跟自己父亲有交情,‘噔棱’一下,“苗先生,我失陪了。苗先生,请请请,俺来共饮一杯。苗先生啊。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怎么到天牢,有事吗?”

先生笑笑:“我说七太保啊,出事了。”

“啊。”杨七说:“出什么事啊?”

“你可知,你父亲现在有事了。”

杨七闻听此言说:“上天,贤王八千岁来探天牢,说我父亲已经奔南唐了,现在打过青龙关、白云关,已经奔蛇凤三关了,也不知过三关没过三关?”

先生说:“过三关呐,过不去了。”

“啊。”杨七说:“怎么的?”

苗军师就提起来,“你二哥杨真现在回朝搬兵来了,你父亲跟南唐宋万交手,宋万三刀败了七员大将,你二哥现在回来了。我说七太保嘞,现在旁没有办法,你父亲定稳军计,跟南唐定下条件,三枪定输赢,三枪赢宋万,南唐献表;三枪赢不了宋万,中原献表,你父亲已经签过字了。现在宋天子叫我来传圣旨的,我圣旨还在头上顶着,这个旨啊,你看还接不接呢?”

杨七朝苗先生看看,苗先生头还吭着,眼迷糊着,“我说要接呢你就接,就奔南唐,要不接呢你就不接。想起来,这个昏君实在对不起人,这个潘仁美太可恶了。”

杨七再想:苗先生叫我不接旨的。

杨七到这个当口说:“苗先生,这个圣旨我不接。”

“哎。”苗先生说:“七太保,那你怎不接旨的?”

杨七说:“苗先生,我讲有道理,万岁爷刷圣旨,明明规定我是三年牢期,这刚刚才到一年,还有二年没坐了,等俺二年坐好,坐了啦以后,我马上奔南唐是了。”

先生说:“七太保不去。”

“嗯。不去。”

“不接旨。”

杨七说:“不接旨。”

“好,七太保那我要告辞了。”苗先生转脸走了。

先生心话:杨七不接的好,非叫潘仁美亲自来找杨七不行。

苗军师是心中有数,苗先生这边当时朝杨七一挤眼,心话:不孬。暗暗把大手指竖着,转脸回去,上了大轿,不多会顶到午朝门了,外边报与万岁:“苗军师回来了。”

万岁说:“传苗爱卿上殿。”

苗从善顶到八宝金殿,手扶金阶,口尊:“主公万岁万万岁。”

“哎呀,苗爱卿啊,现在接旨没接旨啊,杨七来没来?”

“我主万岁,七太保不接旨。”

“啊。”万岁说:“为何不接旨?”

苗军师说:“杨七讲的不无道理啊,圣旨下是三年牢期,你圣旨上写了,现在赦杨七无罪,奔南唐去服宋万。主啊,人说人等二年坐了啦才来,现在杨七没来。”

万岁闻听此言说:“这个嘛?”

 

先生如此把话云,

八宝殿可惊动匡义无道的个君,

“现如今南唐地界刀兵动,

三关地困住我大宋千万的军,

哪一个南唐把围来解?

哪一个能为这国家出力把命拼?

小杨七宁死不把个天牢离,

我朝中哪有将军出朝门?

假如若无人要服宋万,

赵匡义我撒手要掼锦乾坤。”

万岁主把撰肝胆在八宝殿,

打旁边可惊动靠山呼大人。

呼延赞上殿忙施礼,“万岁。”

口声声万岁我的主君,

“杨七他宁死不把个天牢离,

我的主啊,这解铃还得系铃人。

老太师当初奏本杨七把牢坐,

今一天呐,金殿上要请太师费费心,

老太师要能到天牢内,

天牢里保险出来七将军。”

呼延赞如此往外讲,

潘仁美双膝扎跪地埃尘,

喊一声:“主公万岁万万岁,

老臣我今天有本面圣君。”

 

万岁说:“潘仁美,你有何话讲?”

潘仁美说:“主啊。”

 

潘仁美双膝扎跪殿九龙,

呼一声:“我主万岁听臣明,

杨七他今天不把天牢离,

明明是对抗万岁的旨一封。

杨七他天牢抗旨该何罪?

按法律应该斩他满门庭,

望我主金殿赶快刷圣旨,

天波府把他杨家杀干净。”

潘仁美论般如此往下奏,

“呀呀呸。”打旁边可恼了贤王南清宫,

赵德芳凹面金锏就拿在手,

站金殿他骂声老贼叫潘洪,

他骂声:“老贼潘仁美,

八宝金殿你是听,

我告诉你,都因为我的父南征北战功劳大,

才打下万里一统锦江鸿,

都因为陈桥兵变周改宋,

我的父啊,他面南背北把基登,

武将里仗着杨家将,

论文的还仗着满朝文武卿,

都因为云祟高关年成坏,

小王我云祟高关救百姓,

小王我云祟高关把粮来放,

北国地发来了百万雄兵,

头一阵大将曹彬就丧了命,

第二阵死了我姑父叫高彦平,

眼睁睁我君臣狼虎在危险,

有呼王爷石州火塘去搬兵,

火塘寨搬来了杨家将,

杨七他一声喊喝散了百万雄兵,

云祟高关把围解,

我君臣平安无事才回的个京,

到宫里,都因为我父皇身染重病,

老人家龙归沧海把命倾,

二叔皇五台高山你去了愿,

你不该看中北国的个萧银宗,

北国地界你选美女,

那时间逼反梁王大英雄,

我君臣就在北国有危险,

三关地那晚来了杨家兵,

杨七郎白夺三关夜夺八寨,

这七郎八郎闯番营,

北国地要没有杨家将,

二叔,我君臣死在幽州难回京,

我问你,杨七郎身犯个什么罪?

你不该听信奸贼叫潘洪,

七郎打在个天牢内,

现如今蛇凤三关又要兵,

假如若南唐要不造反,

杨七郎里边蹲牢得三冬。”

 

“叔皇,我姓赵家用着人上前,用不着人退后,用到人就得把人请出来,用不人就得把人打入天牢。潘仁美刚才说了,是不是要把姓杨家绑到杀。”

“叔皇啊,我问你,哪一阵不是个杨家将?

再问你,哪一仗不是个杨家兵?

杨家将为江山跑死多少能行马,

杨家将为江山拉断多少个大力弓。

今一天哪个要斩杨家将?

小王我凹面金锏也不留情。”

八贤王怒冲斗牛就往外讲,

在旁边惊动坐殿的赵太宗。

 

“御侄啊,御侄,千千万万不要动气。潘仁美说的二叔皇装没听见,现在事关要紧,你看怎么办呢?你说怎么办,二叔皇我听你的。”

八千岁说:“潘仁美何在?”

潘仁美‘噗嗵’跪倒,“贤王千岁有何旨意?”

八千岁说:“现在你赶快前往天牢,给我请来杨七,请不来,我杀你全家。”

万岁一伸手把龙泉剑拿过来,用手一指潘仁美。万岁心话:赵德芳说过,我要替他挽回来已经不可能,我得加点火,也不错,今天俺就得用到杨七了,江山在那个才重要啊,潘仁美你最重要,不如我姓赵江山重要。

“我说潘仁美呢?今天请不来,就连你闺女我也得杀。”

潘仁美心话:乖乖,毁了。

潘仁美说:“主嘞,那我领旨是了。”

“今天请不来,你自己就在天牢自决。”

潘仁美没有办法,这才领了圣旨,顶到午朝门口,潘龙潘虎,儿子潘豹都过来,“父啊。”

潘仁美说:“乖乖,你们都别去了,别会杨七见你弟兄仨一翻眼,乖乖,回头都回不来,别说俺爷子四个,就连爷八个也不够人杨七一巴掌捏的。乖乖,你都回去吧。”

潘仁美感到这个当口,翻身上马,不多会前边就顶到天牢门口了。一到天牢门口,那个牢头狱官再看:“哎呦,老太师来了吗?老太师好啊。”

潘仁美说:“好,好,赶快把天牢开开来。”

就在这个当口,两边典狱官也气这个孬种潘仁美,心话:潘仁美啊,俺心里有数,苗军师刚才那话俺也听见是的,明明是点杨七不出天牢,这得叫你来受点罪啊。

“老太师啊,我给你带路啊。”

潘仁美说:“不要带路,我自己去了。”

潘仁美心话:乖乖,去人多丢人呐。再看杨七爷在里边,‘吱啦’一杯,‘吱啦’一杯,潘仁美站跟前,“七太保请了,七太保请了。”

杨七爷说:“哎呦呦,乖乖,外边哪听狗咬的。”

潘仁美心话:我堂堂掌朝太师变成狗了。心话:人在矮檐下,谁敢不低头呢?

潘仁美当时说:“七太保,我是潘洪。”

“谁个?”

“我是潘仁美,七太保我礼到了。”

“潘仁美啊,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是天牢,罪犯待的地方,你跑来干什么的?”

“七太保,现在我奉圣旨到此,圣旨下,请七太保离天牢。”

杨七说:“给我滚。”

潘仁美闻听此言,没有办法,‘噗嗵’朝下这么一跪,“七太保,我给你见大礼了。”

 

潘仁美双膝扎跪地丹池,

“呀呀呸。”天牢里可恼了太保叫杨七,

杨七爷怒目扬眉开了口,

骂一声:“该死个潘洪老东西,

自你东京汴梁把主保,

为国家你的功劳是在哪里?

你仰仗女儿巧云生得美,

与着那二王匡义结夫妻,

也该你个老贼走了运,

赵匡义烛影摇红登了基。

自从那太宗匡义坐了殿,

你个老贼好比恶狗得了食,

你女儿虽然陪主不讲理,

在朝中残害忠良把主迷,

在当初我杨七金殿领圣旨,

领人马东京夸官去亮职,

你不该挡住我大街不让路,

逼得我打你潘洪个老东西,

你又在八宝金殿去奏本,

宋太宗听信奸言把俺来欺。

昏君他刷旨要把七郎我来斩,

金殿上多亏贤王龙一只,

八千岁金殿上边保一本,

才把我打进天牢三年期。

不料想南唐地界造了反,

我父帅为国勤劳把兵提,

现如今蛇凤三关身被困,

昏君他才想起天牢有杨七。

想起来我坐天牢一年整,

整日里我又是饿来又是饥,

饿得我两腿倒有千斤重,

我再不能行走上马把枪提,

你要想杨七今天我把天牢离,

除非你给我杨七当马骑,

你再给我大喊三声七祖宗,

我才能蛇凤三关解危机。”

杨七郎如此这般往下讲,

潘仁美腹内辗转暗寻思,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算羞,

那么有道说十年报仇不晚迟。”

他想到此将身趴在溜坪地,

尊一声:“太保杨七你听我提,

想起来千错万错是我的错,

潘洪我今天给你当马骑。”

喊一声:“太保杨七上来吧,

你快到金殿去见龙一只。”

这个老潘洪磕头如同鸡餐米,

天牢里喜坏太保叫杨七,

杨七郎张飞骗马朝上跳,

“哎呦。”潘仁美趴在地上把牙呲,

正在这杨七来骑潘仁美,

大街上正然跑来马几匹,

有白马驮来了靠山王爷呼延赞,

逍遥驹又来贤王龙一只,

八千岁正然催马来得快,

猛抬头天牢不远人挡着。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