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二部“兵困寿州”〗:第二回 三战金子灵  

2013-04-30 11:42:36|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三战金子灵

 

两旁边要把孟良来斩,

“慢着。”打上边惊动赛花长寿星,

老太君感到此时就开了口,

又连把官夫连连口内称,

“官夫你暂息雷霆的怒,

你听为妻把话明,

小孟良对不起兰花毕氏女,

能不能我叫他带罪去立功,

叫丈夫传令把个孟良放,

带到堂上我慢慢明。”

老太君如此这般就往外讲,

上首里惊动金刀老令公。

杨元帅对着外一招手,

当兵人推进孟良将英雄,

孟二爷搂衣跪在流坪地,

又把那伯父伯母口内称。

 

“多谢杨元帅不斩之恩。”

杨继业说:“谁不斩你,你朝老夫人一看。”

佘赛花说:“孟良上爬半跪。”

孟良上爬半跪,“伯母娘有何教导?”

老太君说:“你可知罪?”

孟良说:“知罪。”

“按照律讲,你诓骗人家黄花姑娘,就应该推出辕门口消受三刀啊。可是有一条,念你跟我儿杨景八拜为交,生死兄弟,常言说三柱名香落地,胜似同娘共乳;二者,念你顶到蛇凤三关帮国家有功,今天暂时不斩你。可是不是就不斩你,你可得给我戴罪立功,今天军令之下,你赶快给我去请毕兰花,请来毕兰花,三关能解,国家江山能稳了,你好将功折罪,如果今天请不来姑娘毕兰花,回头来定斩不饶。孟良,你去与不去?”

孟良说:“我去,那总比死强。”

老太君说:“好,什么时候动身?”

孟良说:“救兵如救火,那我马上就走是了。”

老令公说:“且慢,孟良你还不能暂时走。”

老太君说:“官夫啊,怎不让他走?”

老令公说:“你看,这东西会侃空,那个油嘴滑舌的,他回头乖乖出去要跑了又怎么办呢?”

老太君说:“也不错。”

老令公感到这个当口说:“众将官,孟良赶到毕家庄请毕兰花,哪一个给他做一个保人呢?跑了孟良我就杀保人。”

就看旁边过来人,口称:“父帅在上,孩儿做保。”杨继业再看看,不是别人,六郎杨景过来了。

杨景感到这个时候,杨景说:“二弟呀,今天你赶到毕家庄,一定要把二弟妹毕兰花请来。”

孟良说:“六哥请放宽心,保证按照老伯母意思,请来姑娘毕兰花是了。”

杨六说:“好,两边给二弟鞴马。”两边把马备上了,杨六说:“我送你一程。”一直把孟良送到北门外有二里路,杨六说:“二弟,你还得站着。”

孟良说:“什么事,六哥,还有什么交代吗?”

杨六说:“二弟呀,我在沧州府跟你三柱名香落地,六哥没拿你当旁人待,我拿你比亲兄弟还亲,二弟,你可不能诓骗我,你要说走,现在就走,你可不能奔毕家庄请不来毕兰花你跑了。”

孟良说:“六哥,我对你实话说,刚才老伯母叫我去请,我还真想跑的,可是六哥你给我担保了,我跑不掉了,六哥你对我太好了,孟良就是死了,那怕给毕兰花磕头,我也给她磕来,反正我不跑是了。”

杨六说:“我相信二弟。”

说到这个当口,孟良把手一摆:“六哥再见。”

杨延昭说:“二弟,保重了。”

 

好一个大将叫孟良,

辞别了六哥撒绱缰,

孟二爷打马扬鞭就往前走,

不由得左右辗转暗揣量,

“昨晚上也该我这个一桩错,

我不该偷偷离了毕家大庄,

今一天为了来逮个老妖道,

毕家庄我去找姑娘离村庄。”

孟二爷打马扬鞭来得怪快,

到了,猛抬头毕家大庄目视旁,

孟二爷一催马才来到庄门口,

你看他闪一闪二目用眼望,

孟二爷才把庄村来进,

来到了员外大门旁,

二爷他翻身就下战马,

喊一声:“门里有人听其详,

叫两边家丁把门来放,

你可知姑老爷孟良回村庄。”

孟二爷这一个“姑老爷”说出口,

从门里出来家将人一双。

 

两家将一看,哎呦,孟良来了。“哎呦,这不是姑爷吗?”

孟良说:“你家老员外可得坐。”

“俺家老员外正在大厅打坐吃茶。”

孟良说:“赶快禀报你家老员外,就说小婿孟良门外求见。”

两个家将慌慌张张顶到大厅,老员外毕廷贵双眉紧锁,端个茶杯,心话:这个孟良孟良,真不讲道理啊。我女儿救你一命,胜造七级佛屠;你跟她喝过交杯酒,半夜竟能跑了。

老员外给气得给这正在埋怨孟良,家将:“报。”

员外说:“报其何事?”

“俺家姑爷孟良在门外求见。”

哎,老员外心话:这个东西怎又回来了呢?老员外说:“他说什么?”

“没说,说来给你老人家问安的。”

老员外说:“好,叫他给我进来。”

不多一会,孟二爷顶到大厅,看老员外坐在上首,面似盐霜,一抖胡子,“你是什么人?”

孟良顶到跟前,‘卟嗵’跪下,口称:“岳父在上,小婿孟良见礼了。”

“呵呵呵呵。”老员外冷笑一声:“孟良啊,我说你就离开毕家庄,永远不见我面的,孟良孟良,姓毕家对起你吧。”

孟良说:“对我恩高如山。”

“我女儿把你命救了,老圣母一封柬贴为证,我来问你,喝过交杯酒,你为何要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离开毕家庄。”

孟良说:“老人家,我并非有其它一点意思,我孟良有苦衷啊。”

老员外说:“有苦衷,你还有什么隐情,赶快当面讲来,给我讲实话,不讲实话,今天老夫我让不了你。”

孟二爷闻听此言说:“老岳父啊。”

 

老员外大厅里边问其详,

孟二爷搂衣跪在地平洋,

尊一声:“岳父大人你在上,

听小婿细对你老说衷肠,

那晚上我与夫人拜天地,

咱二人携手并肩进新房,

俺刚刚新房里边要安寝,

我就觉得心里发膏乱的慌,

只因为桌前我多喝几杯酒,

到新房酒兴发作我实在难当,

眼看着我在那洞房里边要吐酒,

孟良我心里不住拿主张,

假若在新房里边吐了酒,

孟良我丢人现眼脸无光,

倒不如我先到外边去醒醒酒,

单等到酒醒之后再进房,

到楼下我将身上了能行马,

我准备去到那庄子外边散散凉,

不料想刚刚顶到了庄园外,

我这马它不听使唤溜了缰,

常言说老马识途果不假,

它把我一直驮到宋营房,

到宋营我翻来覆去难合眼,

想起来醉酒误事愧难当,

对不起夫人兰花情意重,

对不起岳父大人你好心肠,

我这才元帅面前讨支令,

孟良我赔礼来到毕家庄,

并非我嫌弃夫人容颜丑,

实在是骏马半夜溜的缰,

岳父你今天要不原谅我,

小婿我跪死你面前在厅房。”

孟二爷如此这般往下讲,

“哦,哈哈哈哈。”

老员外愁眉顿开喜洋洋,

“哎呀。”叫一声:“我的贵婿快请起吧,

这一点小事不必挂心上,

世上事夫妻争斗常常有,

何况是醉酒骑马溜了纲。”

孟二爷磕头才把恩来谢,

“谢谢岳父大人。”

老员外大厅里边又开腔,

叫一声:“丫鬟使女别怠慢,

赶快快送信赶到那后楼房,

绣楼上去对你的姑娘讲,

你就说来了姑爷叫孟良,

你叫她梳洗打扮把楼下,

到大厅与你姑爷拉家常。”

小丫鬟答应一声转脸要走,

“慢着。”毕兰花气宇轩昂到客堂,

贵姑娘柳眉倒竖把客厅进,

“爹爹不知听其详,

老爹爹,你老人家别消气,

你听女儿说言良。”

转过脸她把将军叫,

“嘿。”喊一声:“五花脸叫孟良,

姓孟的,你嫌奴家长得个丑,

你看看,你自己到是什么模样,

到客厅花言巧语把爹爹骗,

我问你几句话儿说比方,

再问你,大路上圈马你可知道,

到后来,遇到个妖人老妖王,

人家把你来绑起,

炮打三声见阎王,

我问问是谁把你来救?

浪强人,是谁个把你撂进茅厕缸?

要不是兰花我将你救,

你小命早已就见阎王。”

毕兰花说着恼来就带着怒,

好可怜,秋波之中泪汪汪。

毕兰花生气一旁站,

在旁边过来二爷叫孟良,

“谢夫人三番五次把我救,

孟良我世世代代永不忘,

今日天我顶到此地来赔礼,

还请那夫人今天要海量。”

 

老员外说:“孩子,有粉就是面呐,你看人家是一天你是一地,人已经说好话啦,你怎么还那个样子的呢?赶快给你丈夫见礼。”

姑娘说:“不行,孟良,我来问你,这一次来干什么的呢?你是来赔礼的吗?”

孟良说:“就是的,我来赔礼的。”

“我对你说,那个妖人金子灵没有法破了,是不是领元帅将令,到毕家庄来请我去逮妖怪的。”

孟良说:“夫人,也有这个原因,也有这个原因。”

“说实话。”

孟良说:“就是的,杨元帅军令之下要斩我,老太君讲情,叫我请到你将功折罪,请不到定斩不饶。夫人呐,千错万错是我错,这回头我请不来你回到大营,我是一国一品大将军,这回头刀斩人头。夫人呐,那你自然能在两军战场桩橛柱上把我救进去,那我现在,你就不能救救我吗?”

姑娘说:“不行,孟良你对我无情绝义,太伤我心了,立即给我滚出毕家庄。”

二爷孟良闻听此言,朝地这么一趴,“我不走了。”

“啊。”姑娘说:“你还想赖在俺家。”

孟良说:“你要不去我,死就死在你家大厅里。”

老员外说:“这怎么弄的,我的乖乖,这就毁了。”

 

好一个孟良是个愣头青,

又连把娘子喊几声,

“我的娘子,千不念来万不念。

就念俺夫妻饮酒那点情,

小娘子,兵荒马乱两国战,

求娘子赶快快跟我进宋营,

只要是娘子你跟我走,

孟良我这一生言听又计从,

小娘子,今一天你不跟我把村庄离,

看起来呀,孟良我十有八九我也活不成,

与其我死在元帅的手,

来来来,我不如死在你的家中。”

说罢话拽出来无情宝剑,

‘哗啦啦’一反手担在自己的脖子上,

孟良他把眼一瞎开了口,

贤德的娘娘子喊一声,

“娘子你赶快把我来救,

要不然急睁两眼我活不成。”

小孟良拿剑就干拉架,

毕兰花大厅里边笑一声,

喊一声:“该死强人不要脸。”

‘当啷啷’用手弹掉了剑钢锋,

老员外感到此时心高兴,

又把那乖乖兰花喊一声,

“现如今南唐倒有个老妖道,

蛇凤关挡着金刀老令公,

常言说救兵如同去救火,

我的儿急速收拾离家中。”

毕兰花闻听此言说:“遵命。”

一伸手拉着孟良将英雄,

喊一声:“不要脸的起来吧,

我跟你蛇凤三关走一程。”

吩咐声:“两边家将快鞴马。”

小姑娘戎装简束上走龙,

孟二爷磕头三个又把身动,

夫妻俩快马扬鞭急急行,

两个人心急都恨马跑慢,

猛抬头三关不远把人迎,

孟二爷北门口前勒战马,

敌楼上惊动大宋多少兵。

 

“哎呦,那不是二爷孟良吗?”

孟良说:“赶快开城,我与你夫人毕兰花来了。”两边随时开开城池。

到这个当口,不多会,夫妻俩顶到帅虎大堂门前了,孟良滚鞍下马,“夫人呐,暂等一刻,我去禀报元帅。”

当时孟良顶到里边,搂衣下跪,“伯母娘在上,老元帅在上,我来交令啦。”

老太君说:“姑娘毕兰花你请来了吗?”

杨老令公心话:看他嘴咧的,还能真请来了吗?

孟良说:“该俺大宋不灭,现在夫人到那地方,顺顺当当跟我来了呢。”

老太君闻听此言说:“好,月红呢?”孟月红过来了。“金娥呢?”杜金娥也过来,“快到外边,把这姑娘兰花,给我迎进来。”

二爷孟良带着这两个女子到外边,七娘杜金娥再朝外边一看,我的个妈妈,再看,心话:别说孟良怕,这个女人怎那样的?五花蓝靛脸,耳台边一把红毛,再看黄浓鼻还拖着。

孟月红当时顶到跟前,满面带笑,“小师妹你来啦。”杜金娥怕,孟月红倒不怎么怕,因为她是师姊妹呀。

姑娘毕兰花弯腰一礼:“姐姐在上,妹妹有礼,这一位谁?”

“这位是七嫂。”

“哎呦,原来是七嫂。”

“请到里边拉呱吧。”

一到里边,毕兰花参过老元帅大驾,又给佘赛花问安,然后给众将见礼。老太君佘赛花说:“月红、金娥,你把兰花带到后边,给我置酒款待,我们前大厅男子喝酒。”

老令公再看毕兰花来了,吩咐:“两边备酒。”

刚要摆酒,就看当兵慌慌张张进来,口尊:“元帅,报。”

杨继业说:“惊惊慌慌,报其何事?”

当兵说:“现在北门口来三千兵,现在贤王八千岁、靠山王呼延赞、武乡侯军师苗从善,押解粮草,一来送粮,二来犒赏三军,在北门外,请老元帅令下定夺。”

杨继业闻听此言,带领众家孩儿,狼虎众将,这才到北门,把贤王八千岁、靠山王、苗先生迎到中军大帐,给老太君一一见礼,然后首众人都来参见贤王大驾,参过已毕,老令公吩咐:“两边看酒。”当时候与贤王就谈论。

贤王就问了:“蛇凤关,现在仗打到如何情况呢?”

老令公就提起来,“我儿杨七顶到此地,三枪服住宋万,哪知老宋万出尔反尔,不献降书降表,所仗他南唐军师金子灵厉害无比,现在怎么样没有办法破他摄魂珠的,孟良刚刚把他女人毕兰花请来,就准备明天开征了。”

“哦。”八贤王说:“好,但愿得毕兰花到此,马到成功,药到病除。”

君臣之间正在吃过饭谈论时候,就看当兵:“报。”

老元帅杨业说:“报其何事?”

“现在老妖金子灵带领东门口人马,对大元帅宋万,狼虎战将几十堂,抵住东门,要马踩我蛇凤高关了。”

老杨业说:“给我打鼓聚将。”

杨业感到这个当口,说:“贤王千岁,既然宋万、金子灵全部到东门了,今天就是在蛇凤高关决一胜负啊。来来来,众将军全部上马。”

到这个当口,狼虎众将各上征驹,贤王千岁说:“我也去看看。”

老令公杨业说:“夫人呢?来来来,你保护贤王千岁、苗先生到东门敌楼观阵。”

到这个当口,贤王龙驾赶到东门,老令公一声令下,打炮前进,直奔东门,可就闯下来了。

 

‘咕噜噜’连珠大炮震天庭,

老杨业蛇凤三关出了兵,

毕兰花催开了坐下神飞虎,

后半边跟来孟良二英雄,

乌骓马端坐杨家七太保,

众弟兄各人都上马走龙,

老杨业催开了坐下玉儿豹,

粉红马端坐那太君长寿星,

敌楼上观阵的来了八千岁,

还有那靠山王爷、苗先生。

老杨业一马放到东门外,

对阵上望见了宋万帅总戎,

杨继业勒住坐骑开了口,

“嘟。”骂一声:“南唐宋万你是听,

你与我东门立下军令状,

与我儿杨七三枪定输赢,

我的儿啦,三枪败你老宋万,

你为何不献降书与降封,

像你这身为元帅不守信用,

今日天见到本帅你可脸红。”

老杨业如此这般是往下讲,

马身上可恼了妖人金子灵,

喝一声:“金刀杨业你快住口,

今日天我与你杨家定输赢,

也不是军师我今天夸海口,

今日天你全军覆没要死干净。”

说罢时催马挥动叉条杖,

上前来直奔金刀老令公,

杨元帅刚刚催马就要接战,

“慢。”毕兰花催马摇枪喊一声,

说一声:“伯父大人你后退,

让孩儿来会万恶的老妖精。”

说罢时催动坐下神飞虎,

上前来挡住妖人金子灵,

老妖人梅花鹿上开了口,

喊一声:“该死的丑女快通名。”

毕兰花通过名来报过姓,

“你给我吃枪。”冷飕飕长枪一摆奔前胸,

这个老妖人伸手挥动叉条杖,

两军阵话不投机苦斗争,

老妖人北海岛学艺根基大,

毕姑娘南海学艺武艺精,

两下里交手杀有四十趟,

“哎呀,不好。”金子灵只累得浑身淌汗似笼蒸,

恶狠狠大喝一声:“我待了吧。”

又把那摄魂神珠捧手中,

骂一声:“丑女兰花你哪里走,

本军师宝贝送你丧残身。”

毕兰花闻听抬头那么仔细望,

“哦。”有一颗摄魂宝珠祭在半空,

毕姑娘不掐指来也不念咒,

坐在那虎背上边笑盈盈,“哈哈哈哈。”

老妖人这时一见心更气,

嘴里边真言咒语念不停,

“好宝,叽嘞喵哨,打死这个丑女。”

老妖人念破了嘴唇也无用,

毕兰花虎背上边更威风,

毕兰花头戴丑女冠一顶,

有一面定魂神旗安当中,

老妖人摄魂神珠失了效,

毕兰花牙关挫得咯嘣嘣,

一伸手拽出观音镇山宝,

这本是五雷神珠贵宝龙,

毕兰花口中都喊:“叽喵哨。”

五雷珠一个响雷上天空,

毕兰花口中都喊:“打打打。”

五雷珠万道金光往下冲,

五雷珠万道金光往下坠,

金子灵嘴说不怕也吃惊,

金子灵哎吆一声说:“不好。”

认得了南海镇山的宝一宗,

老妖人刚刚化风才要跑,

五雷珠一个跟斗往下冲,

就听得‘咔嚓’一声言教中,

老妖人一头栽下马能行,

老妖人万般处与无其奈,

也只得化道长虹回山峰。

疆场上逃走万恶老妖道,

一阵阵喜坏金刀老令公,

老杨业催开战马朝上撞,

又把那狼虎众将喊一声。

 

“众将官。”

“元帅有何吩咐?”

杨业说:“一阵成功,给我冲唐队。”

就看万马齐应,‘哈啦’一声,七太保杨延嗣、六郎杨延昭,大郎延平、二郎延定、三郎延广、四郎延辉、孟良、焦赞,马‘咯噔咯噔咯噔’都奔前冲了。这个时候,南唐几十堂大将也过来了,宋万催马也上来,兵对兵将对将,东门可就杀将起来了。

 

东门口杀杀砍砍声音不停,

杨家将好像猛虎下山峰,

南唐兵如狼似虎也拼了命,

杀杀砍砍声音不停。

老宋万马背上边再传令,

高声喊:“三军儿郎大家听,

哪一个如果装孬你往后退,

本帅我刀下不容情。”

老宋万马背之上嗷嗷叫,

来了,马来,正东方有匹马跑快如风,

马背上驮来了不是哪一个?

他本是大郎杨延平,

杨大郎待眼间看到了老宋万,

骂一声:“南唐的元帅少逞能,

既然是你带领兵将来拼命,

大爷我给你分个输与赢。”

老宋万一看看来了杨大郎,

不由得哈哈大笑声不停,

“该死的杨大郎,你是飞蛾投火自来送死,

我今天叫你插翅难腾空。”

老宋万他说着恼来带着怒,

手中刀唰啦啦的举在半空,

力劈华山往下剁,

杨大郎二郎担山往上迎,

大喝一声:“开了吧,开。”

‘当,当啷啷’枪刀相碰火花喷,

来往才杀有两三趟,

杨大郎嘴说不怕心里惊,

“南唐地元帅他厉害,

看起来我只能输来不能赢。”

杨泰他不由得心中考虑,

你让我再把宋万明一明,

老宋万马朝前边一磕镫,

一探爪抓住大郎勒甲绳,

喊一声:“大郎杨泰过来吧。”

杨延平被他拽下马走龙,

老宋万生擒活捉叫杨泰,

正西方惊动杨七黒煞星,

杨七爷催马摇枪往上闯,

老宋万一闪二目瞪双睛,

老宋万离远望见黑煞帅,

只吓得浑身上下毛孔松,

老宋万感到此时不怠慢,

带杨泰马头一带奔正东。

东门口跑了兵马大元帅,

众唐将感到此时一窝蜂,

眼看看唐兵唐将败了阵,

马身上恼了金刀老令公。

 

杨泰被捉,杨七爷从西边上来,宋万离远有半里路,望见杨七来了,浑身骨头都酥,大下阵东了,等杨七到跟前,大郎杨泰已经被宋万带走有几里路了,杨继业挥兵就追是了,一直追有四十里。

杨业带出来打仗的,那个将虽然都带来,兵带来不多,只有几千兵,杨业一声令下:“收兵。”杨业这才带领人马,收兵回奔蛇凤三关。

一到蛇凤三关,贤王八千岁早已下敌楼,满面带笑:“杨帅啊,我从来没看这一仗打的那个漂亮啊,南唐真是溃败不如一坛泥了。”

杨元帅闻听此言说:“贤王千岁,顶到大堂拉呱。”

不多会顶到帅虎大堂,清点将士,当兵只伤十几个人,将士一个没伤,独独少了大郎杨泰,“哎呀。”老令公说:“我儿杨泰哪里去了?”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有个中军过来,口尊:“元帅,我看见的,当时候混战时候,杨大爷正好遇到宋万,被宋万生擒活捉走了,这边我就来准备报告七爷,旁人不是他对手,我准备报告七爷,哪知乱军之中,我马也过不去,七爷马也被人挡住,宋万就跑掉了。”

杨继业闻听此言,只急得跺脚捶胸啊。到这个当口,杨业说:“我儿没有了,我儿没有了。”

苗军师闻听此言,口尊:“元帅不必担心,贫道我已算杨泰啊,有惊无险,今天不回来,明天一定回来,当不巧回头夜里就能回来啦。老元帅赶快摆酒,大家喝庆功酒。”

杨元帅一看苗军师来说这话,心里就放宽心,为什么?因为苗从善阴阳有准啊。

到这个时候,按下蛇凤关摆酒庆功不讲,书岔宋万了,大兵退有四十里,宋万这才收残兵败将扎下营队,身坐中军大帐,一看,妖人金子灵没了,宋万心说:休息一晚上,明天打队回城啊,回奔南唐金陵,向唐主再要兵,然后再与杨业决一死战,今天有杨家将,南唐要想胜,亦比登天还难。

“来人,把杨泰给我带上来。”

把大郎杨延平带上来,杨泰立而不跪,宋万说:“刀斧手何在?”

“有。”

“把杨泰给我拉出去。”

 

好一个元帅年迈的人,

这个无名烈火气炸了心,

“我只说指望军师能放他的宝,

没想到打哪来的个女钗裙,

好厉害的个杨家将,

看起来有气无力我难回门。”

叫两边:“你把延平来斩,

我杀他杨家后代根。”

老元帅里边传将令,

两旁边绑起了杨泰大将军,

杨泰绑在个桩橛柱,

老宋万一伸手才把大令来拎,

正是宋万要传令,

“慢着。”帐门外有人轻轻叫父亲,

叫一声:“爹爹慢动手,

你听孩儿把话云。”

老宋万闪目留神瞪睛望,

帐门外来了闺女宋三春。

小姑娘才把帐来进,

搂搂衣服她跪埃尘,

喊一声:“爹爹你在上,

爹爹呀,女儿我给你问安身,

爹爹呀,胜败常事果不假,

望爹爹千千万万要保重身。”

宋三春一句才没说了,

上首里惊动宋万掌印人,

老宋万感到此时开了口,

“女儿你有何大事赶快云?”

 

宋三春说:“父啊,暂时我看不能杀杨泰。”

“啊。”宋万说:“我儿呀,那你为什么要替杨泰讲情?”

“我跟他无亲无眷,我怎能替他讲情呢?父亲,我是从大局着想啊。”

宋万说:“怎么样为大局着想呢?”

“今天你杀了杨泰,不但不能解恨,而且南唐就危了。现在杨家将厉害无比,还有那个丑女毕兰花,马上跟追到金陵,南唐江山就了啦,今天杨泰在我们手中掌握着,暂时不杀,马上马押到后边押起来,逼杨继业献降书降表,你要不献降书降表,我就杀你儿子,杨业疼儿子,就得献降书降表,杨业就不献降书降表,最起码我们能跟他讲条件,不要再进兵了,叫他赶快收兵回东京。父亲,你看这样好不好呢?”

宋万说:“乖乖,我倒一时气急了,还是女儿有见识,不错,就拿杨泰当人质。来人,把杨泰给我打到后边囚车,准备明天送往金陵。”

到这个当口,宋万说:“我要休息了。”宋万把手一摆,狼虎众将就散了。

宋万这边一休息,姑娘宋三春顶到桃花帐,坐也不是,睡也不是,来回给这转。宋三春宋三春,想到第一次我与大郎杨泰见面,我一直到现在思杨泰想杨泰,杨泰总算给我想来了,可是有一条,打在囚车里怎么办?今晚上,我得想法救杨泰。

这边小姐宋三春一直顶有二更多天,带两个丫鬟,把自己心事对知心丫鬟讲清了,丫鬟说:“姑娘,必须这样办这样办这样办这样办。”

姑娘这才不多会带丫鬟顶到囚车跟前,看囚车两当兵,“哎呦,姑娘,夤夜更深还没有休息吗?”

姑娘说:“奉父令我来巡营的,一来巡营,二来,大郎杨泰乃是杨继业的儿子,我准备把杨泰带到前边,叫他当面写封书信,劝他父亲退兵,献出降书降表,要不然就杀杨泰了,赶快囚车开开来。”把囚车门这么一开,这边姑娘宋三春用手一指,“该死杨泰,跟我来,丫头给他带走。”

杨泰心话:带去杀头去了。

姑娘宋三春,带着杨泰直奔自己绣房,可就闯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