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杨八姐闯幽州》第一部“幽州救杨景”〗:第四回 一马双跨  

2013-03-28 22:15:32|  分类: 琴书“杨八姐闯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 一马双跨

 

地牢里出来了八姐女红妆,

皇宫院军兵儿郎喊岔了腔,

过来了镇殿将军叫土金秀,

涌过来三千的卫兵似虎狼,

刹时间亮起了灯球与火把。

土金秀抬头望见八姑娘,

慌忙忙手拎宝剑拦住了路,“站住。”

骂一声:“该死奸细听其祥,

余九斤,你今晚皇宫来招驸马,

为什么地牢里来救杨六郎,

我问你究竟你是哪一个?

你可敢把真名实姓对我讲讲,

你赶快报出来你的真名姓,

本将军我逮你去见萧皇娘。”

八姐她浑身上下都是胆,

骂一声:“番狗不知听其祥,

今一天你要问我是哪一个?

番狗啊,你在我前边听清亮。

姑奶奶我今天不瞒你,

我本是天波杨府的八姑娘,

我不是一个余九斤,

八姑娘本身我姓杨,

杨八姐我女扮男装幽州下,

为得是来救我兄长杨六郎。

今晚上,你要是让开道路两拉倒,

我跟你话有千番推一旁,

如果你今天挡道你必定死,

姑奶奶宝剑我送你见阎王。”

杨八姐她一行说着挥宝剑,

土金秀一股的烈火撞胸膛,

恶狠狠也手举那宝剑往下剁,

‘当啷啷’,骂一声:“杨家丫头你改了肠,

你真是你吃了熊心你吞豹胆,

你竟敢私下幽州来救杨六郎,

你竟敢女扮男装来到此地,

你竟敢皇宫院戏耍公主与皇娘,

你好比飞蛾投火你自来送死,

你就是肋生双翅你难飞翔。”

土金秀他说着恼来就带着怒,

“吃剑。”手中剑对着姑娘顶梁上,

这时候八姐一见也不怠慢,

手举宝剑哪慌忙,

慌忙忙二郎担山把宝剑架,“开。”

‘当啷啷’兵刃交加冒火光。

两下里这时候杀有个四五趟,

杨八姐这时候宝剑对着贼人胸膛,

骂一声:“恶贼你去了吧。”

‘噗哧’好乖乖,一股血光往外扬。

杨八姐这一剑斩了个土金秀,

众番兵只吓得喊爹又叫娘,

喊一声:“兄弟哥呀赶快跑,

坏了,将军土金秀见了阎王。”

杨八姐杀过了花园到后门口,

不多时杀到了皇宫后门旁。

 

杨八姐杀了大将土金秀,直闯御花园,闯过御花园,前边就顶到皇宫后门了。那个两边当兵的,谁也不想送死,‘啊啦’声,朝旁边一站。

杨八姐再看,后门上了大铁锁了,杨八姐这个时候不允许再犹豫了,也不允许再多想了。杨八姐顶到跟前,一伸手把宝剑举起,对着后门‘咔咔咔’三剑,上去把大锁砍开来了。杨八姐‘吱呦’声拽开后门,就想冲出去,刚刚刚刚脚才出了后门口,就听有人喊:“拦着,不要让杨八姐跑了。”

“马来。”‘咯噔咯噔咯噔’,大街口那个大炮,‘嗵嗵嗵’。

杨八姐再一看,我的妈妈。

 

哎呦,杨八姐大街上边用眼望,

幽州地那个大兵如同翻了江,

看了看,马身上端坐大将土金贵,

又来了耶律海和耶律江,

还有那萧天佐带领人马往上闯,

大街上又来了野狗贼韩昌。

韩延寿马背上边传了令,

“呔嗨。”喊一声:“狼虎众将听其祥,

今日天谁要能逮到了杨八姐,

我保你官上加官有荣光,

哪一个胆敢放走了杨八姐,

本帅我要你项上魁木榔。”

韩延寿一声的令下如山倒,

众番将这时候各催征驹马绱缰,

红砂马驮来了大将土金贵,

手里边摇摆门扇刀一张,

上前来一马拦住了杨八姐,“站着。”

骂一声:“该死的丫头听比方,

小丫头,我听说你杀死我大哥土金秀,

今一天,我与你血债要用血来偿。”

说罢话手举大刀往下剁,

这一下活喳喳难坏了八姑娘。

杨八姐见此光景也不怠慢,

不由得嘴说不怕心中发慌,

“现如今我手中没有枪一杆,

叹只叹,坐下没有马绱缰,

今日天八姐要有枪共马,

谁怕你雄兵百万将千堂。”

杨八姐万般处在无可奈,

“也罢。”也只得晃身让开了刀一张。

杨八姐又是闪身又是躲,

不一会,累得香汗湿了衣裳,

在先前姑娘闪身还有劲,

到后来两腿打晃手发瓤。

八姑娘仰脸朝天叹口气,

“天呐,天呐。”忍不住点点的热泪流出一眶,

“今一天延蓉一死如薅草,

哪一个能救我兄长杨六郎。”

这时候八姐正在犯难为,

“马撞着。”‘咯噔咯噔咯噔’,

大街上数匹马跑抖丝缰。

老少们,会听书的大街看,

大街上白龙马跑闹嚷嚷,

父老们,你要问马身坐了哪一个?

北国地来了驸马杨四郎。

杨延辉感到此时不怠慢,

也只得坐下催开马绱缰,

手指着后宫院里破口骂,

骂声野狗叫韩昌,

“韩延寿,头有多大胆多大,

你不该逮我妹妹为哪桩,

不逮我的同胞妹,

我跟你话有千番丢一旁,

今一天要逮我的同胞妹,

韩昌,野狗啊,我叫你车水拿鱼死一塘。”

杨四爷心急都嫌马跑慢,

你看他抖抖手里丝笼缰,

杨四爷催马摇鞭往前进,

后门不远在目旁。

杨四爷坐在马身一声喊,

喊一声:“狼虎从将听言良。”

叫一声:“两边闪闪闪,

让驸马到里边去逮女红妆。”

两边的人等闪闪闪,

后门口惊动被困八姑娘,

杨八姐抬头她仔细看,

望见了同胞哥哥到这方。

 

四爷杨延辉一声呐喊,“呔嘿,两边三军闪开了。”那个两边三军‘啊啦’一声让开,耶律江、耶律海、土金贵这一班将让开来了。

杨四爷用手一指,“你这班都是饭桶,撑衣架子,囊饭包子。刚才已经报过了,是南朝的杨八姐,一个女流之辈,你看我们幽州燕山战将千员,雄兵百万,逮到现在,连一个人也没逮到。”

土金贵闻听此言,土金贵说:“大驸马,言之差矣了,这个杨八姐生在无佞天波杨府,是将门之女啊,厉害无比,现在她没有枪,没有马,你看她躲啊,闪呐,到现在我还没逮到。如果要有枪马,恐怕就更逮不到了。”

杨四爷说:“闪开了,也不是本驸马卖句浪言,夸句海口,我不要三合,我就把她逮到了。”

“大驸马,我恐怕也不太容易吧,昨天在演武厅,连我们家元帅韩昌都不是她对手啊,北国地还有是韩昌韩元帅对手的吗?大驸马,你可要注意了。”

杨四爷说:“你们闪开了。”

两边马这么一闪,杨四爷一马当先,用手一指,“呔嘿,杨八姐不要猖狂,大驸马木易驾到,要知我厉害,赶快跪倒,我好把你绑起见皇娘受死,牙根半字不肯,我在两军战场叫你乱刀分尸。”

杨八姐故意杏眼圆睁,用手一指,“你是什么人?。”

“我乃是大驸马木易,不要走,杨八姐吃枪。”

说到这个当口,两边当兵都让开来了,杨四爷马这么一点镫,就顶到跟前,冷飕飕寒森森,这根枪对杨八姐前心就透来了。哪知这个枪离前心还有四指的时候,四爷就喊了,“八妹接枪,八妹接枪接马。”

杨八姐当时身子趔歪,‘噌’,这根枪从前心颤过去了,枪头到身旁边了,杨八姐一伸手,把杨四这个枪中节用左手给挽住了,右手一带劲,说:“给我过来。”

杨四爷说:“哎哟,这个小丫头还真厉害。”

杨八姐说:“你给我过来了。”就听‘嘭嗵’这么一声,杨四爷手这么一撒,连人都给他拽马下边去了。

杨八姐说:“你往哪里跑?”‘唰啦’一下,故意对杨四爷就一枪,心话:俺四哥,你得让啊。

哪知杨四故意腿还朝上翘,对着杨八姐那个枪,就听‘噗哧’,正好攮杨四爷大腿上去了。怎么的?如果不受伤,人能信吗?

杨八姐心疼得就跟刀攮一般,心话:四哥,你为了送马给我,你挨我一枪。

杨四爷眼这么一瞪,心话:丫头,你还不上马吗。

杨八姐感到这个当口,一纵身顶到杨四爷这马跟前,这匹马不是杨四的,这是杨六的马,枪也是杨六的。上节书我已经交代过了,自从杨六被逮,这匹马这根枪就赏给四爷杨延辉了。所以杨八姐抓枪在手,枪到手了,真跟下山老虎一般。

杨八姐一声呐喊:“两边番狗,哪个在上来?”

土金贵闻听此言,土金贵说:“大驸马怎么样了?”赶忙下马。

杨四爷说:“这丫头也太厉害了。”

 

四爷延辉跌在坪川,

心里边不由怪喜欢,

“我送枪送马妹妹脱险,

但愿得小妹妹赶快出离燕山,

你救你六哥把个幽州离,

妹妹呀,幽州是天塌大祸哥哥我担。”

杨四爷为妹妹他捏着一把汗,

回文书再把八姐谈一谈。

你看她催开坐下白龙骏,

‘当啷啷’伸手才把长枪端。

杨八姐喊声:“番狗,哪里跑。”

那旁边过来北国将几员,

马身上恼了大将土金贵,

喊一声:“该死丫头听俺谈,

今日天私进幽州把杨六救,

我叫你肋扎双翅难上天。”

说罢时手举大刀往下坠,

杨八姐哈哈大笑两三番,

“现如今八姑娘长枪在手,

哪怕你雄兵百万将千员。”

两下里交手才有四五趟,

杨八姐枪透番贼前心间,

你要问这是怎么样?

这根枪露出后心有五寸三。

杨八姐枪挑大将土金贵,

又过来耶律江对耶律海人两员,

正西方有人呐喊一声叫,

萧天佐催开战马到面前。

 

正在这个当口,就看萧天佐用手一指,“呔,余九斤,不要前进。”“呃。”杨八姐心话:打仗时候现在还有人叫我余九斤,这是谁个呢?杨八姐一抬头,再看看萧天佐来了。“哟。”杨八姐心话:今天我还得感他恩,要不是那萧天佐,我还捞不到进幽州。杨八姐说:“哟,那不是大国舅吗。”萧天佐说:“正是本座,该死丫头。”杨八姐说:“大国舅啊,多谢你余家庄把我带进幽州,在这个地方,我不想杀你。”萧天佐闻听此言,只气得肝胆乱炸,用手一指,“丫头,哪里跑?拿命来。”手举大刀对着杨八姐当头就剁,杨八姐一也不慌,二也没忙,枪朝手这么一端,阴阳把一颤,二郎担山,喝声:“开。”‘当啷啷’搭送圈外。一头打着,萧天佐说:“个小儿,你可气死我了。”

 

话不投机动了干戈,

大国舅萧天佐一阵气得直哆嗦,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骂,

“杨家的丫头你听着,

也只说余家庄我把你个小丫头见,

我认为你本是余家香一棵,

没料想你装猫变狗进了余家寨,

不料想你还是一位女娇娥,

小丫头,我问你头有多大胆量多大,

你不该那成心来坑我,

我只说收你做义子,

也只说临死有你给我灵棺阁,

我只说百年以后依靠着你,

不料想,你是个黄毛丫头你来骗我。

你今天骗我也好恼,

你不该骗我的皇姐姐来到这,

小丫头,你不该戏耍我的外甥女。

今一天我非得刀下把你人头割,

我要不杀你不解恨,

我叫你刀下去见阎罗。”

这个萧天佐他说着恼来带着怒,

刀刀无情要斩女娇娥。

杨八姐闻听此言冷冷笑,

“哈哈哈哈,番狗你不知要听着,

都怪你个老贼双瞎眼,

你没能看出我是个女娇娥,

老贼你既然上了本姑娘当,

你不该现在还这样说,

既然你想杀我一条命,

我与你今个天大街上边拼个死活。”

说着话蟠龙的大枪把刀来架,“开。”

‘当啷啷’刀枪相碰光华夺,

来来往往才十几趟,

哪料想,八姐这时撒了泼。

“我久恋幽州要吃亏,

我不如早跑早逃脱。”

无奈何枪里边把鞭来加,

一伸手忙把个大鞭摸,

骂一声:“番狗,我的枪到,枪到。”

手中枪直奔他的前心窝。

萧天佐也只说枪到胸前那忙来架,

哪想想小丫头大鞭还紧跟着,

再相架鞭来不及,

也只得趴在了马身上一哆嗦。

 

萧天佐再想架,这个小丫头太快了,这个枪里加鞭,连肩带背一鞭打来了。

萧天佐心中暗想:躲也躲不了,我就挨你一家伙吧。顾头不顾腚,他把个腚一撅,“你揍吧。”

 

这时候八姑娘一鞭打下去,

‘啪’,一鞭朝他的后背上磕,

这一鞭打得个着了中,

萧天佐‘娘呀’一声直吆喝。

“哎呀。”‘娘呀’一声,“罢了我。”

‘哗’,三口的鲜血朝外冒沫。

被打得抱鞍吐血逃了命,

“再不走啊,我在这个丫头手里把命绝。”

大国舅万般无奈催马逃走,

马身上再讲八姐女娇娥,

杨八姐催马摇枪往前进,

喊一声:“兵丁儿郎你听我说,

我劝你闪着得生挡着得死,

要不走我叫你急睁两眼不能活。”

杨八姐马背上边拼了命,

你看她一闪二目观清楚,

杨八姐就从半夜开始打的,

又只见东方红日上山坡。

杨八姐一头打着朝前进,

刹时间浑身香汗赛瓢泼,

八姑娘幽州皇城拼了命,

只恐怕今天实在难逃脱。

眼看看幽州困住杨八姐,

正西方有人催开马征驮,

你再朝马身上边仔细看,

马身上端坐一家好汉哥。

 

八姐从半夜三更天一直打到太阳到东南晌了,连一口饭也没有吃,腹中饥饿,香汗直流。再一想:杨延蓉,杨延蓉啊,这打有多远了呢。

到现在从后门口打,到大街块拐弯奔南,没打有二里路。你想,这北国的大兵中潮水似的,几十万兵睡倒让你一刀一刀砍,也够你砍十年也砍不了这些兵。

正在杨八姐危险之际,就听正西方有人喊了,“呔嘿,两边闪开了。”再一看,过来一匹白龙闪电驹,马身上端坐一位白袍中年英雄,敢说谁个?八爷杨延顺王英来了。

八爷杨延顺这个时候催马顶到跟前,再一想:八妹八妹呀,你就是一条龙,你能搅几江水啊。想到这个时候,八郎想啊:我得送八妹走啊。

杨八爷一声呐喊:“不要走,杨八姐,我有枪到。”冷飕飕这根枪对八姐前心就掺来了。

杨八姐一看八爷这根枪对前心掺来,杨八姐拎枪将将才搭到八爷这根枪,还没捞到使劲架,‘哧啦’一下子,杨八爷枪就抽回来了,那还能叫杨八姐费劲吗。两个人就故意装样打有四五个回合,杨八姐说:“拿命来。”一枪对杨八爷前心掺来了,这是做迷给人看的。

哪知杨八爷不但没架,也没躲,还心口窝朝前那么一蠕,一下子一蠕蠕偏,正好这个枪头蠕杨八肋下边去了,胳肢窝跟前。‘哧啦’一下,杨八‘哎哟’这么一声,“哎呀,该死杨八姐,你真厉害,敌你不过我要走。”催马就跑。

杨八姐再看,八哥也被攮伤了,刚才四哥送马,把四哥大腿攮伤,这八哥来了,又把八哥肋骨也不知攮断没攮断,杨八姐心中难过。

杨八爷到这个当口说:“该死杨八姐,你真厉害,你可不能追我啊,要追我我可就没有命了。”

 

杨八郎他这时候有意负伤,

使眼色又朝着八妹闪目来望,

杨八姐一见心明净,

八哥哥一心心救她去逃亡。

无奈何她催开坐马随后撵,

有意的把番将那连连骂出腔,

骂一声:“番贼你往哪里走,

我叫你插翅难飞翔。”

八姑娘她有意就在后边追赶,

前边厢喜坏了杨八郎,

“可怜我今天舍命把把八妹妹救,

我一定要保护八妹她的安康,

如若是妹妹要有危险,

到后来有何脸面去见老娘。”

杨八郎受伤疼痛前边带路,

杨八姐她跟在后边好心伤,

“八哥哥,妹妹我知道你有意救我,

八哥呀,你也是有意让我攮你一枪,

八哥哥,没想到妹妹那晚把你怪,

我也知八哥哥北国招驸马,

被逼无奈才招驸马郎。

现如今,你什么大街上边来逮我,

分明是要救妹妹离了火塘。”

八姑娘一边追赶心疼难忍,

不多会南门不远目视旁。

杨八姐故装假意嗷嗷叫,

“番贼哪里走,

我叫你在我的枪下一命亡。”

杨八郎马背上边朝前看,

南门口围着不少军兵儿郎,

“兵丁们,赶快快的闪开道,

你们大家赶快把个城门来放,

身后边天波府杨八姐追赶了我,

驸马爷如今我受了重伤,

现如今没有退路回了去,

我只有打开了城门我奔外方。

你大家赶快快把城门来放,

千万万你不要耽误时光。”

驸马爷马背上边讲说一遍,

南门口惊动守将沙力江。

沙总兵一闪二目仔细看,

二驸马鲜血淋淋身带伤,

“我有心今天不把城门放,

我恐怕后宫得罪萧皇娘,

我有心今天要把城门放,

又恐怕大帅韩昌罪难当。”

沙总兵感到此时不怠慢,

也只得马身上边开了腔。

 

把守南门大将沙力江说:“哎呦,原来是二驸马驾到。”

杨八爷到这个当口,故意装惊惊慌慌说:“沙总兵啊,现在杨八姐甚是厉害,坐下一匹马,掌中一杆枪,有万夫莫挡之勇。昨天在演武厅,元帅韩昌都被她攮了一枪,本驸马怎是她对手呢,为了国家的江山,为了皇娘的乾坤社稷,我舍死忘命跟她打,打有二十回合,我被她攮了一枪,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她马上追到跟前,一枪就把我攮死了。沙将军,能不能把南门放开,让要驸马逃走呢?”

沙力江心话:如果韩元帅来怎么办?也罢了,我不能顾你韩昌了,我还得顾我这颗头啊,萧皇娘总能管到你,这是皇娘闺女婿,一个闺女婿半个儿子。

想到这个当口,沙力江说:“来人,把城门给我打开来。”

两边当兵‘当啷’声,把锁透开了,‘哈啦’声,南门放开来了。杨八爷把马头一带,‘咯噔咯噔咯噔’,大下正南了。

八姑娘在后边说:“八哥,我要追下来了。”

 

杨八郎开开南门忙得凶,

打后边马跑撞破紫金钟。

杨八姐怀抱长枪把马赶,“闪开了。”

杨八姐她在马身急匆匆,

喊一声:“六哥别害怕,

总有那万斤担子妹妹撑。”

杨八姐一马放到南门口,

沙家的将军拦住不放松,

八姑娘远的就使枪来打,

你看她近的就使剑钢锋,

八姑娘南门口前一场战,

你看她把马一催出了城。

八姑娘出了个北国幽州地,

杨八爷他在马身喊一声。

 

八郎在前边,杨八姐大概追八郎有半里遥,八爷到这个时候说:“八妹啊,哥哥不能远送了,六哥现在怎么样了?”

杨六爷这时候趴在八姐的后背上边,昏昏沉沉,但是心里明净。杨六爷强打精神把头抬起来,朝八爷杨延顺看看,常言说丈夫有泪不轻弹,杨六那股眼泪‘唰唰’奔下掉,朝八爷连连点三下头,“八弟,你要保重了。”

杨八爷说:“八妹啊,我有心送你姊妹俩离开幽州,可是现在不能,四哥还在北国,父亲的尸首还在昊天塔上,我现在暂时回奔幽州。六哥、八妹,前边保重了,我要回去,韩昌马上兵就追上来了。”

杨八姐说:“哥,你赶快回去吧。”到这个当口,八郎马故意偏西了。

杨八姐那个马‘咯噔咯噔咯噔’,刚刚走有半里路,就听南门口,“马来。”‘咯噔咯噔咯噔’,大元帅韩昌带领萧天佑到了

韩昌到这个当口说:“沙力江呢?”

总兵沙力江满面带笑,口称:“韩元帅,我在这里。”

“我来问你,谁叫你把南门打开来的?。”

“刚才二驸马王英顶到南门,后边被杨八姐追的,前有南门挡路,后边杨八姐枪柢后心,我实在没有办法,二驸马叫我放开南门,好让出南门逃跑的。”

韩昌闻听此言说:“这个嘛…。”

 

沙力江论般如此把话讲,

惊动了北国大帅叫韩昌,

韩延寿感到此时眉头皱,

好叫他心潮滚滚似翻江,

“后门口杨八姐没有枪和马,

大驸马故意送马又送枪,

眼看看我大街能逮杨八姐,

二驸马为什么今天又走一场。

不用人说俺晓道,

二驸马有意幽州来帮忙,

二驸马定是南朝来的奸细,

我叫他军令之下把命伤。”

韩延寿越思越想心越恼,

喊一声:“南门总兵沙力江,

你赶快前边追赶二驸马,

你就说本帅有令在这方。”

 

正在这个时候,韩延寿正在派沙力江去追赶二驸马王英,就在这个时候,就看二驸马王英马已经圈回来了。

二驸马王英顶到跟前满面带笑,“原来是韩元帅驾到。”

韩昌脸这么一寒,面似寒冰,“我说二驸马,今天你做的好巧啊。”

“嗯。”八爷延顺说:“韩元帅言下之意本驸马不懂。”

韩昌说:“你做的好妙啊,呵呵呵呵,杨八姐被你送走了,你别看杨八姐出了幽州,她插翅膀她也飞不出我韩昌手啊。两边,把王英给我绑了。”

“啊。”八爷延顺闻听此言说:“韩元帅,你今天绑我,也不知身犯何律何罪?我触犯你幽州燕山哪一条军令了。”

韩昌说:“今天以战杨八姐为名,实际你送杨八姐为实。我来问你,你早怎不那个,迟也不那个,你为什么非到南门口来会杨八姐?两边,把他绑了。”

说到这个当口,八爷延顺说:“韩昌,你不敢绑。”

韩昌说:“军令如山倒,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你不要仗着二公主银萍。”说到这个当口,两边‘嘈’一声闯上来。

杨八爷心中犯难:还是对抗还是怎么办呢?

杨八感到这个当口手拎长枪,说:“我看哪个敢绑?”

韩昌说:“难道反了你不成。”到这个时候,八爷可就犯起难为来了。

 

好一个八爷将魁员,

他不由一阵犯了难,

“小妹妹刚刚离城还走不远,

俺六哥身受重伤难动弹,

我只说今天定下苦肉计,

能保俺妹妹得安全,

没料想这个野狗韩昌真厉害,

他一眼看出八郎我的个巧机关。

今一天南门我要服绑,

不可,我恐怕我的个四哥也得受牵连,

怎么办来我如何是好,

延顺啊,倒叫我千难万难真遇难。”

杨八爷在这里犯难为,

大街口两匹马跑带小颠,

在前边马驮爱青大太保,

大驸马木易催马在后边。

眼看看二马顶到南门口,

杨四爷望见八爷将魁员,

杨四爷抬头望见杨延顺,

好叫他伸手停下了马雕鞍。

 

四爷一抬头,再看韩昌命令两边来绑了,两边当兵就奔杨八跟前去了。

杨四爷‘噔愣’一下子把马停住,“当兵的呢?”

就看路旁过来几个当兵的,“哎呦呦,原来是二驸马千岁和大太保驾到。”

大太保梁爱青当时朝当兵看看,“当兵的啊,南门口那些兵怎么奔俺二姐夫跟前围什么的?”

当兵的说:“你不知道,刚才刚二驸马跟那个杨八姐打,没打过杨八姐,被杨八姐攮了一枪,攮在胳肢窝那块,鲜血直淌,跟到俺南门了,俺家南门总兵把南门放了,让二驸马逃跑的,因为后边杨八姐抵住,没有退路了,韩元帅顶到了,说二驸马私通南朝,有意放走杨八姐,说是南朝奸细,这才绑二驸马的。”

“哦,原来如此。”梁爱青朝四爷杨延辉看看,“我说大姐夫,俺二姐夫能是南朝奸细吗?”

四爷杨延辉闻听此言,叹口气说:“大太保啊,自从大梁王金沙滩死了以后,咳,萧太后执掌朝政,明着是萧太后当家,实际十分家你娘们只当一份啊。”

大太保说:“那怎么的?”

“人家韩昌有兵权,我告诉你,韩昌早已就想坐江山了。你想想,他是你二姐夫,把你二姐夫一杀了,你二姐就守寡了,这明天再找理,说我也私通南朝,把你大姐夫也杀了,你大姐也守寡了,这就是拎提你姓梁家的。我说大太保啊,人家有权呐,谁叫俺没有权的呢。”

梁爱青说:“个狗娘养下来的,我乖乖,韩昌还想篡俺家位是了。”一伸手,把八棱紫金锤拎起来了,这个大太保梁爱青今年才十五岁,按上界九牛星一转,这个东西厉害无比,马前没有三合勇将。

梁爱青一声呐喊:“元帅韩昌,你可气死我了。”

 

杨四爷故意挑拔把话明,

一阵阵恼了太保梁爱青,

暗暗没把旁人骂,

又把那北国韩昌骂一声,

“我问你头有多大胆多大,

你竟敢去杀姐夫叫王英,

今日天南门口前诹一诹,

俺要把谁是谁非来说清。

南门口放了王英二驸马,

我与你话有千番总不明,

假如若今天不听太保话,

我叫你大锤下边把命倾。”

又朝那驸马木易一挥手,

‘哗啦啦’磕开坐下马能行,

你看他马到南门忙停住,

又把那元帅韩昌喊一声。

 

“呔嘿,韩延寿不要猖狂。”

韩昌一抬头,呦,大驸马、大太保都来了,“哎呦,原来是大太保千岁驾到,恕韩昌没能远迎,望太保千岁要海涵原谅。”

“韩昌啊,我来问你,那些当兵的弓上弦刀出鞘,奔俺二姐夫跟前去干什么的?”

“大太保有所不知,今天杨八姐私下幽州,关系到北国的重大命运,二驸马王英没有军令私开南门,明的是逃跑的,实际是送杨八姐走的,现在杨八姐已经出南门了。”

梁爱青说:“照这样说,俺家二姐夫是南朝奸细了。”

“啊。”韩昌说:“定是南朝奸细。”

“那是我二姐夫,俺二姐夫是南朝人,那我梁爱青也是奸细啰。韩昌,你个狗娘养的,我早知你不是好东西,你看俺寡妇娘们登殿,你早就想把俺家都害了了,今天害这个,明天害那个,你想登基对不对?”

韩昌说:“太保千岁,这话从哪说起啊。”

韩昌心话:梁爱青这个人憨头憨脑,大驸马木易,肯定是你从里边挑拔离间的。

“韩昌呢,赶快把俺二姐夫放了。俺二姐夫,进城,有我在了,哪个敢动你一根汗毛,今天梁爱青大锤之下叫他命送酆都。”

二驸马王英哈哈大笑,马一圈镫,‘咯噔咯噔咯噔’,这才进了城门。

“韩昌呢?”

韩昌说:“大太保有何吩咐?”

“今天走了杨八姐,我要你项上脑袋,快去追杨八姐。”

韩昌这才缓过愣来,马一点镫,‘咯噔咯噔咯噔’,直奔南边追杨八姐可就闯下来了。

 

韩延寿幽州地界就带大兵,

南门口来追八姐杨延蓉,

人马滔滔把城离,

你让我再把八姐对你明。

杨八姐催马往前进,

我的娘啊,看了看西方坠落小桃红,

正往前走就抬头看,

前半边来到大山峰。

  评论这张
 
阅读(10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