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一部“杨六郎沧州接彩”〗:第四回 佘太君挂帅  

2013-03-24 17:18:58|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 佘太君挂帅

 

好一个大王叫铁英,

一阵阵怒从心起就火烧胸,

手指着沧州府里就泼口骂,

又连把杨家六郎骂几声,

“你真是初生犊儿不怕虎,

你可知大王我的个名,

你不该,你叫这孟良焦赞把山上,

最不该做出无理事一宗,

乱伦理,我跟俺妹妹就拜天地,

今一天大王我岂能容,

沧州地界我逮到你,

我叫你剐骨熬油点天灯。”

大寨主要把山来下,

“慢着。”铁姑娘泪洒三秋雨濛濛,

泪洒洒她就叫兄长,

“哥哥你息怒要听清,

哥哥呀,自从俺爹娘下世去,

我姊妹相依为命还占山峰,

哥哥呀,你身为寨主不行正,

谁叫你去抢人家女花容,

你抢人民女倒罢了,

你不该去抢沧州那个女花容,

你可知柴家女子是郡主,

哥哥呀,你好比净腚小孩戳马蜂,

哥哥你抢民女就有罪,

孟良焦赞才上山峰,

我哥哥,今一天你把个山来下,

我恐怕下山容易难回山峰。”

小姑娘半半拉拉没讲了,

“呀呀呸。”铁寨主无名的烈火就烧炸胸,

喊一声:“妹妹你别害怕,

你哥哥我今天去把沧州平,

我看看什么样孟良与焦赞,

我看杨家少英雄,

今一天我能抢回个柴郡主,

我给她满天云彩都散干净,

如若不交出柴氏女,

我叫他个个都剩掉头峰。”

山大王吩咐两边别怠慢,“来啊。”

高山上边点大兵,

两旁边点了人马就三千整,

高山上这号炮三通响三声,

有大王催动战马往前走,

‘当啷啷’驼毛长枪顺手拎,

山大王催马摇鞭把山下,

口声声都骂:“小王柴宗训,

今一天爷家找到你,

我叫你双肋生翅难腾空。”

有铁英催动人马来得快,

猛抬头沧州府到面前迎,

大兵‘哈啦’把城来进,

望了望王府不远面前迎,

有铁英王府门前就勒战马,

又只见三军儿郎报一声

 

“寨主千岁,已经顶到沧州王府。”

铁英把手一摆,‘啊啦’一声,三千军列好战势。铁英挽辔收驹一声呐喊:“呔嘿,沧州王府门军听真,赶快报与那小幼儿柴宗训,就说本大王铁英到,叫把孟良、焦赞、杨六三个人交出来,牙根半字不肯,我杀你鸡犬不留,还得交出他妹妹柴素娟。”

说到这个时候,门军只吓得魂不附体,顶到里面,杨六正在责备孟良、焦赞,当兵慌慌张张,顶到大厅口称:“报。

”郡马杨延昭与柴王问当兵:“报其何事?”

当兵口称:“千岁,郡马千岁,大事不好了。”

 

报事军双膝跪在地坪洋,

尊一声:“柴王千岁听其详,

现如今从空降下塌天祸,

铁笼山来了铁英山大王,

高山上带来了几千兵和将,

每人每各抱个刀枪赛虎狼,

现如今人马包围咱的王府,

他叫你献出郡主女红妆,

再交出东京汴梁杨郡马,

再交出岳胜焦赞和孟良,

他又说牙根半字要是不肯,

要把俺沧州的老少一扫光。”

小门军如此这般往下报,

“哎呀。”吓坏了软弱无能周柴王,

叫一声:“妹夫延昭,你看怎么办?”

银安殿可恼了郡马杨六郎,

叫一声:“孟良焦赞鞴战马,

叫我去会会铁英山大王。”

杨郡马你看他说罢是往外走,

慌忙忙顶盔贯甲手拎长枪。

杨六郎一马冲到了府门外,

外半边惊动了铁英山大王。

小铁英马身上边抬头看,

打量着几匹骏马抖丝缰,

在前边跑开一匹白龙驹,

马身上端坐一人非平常,

这个人年方都有二十岁,

只见他风流儒雅气轩昂,

有一顶雪亮银盔头上戴,

飘洒洒绽大素缨顶梁镶,

身穿着锁子玲珑银叶铠,

手里边拎着一把风轮枪,

真好比陈塘关前三太子,

又好像二郎杨戬离天堂,

不用人说俺晓道,

这就是河东来了个杨六郎。

有铁英刚刚催马要开口,

杨延昭马身上边用眼张,

杨延昭再朝对过仔细看,

打量着寨主铁英非平常,

只见他全身穿黑挂着皂,

手里边拎着丈八镔铁枪,

真好比兴汉灭莽姚子况,

又好像力拔山兮的楚霸王,

这个人久后一人要得第,

到后来也是万岁架海梁。

杨六郎观到此时不怠慢,

在马身笑眯眯的开了腔。

 

杨六抱拳当胸,“来者可是山大王铁英铁寨主大驾?”

铁英一看,呦,杨六人家是彬彬有礼,那个气再大也不能现在使啊。

杨六一问过,铁英哈哈大笑:“正是本寨主,来者莫非是杨家将排行老六吗?”

杨六说:“正是,在下杨景。寨主啊,今天为什么兵包沧州府呢?”

铁英说:“杨六啊,话不要明知故问,我来问你,我妹妹铁金莲是谁抢下我高山的。”

杨六说:“有其一才有其二,因为郡主柴素娟抛彩球,我杨六也是无心接彩,可是天凑奇缘,杨六接到这个彩球了,柴王千岁令下,我与柴郡主已经完过婚了,你不应该下书信要强抢柴郡主,有你这封书信,才引起孟良上山,抢来你妹妹,这叫以其人之道制其人之身。铁寨主错在你,因为你先错,孟良焦赞才是后错。铁寨主啊,我有一事相讲。”

铁英说:“再讲。”

杨六说:“铁寨主啊,今天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凭你这样人,常言说观其外就知其内,你这匹马你这杆枪,久后一日也是栋梁之才,你也是一家当世之大英雄,常言说学会文武艺,卖给帝王家,像你这样占山为王能占到几时,你何不求一官半职呢?听我杨六良言相劝,你放弃私心杂念,跟随杨六赶奔东京汴梁,我父征南唐为帅,身陷重围,我是回朝搬兵的,助我杨家将一膀之力,也就是为国效劳了,到那个时候,万岁加封官职,荣宗耀祖,凭你还找不到好夫人吗?铁寨主不知能不能听杨六这几句良言呢?”

铁英闻听此言哈哈大笑:“不愧是杨家将,说得好,可是有一条,我这口气难平啊。你那个小孟良焦赞东西下来的,他把妹妹弄个小布袋装,填他奶奶那个花轿里面,我还猜疑还真是新娘子来,弄得我一肚都是气。杨六,话不要多说了,现在我叫你交出柴郡主,你也不会交的,怎么的,世上事三不让人,我知道你女人还能让给我吗?这样好不好,你今天能胜我铁英这根枪了,马上马我铁英下来,跪倒给你磕三个头,我替你杨六牵马坠镫,你叫我奔南我不奔北,叫我奔东我不奔西,我永远服你杨六,如果今天胜不了我铁英这杆枪,你得立即给我交出柴郡主,交出孟良焦赞,牙根半字不肯,我杀姓柴一家子,我连沧州老百姓我都杀了。”

杨六说:“铁寨主说好可算话。”

铁英说:“君子一言如同染皂,这就叫一言九鼎啊。”

杨六说:“既然如此,我要领教领教铁寨主几分武艺,两边闪开了。铁寨主,把部队朝后退退,我们让出大街上广场,你看好不好呢?”

铁英说:“这样子,你们人多,我听说有个佘彪,佘彪我跟他俩打过,俺俩人打过三天三夜没分胜败的。”

杨六说:“那是我三舅。”

“你不许两打一个的。”

杨六哈哈大笑:“你太小看我杨家将,我杨六情愿死在你手,不要任何人帮忙,任何人帮我杨六一枪,马上我就拔剑自刎了。”

铁英说:“真是堂堂杨家将。”

说到这个当口,铁英说:“杨六将军请吧。”

杨六说:“铁寨主那请你先动手吧。”

铁英说:“自然如此,那我就自斟不为浅了。”马朝前一点镫,镔铁枪一捧,冷飕飕寒森森,怪蟒摇头毒蛇出洞,对杨六前心就掺。

杨六爷手捧长枪说:“寨主,开。”

铁英说:“不能开。”‘当啷’一声打送圈外。

杨六说:“焉有不开之理。”就看‘叮当’这么一声,枪法乱扎,一马向东一马向西,二马盘旋可就拼起命来了。

 

两员将话不投机动戈干,

每人每马身上都把枪来端,

铁寨主枪似乌龙闹大海,

杨郡马枪如银蟒上下翻,

两匹马奔跑好似龙翻浪,

两个人就像那个老虎虎离高山,

有铁英越打越勇越生气,

骂一声:“该死杨六听我谈,

你不该沧州地界来接彩,

抢去我柴家郡主女婵娟,

你更不该派去了孟良和焦赞,

半夜里偷偷地摸上我的铁笼山,

后寨里背走了我的个同胞小妹,

你把她绑起来就往个轿里填,

常言说冤有头来债有主,

今日天这一笔老账我要算完。”

杨六郎马背上边眉头皱,

骂一声:“寨主说话理不端,

柴郡主奉旨沧州来抛彩,

杨六我无心接彩到这边,

不料想彩球打到我身上,

这也是苍天做和配良缘,

现如今朗朗乾坤花花世界,

你不该沧州来抢女婵娟,

如若你今天不停我的劝,

只恐怕你性命就在顷刻间。”

两个人你一言来我一语,

只杀得征尘滚滚遮长天,

两下里交手打有八十趟,

也没分谁胜谁败谁占先。

杨六爷马身上边眉头皱,

不由得心中辗转打算盘,

“今日天,小小的山贼我要逮不到,

我怎保大宋万里的锦江山。”

想到此忙里偷闲是摸一把,

‘嗖’从背后抽出了打将的鞭。

小铁英刚把个长枪架过,

杨六爷手中的银鞭举上天,

“山贼哪里走。”

小铁英招也难招,躲也难躲,

‘咔’,“哎呦。”

后背上就被六爷打了一鞭,

在马上被打得摇了三摇晃三晃,

就觉着心中发膏头发旋,

杨六爷马朝前边那么一磕镫,

小铁英被他拽下了马行辕。

 

杨六爷把铁英伸手拽下坐骑,‘噔’,自己也下了坐骑,把铁英轻轻朝地下这么一放,把手松开来,抱拳一礼口称:“铁寨主,多有得罪。”

铁英心话:厉害厉害,杨家将真厉害,我没防他枪里加鞭,铁英啊,话已经说过,不能再拿回头说了。

铁英说:“杨六啊,那你为什么不杀我?”

杨六说:“铁寨主,言之差矣了,俺刚才话有好在先的,那铁寨主难道就忘记了吗?”

铁英说:“没忘记,我铁英这个人,说一就一说二就二,从今以后,杨六,我替你牵马坠镫,可有一条,杨郡马,这个老婆我也不要了,一生一世我也不娶了。”

杨六说:“铁寨主言重了,焉能说一生一世不娶了呢?铁寨主啊,如果你愿意跟随杨六进东京汴梁,杨六愿在八宝金殿,替寨主保上一本,封个一官半职,然后兵下南唐。”

铁英说:“现在我铁笼高山还有三万人马,我是一寨之头,我妹妹是文不通武之人,我得回高山交代,自然杨郡马你要事在身,你先奔南唐,我马上就追随你就去,你看让我几天时间行不行呢?”

杨六说:“也好。”

“那我就要告辞了。”转身就要走。

杨六说:“铁寨主且慢。”

铁英说:“杨六莫非你反悔了,不让我走了吗?”

杨六说:“非也。铁寨主啊,我还有一句话滚出唇外,滚到唇里,我不敢讲,不知寨主能不能赏我这三寸薄面子呢?”

铁英说:“杨六将军,郡马千岁,有话请讲当面。”

杨六说:“铁寨主啊,我对你说一句实话,你妹妹夜里是被我三弟焦赞用布袋子扛在身上的,常言说男女见面授受不亲,何况我家三弟把你妹妹扛在肩上,又搂在怀里边,这也是肌肤相接,男女不雅。现在三弟跟我乃是拿香结拜兄弟,顶到东京汴梁八宝金殿保上一本,最起码给个二品三品吧,给个大将军,你妹妹还不如就此配我家三弟焦赞。如果铁寨主允许这门亲事,杨六我感激不尽,我替三弟做个红媒,要不允许呢?就等于我话没说。”

铁英闻听此言,‘哗啦’一下那个虎泪滔滔,滚鞍下马,‘扑通’一下跪倒,口称:“杨郡马,你是我姓铁家再生的恩人。想起父母双亡,我铁英占山为王,我所焦虑者就是俺小妹妹无依无靠,我还能把她终身配给个山贼吗?所以到现在终身没定,既然能配与焦三将军,铁英我这一生心愿就了啦。自然如此,杨郡马那你今天不能走。”

杨景说:“怎么?”

“那今晚上就在高山上与焦三将军跟我妹妹完婚,完过婚呢,请焦三将军把我妹妹带走,唉,我这个心愿也就了啦。”

杨六说:“好,我再耽误一天。”

书要简洁,当时候杨六这边跟随铁英,赶奔铁笼高山。

柴王千岁心话:我家妹夫真有大才,现在铁英被他收服了。

孟良、焦赞、三爷佘彪都到了铁笼山了。书要简洁我一句话带过,当天晚上,焦赞与姑娘铁金莲就成亲了,铁金莲也欢天喜地,焦赞也不是一般人呐,也是杨六的左膀右臂啊。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杨六爷说:“铁英铁将军,你暂时在高山上,那就请三弟妹赶快下山吧,跟我们到沧州府,然后一起集合吧。”这才大家集合,顶到沧州府。

杨六说:“柴王,我们不能再耽搁了,现在我军务在身,国命在肩,我要赶快赶奔南唐,现在我要到东京见母亲,见当今万岁去了。”

柴王说:“我不挽留,可是你们新婚夫妻这两对,一个月以内不能空房啊。”

杨六说:“这样子,请柴王给我们备一辆骡车,让铁金莲跟柴郡主坐一辆骡车里面,找几匹快马,能跟上我们马跑的。”

柴王说:“有马。”

感到这个当口,备好骡车,这边柴郡主铁金莲上了骡车,杨六一声令下,直奔东京可就闯下来了。

 

柴宗训送着六郎回东京,

也只得转回沧州城,

杨延昭马加三鞭栈古道,

老佘彪他压着后队没消停,

“二十年没把我的姐姐见,

马上马汴梁要相逢。”

佘三爷他压着大队就往前走,

柴郡主骡车里边暗思情,

“汴梁地界走一趟,

能见到哥哥南清宫,

我要能见到俺哥哥的面,

我许多话儿对他明。”

杨郡马催马往前走,

孟良焦赞也没消停,

像他们披星带月往前走,到了。

这一天来到汴梁古东京,

杨六郎带人才把京来进,

天波府到面前迎,

顶到了门前下战马,

喊一声老:“家将听我明。”

叫一声:“家将你报报报,

你就说搬兵回来郡马公。”

杨六郎一个郡马说出口,

老家将赶到此时忙打躬。

 

“哎呀,六爷,你你你怎么成郡马来的。”

杨六说:“家将实不相瞒,我在沧州接了彩球,招赘了郡主柴素娟,赶快到里边通报我家母亲,就说孩儿求见,现在你再报一声,就说俺三舅也来啦,我在沧州遇到二十年失散的三舅佘彪了。”

老家将杨洪闻听此言,杨洪慌慌张张顶到银安殿。

这个时候,银安殿坐几大家:贤王八千岁、老丞相赵普,还有靠山王呼延赞、征南王高琼、武乡侯护国军师苗从善,这几个人在这干什么的?因为老太君急着要带儿子赶快奔南唐,苗先生来说:“再等天把,今天暂时不走。”

老太君说:“救兵如救火。”

苗军师说:“期限还没到,宋万跟老令公立的军令状是一个月,现在还没到十天,问题不大,宋万也不会攻破蛇凤关的,现在得等杨六啊。”

老太君说:“我儿生死未定,你知跑哪里去了。”

先生说:“明天准到。你看,今天不到明天就到,也当不住快的,今天就能赶到了。”

老太君正在这跟苗军师拉呱,就听外边,“报。”

老太君说:“杨洪,报其何事?”

“俺家六爷回来了。”

老太君说:“苗先生还真被你猜到了。”

苗从善说:“我要猜不到,我这护国军师也就不当了,俺说来了吧。”

到这个时候,杨洪说:“老人家,还得有请你贵步下长寿堂,听那个俺家六爷讲的,说失散二十年的三舅佘彪老人家也来了。”

老太君一听说三弟,从小就最疼佘彪的。老太君说:“贤王千岁,你们大家暂时落座一会,我到外边见见我家兄弟。”

说到这个当口,老太君带领众家孩儿,二郎杨真、八郎延顺、七郎延嗣,还对一班家将就顶到门前了。杨六顶到跟前,跪倒在地口称:“母亲在上,儿给老人家叩问金安。”

“你三舅呢?”

就看三爷佘彪满脸通红,顶到跟前,‘扑通’跪倒,“姐。”

佘赛花伸手拉起:“三弟,你可疼死姐姐了。”

 

佘赛花闪目留神瞪双睛,

打量着二十年没见的个小弟兄,

好可怜不见兄弟也倒罢了,

见兄弟,点点热泪挂前胸,

走上前来忙抱住,

喊一声:“三弟佘彪你听我明,

想当初,也怪三弟你怪傲胜,

你不该,逼你姐夫杨令公,

你跟你姐夫夸海口,

我的兄弟,你把俺姊妹情长一边扔,

当初你两军战场败了阵,

就应该跟俺爹爹回家中,

没想到,你不辞而别把家离,

三弟呀,一晃二十年也没回城,

为想你,高堂死了我的个母,

我的个爹爹也送了终,

鲁夫啊,二十年你才把姐姐来见,

来来来,你跟我赶快进客厅。”

 老太君抱着兄弟悲悲叹,

骡车里下来对对女花容,

铁金莲上前施礼叫:“伯母。”

柴素娟搂搂衣服跪溜坪,

喊一声:“婆母俺娘你在上,

不孝的儿媳我给你问安宁。”

柴素娟一个婆婆喊出口,

活喳喳惊动天差的长寿星。

 

“哎呀,你这位姑娘,怎给我喊婆婆?”

杨六爷说:“娘啊,刚才我话还没讲了。大风把我刮到河北沧州府了,正好柴王柴宗训妹妹郡主柴素娟三年以前离开东京,不回老家的吗?顶到沧州奉旨抛彩球,这个彩球砸我身上去了呢,我在沧州已经成过亲了,柴王说一个月以内不能空房,所以我就弄骡车给带回来,也没有母命在身,孩儿我有罪。”

老太君闻听此言哈哈大笑啊,伸手把柴素娟给搂起来了,“哎呀,好孩子,乖乖快起来,可疼死婆母了,这一位姑娘是谁啊?”

杨六又提起来,我一生好友,怎么样结交孟良焦赞的,这是焦赞的夫人,名叫铁金莲,怎么样铁笼山话就简单讲了。

老太君说:“好,贤侄媳妇,乖乖也起来,暂时你丈夫还没有官职,东京也没有府邸,就在我无佞天波杨府,别说来一个,一百口俺家也能住下。赶快到银安殿,贤王千岁还等在那呢,大家赶快去见驾去吧。”

杨六这才带着,跟着杨七,不多会顶到银安殿。杨六爷顶到跟前跪倒在地:“贤王千岁千千岁,龙驾在上,杨六这厢礼到了。”

“哎呀呀。杨六将军赶快起来。”

又给赵普苗军师靠山王征南王都见过礼了。

老太君说:“贤王千岁,快,六孩儿呢,赶快给贤王千岁再给改口,喊一声大王兄。”

“哎。”八千岁说:“老太君,这是怎么讲?”

老太君提起来我儿子怎么样在沧州府,怎么样接彩球招赘那个柴素娟的。

柴素娟跪倒地口称:“大哥在上,小妹这厢礼到了。”就把这个事情讲了一遍。

八千岁闻听此言,把酒杯捧在手中哈哈大笑,那个龙泪唰唰淌,怎么的?高兴的,暗朝阴曹点项再想:父啊,临死时候你讲的,要待柴素娟比自己妹妹还要亲,我是谨遵父命的,抚养到十五岁,妹妹非要回老家沧州府老家看看,奉旨抛彩球打到杨家将了,这也算我妹妹干一世好事了。

想到这个当口,“妹妹赶快免礼吧,赶快摆酒,今天是合家大团圆。”

这几家忠臣良将都给这喝酒了,酒过三巡,八千岁说:“老太君呐,什么时候动兵呢?”

老太君说:“圣旨已经下了,本来是今天就动身,苗军师说没给我走,说等六儿的,明天一定要走,军令一出不能再悔改了,常言说开弓没有回头箭。”

八千岁说:“好,明天我们顶到校军场送行。”

书要简洁,当天晚上,老太君就把一切事情安排停当,“素娟呐。”

柴素娟说:“怎么样?”

“为娘要挂二路帅印征南,哎,我杨家这个事,就全部交给你了,你就是我家的内当家的。”

柴素娟说:“谨遵婆母之命,多谢婆母信任。”到这个当口,老太君一切安排停当。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全家披挂整齐,赶奔校军场了。老太君身坐点将台,“我儿杨七何在?”

杨七说:“有。”

“你带领一千兵,在前边,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我儿延顺何在?”

“有。”

“押解粮草随后,我儿延昭杨真何在?保护中军大队。三弟呢,你跟随我儿杨七,孟良焦赞都在前大队。”

三爷佘彪说:“好。”

到这个当口,老太君说:“打炮。”

刚要打炮,那边:“报,八千岁、苗先生、靠山王都来啦。”

大家说:“老太君,祝你马到成功,药到病除。”

老太君说:“多谢了。”

 

好一个贤王自在龙,

两边看过酒几盅,

老太君多谢贤王把酒来斟,

吩咐声:“两边打炮快出城。”,

这个粮草车子随在后,

打前边浩浩荡荡离了东京。

佘赛花将身坐在中伍大队,

望了望,这个人喊马嘶音不停,

“我儿杨七前开道,

南唐地惦念老官人老令公,

也不知我的个官夫怎么样?

也不知蛇风三关可去出征,

佘赛花今天领人马,

全仗着我儿杨七将英雄,

也不知,我的儿可能把宋万胜?

也不知,俺可能要来降表对降封?”

佘赛花心里焦躁就催人马,

到了,猛抬头蛇风三关面前迎,

也不知离城还有多远?

“报。”蓝旗官来到马前报一声,

喊一声:“七将军少要前进,

现如今,我们的人马快进城。”

蓝旗官如此论般往外讲,

杨七爷伸手勒住了马能行。

 

“报,七将军,已经顶到北门外,前边就是反邦大队,现在四门口被困得兵如兵山,将如将林。”

杨七在马身上一抬头,我个乖乖,蛇风关北门口那个兵马营拉有十里路长啊。

杨七当时把马停住,老太君一共是几千兵,中军队又赶到了,杨七说:“娘啊,现在已经顶到蛇风三关北门口。”

老太君说:“今天我们要一鼓作气,杀进北门,北门口仗打起来,你父亲听北门口杀声震耳,肯定出来接应,我们里应外合,攻开北门,然后进城全家相聚。”

杨七说:“好。”

“我儿杨七呢,今天你给我冲前队,杨七在前,佘彪、孟良、焦赞你们前边冲,杨八断后队,要保护这八千兵,一个不许损失。”

杨八说:“谨遵母命。”

“我儿杨六、二儿杨真你在一左一右保护中军大队。”

杨六说:“谨遵母命。”

老太君坐在中伍大队,手拎定宋大刀耀武扬威,“我儿准备。”

杨七马肚带‘噔噔噔’连紧三扣,把驼毛镔铁长枪在手中一打滚把,一声呐喊:“两边唐兵闪开了。”

 

杨七爷大吼一声震天庭,

倒被他闯进了南唐万马营,

“呔。”喊一声:“南唐三军快让路,

你可知来了杨家的七祖宗。”

杨七爷刚刚要闯中军队,

‘咚咚’,猛听得连珠大炮响数声,

杨七爷闻听炮响勒战马,

抬头看过来了南唐一哨兵,

在前边跑开了一匹红砂马,

“马来,闪开,让开,马撞着。”

马身上端坐唐将好威风,

这员将浑身穿红挂着火,

有一面枣阳大槊手中拎,

见这员将催马摇槊挡着路,“站着。”

马身上恼了七爷黑煞星,

喝一声:“该死的唐将通名姓,你是何人?

七太保送你阴曹去报名。”

这唐将闻听此言冲冲的怒,

喝一声:“该死的杨七少逞凶,

本王我姓凌名叫林天豹,

官封到九江王爷在朝中,

我祖辈世世代代保唐主,

怎让你杨家小儿来逞能,

你父亲与我元帅立军状,

准备着三枪三刀分输赢,

既然你今日来到南唐地,

为什么闯我北门的万马营,

像你这不守信用杨家将,

今日天想我放你万不能。”

说罢时手举大槊往下打,

马身上恼了杨七黑煞星,

怒冲冲手捧长枪往上架,“开。”

就听得‘当啷’一声冒火星,

林天豹哎呀一声“罢了我。”

‘呜’,枣阳槊没长翅膀腾了空,

林天豹圈回坐马还想跑,

“哪里走?”杨七爷长枪一摆奔后胸,

就听着‘噗哧’一声着了中,

这杆枪戮进那后心有半尺零,

杨七爷枪挑大将林天豹,

“啊哈,我来了。”就听得有人大吼喊一声,

骂一声:“黑脸小儿哪里走?

爷家我叫你插翅难腾空。”

这员将催马就奔上边闯,

活喳喳恼了七爷黑煞星。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