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一部“杨六郎沧州接彩”〗:第七回 飞刀双结缘  

2013-04-01 20:03:42|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飞刀结奇缘

 

好一个七爷黑煞星,

也只得催马败下风,

柳叶刀它跟着七爷头上转,

杨七爷不由大汗湿透衣裳,

“看起来杨七我没有命,

哪一个能破妖人宝贵龙?”

杨七爷先用枪架着还能丈把高,

到后来,只架着尺吧也不挂零。

杨七爷马身犯难为,

大营里又连把爹娘他盼一声,

“我只说三枪敌住了老宋万,

我只说能要来降表回东京,

没想到妖人两军还真厉害,

你的儿啊,我肋扎双翅也活不成。”

杨七爷松林心难过,

咳,桃花马没有金娥看得才清,

杜金娥她再听松林这个一声喊,

“哎呀呀,声音喊活像七郎我的相公。”

杜金娥喊声:“郎君不要害怕,

总有那千斤担为妻撑。”

杜金娥身上掏一把,

‘哗啦啦’,给她掏出收宝的瓶,

口念咒语不怠慢,

柳叶刀钻进金娥宝瓶中。

杜金娥收了这个无价宝,

也只得催马到跟前,

看郎君闭目等死还没睁眼,

杜金娥上前来轻言慢语叫相公,

喊一声:“七将军快睁眼看,

现如今,我收了妖人的宝一宗。”

杨七爷闪虎目他对面前看,

哎呀,不由人又是喜来又是惊,

喜的是夫人今天来到此地,

惊的是不见妖人的贵宝龙,

问“贤妻,你打哪里将身动?

我问你,怎么能来到蛇凤三关中?”

金娥说:“自打那北国一场战,

俺夫妻分手够两冬,

自打北国你走后,

郎啊,我和俺爹爹回奔俺的国中,

在家里,我的个老父王身染重病,

有为妻我就在堂前把孝行,

虽然是杜蒙国把父王看,

时刻刻我都把将军你挂在心中。

老父亲身体好痊愈了,

郎啊,为妻我跟夫找主才到东京,

到汴梁我进了无佞天波府,

遇到了掌家六嫂女花容,

嫂子说你们都把南唐进,

有为妻我单枪匹马离东京,

披星带月把路赶,

我也能来与郎君你帮帮工,

这么巧,天作之合还真凑巧,

这么巧,松林里遇到我的相公。”

杜金娥如此这般往外讲,

活喳喳喜坏七爷黑煞星,

他又把三关情况讲一遍,

叫一声:“夫人跟我回大营。”

杜金娥闻听此言好好好,

你看他夫妻直奔大营中。

中途路按下杨七夫妻俩,

小词书花开两朵另人明,

回文书余下不唱哪一个,

东门口再讲老妖金子灵。

 

金子灵放宝贝追走杨七,老令公杨继业把撰肝胆,佘赛花还在敌楼上边呆呆观看呐。

唱书没有两张嘴,书岔东门口老妖金子灵了,放飞刀追走杨七爷,当时马朝前一点镫,用手一指,“呔嘿,老儿杨业,现在你家杨七已经被我飞刀追走,十有八九命丧他世,你还不给我献出降书降表?”

老杨业只气得肝胆乱炸,用手这么一指,“老妖金子灵啊,你乃是出家之人,不应该顶到两军战场行凶作恶,既然我儿杨七有难,今天我就拼老命了。”

说到这个当口,马一点镫就想上来,就听后边有人喊:“老伯父后退了,让我来捉拿妖人。”老令公再看不是别人,二爷孟良,马朝前一点镫,伸手把这张大砍刀拎起来。

老妖金子灵挽辔收驹,用手一指,“你这个五花脸丑鬼,留下名来赴死。”

二爷说:“不要走,先吃刀再讲。”‘唰啦’一刀,可就砍下来了。

 

孟二爷磕开坐下马龙蛟,

上前来挡住南唐作怪妖,

骂一声:“该死妖人你少撒野,

今日天叫你尝尝我手中的刀。”

金子灵伸手收住了梅花鹿,

叫一声:“宋将不知听分晓,

你速速报出名和姓,

本仙师今日送你奔奈何桥。”

孟二爷闻听此言冲冲怒,

骂一声:“南唐妖人听明了,

俺跟随杨家父子把宋王保,

谁不知二爷孟良孟大刀,

你要知二爷孟良我的厉害,

赶快快通名赶奔大山腰,

假如你今天不听二爷的劝,

我叫你万年根本一旦抛。”

孟二爷口吐凌云高万丈,

金子灵一阵阵气得似火烧,

恶狠狠手中拎起叉条杖,

‘嚓’,对着了二爷孟良顶梁梢,

孟二爷磕开坐下红砂马,

手里边挥动了大刀紧架招,

两下里疆场上边拼了命,

都把那生死二字一边抛。

两下里交手倒有十多趟,

也没分谁胜谁败谁个孬,

正在这打得难分与难解,

后阵头可恼了岳胜将英豪,

“呔嘿。”喊一声:“二弟孟良要注意,

兄长我帮你来逮这个作怪的妖。”

说罢时岳胜催马摇刀往上闯,

“金子灵哪里走?”

那个金子灵这时候抵住了两位将英豪,

三个人大战倒有五六趟,

这个老妖人一阵累得汗水抛,

金子灵忙里偷闲偷一把,

宝囊里取出了两口是柳叶刀,

嘴里边真言咒语不住念,

两口飞刀霞光万道上九霄,

喝一声:“该死的宋将哪里走啊?

斩,本法师宝贝送你赴阴曹。”

兄弟俩一见宝贝发了愣,

也只得收住战马用眼瞧,

见宝贝霞光万道往下坠,

孟二爷虽然不怕也发毛,

岳大爷叫声:“二弟,赶快跑。”

慌忙忙圈转坐下的马龙蛟。

兄弟俩个刚刚圈马才要走,

又只见宝贝霞光往下飘。

 

就看那两口刀就窜下来了,孟良马这么一点镫,‘哧啦’一下子窜开来了。

到这个当口,花刀岳胜把马头一圈也就想跑了。书友们注意,常言说慌就不择路。你想,在东门口打的,到那个东门的西边是大宋的大队,东边是南唐的兵马,这个时候这个马一急,‘咯噔咯噔咯噔’,这个两匹马都向北方来了。孟良这匹马向东北方向,这边岳胜这匹马向正北方向跑了,就看这两匹马‘咯噔咯噔咯噔’,那个刀就追下来了。金子灵并没有追赶,为什么?因为柳叶刀是万年在炉中炼就,奥妙无穷,这种刀是不见血是不回头的。

当时候这个刀刚刚到头顶,花刀岳胜也学杨七那样,‘当啷’一下,手举大刀朝上架,‘当啷‘一下,这口刀给架开来了,哪知宝听法言兵随将令,这口刀又下来,岳胜又这样子,当时间两个人被这两口刀追的,转眼之间,杨老令公就看不见了。

老令公到这个时间,刚想收兵,就看老妖金子灵用手一指:“杨业哪里跑?拿命来呀。”

 

金子灵飞刀追走两英雄,

催坐骑直奔那金刀老令公,

喊一声:“金刀杨业,你哪里走?

你今日快献降表与降封,

如若你不献降书对降表,

我叫你全军覆没死一坑,

你仰仗儿子杨七本领好,

两军阵打败了我家帅总戎,

今日天杨七中了我的宝,

从今以后再想活命万不能。”

老妖人口吐狂言往外骂,

西阵头可恼了杨家小弟兄。

众兄弟催马摇枪要拼命,

“慢。”那个后阵头急坏了金刀老令公,

“两军阵千军万马无所虑,

叹只叹,难破妖人贵宝龙,

假若是我众家孩儿上战场,

我恐怕要想活命万不能。”

正是这老帅杨业犯难为,

敌楼上惊动太君长寿星,

老太君当机立断开了口,

叫两边立即打锣快收兵,

东门口收兵锣打哐哐响,

杨继业带领儿子才收了兵,

敌楼上下来太君长寿星,

父子们前边来到帅虎厅,

老杨业中军大帐叹口气,

连又把我的夫人喊出声,

“我的儿七郎三枪已经服宋万,

我只说能要降表转回京,

不料想南唐宋万又反悔,

不料想又来个万恶妖人金子灵,

这妖道放出他仙山无价宝,

柳叶刀追走我大将人三名,

也不知我的儿七郎到何处?

现如今也不知还是死来还是生,

又赶走贤侄孟良和岳胜,

看起来十有八九难逃生,

假若是我的儿杨七有危险,

大宋主难坐万里锦江鸿,

看起来大宋江山气数尽,

不用说万岁无福我无能。”

且不讲元帅杨业悲悲叹,

岔回来再讲岳胜人两名,

有岳胜被宝追的向北跑,

这口刀紧紧追赶没放松,

岳大爷一气跑有四十里,

有一个山神小庙把人迎。

 

岳胜再看看这口刀,‘吱’,岳胜浑身上那个血汗珠只顾奔下滴,怎么的?累急了。

到这个时候,已经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了,再看前边闪出山神庙,岳胜当时候在马身上都睁不开眼了,就看这匹马,‘咯噔咯噔咯噔’,一头栽山神庙里去了,直接跑山神庙大殿里去了,这个大殿也很宽敞,就看这匹马绕那个大殿神像,就在那‘咴咴咴咴’,这口刀就‘吱’又下来。岳胜就在那‘噔’又架开来了,连架数十下,最后岳胜实在也架不动了。岳胜再想:孟二弟孟二弟,你大哥也不知你死没死,大哥我实在撑不动了,我也先走一步了。

到这个时候,岳胜把刀朝鸟翅环上这么一担,头这么一偏,‘吱啦’一下,这口飞刀就下来,不偏不正,他这头要不偏,他这头就给割掉了,哪知头这么一偏,‘哧啦’一下,正好打岳胜左肩胛上边去了,血就出来了,这个柳叶飞刀只要一件血就回头了。当时这口刀‘吁’,回奔大营去找它主人金子灵去了。岳胜在这尽等死的,等这口刀走了,岳胜被这个飞刀打在左肩,就觉着‘咯吱’一下,就跟刀攮一般,晕过去,咣当一头,栽下坐骑,一栽下坐骑,这匹马在主人面前,‘咴咴咴咴咴咴’怪叫,岳大爷人事不知,可就坏事了。

 

岳将军栽下马能行,

这匹马咴咴怪叫好几声,

我要说花刀的岳胜该丧命,

哪一个能扶保金刀老令公,

正是这岳大爷在危险,

来了,正北方有人迈步撒轻功,

这家爷身上无盔身无甲,

坐下没有马能行,

只见他穿着短衣和短打,

有一根放亮的大棍扛在肩中。

这家爷大说不过有十六岁,

小说这一岁冬把冬,

黑滋滋的一张脸,

两只大眼放光明。

这家爷迈步如梭往前走,

口声声都把我爹爹老子怨几声,

“孩儿我在家里哪点不好?

你偏叫我来找岳胜小英雄。

也不知岳胜在何处?

也不知死来也不知生?”

小呆爷迈轻功来得怪快,

望了望这一座小庙面前迎,

小呆爷迈步才把庙来进,

哟,我的乖乖,这里边战马喊不停。

小呆爷进庙瞪睛观看,

哎哟,里边还趴着一个死尸灵,

这个人浑身穿红挂着火,

就观他身肩上边冒鲜红,

“还能是这人就是花刀岳胜吗?

倒不免我给他背回家中。”

小呆子上前也不怠慢,

‘哧’,一伸手才把岳胜背在肩中,

这匹马跟在后面就咴咴喊,

小呆瓜走起路来迈轻功,

正往前走来得怪快,

自家的大门面前迎,

小呆子门口就连声喊,

“老子,大爹爹,我把死尸背回家中,

是不是岳胜我不知道,

反正的这个人还背在我的身中。”

小呆子他就在大门口连声喊,

大厅里惊动老少人两名。

 

就听大厅喊:“我儿啊,快把人背进来。”

小呆爷这边随时叫人家丁把这个马扣好了,自己背着花刀岳胜这个死尸就顶到大厅了。再看大厅里边,一个老者年方五旬开外,五绺长须飘然胸前,头戴员外巾身穿员外氅,再看还有一个大姐。

就看这个小呆子把岳胜死尸朝下这么一放,“我说老头。”他喊他父亲喊老头,老头也听惯了。

“我儿啊,这是谁呀?”

“我知道他是谁?你叫我去找岳胜,岳胜头上又没贴字,我也不识字,我想跑那山神庙睡睡觉的,一到山神庙里,有匹马给那鬼喊,这地上边还趴着死尸,肩膀头受伤还淌血,我就给扛来的。老子,你看是不是岳胜啊?”

“啊。”这位老员外闻听此言,朝这位姑娘看看,“我说女儿啊。”

这位姑娘说:“父,有何吩咐?”

“这也不知是不是花刀岳胜?是不是杨令公手下大将?”

姑娘说:“我不知道。”

“儿啊。现在赶快来看看,这个人还有命没。”

这位姑娘看这个人已经昏迷过去了,也就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之羞耻了。顶到跟前,“父啊,我有点难为情。”

老头说:“乖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救命时候,还能讲男女私情吗?赶快到前边看看。”

姑娘说:“谨遵父命。”

姑娘顶到近前,一伸手把岳胜这个脉搏拽过来试试,脉搏还跳,姑娘当时候现出一丝笑容,口称:“父啊,问题不大,这个人脉搏还在跳,这个人是中人家宝贝了,我看这刀印子上面只有几滴鲜血,这是被人家飞刀斩破皮子,这种飞刀,不见血不回头,见血才回头。”

老头说:“乖乖,这还有没有办法救呢?”

姑娘说:“不是单纯是被飞刀斩晕过去的,这个人也是累死过去的。既然如此,女儿有办法。”

小姑娘转身顶到后楼,不多一会,拿过两颗丹丸,“丫头呢?快,给我弄半碗水来。”

当时丫鬟端半碗水来,这姑娘叫丫鬟把岳胜牙关撬开,这边随时把这两颗丹丸放入口中,又用开水给他灌下去了,当时叫丫头,“丫头,拿床被来给他盖好。”姑娘又走身上拿出点药面子,朝这个飞刀伤口上这么一敷,不多一会,这伤口就痊愈了。

老员外说:“乖乖,这个人还能不能活?”

大概停有良久之刻,就看地上边动,就看岳胜‘咕噜嘟噜’,十二指肠中发响,“哎呀呀,闷死我了。”

 

岳胜他闪目细瞪双睛,

“哎呀呀,我怎么来到这家大客厅,

这里边也有男来也有女,

不用说,他们是岳胜我的救命恩公。”

待眼看面前里这位女流辈,

打上边坐一位白发苍苍年迈的翁,

岳大爷两手按地他忙爬起,

上前来抱拳当胸施下一躬,

喊一声:“老人家,你老在上,

我谢谢老人救命的情。”

岳大爷施礼把安来问,

你看他又把员外喊一声,

“请老人今天留下名和姓,

到后来好报你的大恩情。”

老人家闻听此言面带笑,

“请将军你大厅先报姓和名。”

这老头一个姓名朝下问,

岳大爷抱拳当胸又搭躬,

“不瞒你,我住在山西太原地,

这岳胜就是我的名,

都因为南唐造了反,

我随着元帅杨业往南征。”

岳大爷一个岳胜报出口,

老员外哈哈大笑两三声,

老员外感到此时不怠慢,

喊一声:“贤婿岳胜你听清。”

老员外一个贤婿喊出口,

岳大爷这个愣怔愣怔几愣怔,

出言来他叫声:“老伯父,

老人家,为什么你此地这样称?”

老员外闻听此言面带笑,

叫一声:“贤婿岳胜你听清,

我这庄本是南唐孟家庄,

老夫我姓孟名叫孟九公,

老夫我没生多男并多女,

生下了一男一女在家中,

男孩子本是呆瓜叫孟凯,

小女孩名字就叫孟月红。

小女儿自幼南海去学艺,

老观音本是她的授业师翁,

半年前她领师令把山下,

临下山师母赠她书一封,

书上写千里姻缘早配就,

她派与你花刀岳胜把亲成,

我说这话你不信,

我请你看看神仙书一封。”

说罢时伸手递过一张纸,

岳大爷接过柬帖仔细瞪双睛,

岳大爷再朝柬帖仔细看,

那上边四行小字写才清,

上写着:“徒儿本是孟月红,

她应与花刀岳胜把亲成,

单等到七月十六这一天,

小徒儿山神庙里会相公。”

岳大爷一封柬帖看到底,

你看他搂搂衣服跪溜坪,

喊一声:“岳父大人你在上,

岳胜我来替岳父问安宁。”

岳大爷厅里行下问婿礼,

“哈哈哈哈。”打上边可喜坏老将孟九公,

叫一声:“贤婿儿少多礼。”

吩咐声:“家院赶快摆琉琳。”

转过脸来呵呵笑,

叫一声女儿孟月红,

“我的儿啦,你顶到楼上去梳洗打扮,

来来来,你俩人今晚拜花灯。”

小姑娘出了客厅回楼去,

有岳胜大客厅里饮琉琳,

简单说晚上他又拜天来又拜地,

小夫妻入进洞房去安眠,

有岳胜孟家庄成亲俺停一板,

你让我花开两朵另人明,

回文书余下不唱哪一个?

你让我再讲孟良将英雄。

 

这节书岔二爷孟良了,也被那口飞刀追的大下东北了,这一下下来有八十里路。再看前边雾沉沉的,闪出一座大村庄,这是大白天,人村庄四围门都没关,就看这匹马,‘咯噔咯噔咯噔’,走西围门就冲进来了。

前边顶到一家高大府门,这正是七月天气,七月十六这一天,天气还热,人家都在五谷场上打场了,这个五谷就在这家府门口,那个五谷场上边放张太师椅,椅子上边坐一家老员外,这家老员外年方就在五旬开外,还有十几个庄丁,都在这打五谷杂粮,哪知这匹马就冲进来,咴咴怪叫,这些庄丁给吓死了,再看看有口飞刀绕着一员大将顶梁穴上就乱绕了。

二爷孟良这手里边就拎着大刀,“开开开。”眼瞎着给这架。

老员外说:“庄丁,这怎么回事?”

庄丁说:“员外爷,这个人好歹是妖怪的吧?这可能是天来逮妖怪的吧。”

老员外说:“不对,这明明是大白天,哪有妖怪呀?看起来这口刀是追赶这个人,也不知这个人是好人也不知是坏人,据听说南唐和中原打仗啦,看起来这里定有蹊跷,我也是文不通武之人,来人。”

就看过来两个丫头,顶到跟前弯腰施礼,“老人家有何吩咐?”

老头说:“你看这个情况紧急,乖乖,这匹马就绕俺这五谷场转,这个刀就跟着追,我也不懂,你姑娘她是懂武艺的,你赶快到后楼上,叫你姑娘前来看看。”

丫鬟说:“是。”丫鬟转身奔后楼了。

这个庄叫毕家庄,是南唐的,这个老头姓毕叫毕廷贵老员外,他所生一女姓毕叫毕兰花,厉害无比,也是南海观世音的徒弟,是观世音收的关门最小最小徒弟,临下山所有宝贝都给这个姑娘毕兰花了。

小姐毕兰花正在后楼上边坐,丫鬟顶到跟前弯腰一礼,“姑娘,报。”

姑娘说:“丫头,报其何事?”

“俺家老员外带领庄丁,正在五谷场操打五谷,哪知道从西门外边冲进来一匹倒霉马,马身上坐一员大将,头上边有口飞刀,这个飞刀就绕着这个大将头上就要斩,这个大将眼瞎只顾在那架,俺家老员外给吓坏了,这回刀要拐到俺自己人呢?姑娘,你看看。”

这姑娘闻听此言,激灵灵打一个寒颤,姑娘说:“闪开了。”

 

小丫鬟如此这般报的慌,

绣楼上惊动了毕家女红妆,

叫一声:“丫鬟别害怕,

姑娘我现在出去望一望。”

小姑娘手拉楼门往外走,

对着那五谷场上闪目望,

五谷场上跑来了一匹枣红马,

马身上驮一员红袍将豪强,

只见他手中端着刀一口,

半空中有口飞刀它追的慌.

毕兰花我观到这里她明白了,

不由得心中辗转暗暗思量,

“现如今南唐王爷打反表,

只惹得南北不和动刀枪,

中原地金刀杨业挂元帅,

就在这蛇凤三关动刀枪,

也不知这员大将名和姓?

也不知他保的宋王还保南唐?

也不知宝贝倒是何人放?

这员将被宝贝追到俺们庄。”

毕兰花站在楼门外呆呆想,

“哎呀,知道了。”

偶然间想起来心头事一桩,

小姑娘她想当这里不怠慢,

从身上轻轻的取出了纸一张,

她这里展开柬帖仔细看,

这上边几行小字写的强。

毕兰花从上到下看一遍,

不由得精神焦虑好紧张,

“那员将被宝贝追赶来到此地,

还能是大宋英雄名叫孟良,

假若是将军孟良有好歹,

兰花我抱石打天苦难当。”

小姑娘想到这里不怠慢,

她一转身回房取出来万宝囊,

她朝着万宝囊中摸一把,

哎哟,有一个小小的收宝花篮顺手扬,

荷花蓝对着那五谷场上一招手,

“飞刀还不进来等待何时。”

这飞刀钻到花篮正当央。

毕姑娘收了花篮无价之宝,

叫一声:“丫鬟侍女听言良,

你赶快五谷场报给了我的天伦老父,

你就说你姑娘我收了宝一桩。”

说罢时又递给丫鬟一张纸,

这个小丫鬟一奔好跑下楼房。

 

小丫鬟转身就跑,姑娘说:“丫头,这张纸条尤其重要,是我师母娘赠给我的,赶快交给你家老员外,他自然明了。”

丫鬟说:“是。”

丫鬟顶到外边口尊:“员外老爷,这个宝贝已经被俺家姑娘收了,现在有纸条,请你看。”伸手把纸条递给了老员外。

老员外看过纸条,朝袖拢这么一装,满面带笑:“将军,不要再跑啦。”就看孟良那匹马还给那转来,他眼瞎着在那‘咳咳咳’还在那架嘞。

孟良一听有人喊,再睁眼再一看,“哎呀,这是什么地方?”

老员外说:“将军不必惊慌,这是南唐的毕家庄,老头今天我对你讲,刚才是一口飞刀追你,已经被我家收了,赶快到大厅拉呱。”

孟二爷说:“多谢老人家。”

老头说:“家将前头带路,将军请,请到大厅会话。”直奔大厅,可就走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