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一部“杨六郎沧州接彩”〗:第五回 兵合蛇凤关  

2013-03-27 22:40:40|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回 兵合蛇凤关

 

杨七爷枪挑唐将林天豹,

正南方有人发喊语音高,

喝一声:“该死的杨七少撒野,

你今日杀我的兄长为哪遭,

我今天北门口前逮到你,

我把你剐骨熬油对天烧。”

杨七爷闻听喊声抬头望,

有一匹乌骓马跑乱抖毛,

马身上端坐黑袍一员唐将,

手里边又把那开山大斧摇。

杨七爷一声呐喊往上闯,

骂一声:“该死的唐将你听分晓,

你赶快马身上边报出名和姓,

七太保我送你去奔个奈何桥。”

这黑将挽辔收驹停住战马,

叫一声:“杨七不知听分晓,

本将军我姓林名字叫天化,

林天豹他是我一母二同胞,

我兄长在你手下丧了命,

杨七呀,我叫你今天插翅也难逃。”

杨七爷闻听此言哈哈笑,

“哈哈哈哈哈哈。”

手里边挥动了大金枪一条,

喝一声:“该死的唐将,你哪里走。”

这根枪冷飕飕的奔胸梢,

林天化一见那杨七枪法猛,

慌忙忙手举着大斧往上挑,

林天化连推三下没推动,

‘噗哧’,这杆枪扎进他的前心梢,

杨七爷喊声:“唐贼你去了吧。”

‘扑棱’,‘咣叮咚’,死尸扔下个马鞍桥。

北门口杨七挑死两员将,

可把那唐兵唐将吓坏了,

众唐兵丢盔掼甲往后退,

杨七爷磕开坐下马龙蛟,

正是七爷闯番队,

忽听得有人喊叫声音高,

喝一声:“黑脸的杨七慢动手,

本军师与你疆场比个低高。”

杨七郎他闻听喊声抬头看,

从对面梅花鹿跑乱抖毛,

看了看鹿背上端坐一个老道,

只见他手中里拎着个杖叉条,

这个老道人形如古怪多丑陋,

顶梁穴一股的妖气撞九霄,

杨七爷观到这里明白了。

不用说唐营来了作怪妖。

杨七爷骂一声:“妖人你通名姓,

我与你今个天比个低与高。”

老妖人闻听此言哈哈笑,

“哈哈哈哈哈哈。”

叫一声:“杨七不知你听明了。”

 

“杨七少要逞能,要问本军师,乃是南唐护国军师,名叫马牙真人,大元帅宋万,我就是军前的军师。”

杨七说:“原来是马牙道长。”杨七把气朝下忍忍,再想是出家人呐。

杨七说:“我不想跟出家人一般见识,今天我打的是南唐,要的是降书降表,会的是元帅宋万,道长,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今天要趟这趟浑水呢?常言说跳出三界外就不问五行内事了。”

马牙说:“杨七少要胡言,今天我已经担任南唐王李煜手下护国军师,千斤重担就担在我身上了,拿命来。”

杨七说:“自然你不听我良言相劝,就别怪七太保手毒心狠。”

杨七到这个时候,马朝前边这么一点镫,‘扑棱棱’一伸手,把这个大金枪给拎起来了,枪这么一打滚把,斗口大朱缨波浪大圈花炸开来了,对着马牙前心,冷飕飕寒深深,毒蛇出洞,怪蟒摇头乌龙摆尾,这根枪直奔马牙前心掺来。哪知杨七枪来得快,马牙并不在乎,马牙一没招二没架,连个叉条杖拎都没拎,就听‘扑哧’这根枪入马牙前心去了,后边那些番兵叫苦,再看大宋兵也愣了,这个道人怎么这等瓤的呢。

杨七说:“拿命来。”

就看马牙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杨七,你使劲。”

“哎呀”。杨七心话:乖乖,这个东西,还能是铁打金刚吗?我怎么枪攘心口窝还笑的呢?

杨七到这个时候双膀这么一使劲,全身一带力,说:“马牙,你给我走。”一使劲想给揉下坐骑的,哪知这根枪挑着马牙不但揉揉不动,乖乖,真比太行山还要重。杨七连揉三下动也没动,杨七累得浑身汗流浃背,怎么的?马牙人用动高山上仙法,妖法太厉害了。

杨七说:“大事不好。”

马牙说:“你还不能走。”

杨七一伸手想把枪拽回来,这个枪钉心里边随怎么也拽不动。杨七没有办法说:“马牙你个妖人,到底用的是什么法术?”

就看马牙脚这么一点悬金镫,只拍梅花鹿,‘咴咴咴咴’怪叫直奔前来,‘哧啦’一下,枪从后心头出来了,一上来出来有五寸,后来出来有一尺,二尺三尺出有四尺。乖乖,这丈二长枪啊,整整后边漏有四五尺,前边还有三四尺。

到这个时候,杨七激灵灵打个寒颤,后半边老太君佘赛花也看见了,佘赛花再想:大事不好,在北门口遇到南唐妖人如何是好?

就看老妖说:“杨七啊,还有本事没?枪钉我心里,你怎不拽回去的。”

杨七说:“你给我回来。”全身又使一把劲,没拽回来。

马牙说:“自然你拽不动,那你给我下马吧。”老马牙身朝前边一挨,一伸手抓住杨七勒甲丝绦,说:“你给我过来吧。”

 

好一个马牙得道妖精,

马身上拽住七英雄,

叫一声:“小杨七你哪里走,

本军师我叫你肋生双翅难腾空。”

老马牙要把七郎来拽,

“慢着。”后阵上可惊动太君长寿星,

老太君她马往前边一磕镫,

坐马身抱拳施礼搭一躬,

她满面春风开了口,

“哎。”喊一声:“得道老仙翁,

老仙师暂息雷霆怒,

你听本帅我讲清,

大仙师,都因为两国不和刀兵动,

有本帅领人马往南征,

大仙师,出家人跳出个三界外,

苦修炼你不在五行当中,

出家人走路不伤蝼蚁命,

讲什么喜爱飞蛾纱罩灯,

大仙师,我杨家与你何仇并无恨,

我劝你能不能离开万马营,

大仙师回高山苦苦修炼,

你也能名列仙班传万冬,

大仙师,今一天要不停本帅的话,

我恐怕枪刀之下不长眼睛。”

老太君如此往外讲,

“呵呵呵呵。”老马牙坐在了马身把话明,

出言来他没把别人来叫,

佘赛花连连喊几声,

“教子不严你母也得过,

我问你,教育你儿行的个凶,

北门口连挑我两员大将,

这就叫俺各保其主为江鸿。”

喊一声:“佘赛花不要多讲啦,

本仙师北门口我把你家逮干净。”

老马牙拽着杨七就不撒手,

打后边可吓坏狼虎众弟兄,

眼睁睁七爷有危险,

呦,“马撞着。”‘咯噔咯噔咯噔’,

正南方桃花马跑一溜风。

会听书你往马背上看,

呦,马背上端坐描眉女花容,

这姑娘论大也不过有十七八岁,

小说一岁冬把冬,

有一顶美人金冠头上戴,

‘扑棱棱’绽大的绒球安在当中,

脖根里又系狐狸尾,

有一对圣雉翎毛在半空,

身穿着锁子连环美人铠,

内衬着素罗袍上绣花红,

左带弯弓右带剑,

走兽壶密插狼牙箭钢钉,

观看她,杀人的宝剑就系腰内,

手里边才把绣绒刀来拎,

这姑娘一头的青丝如墨染,

只见她两只大眼放光明,

就我她脸似三月桃花现,

只见她樱桃小口一点红,

这姑娘五官端正长得个美,

你看她坐在马身有从容,

你要问她是个哪一个?

你让我把她的来历对你明。

 

这位姑娘姓宋名叫宋三春,正是南唐兵马督招讨大元帅宋万之女。

上节书唱到宋万兵困蛇风关,头一阵就是宋三春走马,会大郎杨延平,一见大郎杨延平啊,宋三春那心里就爱上杨泰了,就想当面面托终身给大郎杨延平,谁知道老宋万看破其中的故理了,宋万催马上去,把他闺女逼回大营,自己来打杨泰了,最后杨泰败了。

这一晃光阴过去十几天了,你想,杨二、杨六回去搬兵,这边宋三春自从离开杨泰,朝也想暮也想,真是朝思暮想啊,今天陡然听北门口杀声震耳,宋三春顶到帅虎大帐说:“父啊,我想到北门看看,还能是杨家搬兵回来了吗?”

宋万说:“乖乖,你去看看也好。”

宋三春催开坐骑离开大营,绕道有半里了。宋三春再想:宋三春呐,哎,想当初,我与大郎杨泰杨延平见上一面,好叫我时时刻刻就挂在心怀,我朝也想暮也想,这十几天夜里没能睡着觉,白天没能吃饱饭,宋三春呐,人都说相思病相思病,原来今天就摊到我的身上了,三春呐,今天北门口肯定是杨家将来了,想当初,老令公杨继业跟我父亲定好军令状的,凭三枪定输赢,如果杨七能胜我父亲三枪之下,我父亲代表南唐就献表了,如果杨七三枪不能胜我父亲,马上马杨家将代表宋朝也就献出降书降表了,这个杨七来,这是关键人物,肯定是杨七到了,宋三春宋三春呐,如果杨七能胜我父亲,久后一日,我还能见到大郎杨泰,万一杨家将要败了,杨家走了,到那时候我再也见不到大郎杨泰了,旁不怕,我怕北门口还有一个道长叫马牙真人呐,杨七再有本事,你没有法术啊,万一马牙要出去伤了杨家将,万一杨家要有个损失,我怎么也捞不到跟杨家成亲了,宋三春宋三春,我有心明的赶到北门帮助姓杨的,我父亲军令之下能饶我三春吗?也罢了,我不如驾云顶到半悬空,暗暗来暗助杨家。

想到这个当口,宋三春乃是桃花圣母门徒,打胜仗云中跑马,打败仗海底屯兵啊。小姐宋三春翻身下了坐骑,当时把马蹄子拎起来,对四个马蹄子下边画四个十字,口中念念有词,就看变成四朵莲花,宋三春跨上马背‘吁吁’叫把这匹马起在半空,直奔北门可就闯下来了。

 

眼看着七郎有危险,

三春呐,不由得一阵吃一惊,

“假如若是七郎死在妖人的手,

俺要与杨家父子结怨恨,

从今后再也难见杨家将,

宋三春我难找大郎杨延平,

罢罢罢来有有有,

我不如救救七郎小弟兄。”

宋三春想到此时不怠慢,

那么一反手降妖宝珠拿手中,

喊一声:“好宝,叽嘞喵哨。”

降妖珠万道的金光起半空。

小姑娘对着妖人指三指,

降妖珠直奔着马牙老妖精,

就听得‘咔嚓’着了中,

老马牙一头栽下马能行,

‘嘭’,这个老马牙哎呦一声:“罢了我。”

这一下根本打去了八百冬。

老妖人万般处于无其奈,

也只得化道清风回大营,

马身上喜坏杨家七太保,

“好啊,哈哈哈哈。”

那么后阵上喜坏太君长寿星。

 

七太保杨七说:“娘啊,哎,这个妖人怎么没有了的?”

老太君哈哈大笑:“乖乖,今天有能人来暗助我姓杨的,你刚才看见没?你没看见为娘心中有数,想起来我久经百战呐,半悬空一朵彩云飘东飘西,飘南飘北啊,有人在上边暗助我姓杨的,不是神仙也是世外的高人呐。”

老太君不由在马身上抱拳,口称:“恩人呐,今天救我杨家,杨家没齿难忘,可是你为什么不留名呢?”

老太君正叨念着,就听当兵说:“老太君呢,你看走天上掉下来一样东西。”飘飘荡荡飘飘荡荡,‘啪’掉地去了。

当兵顶到跟前一拾起来,是一个手帕子,再看这个手帕上描龙画风。老太君说:“拿给我看看。”

老太君感到这个当口再看,“啊哈…。”

 

老太君手捧手帕用眼观,

这手帕五彩玲珑多新鲜,

正面上绣的鸳鸯去戏水,

反面里绣的刘海戏金蟾。

佘赛花,不用人说暗晓道,

这手帕主人本是个女婵娟,

也不知这位姑娘名和姓,

为什么暗中相助你到北关。

老太君忙把手帕来收起,

到后来好报姑娘的好心田,

长寿帅感到此时不怠慢,

又把那众家孩儿她喊一番,

叫一声:“众家孩儿撒战马,

现如今赶快杀进蛇风关。”

杨七爷催马摇枪头带路,

还有那孟良焦赞在后边。

正在这杨家小将闯大队,

蛇凤关连珠大炮药化烟,

‘吱吆吆’北门城门大开放,

玉儿豹驮来杨业挂印官。

 

再一看杨继业催马摇刀,带领众家孩儿已经杀出北关了,怎么的?北门口战争一起,杨业就得信了,杨业一声令下,那几个儿子一起就杀出北关了。

杨业在马身上一抬头,就望见佘赛花,一声喊:“夫人,我在这里。”

杨继业一声喊,南唐兵被里外一夹击,那还受得了吗,‘啊啦’一声,都退奔东门老营去了,北门就了啦,这边佘赛花马一点镫,带领杨二、杨六、孟良、焦赞、铁英、佘彪这狼虎众将,就与老令公杨继业会在一起了。

杨业再看七儿杨七、八儿延顺都来,再看这几个认不得,杨继业当时说:“夫人呐,这几位我怎认不得的?”

佘赛花说:“我三弟佘彪,你认不得?”

“哎呀,三弟你从哪来的?”

佘彪说:“姐夫,北门口两军战场,不是拉呱所在,到里面去吧。”

不多会,大家就顶到关里了,杨继业当时说:“夫人呐,赶快到城里再讲吧。”

老太君说:“是。”

当这个当口,刚刚要奔城里,就听有人喊了,“杨六哥,慢走一步。”

六郎杨延昭再看,看后边飞来一匹坐骑,再看不是别人,沧州府铁英赶到了。

“哎呀。”老令公说:“这是谁?”

杨六就把当初焦赞招亲事讲了一遍,老令公心中高兴,增加力量啊。

不多一会,这前边就顶到帅虎大帐。这一到帅虎大帐,老令公说:“两边赶快摆酒,喝酒好拉呱。”

这边酒席刚刚要摆上来,要喝酒,就听说:“老令公,报。”

老令公说:“报其何事?”

“现在国家圣旨到了,流星快马跟着老太君来的。”

老太君激灵灵打个寒颤:佘赛花,杨家又犯罪了吗?哪家奸贼又奏本?这圣旨怎么就跟这个我马蹄又追来的呢?

老令公没有办法,带领狼虎众将,摸不到头脑,顶到门前,再看这流星快马顶到跟前,翻身下马,口称:“老令公接旨。”

老令公说:“流星快马,你对我先说,我暂时不接旨,到底是什么事?”

流星快马说:“是喜事。”

老令公闻听此言,跪倒在地把圣旨接,这边流星快马念了:“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老太君挂二路元帅印,带领狼虎众将赶奔南唐,是国家有功之臣,南清宫八贤王金殿奏本,现在圣旨下,孟良、焦赞、花刀岳胜、铁英、佘彪全部官封一品大将军,有功回来再赏。人是追封的,恐怕不尽心的。

老太君朝众人说:“赶快谢恩。”大家谢主隆恩。

“两边。“老令公说:“摆酒了。”

 

传宣官高关宣过旨一封,

喜坏了大宋满营将英雄,

老杨业再朝那众人仔细看,

一个个精神抖擞有威风。

老令公吩咐一声:“快摆酒,看酒上来,

我要为众家侄儿来接风。”

说罢时伸手泻起头杯酒,

叫一声:“三弟佘彪你听清,

姐夫我今天敬你头杯酒,

感谢你南唐地界来帮工,

想当初,都是姐夫我的错,

望三弟从今后不必挂心中。”

佘三爷伸手接过头杯酒,

只见他把嘴一张饮个空,‘哧啦’喝了啦,

“姐夫啊,你真是大仁和大义,

为杨家明天我就死是也愿情。”

杨继业伸手又端起二杯酒,

又把那花刀岳胜叫一声,

还有那孟良焦赞两员将,

还有那高山寨主小铁英,

“你四人杨家有难来帮助,

真算是侠肝义胆将英雄,

你弟兄好比杨业我的亲生子,

哎呀,从今后咱们齐心协力保朝廷。”

四个人慌忙饮了二杯酒,

杨继业伸手又端起酒三盅,

老令公端起三杯酒,

又把那我儿杨七喊一声,

“我的儿啦,当初你东京把牢坐,

你可知为父我虽气心里疼,

今日天你奉旨来到南唐地,

儿啦儿啦,明天要与宋万定输赢,

大宋主江山倒有千斤重,

我的儿啦,你肩挑八百还要挂零,

祝我儿马到疆场能胜利,

早把那降书降表要回京。”

杨七郎接过三杯酒,

叫:“父亲,你不必挂心中,

明日天两军战场儿去走马,

总有那千斤担子儿来撑。”

说罢时,一饮而尽三杯酒,

喜坏了大宋营里众家英雄。

众弟兄都为那杨七来敬酒,

杨七爷端起来你望他喝了一盅又是一盅,

杨七爷一气喝有数杯酒,

哎呀,不好,‘咣叮咚’翻身栽倒在地溜坪。

酒席前栽倒英雄七太保,

活喳喳吓死金刀老令公,

老杨业一闪二目仔细看,

七太保躺在地上不动动。

 

老杨业到这个当口,伸手拽住,“我儿醒醒,我儿醒醒。”

就看杨七爷说:“父啊,唉哟,我不能过了。”当时候就顺地滚,滚过半天又不动了。

老令公当时一声令下:“快传军医来。”

这个军医都不是一般军医,临来时候都是皇宫太医院给调来的随军医生。这个太医顶到跟前口称:“令公,有何吩咐?”

老令公说:“我儿杨七陡然喝酒栽倒,不知是何缘故?”

太医顶到跟前拽住七郎脉,再试试七郎的头,太医大吃一惊说:“老令公,老太君,大事不好。”

杨继业说:“什么事?”

“现在七太保得了卸甲风了。”

“哎呀。”老令公一听这话,老令公说:“天呐。”

 

老御医如此这个说从头,

可惊动令公白发休,

佘赛花耳听娇儿得重病,

不由得心里如同钢刀来揉,

也只得上前来慌忙抱住,

喊一声:“我的儿不知你听来由,

小乖乖,自打汴梁你将身动,

俺只说南唐地界把个反表抽,

没想到我的儿你得了病,

现如今,我国也忧来民也愁,

小乖乖,你身染重病也不能动,

哪一个两军阵去逮宋万老白头,

小乖乖,这南唐地界俺要献降表,

我恐怕杨家将世代英名一旦丢了。”

喊一声:“娘的儿你快好吧,乖乖。”

杨七郎趴在地上就不能动,

“报。”又只见报事三军跪坪溜。

 

老令公说:“报其何事?”

“现在东门口南唐兵马大元帅宋万,带领狼虎众将在东门外边,口口要战句句要敌,旁人不要,单要七太保杨七,东门口三枪定输赢。”

杨继业闻听此言还没讲话,三爷佘彪‘噔棱’一下爬起来,“姐夫。让我东门口去会会宋万。”

老令公闻听此言一声令下:“没有我令,任何人不许出征。快,把我儿抬进书房。”这才把杨七抬进书房。

“太医啊,你要静心调养,你对我说,这个卸甲风什么样厉害?”太医说:“就七太保这个病情,因为七太保北门口出血汗太多了,陡然一脱甲,然后又喝凉酒,这才得了卸甲之风,最快最快也得七天以后能好,慢者得一个月。”

老令公一想:苍天啊,宋万能让我七天到一个月期限吗?

老令公说:“众家孩儿,暂时好好看护你七弟,我到东门。”老杨业吩咐带马。

杨业催马顶到东门上了敌楼,人在矮檐下谁敢不低头啊。杨家将多会给人说过好话的,万般无奈杨业抱拳一礼,“那城外不是宋大帅吗?”

宋万说:“杨业,你儿子杨七也来了,马踩我北门,现在赶快叫你儿子杨七来会我吧。我们讲好了军令状,你也签过字,三枪定输赢。”

杨业说:“宋元帅,能不能让几天呢?”

“啊,莫非你儿杨七贪生怕死?”

“我儿从来不怕死。”

“那因为什么?”

“对你说一句实话,我儿呢,进城的时候,路上小年轻人有点累了,说让休息。你想想,一路上马没停蹄,北门口又打了一天仗。宋元帅,你大仁大义,你还能打我杨家乏脚兔子吗?你能不能让三天,你要说不让,今天我就叫我儿子来是了。”

杨业心话:还不能说我儿有重病了。

老宋万再想:人情做到底,乖乖,兵都搬来了,何况这三天呢?

宋万说:“好,让三天,三天以后开战。”这三天就让过去了。

老杨业回来了:哎,天呐。三天以内能叫我儿好吧。

哪知一晃三天过去了,杨业一天三四次来看杨七,杨七病情还没好转,杨业夫妻闷闷不乐,这第四天刚刚刚刚够开过帅帐,“报,元帅不好了啊。”

 

报事兵跪在地上喘呵呵,

尊一声:“领兵元帅听我说,

老宋万东门口前来要战,

并要与杨家父子比低弱,

唐营里又拖来多少是红衣大炮,

那个大炮口都抵着东门护城河,

宋万说今个天要是无人去走马,

马上马开炮攻城不啰嗦。”

报事兵如此这般往下报,

只急得元帅杨业干跺脚,

正是这杨老令公犯难为,

佘三爷站在帅堂把话说,

“请姐夫赶快给我一支令,

东门外我与那宋万动干戈。”

老令公慌忙摇头又摆手,

叫:“三弟,你不能性子急乱阵脚,

老宋万力大无穷刀法好,

我大家难与宋万比胜弱,

要耐心等我儿七郎病体好,

到那时一阵成功奏凯歌。”

老令公不让三爷去走马,

佘三爷叫声:“姐夫你听着,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为国家我战死在疆场算什么,

现如今外男杨七病情重,

俺怎能贪生怕死把头缩,

我的姐夫啊,你今天给我一支令,

三弟我话有千番都不说,

姐夫你今个天要不给我一支令,

我情愿拔剑自刎见阎罗。”

佘三爷说罢此时牙关咬,

‘当啷啷’胁下的宝剑顺手摸,

佘三爷手握着宝剑要自尽,

老杨业急得搓手又跺脚。

 

杨业说:“三弟,千万不可,千万不可。”

杨业没有办法,眼朝老太君佘赛花看看。佘赛花‘噔棱’一下爬起:“三弟且慢,我让你出马。”

佘彪当时说:“姐,你让我出马,姐夫你也给我令。”

杨继业朝佘赛花看看,“赛花。”

佘赛花说:“你不让他去,也得死啊。”

想到这个当口,佘赛花说:“既然三弟走马,何人去替三弟助阵呢?”

话音未了,小将铁英过来了。“我替三爷观阵。”

佘赛花说:“我儿杨景何在?”

杨六过来,口称:“母亲有何吩咐?”

老太君说:“乖乖,你懂兵书战策,你把打锣兵预备好,能行则行能止则止,随时准备打锣收兵。三弟,你要听从军令啊,现在圣旨下,官你也封过了,现在你已经卖给帝王家,你可要服从军令。”

佘彪说:“姐,请你放心了,到那时候,我一切听俺六外男的,你看怎么样呢?”

到这个时候,老令公这才把这个令箭撒下来,一撒令箭,佘彪接令箭在手,“两边鞴马。”两边马鞴过。

佘彪放红砂驹手拎大砍刀,翻身上马,顶盔冠甲,铁英在后,佘彪在前,杨六带领三千兵直奔东门,可就闯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