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杨八姐闯幽州》第一部“幽州救杨景”〗:第三回 御牢救兄  

2013-03-26 20:15:25|  分类: 琴书“杨八姐闯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回 御牢救兄

 

好一个延蓉八姑娘,

这一阵气得脸发黄,

描花腕一指开言骂,

骂声面前站的四八郎,

“你今天叫我快自尽,

我把这事情对你讲讲。

都因为俺杨家来赴双龙会,

俺杨家这个七郎八虎都带伤,

俺大哥长枪身亡故,

俺二哥短剑之下一命亡,

俺三哥在疆场马踩如泥片,

俺五哥剃头削发当和尚,

俺七哥雁门高关解粮草,

可怜啊,潘洪他绑七哥七十二箭一命亡。

想当初,这七郎八虎把两狼山进,

到后来就撇俺六哥没成双,

我六哥东京汴梁去篡御状,

我爹爹在李陵碑前碰头亡,

老人家李陵碑碰头自尽,

现如今死尸还在番邦。

俺六哥三次进京去求旨,

一心心把爹爹尸首搬还乡,

可恨呐,昏君无道他不准本,

他不该听信奸贼叫王强,

逼得俺六哥单枪把北国进,

他舍命也要把爹爹搬回乡。

俺六哥北国地界还身遭难,

你弟兄故装不知站一旁,

焦公朴顶到南朝去送信,

长寿殿活喳喳急坏我的娘,

八妹我万般处在无其可奈,

所以我单枪匹马才奔辽邦。

杨延蓉来到北国地,

四哥,我早把生死二字抛一旁,

延蓉我就是死在北国地,

我给俺杨家也争光,

谁像你一个个的是驸马,

在北国你不该贪恋富贵求荣光。

四哥呀,皇宫招赘是大驸马,

北国地你贪恋公主女红妆,

你只说贪恋荣华对富贵,

我的个四哥呀,

我问你,家里可想我的老娘。

老娘在世你不尽孝,

房中里你撇俺四嫂对小儿郎,

四八哥,你们俩单图荣华对富贵,

四哥呀,你反把那耻辱还当荣光。”

杨八姐说着恼带着怒,

翻巴掌她对着四哥就两耳光,

她劈脸打了个两巴掌,

杨四爷一股热泪出了眶。

 

四爷说:“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好啊。”

杨八姐打过四爷以后也哭了,伸手把四爷抱住,“哥,妹妹我手下无情,哥,你要原谅我。”

杨四说:“妹妹,你打得好,问得好,骂得也好,你四哥贪生怕死,留恋北国。可是妹呀,你四哥内心也有苦衷啊。”

“四哥,你有什么话?”

杨四闻听此言说:“妹妹,苦死你四哥了。”

 

四郎他没曾张口泪盈盈,

叫一声:“八妹妹不知且听清,

想当初,金沙滩前一场的战,

我与你八哥哥打落在番营,

无奈何四哥哥改名叫木易,

你八哥改名叫王英,

萧太后她看我弟兄俩个品貌好啊,

才力逼俺皇宫里招赘驸马公。

八妹啊,我被逼得招赘金萍大公主,

八弟他招赘公主梁银萍,

俺兄弟俩当时间要是不把婚来允。”

“怎么样啊?”

“马上马绑到了法场问斩刑,

四哥我并非是贪生与怕死,

也不是留恋番邦女粉红,

只因为老爹爹碰死在李陵碑,

八妹呀,爹爹他尸骨被落幽州城,

所以才我将计就计把婚来允,

我准备着盗回了父亲死尸灵,

单等着父亲的尸骨能盗到手,

然后再闯出幽州奔东京城。

不料想野狗韩昌定下了计,

昊天塔暗设机关又有精兵,

我兄弟俩多次盗尸没得手,

算起来一晃这光阴有几冬。

算起来一晃光阴好几载,

可怜我生下男女二娇生,

如今我生下来一女叫思乡女,

又生下一子叫还乡童。

我的儿还乡童今年九岁整,

思乡女刚满三岁在皇宫中。

两月前六弟私离那三关地,

昊天塔来盗父亲的死尸灵,

不料想中了埋伏身被俘,

现如今打进了幽州御牢中。

我与你八哥哥几次要把御牢去进,

准备着劫牢反狱闹皇宫,

恨只恨,韩昌番贼他手段狠,

御牢外层层把守有精兵,

万般我处在了个无其奈,

才派那焦公朴送信到东京,

实指望母亲金殿上去奏本,

请万岁东京汴梁发来大兵,

盼只盼大兵能打进了幽州地,

御牢里救出六弟他能回东京。

你本是三把梳头的女流辈,

谁叫你单人独自闯番营,

你不该女扮男装到此地,

萧太后命你招赘奔皇宫,

今晚上逼你要把个洞房进,

岂不是你一脚踏进了是非坑。

三公主武艺超群本领好,

你哪里知,她在那仙山学艺十几冬,

假若你洞房里边失露身份,

我怕你肋生双翅难腾空。

八妹呀,如若落入番邦到人的手,

我杨家几世的英名那要丢干净。

现如今时间已交那一更鼓,

马上马宫娥要接你把亲成,

现如今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今晚送你闯出了幽州城。”

杨四爷如此这般讲一遍,

“哎呀。”打这旁可惊动八姐杨延蓉,

杨八姐耳听四哥这一番话,

不由人泪如三秋雨濛濛,

“四哥啊,千错万错是妹妹错,

我不该劈脸带腮使巴掌抡,

四八哥千钧一发在危险处,

你可能弟俩给妹妹帮帮功,

你只要弟俩来帮助我,

我的个哥哥呀,御牢里能救出我的个六长兄。”

杨八姐救出六哥这两个字,

杨四爷他在旁边又开声。

 

四爷说:“妹妹啊,三十六计还得走啊。今晚上进洞房绝对不可,你六哥现在放在御牢里,这个御牢在什么地方呢?就在皇宫后边,后花园后边有个牢,这个牢是设在地下的。这个小贼韩昌厉害,把我家六弟现在放在地牢里,据说十个手指已经被十根钉钉在地躺板上。”

八姐一听,那个心跟刀割似的,“四哥,越说这样妹妹我越不能走啊。”

四爷说:“我已经跟你八哥俩定好计划了,马上马到九月重阳,九月重阳马上马萧太后摊到过寿了,一过寿那天,我用酒把萧太后灌醉了,文武大臣都灌醉,然后劫牢反狱闹皇宫。”

八姐说:“六哥还能撑到九月重阳吗?四哥嘞,你就是叫杀我,我今晚上也不走。”

杨四说:“妹妹,你可急死我了,万一你落在番邦坏人之手,我父亲死在阴曹也不能瞑目。”

话还没讲了,就听外边过来两个宫娥,口称:“大驸马、二驸马,请你赶快退出去吧,我们要接三驸马进宫了。三驸马请,现在请你到皇宫后边拜天地,好夫妻进房。”

八姐闻听此言,朝四哥看看,杨四再看事已如此,无法挽回了,杨四朝杨八一瞪眼,心话:今晚上做好准备,万一八妹妹有一点危险,哪怕大反幽州啊。兄弟俩就枪马准备好了。

杨八姐闻听此言,说:“宫娥头前带路了。”

 

宫娥们带路走在前边,

后跟来八姐女婵娟,

杨八姐这个撩袍端带往前走,

不由人呐,她低下头来打打算盘,

“我今晚才把后宫来进,

我看看是怎么样的女婵娟,

说好的两拉倒,

说不好啊,八姐我把她人头端。

我能杀百花这个三公主,

地牢里我能把六兄长救回还,

我那晚救出六兄长,

四八哥他在后边把马来牵,

昊天塔能把俺爹爹来盗,

八姐我这有荣有面出离燕山。”

杨八姐都是这个心里话,

猛抬头翠花宫不远来到面前,

宫娥们喊声:“驸马,请请请。”

杨八姐这移动贵体奔楼上边。

杨八姐才把这个楼来上,

闪一闪秋波用眼观。

杨八姐在这里还没讲话,

那旁边惊动描眉女天仙。

 

杨八姐来到单凤阁,闪目一观看,再看单凤阁摆设十分华丽。当时啊,杨八姐再往旁边一看,椅子上坐的可能就是那百花公主。八姐来到跟前抱腕秉手,口尊:“公主千岁,下边天地桌已摆好,请公主下楼,咱们参拜天地,回来和洞房好休息啊。”“驸马千岁有请了。”“公主千岁请。”

 

八姐上楼把个百花请,

夫妻们迈步下楼棚,

将身来到天井院,

这个搂搂衣服跪在川坪,

磕头三个忙爬起,

杨八姐又把百花喊了几声,

叫一声:“公主,快快快,

咱们夫妻上楼棚。”

杨八姐请公主把个楼来上,

喜坏了公主梁玉萍,

她陪着驸马把楼上,

不由得越思越想喜在心中,

“思想起演武厅我见他那一面,

到如今喜得我就好像顺气丸吃了一二升。

人都说大驸马、二驸马他们俩个俊,

他们俩哪能比得上我的驸马公,

人世间美貌的男子我见多少,

我的驸马啊,论长相也算第一名,

今晚上我能陪我的驸马过上一晚,

我少活十年也愿情。”

百花她越思越想越高兴把楼上,

她这里明间辗转暗间行,

她这才围屏床上来坐富贵,

单等着驸马今天来陪为奴。

三公主她坐在这里把驸马来等,

宫娥们她就在外边忙不停。

杨八姐她就在明间来坐下,

丫鬟端过来茶一盅。

杨八姐手端茶杯暗考虑,

“延蓉啊,今晚上怎么能救六长兄,

天老爷,千军万马我不害怕,

该倒霉,最不该招我是驸马公。

延蓉啊,我本是杨家的小八姐,

你让我怎么能跟她把亲成。

现如今谯楼快打这个二更鼓,

杨延蓉,我怎能屋里去安眠。”

杨八姐在这里心急燥,

毁,耳又听更鼓谯楼打二更。

鼓打二更宵半夜,

宫娥彩女忙不停,

走到跟前忙跪倒,

驸马千岁喊一声,

“请驸马,天气不早又不早,

你赶快里边去安眠。”

杨八姐摆手说说:“知道了,

也不要宫娥挂心中。”

宫娥们个个都把楼来离,

杨八姐她坐在明间也没吭声。

杨八姐明间里边也没讲话,

暗间里活喳喳急坏梁玉萍。

 

三公主心中暗想:谯楼上打了二更以后,快要到三更天气,哎呀,俺娘嘞,俺这个驸马他为什么不进房啊?不免我去请他也就是了。

三公主万般无奈,把自己的盖头那么一掀,就打暗间里走出来了。她不由一阵心中好难过呀,她来到驸马面前,飘飘下拜,“我的驸马呀。”

 

三公主未曾张口泪纷纷,

轻言慢语叫一声驸马余九斤,

“今一天银銮宝殿俺初见面。”

“怎么样啊。”

“我就觉俺生前有缘无限的亲,

母后她亲自为俺俩牵红线,

刷旨意今晚上洞房里边来成亲。

想刚才,咱们俩堂前拜过天和地,

又和你一心心饮就酒三樽。

我只说洞房里边把郎君等,

又谁知天交半夜你不进俺门。

我的郎君呐,是不是我母后殿上慢待了你,

又莫非是哪家大臣得罪郎君,

又莫非你嫌奴家我的容颜丑,

又莫非你嫌我粗野不称你的个心,

还能是你家里已有前妻在,

怕人家说你弃旧去迎新。

望郎君,你有那心事对奴家讲,

切不可俺新婚之夜你闷煞了人。”

三公主如此那这般往下问,

灯光下活喳喳难坏八姐女千金,

心暗想:“三公主不识庐山真面貌,

你可知我也是一个女闺坤。

我有心当着这公主要说实话,

不管啊,我恐怕这公主翻脸我难脱身,

杨八姐我死在幽州如薅草,

哪一个能救我的六哥出牢门。

我今天新房里要不把个实话讲,

辜负了百花公主女千金。”

八姐她思前想后设讲话,

偶然间想起了一计涌前心。

她这才手扶桌案忙站起,

慌忙忙抱拳施礼弯下了身,

“公主啊,并非在下我难为你,

我余九斤心中里有话口难云,

今一天我跟公主说实话呀,

望公主千万万原谅莫挂心。

想当年母亲家中生下了我,

两岁时偶得重病缠住身,

俺父母各地求医皆无用,

也只得关帝庙野去求神,

当神仙面父母允下了白虎愿,

必须要烧香还愿才能成亲。

假如若成亲前不还那白虎愿,

神仙讲的,我难活三天那命归阴。

所以我今晚上不敢把洞房来进,

我恐怕未还大愿要丧生。

余九斤今天一生我如薅草,

丢下你百花公主你依靠何人,

今晚上千难万难是难死了我,

所以我迟迟的不敢进房门。”

杨八姐如此这般往上论,

“哎呀。”新房里惊动了公主女千金。

 

百花公主只吓得魂不附休,“哎呀,驸马,什么叫白虎愿啊?”

杨八姐闻听此言说:“公主,实不相瞒,如果不还愿,当初神仙已经讲清了,三天就得死啊。”

百花公主闻听此言说:“这个白虎愿,你可能讲给我听听呢?”

“当初关帝庙主持老道对讲清的,什么叫白虎愿呢?就是必须找个白虎,身上连一根杂毛都没有,对白虎身上打三掌,然后再拔下三根虎毛对火烧了,然后活祭神仙呐。”

“啊。”三公主闻听此言,满面带笑,“我说驸马,这一点小事好办,马上马我派大将赶到后山,后山老虎多,逮个老虎来打三掌,然后拔本根虎毛烧是了。”

八姐说:“这地方虎都不管,为什么?都是杂虎,有是东北虎,有是花虎,有是黄虎,有是黑虎,有没有专白那个白虎呢?”

公主闻听此言说:“驸马,这可难死本宫了。俺这北国虎,我也看过了的,什么虎都有,就没有专白虎。哎呀,我倒想起一样事,上天呐,我们北国逮到一个人,姓杨名叫杨延昭,打在地牢里边,我听俺家军师柳蓬松讲的,说他是按上界正当当白虎一转啊。”

“哦。”杨八姐闻听此言说:“杨六还是正当当白虎啊。”

“我说驸马千岁,你说要打杨六三掌,走杨六身上要拔三根毛烧,能不能还这个白虎愿呢?”

杨八姐说:“那太好不过了。你想,杨六是上天下来的白虎星,那正合我意啊。”

到这个时候,三公主说:“这有何难。宫娥何在?”

俩宫娥说:“公主千岁,有何吩咐?”

“把把守御牢的总管土将军土金秀给我找来。”这个御牢总管姓吐叫土金秀,乃是镇殿大将军。

不多会,把土金秀召到翠花宫了。土金秀俯身下跪,口称:“皇姑千岁,你有何旨意?”

皇姑闻听此言,满面带笑,“土将军啊,今晚上有一件事麻烦你。因为我家驸马当初许过白虎愿的,必须打白虎三掌,现在临时上后山找白虎也找不到了,杨六郎按上界正当当白虎一转,现在驸马千岁要到御牢里边,拔三根杨六的毛烧火好敬神呐。土将军,请你赶快放开御牢。”

土金秀闻听此言说:“三公主,卑职遵旨。驸马千岁,你就请吧。”

这边杨八姐喜在眉头,笑在心梢,暗暗手按崩簧剑,“公主,那我就走了。”

“我陪你一道去,驸马千岁。”

“公主,不劳你大驾了,因为进御牢也不需要女子前往。”不多会,杨八姐跟土金秀离开单凤阁,前边就顶到御牢了。

御牢就在皇宫后花园的旁边,再看门口有两个狱卒在那把门。土金秀说:“狱卒呢,赶快把牢门开开,让三驸马进里边去还白虎愿呐。”

两个狱卒说:“谨遵土将军的将令。”

说到这个当口,土金秀满面带笑,土金秀说:“驸马千岁,那我就告辞了。”土金秀转脸去喝酒去了。

杨八姐这才顶到牢门口,‘当啷’一声,两个狱卒当时把牢门拽开了。杨八姐一进牢门,再看里边没有人。

“啊。”杨八姐说:“狱卒啊,这个杨六在什么地方呢?”

狱卒说:“驸马千岁,杨六在地下边。”再看,这边有个梯子,那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奔地下道去的。

狱卒说:“请驸马千岁进地道,就看见杨六了。”

杨八姐闻听此言,这才轻轻脚步,顺着梯子,不多会下了地道了。再朝地道里边再一看,里边闪出一间小屋,地下铺的是木板,那个柱子上挂着一盏阴暗的灯光。杨八姐迎着灯光再看,“啊哈,我可望见了哇。”

 

八姐她轻轻脚步进了牢中,

地板上望见了受难的她的六长兄,

见六哥将身仰卧地板上,

十指被人钉上了十根钉,

两只脚被绳拴在铁柱上,

胸脯上还压着一口大铁钟,

见六哥头发散乱拖在了地,

见六哥双目紧闭眼不睁,

见六哥骨瘦如柴不成人样,

见六哥气如抽丝难动动。

杨八姐她见到六哥身受罪,

就好比万把的钢刀刺前胸,

也只得她弯下腰来开了口,

轻言慢语叫长兄,“六哥啊,六哥,

六哥醒醒,六哥你醒醒啊。”

杨八姐一连喊一十几遍,

杨六郎地板上边哼了一声,

慢腾腾睁开虎眼留神的望,

“哎呀。”地牢里认得妹妹小延蓉,

白虎帅睁眼认得杨八姐,

忍不住泪花滚滚往外涌,

停半晌强打精神开了口,

轻轻的叫声:“八妹妹小延蓉,

我问你,是怎么来到了幽州地,

我问你,你怎么能来到了个御牢中。”

“六哥。”八姑娘她把那来历讲说一遍,

杨六郎语重心长叫延蓉,

“也不是六哥我责怪你,

你不该私下幽州你走一程,

幽州地战将千员兵万万,

还有那万恶的军师叫柳蓬松,

假若你北国要失落那敌人的手,

六哥我死后难见我的父天灵。

妹妹呀,快离御牢找你四哥,

想办法把你送出了幽州城。”

杨六郎催着八姐把牢来离,

打这边惊动了八姐杨延蓉。

杨八姐这晚擦干了眼中泪,

又把六哥喊一声,“六哥哥。”

叫声:“哥哥,你别害怕,

千斤担都有妹妹我来撑。”

叫一声:“哥哥,跟我走,

俺四哥接应上边还没消停。”

杨八姐伸手来把六哥拽,

拆掉脚上两根绳,

两根绳儿被拆开,

拽六哥使劲就往身上拥。

就听见‘哧啦’一声言教中,

“哎呀”,杨六郎昏昏沉沉还眼不睁。

 

杨六爷十个手指被钉在地躺板上边,八姐心急,把杨六后边腰这么一抱,一使劲,想从地上拽下来的,就听‘哧啦’这么一声,钉子整整从手指眼穿过去了。杨六‘哎哟’这么一声,昏倒在地,就死了过去了。

八姐只吓得魂不附体,“六哥醒醒,六哥醒醒,六哥醒醒,妹妹不是有意折磨你,我心急啊。”

八姐赶忙在前心头拍拍,后心头捶捶,大概有良久之间,杨六爷缓过一口气,杨六这个时候已经气如抽丝了,就有一点气了。

杨六说:“妹呀,你走吧。”

八姐说:“哥,你还醒过来也就好。”一伸手,把预先准备好的勒在里边的腰带给解下来,把杨六朝身上这么一背,这边身上五花麻花扣子,这边给扎起来了。

“六哥,你趴好了,这出御牢可能就有战斗啊,万一有战斗,哥啊,你不要讲话,你要保持你的元气。”

杨六说:“妹啊,唉,我们姊妹俩命真是风前之烛,瓦上之霜。”

杨八姐擦擦眼泪,顶到御牢牢口了,当时那个牢门被关起来了,怎么的?俩个牢头狱卒在外边,八姐进来,就把门关上了。

杨八姐就喊了,“狱卒呢。”

狱卒说:“什么事啊?三驸马。”

“你进来看看,我怎么找不到门了的。”

这两个狱卒这边伸手把门推开来,头朝里边这么一伸,杨八姐手疾眼快,早已崩簧剑拽出来,‘哧啦’这么一剑,把两颗人头整个斩掉了。

八姐心话:狱卒啊,对不起你了,不是我手毒心狠,我不杀你,我没有办法救我六哥。

想到这个时候,杨八姐把这个剑,‘噌’颤在鞘内,背着杨六,顺着这个御牢,奔后花园来了。出后花园就到后门了,也就等于我们中原那个后宅门似的。

哪知杨八姐刚到御花园里边,就中牢门口喊了,“毁了,死人了。”

敢说怎么的?因为这个时候正好好到三更天了,摊到来换岗了,那个御牢门口刚才被杀这俩个人,一个叫毛三,一个叫苟六,正好又来个王二、李四来换岗了。王二、李四一推牢门,再看两上死尸倒这,人头滚旁边,一声喊了,正好惊动镇殿无敌大将军土金秀,‘哈啦’一声,三千卫兵整个围上来了。当时候点起灯球火把,说:“毁,是怎么回事?”就提起来刚才刚三驸马进御牢的,再到御牢里边再看,哪还有杨六了,再年地上滩一滩血,因为杨六一被拽,十指上滴的鲜血。

土金秀说:“拦着,不要让驸马余九斤跑了,看起来他是奸细。”‘吵’,那个灯球火把照如白昼相似。

土金秀闪目再一观看,“哎呦。”后花园有个人影,正是驸马余九斤呐。

土金秀大喊一声:“奸细,你慢点。”说到这个当口,手拎宝剑,‘吵’,这可就把八姐围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