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杨八姐闯幽州》第三部“杨景率兵困幽州”〗: 第七回 兵困幽州  

2014-12-23 21:53:22|  分类: 琴书“杨八姐闯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兵困幽州

 

萧太后银銮宝殿泪双倾,

喊一声:“两边文武众爱卿,

自从那宋王东京坐了殿,

俺两国南北不合常动兵,

双龙会死了我的夫梁天庆,

俺与那姓杨的一家结怨恨,

姓杨的生下七郎和八虎,

现如今只剩六郎人一名,

中原地只要没有六郎在,

俺就能夺下大宋锦江鸿,

悟空山俺困住杨六兄妹俩,

不料想杨门的寡妇都出了征,

佘赛花东京汴梁发人马,

又带来杨家一班小战英,

双仙洞救出杨六兄妹俩,

现如今带兵困住幽州城,

韩元帅南门口前打败仗,

又败回国舅天佑人两名,

现如今杨门小将来交战,

幽州城再无能将去出征,

看起来幽州燕山保不住,

看起来要献降表对降封。”

萧太后如此这般讲一遍,

殿脚上过来了军师叫柳蓬松,

尊一声:“太后千岁不要难过,

银銮殿细听贫道对你明,

天波府杨门小将虽英勇,

贫道我略施小法就把他赢,

大宋营最怕的不是哪一个,

就怕那三位女子本领强,

头一个洪阳国公主叫洪银莲,

还有那她同师学艺的郎金萍,

两丫头都在南海学的艺,

我最恨的还有个丫头叫杜月玲,

这三人高山上学艺本领都好,

一个个她都有镇山宝贝龙,

只要宋营没有这三位女子,

逮杨六全在贫道我的手掌中,

你别看杨门小将都英勇,

我叫他车水拿鱼死一坑,

今晚上贫道我来用巧计,

明日天我就叫这三个丫头离宋营。”

老妖道如此这般讲一遍,

银銮殿喜坏了太后萧银宗。

 

萧太后满面春风说:“柳军师,自然你能有办法保住幽州,哎,孤家也就放心了,但不知军师什么时候行此计划呢?”

柳蓬松说:“明天早晨自见分晓。”

一宿无词,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萧太后又坐银銮殿了,就看老妖道柳蓬松当时弯腰施礼,口称:“太后千岁千千岁。”

萧太后说:“柳军师,昨晚上你说的,一夜计就成功了,到底现在计划安排怎么样了?”

柳蓬松说:“太后千岁,现在我已经把两个人请来了。头一个,是洪阳国的国王,名叫洪如松;第二个,杜蒙国的国王,名叫杜宏啊,就是杜月玲的父亲,洪如松就是洪银莲的父亲,洪银莲跟郎金萍是师姊妹,只要能洪银莲投奔我北国,郎金萍也就能投奔我北国了。”

萧太后说:“哦,现在这两位国王在哪里?”

“太后千岁千千岁,今天上银銮殿,还要以国礼接待,千千万万言语不要冲撞。”

萧太后闻听此言满面带笑,“那是自然,有请两位国王。”就看老妖人柳蓬松顶到外边满面带笑。

这两个老国王是怎么来的?半夜里边被老妖人在皇宫里三阵妖风给带到幽州的。哪知一到幽州,这两国王再看,“老妖人,你是什么人?”

老妖人说:“顶到银銮殿就知道了,因为我们家太后有紧急事情与二位国王商议,书信已经不能来往了,没有办法,派为道今天顶到你国家,把二位国王请来的,多失大雅之礼,请二位国王千岁海涵恕罪。”这两位国王敢怒不敢言,在人家地点里了。

不多会前边顶到银銮殿,一到银銮殿,萧太后满面带笑,“二位王兄请了。”

 

好一个太后萧银宗,

站起身抱拳当胸打打躬,

喊一声:“二家的国王请请请。”

叫:“两边,你赶快看座莫消停,

我想这两位皇兄到此地,

萧银宗我想跟你拉拉军情,

没有法,柳军师今天就委屈了你,

我请着二位王兄还要包涵。”

萧太后笑嘻嘻这个往外讲,

惊动了杜蒙国王爷老杜宏,

老国王抱拳当胸开言道,

萧太后连连喊了几声,

“我就在杜蒙国离你遥远,

但不知找我来有什么大事情?

有什么事情讲当面,

太后,不瞒你,卑人我军事繁忙回故东。”

老杜宏这个如此论般讲一遍,

银銮殿惊动太后萧银宗,

萧太后银銮殿上忙带笑,

口声声都喊:“二位老王兄,

都因为南北不合刀兵动,

杨六郎带兵困住幽州城,

萧银宗万般处于无其奈,

所以才来请二位帮帮功。”

萧太后说出帮忙两个字,

惊动了洪阳国王洪如松,

老国王听此言冲冲怒,

“萧太后不知要容禀,

都因为两国不合刀兵动,

韩元帅下书顶到我殿银銮,

银銮殿里我看到信,

二话没说我就派兵,

我派的大兵五万整,

我想想我手下良将还不能打赢,

我想想我国的良将没有用,

我派我的儿娇生,

我一双儿女到前线,

萧太后,你叫我偌大年纪帮什么功?

你如果找我到此地,

你就该流星快马把信通,

太后啊,你坐在银銮可不知道,

柳军师半夜里刮的什么倒头风,

大风把我刮到此地,

太后,只刮的老朽我浑身到下这么疼,

哪有你请人讲话用风刮动,

我听听太后今天你要讲明。”

洪如松如此论般往外讲,

那旁边老贼韩昌开了声。

 

韩昌抱拳一礼,口称:“老国王千岁,暂息雷霆之怒,要问请你到此地来干什么的,老国王,你就听去了。”

 

好一个野狗韩昌帅元戎,

又连把国王口内称,

“请国王暂息雷霆怒,

你听着本帅照实明,

洪阳国发来你家兵和马,

你儿子战场夺魁是个英雄,

你女儿枪马纯熟还多厉害,

并且的她有仙山贵宝龙,

谁知道两军战场去走马,

你可知,她看好杨家将英雄,

你女儿看好小儿叫杨宗贵,

也只得她陪着小将把亲成,

你儿子自从那天去走马,

毁透了,姊妹俩投奔大宋营,

姊妹俩这晚投宋营,

杨六郎带兵困住我的幽州城,

现如今我万般出在无其奈,

柳军师才把你老请进城,

俺今天请你没有别事,

能不能疆场上劝你的个儿娇生,

两军阵见到你的儿女面,

老国王啊,你叫他速回幽州城,

姊妹俩悬崖勒马要能回转,

萧太后银銮宝殿也不定罪名,

姊妹俩反而没有罪,

银銮殿我求着太后把官封,

老国王能允这一件事,

我恐怕俺国里边没有能将去出征。”

老韩昌半半拉拉还没讲了,

活喳喳惊动国王洪如松,

老国王感到此时明白了,

暗暗的又把韩昌骂一声,

“你不是今天请我来帮助的啊,

明明是把我人质困在城。”

老国王感到此是不怠慢,

一转脸望望国王叫杜宏,

老杜宏感到此时不怠慢,

你看他开口喊声萧银宗。

 

“我说太后千岁,哦,韩元帅把我们两人弄大风刮到此,我明了啦,是拿我们当人质对不对?”

韩昌说:“二位国王千岁,那就有点见外了,不过是有这点意思。”

老国王洪如松说:“太后啊,这两个孩子是我派来帮助你国家的,投奔大宋营我是不知道的。”

萧太后说:“王兄啊,我知道你不知道,请你能劝劝你两个孩子,想起来呀,你说儿子总得听父母话吧。”

老国王说:“有一条,儿子能听我话,闺女不一定能听我话,怎么的?小女孩是人家人啊,嫁鸡随鸡嫁犬随犬呐,她自然已经爱好杨宗贵,跟杨宗贵成了亲了,能不能把她拽回来,还是两可之间呐。”

杜宏说:“我那闺女也是这样。”

韩昌闻听此言说:“老国王,今天呐,无论如何请你顶到敌楼上边,好见见你这儿女,把好话多说,一定劝你两家孩子回来。”

老国王说:“我试试瞧吧。”

老国王洪如松心话:今天进幽州,俺这两条老命就没有了。

杜洪当时点点头,韩昌当时‘唰唰唰’写了一封书信,“来人,大国舅何在?”

萧天佐说:“韩元宏帅,有何吩咐?”

“把这封信给我射奔宋营,请杨延昭带领狼虎众将顶到南北口答话。”

萧天佐去不多会回来,口尊:“元帅,现在杨六带领人马已经顶到南门外边了。”

韩昌满面带笑,“二位王驾千岁,那就劳动大驾,请。”

老国王洪如松站起来了,就看萧天佐这么一瞪眼,韩昌当时这边一声令下,两边多少武士各抱刀枪跟随这两国王,出了银銮殿,顶到端仪门外,韩昌说:“鞴马。”

当时韩昌上马,有萧天佐、萧天佑、土里青、土里红、土金秀、土金牛这一班战将,不多一会,前边就顶到敌楼上边了。

一到敌楼上边,韩昌再看看,杨延昭耀马扬威,带领狼虎战将已经地南门外列好阵势了。

杨大帅再一抬头,韩昌已经站在敌楼上边了,韩元帅在敌楼上边用手一指,“哎呦呦,那不是杨六吗?”

杨六爷哈哈大笑说:“韩昌啊,两军战场不是你我拉呱之所,你在敌楼,当中还隔道城墙,隔道护城河,今天你用箭书射到我营,叫我来干什么的呢?”

韩昌满面带笑,韩昌说:“你那个营里边今天能将我们暂时停止一天打仗,今天呢,我有急事想跟杨元帅商议商议。”

杨六说:“有什么事情商议呢?”

“现在请洪阳国大太保洪江,还有洪阳国公主洪银莲,还有杜蒙国皇姑杜月玲这几个人顶到两军战场,我有重要事情跟这几个人讲。”

杨六激灵灵打个寒颤:韩昌独独要见这三个女的一个男的,是怎么一回事的呢?

哪知韩昌讲这话,已经被大太保洪江听见了,洪江顶到跟前抱拳一礼,口尊:“杨元帅,自然韩昌点名要我们姊妹两个,还得郎金萍、杜月玲,那就说明想跟我们姊妹几个决一死战,让我洪江去会会韩昌。”

大太保洪江到这个当口,顶到敌楼下边把马勒住,用手一指,“韩昌,有什么话就请赶快当面讲来,要不然你赶快放开城门,撒马过来,哦,你想跟我打的,我跟你战上三百趟。”

韩昌呵呵冷笑,“大太保,慢息雷霆之怒,暂息虎狼之威,今天呐我请你几位来看两个人,那一位是你妹妹洪银莲,哦,那个丫头就可能是郎金萍对不对?”

姑娘说:“一点不错。”

“哦,那就是杜月玲?”

姑娘说:“也不错。”

韩昌说:“我今天请你们四个人来看两个人,一看这两个人是熟人你就知道了。”

洪江一听说看两人个人,洪江说:“这两个人在于何处?”

韩昌一声令下,“来人,把他二位请上来呀。”

 

贼韩昌一个请字说出腔,

敌楼上不多时来了人一双,

两老人晃步摇肩在城头上站,

有几个番兵拿着刀枪站身旁,

二老者这时候站在敌楼心中不怕,

一个个怒目扬眉气昂昂。

贼韩昌敌楼上边开了口,

“呔。”喊一声:“洪阳太保叫洪江。”

又喊声:“丫头月玲杜氏女,

还有那银莲金萍二红妆,

来来来,你姊妹坐在马身朝这望,

你看看这是何人到这方。”

洪太保闻听此言闪目观看,

众姐妹都朝那敌楼望清亮,

大太保暗暗地叫了一声:“事不好啊,

没想到敌楼上来了我的老父王。”

暗暗地他没把别人所骂,

骂声番狗贼韩昌,

“不料想野狗韩昌生毒计,

没想到幽州请来我的父皇,

老人家今天把个敌楼来上,

不用说请父王做个人质来到这方。”

大太保见了父王心中胆颤,

打这边惊动了月玲杜姑娘,

杜月玲也朝那敌楼闪目观看,

不由得见到老父王,

“不料想我的父王也到此地,

倒叫嘴说不怕那心里慌,

怕只怕父王要有好和歹,

倒叫我好比钢刀插胸膛。”

为父王心中担心心害怕,

‘噗嗵’,可怜她一下栽倒地坪央。

郎金萍一看皇姑栽下马,

慌忙忙也下了马绱缰,

走上前来也不怠慢,

一伸手扶起妹妹女红妆,

这时候恼了洪江大太保,

骂一声:“该死的畜生野狗韩昌,

我问你,今天出的什么坏主意,

为什么你今天请来了我的老父王,

你今天请父王要能让他安全回转,

我与你话有千番推一旁,

如若是我父王要有好共歹,

我逮到你杀你全家都死光,

韩昌你要是顶天英雄的汉,

你敢与我两军战场战一场,

别忘了你是那三川六国的大元帅,

在敌楼上装头露尾你为的哪桩。”

大太保如此这般讲一遍,

“哈哈哈哈。”韩延寿哈哈大笑又开腔,

“姓洪的,你兄妹是北国生来北国长,

你最不该投降中原认爹娘,

你要我对待你的父王好,行,

你必须北国回来再保萧皇娘,

你听我话快快快,

你们兄妹快动手,

马身上你给我逮了那杨六郎,

你今天逮到那杨六郎交给我,

敌楼上我跟你话有千番都好商量,

假若是你兄妹要不听我的话,

我现在传令就杀你的父王。”

韩延寿说出了杀王这句话,

只逼得男女四人泪汪汪。

 

大太保洪江、郎金萍、洪银莲、杜月玲再看看没有办法,当中隔一个护城河,人在敌楼上边,敌楼上边那个弓箭手密密麻麻每人都支着弓箭,你过不去呀,只急得暴跳如雷,那个马搁那‘咴咴咴咴’乱叫。

韩昌微微冷笑,韩昌说:“洪江啊,你看,杨六在那马身上坐着,凭你们姊妹四个,马上就把杨六逮了,你能把杨六逮了,绑起来,然后这边送到城里来,我就放你父王了,要不然牙根半字,今天你的父亲是走不掉了。”

大太保只急得哇哇怪叫,进,进不去,走,走不掉,父亲给人逼在那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国王洪如松心中暗想:洪如松洪如松啊,现在我是人质,已经控制在人家手里。他朝老千岁杜宏望望,心话:老兄弟,这一把老骨头就要扳在幽州燕山了,也罢了。

老国王眉头这么一皱,把内心的痛苦朝心里压压,把泪水朝肚里咽咽,改悲痛为笑,满面带笑,“韩元帅,慢息雷霆之怒,我说韩元帅嘞,小孩一时拐不过弯来,你想想,他自然已经投奔大宋,想临时给他劝过来的,也非常困难,毕竟他是我儿子,他是我养的,来来,韩元帅,你都朝后退退,你少说虎狼之话,让我来劝劝我儿子,好不好呢?”

韩昌一听,韩昌说:“老国王啊,只要你能劝劝他,今天呢,我韩昌并不是不讲理的,韩昌我也是被逼急了,现在杨六兵临城下,眼看我六国三川就了了,老国王啊,那就请请你了。”

老国王说:“这样子,你们这些当兵的都朝后退退,你看,弓上弦刀出鞘,枪刀对着,我还能讲话吗?”

韩昌当时眼这么一瞪,“后退了。”那些当兵‘啊啦’一下,朝后这么一退。

这边老国王手扶敌楼拦杆,杜宏在左,洪如松在右,老国王一声喊:“我儿洪江哪里去了?”

洪江在马背上弯腰一礼,“父亲老人家,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老国王敌楼开了声,

喊一声:“我儿听父明,

小乖乖,都因为南朝北国刀兵动,

你爹爹这个洪阳国里我发了兵,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派对对我的儿娇生,

小乖乖,带兵来到悟空山,

你就该帮着韩昌帅元戎,

问冤家为什么南国去,

为什么这个投降南邦你理不通,

小乖乖只说宋营进,

你可知韩元帅定下计牢笼,

你爹爹我就在后宫来安寢,

又去军师柳蓬松,

三阵风把爹爹刮到此地,

我的儿啊,刮得你爹爹浑身疼,

所以说两军我找到你,

冤家呀,谁是谁非你对我明。”

老国王他如此才把娇儿来问,

大太保马身上边父王称,

“孩儿我国里领了父王旨,

与妹妹来到悟空大山峰,

我到那两军上边去走马,

头一阵遇到杨家小英雄,

杨宗伟武力交加本领好,

你的儿被他擒下了马蛟龙,

杨宗伟大仁大义又把我放,

孩儿我内心承他杨家情,

第二天我妹妹银莲去走马,

疆场上会到宗贵将英雄,

走马会见了杨宗贵,

谁知道男女见面有了感情,

小妹妹宝贝追赶杨宗贵,

郎家庄又遇妹妹郎金萍,

小妹妹面托终身对她讲,

杨宗贵夜赘双花把亲成,

都因为妹妹嫁与了杨家将,

我兄妹这才弃了北国奔宋营。”

大太保如此论般讲一遍,

老国王他就在这里又开声,

出言来没把别人叫,

喊一声:“银莲我的儿娇生,

银莲呐,哪个倒是杨宗贵?

赶快快叫他上前我好看清。”

杨宗贵这里不怠慢,

上前来坐在马身他打一躬,

尊一声:“岳父大人你老在上,

小婿我给你问安宁。”

杨宗贵施礼打躬把岳父问,

老国王一闪二目瞪双睛,

见宗贵年方都有十七岁,

又只见风流儒雅好威风,

老国王观到此时心暗想,

一阵阵浪花滚滚卷千层,

“杨家将赤胆忠心保社稷,

他在那四海八国都有名,

我女儿终身匹配杨家将,

这也是月老早已定红绳。”

老国王敌楼上边叹口气,

贵姑娘又把爹爹她喊一声,

“老爹爹,贼韩昌毒如蛇蝎果不假,

求爹爹你千千万万要小心,

韩昌给你弄到此地,

爹爹呀,我恐怕人质你也走不成。”

贵姑娘马背上边她流眼泪,

老国王呵呵大笑就两三声。

 

老国王把捋胡须呵呵大笑一声,说:“儿啦,你不要为爹爹担心,也不要为父亲受怕。”老国王用手一指说到一声:“洪江啊,我儿啊。”

“爹爹。”

“乖乖,你就这样投奔杨家了吗?”

洪江一声说:“爹爹,你不知道,我妹妹两军战场走马,逮来南朝三员小将,韩元帅一言没发,绑起就杀头,爹,韩昌心狠手辣啊,他想把这两国的仇恨强加在我洪阳国啊,在我姊妹身上,所以说我没有办法,去讲情,才把这三个小将放了。爹爹,你不知道这个奸贼韩昌毒如蛇蝎一般,把我姊妹都弄在枪头上边,光叫我们打仗,不体贴一点战将的生活,爹爹,所以没有办法,我才气恼北国投奔宋营啊。”

老王爷看到这里,把捋胡须笑笑,一声说:“儿啦,话讲到这里,爹爹我也就明白了。”

韩昌只气得哇哇怪叫,喊道一声:“洪如松,你不说你劝你闺女儿子投奔与我的吗?回奔北国的吗?你现在不但不劝,你反而发笑,笑之何来?”

老王爷龙爪一指,骂道声:“韩昌,我笑的不是别人,我笑的是你。”

韩昌一声说:“好,你笑我何来?”

“我笑你一则狭隘,二则无能,三则你是小人。”

“呀呀呸。”韩昌说:“洪如松,你说我是小人,从哪说起?”

“我的闺女,我的儿子,马上战将,那真是力挡千员,杀法骁勇,本领高强,你逮不到我的闺女,逮不到我的儿子,你不该半夜三更鬼鬼崇崇,你乃三川六国兵马督招讨元帅,鬼鬼崇崇把我刮到这里,把我弄到你的城楼,你又能其奈我何?韩昌,你想错了。”

韩昌说:“两边来人,给我绑起来开刀问斩。”

 

贼韩昌这里把令来行,

两边人等要往上涌,

老王爷把捋胡须呵呵笑,

转过脸看一看杜蒙国里老杜宏,

老王爷城上边他开了口,

喊一声:“一双儿女你是听,

孩子们呐,你的妈妈下世早,

你爹爹把你姊妹带成丁,

洪阳国没有亲也没有眷,

你爹爹单人独自孤苦伶仃,

人活百年也是死,

树活千年被火来烘,

我的儿嘞,既然你奔杨家去,

你爹爹死在阴曹我也放心,

小乖乖,赤胆忠心你保大宋,

我的儿嘞,千万别回幽州城,

小乖乖,南朝辅助杨郡马,

你爹爹这晚赶奔酆都城。”

老国王话到伤心不怠慢,

你看他用手拉拉老杜宏,

两王爷感到此时也流眼泪,

老人家对着楼下就猛一冲,

两国王他奔城楼往下蹦,

毁,只栽得花红脑子四下迸,

两家国王丧了命,

贼韩昌纸糊舟船在江中,

吩咐:“两边别怠慢,

一个个刀出鞘来箭上弓啊,

飞石火药楼上抱,

你给我挡住南朝的兵。”

贼韩昌迈步才把城楼来下,

你让我再讲城外的杨家兵,

马身上栽下洪江大太保,

又栽下洪银莲对杜月玲,

到此时姊妹二人悲悲痛,

活喳喳恼了后边小英雄,

杨宗贵一马当先往上闯,

又来了杨宗林对杨宗英,

开口喊声:“六伯父,

你赶快架起云梯把城攻。”

天波府杨门小将要拼命,

马身上惊动三关帅总戎,

杨延昭马身上边叹口气,

忍不住虎目滔滔湿前胸。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