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三部“奏凯还朝”〗: 第二回 寇金定捉将  

2014-08-17 18:12:36|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 寇金定捉将

 

好一个金刀老令公,

老人家传令要出兵,

正是这狼虎战将要拉马,

堂下边惊动兰花女粉红,

毕兰花搂衣忙跪倒,

我的伯父老人。“口内称,

“伯父啊!都是小奴家我不检点,

我失落宝衣贵宝龙,

失去了丑女冠夜叉皮,

还有那许多宝贝偷干净,

伯父啊!你老人家能慷慨允,

毕兰花我就此动身要回山峰,

我顶到南海把师父找,

求师父再赠我宝贵龙,

伯父啊!只要是师父赠我无价宝,

侄媳妇马上马的就回城。”

老令公答应一声:“好好好!”

毕兰花站起身来叫相公,

“相公啊!你跟着伯父往前走,

千万的要为国家立大功。”

孟二爷闻听:“我知道了!”

又连把兰花喊几声,

“小娘子快去,你快点回转,

不瞒你,我离你一时可就不能。”

毕兰花答应:“我知道了!”

“毕官保今一天我送俺姐姐一程。“

毕兰花喊声:“兄弟小官保,

姐姐我有话对你明,

俺姊妹来到宋营没官职,

好兄弟你千万要为宋营立战功。”

毕官保答应:“这个我知道!”

毕兰花一按虎头叫师兄,

叫一声:“师兄快点走,

赶奔落迦大山峰。”

神飞虎呜呜叫的空中起,

毕兰花赶奔南海找师翁。

毕兰花回山暂且不唱,

耳又听连珠大炮震耳聋,

杨七爷坐下自己的乌骓马,

‘当啷啷’錾金长枪捧怀中,

来了八爷杨延顺,

三千兵浩浩荡荡在先锋营,

中伍队男女众将催着马,

又来了军师苗先生,

哎呦呦,人也喊来马也叫,

五色杂旗遮长空,

老令公催动人马奔古道,

打前边蓝旗小兵报一声,

喊一声:“七爷少前进,

前半边来到双凤大山峰,

蓝旗官跪倒就一声报,

杨七爷他在马身把令行。

 

“两边三军停止前进,单等中军大队来,再作计议。”

不多会,杨元帅中军人马也就赶到了,杨七爷对杨八爷滚鞍下马,顶到近前口尊:“父帅在上,前边已经顶到双凤关了。”

杨元帅在马身上再一打量,哎呀!好一座双凤关啊!左边也是山,右边也山,名叫双凤山,这个关正好在两山当中,所以就叫双凤山,也叫双凤关呐。杨元帅说:“打炮安营,营按南北,帐分东西,吩咐埋锅造饭,掘荆砍柴,休息一天,明天两军开战。”

众将官说:“谨遵将令!”

杨元帅安顿已毕,这边早有双凤关的当兵,顶到中军大帐,中军大帐坐一家老元帅,此人不是别人,姓寇名叫寇云龙,乃是南唐有名大将。

寇元帅正坐中军,当兵:“报。”

寇云龙说:“探事兵,报其何事?”

“现在杨继业兵已经顶到东门外五里安营了,据听说寿州已经失守,马天寿已经战亡。”

到这个时候,这个老元帅寇云龙闻听此言说:“给我打鼓聚将。”

两边聚将鼓一响,狼虎众将各抱刀枪云列两边,寇云龙感到此时长叹声说:“众将官,双凤关危险了啊!”

 

狼虎大将在大厅,

活喳喳惊动寇云龙,

“想起来,南唐王李煜不安分,

挑动了这个两国不和动刀兵,

杨继业身挂元帅印,

带来了父子人数名,

他八个儿子八只虎,

老令公一张刀能压天下英雄,

一路上势如破竹到此地,

兵临城下安大营,

现如今大兵来到关外,

众将军俺要为南唐苦尽忠,

又道讲养兵千日用一时,

到明天这个两军阵场去出征。”

老元帅如此论般往外讲,

那旁边有人讲话父亲称,

过来了儿子寇文对寇武,

叫一声:“父亲不知你听明,

常言说臣敬忠来子敬孝,

俺父子为国勤劳马没停,

古人云兵来将挡是正理,

又道讲水来要用土来掩,

单等着明天东门立战场,

我会一会石州火塘杨家兵。”

且不言高关父子在议战,

宋营里再讲金刀老令公,

老令公大营里边没安寝,

就觉着金鸡三唱天大明。

 

天亮了,杨业当时叫人弄过一点早点,吃过饭,狼虎众将都开过早饭,杨业说:“给我打鼓聚将!”

聚将鼓一响,杨老令公手把令箭:“众将官!”

“有,父帅有何吩咐?”

杨继业伸手拔令箭指着:“哪位将军领我头支大令,顶到双凤山,一仗还没打嘞,头阵赢阵阵赢,我图个吉利。”

话言末了,过来两员将,口尊:“父帅在上,孩儿愿往。”

杨继业一看,七郎八郎上阵了,杨业心话:有这两个孩子,只要到双凤山,我恐怕一阵就成功了。

杨业知道杨七杨八,两个东西最厉害的,“我儿小心才是!常言说骄兵必败。”

杨七说:“知道了!”

到这个当口,“两边给我备马!”

说到这个时候,两边鞴上战马,杨七杨八感到这个时候,直奔两军阵场,可就闯下来了。

 

两军阵来了七郎和八郎,

每人每坐下催马手端枪,

三千人马开着道,

一个个好似猛虎下山岗。

兄弟俩带兵来到两军阵,

传令声:“骂阵小军你听其详,

你给我肩扛蓝旗去骂阵,

双凤关好叫他反贼走马忙。”

骂阵官答曰一声忙领令,

两军阵嗷嗷叫骂阵声音狂。

杨家将就在关外来骂阵,

城楼上没有唐兵听得清亮,

守城兵见此光景也不怠慢,

“报。”慌忙忙报事来到帅虎堂,

高关内这一厢没恼了哪一个,

活喳喳恼了那寇文寇武人一双,

尊一声:“天伦老父你不要惊惧,

有孩儿两军阵去战宋朝的杨家将。”

哎呦,兄弟俩每人每上了能行马,

吵呵呵,三千的人马闹嚷嚷,

有寇文一马当先开着道,

小寇武紧催坐骑手拎枪,

兄弟俩刚刚顶到西门口,

“哎呦,我看见了。”马身上惊动了太保杨七郎,

骂一声:“唐将不要再前进,站住,

本太保久候多时在这方,

你赶快通过名来报过姓,

本太保送你去见五阎王。”

有寇文闻听喊声收战马,

见一匹乌骓马跑抖丝缰,

马身上端坐一员将,

观此人威风凛凛气轩昂,

只见他浑身穿黑挂着皂,

手里边端着一杆大金枪,

“寇文啊,我不用人说知道了,

这个人呐,定是黑脸杨七郎。”

小寇文观到这里高声喊,

喝一声:“宋将不知听其详。”

 

“哎,对面来将可是黑脸杨七呀?”

“哈哈哈哈,不瞒你,正是你七太保杨七驾到。哎,我说小子,你是何人?给我通名报姓。”

 

有寇文闻听此言哈哈的笑,“哈哈哈哈。”

叫一声:“黑脸杨七听其详,

俺听说你三枪服了宋元帅,

又听说你伸手能扳大山岗,

我只说你是那三头六臂九只手,

哎呦,要照我看你的本领也平常,

要问我是哪一个?

你坐在马背听其详,

我的父双凤高关为元帅,

我本是爵主寇文到这方,

也不是两军战场说大话。”

“呸。”活喳喳恼了太保杨七郎,

“小子,你真是吃的灯草灰,

放你娘轻巧屁,夸什么海口啊,

也不是太保爷今天说大话,

两军阵难架太保手中枪。”

有寇文闻听此言冲冲怒,“呀呀呸。”

恶狠狠手中里拎起刀一张,

骂一声:“小子杨七少夸口,

本爵主今日送你见阎王。”

手中刀力劈华山往下砍,‘呜’,“吃刀。”

马身上笑坏太保杨七郎,

杨七爷手捧长枪往上架,“开。”

‘噹’,就听的当啷一声冒火光,

有寇文双手抱刀说不好,“哎呦。”

被七郎架飞手中刀一张,

慌忙忙圈回坐马是往回跑,

杨七爷哈哈大笑开了腔。

 

“呔嘿,寇文不要跑。”寇文头这么一转,杨七爷说:“临来时候,父帅有交代,虽然兵下南唐,我们是敌国,可有一条,我跟你姓寇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也是各保其主。来来来,把刀拾回去,赶快回关,叫能打会弄的来,跟我杨七打两下,赶快给刀拾回去。”

寇文再看杨七人勒马没追,寇文心中暗地点头:不孬,要凭杨七这马朝前一点蹬,一枪就给我攮死了。

寇文给丢的满脸通红,一圈马一弯腰,这边随时把这张刀给拾起来,催马就跑。

那寇武还不知道好歹,上来了窜上去,举枪就攮,哪知杨七还没动手,杨八也过来,喝声:“开。”‘当啷’一声,打送圈外,只震得寇武膀臂酸麻,虎口都炸开。寇武说:“我个乖乖,怪不得人家说,杨家七祖宗八王人。”催马都跑了。

弟兄俩一逗好跑,不多会就顶到双凤高关,帅虎大堂外边下了坐骑,顶到里边弯腰施礼,口称:“父帅在上,儿来交令了。”

寇云龙再看,两个儿子惊惊慌慌,“我儿莫非打败了吗?”

“我们俩人合起来也没够人杨家两枪。”

寇云龙闻听此言说:“乖乖,杨七杨八来,那你还是他对手吗?看起来双凤高关难保啊。”又朝南唐点项,“唐主唐主,这如何是好呢?”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旁边有人讲话,口尊:“父帅不必惊慌,自然他来了,我们就得挡。”

寇云龙仔细一看,不是别人,后帐里闺女寇金定过来了,“哎呀,女儿,你乃是女流之辈,为何说此大话?”

姑娘闻听此言满面带笑,“父帅呀,我自幼在黄花山学艺,师母娘赐我多桩宝贝,我想亲自顶到两军战场,生擒活捉杨家将,我保证把他杨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逮干干净净。”

“儿啊!你可不能小看杨家将。”

姑娘说:“量也无妨。”

“好女儿,准予披挂。”

姑娘闻听此言说:“丫头,两边给我带马。”当时点起三千兵,姑娘到营门口翻身上马说:“给我打炮了。”

 

寇金定营门上了马征驮,

鞍桥上顺手忙把刀来摸,

喝一声:“三军儿郎前开道。”

不多会前边厢顶到护城河,

过吊桥前边来到两军阵,

“哎呀,我看见了。”对阵上惊动了杨家好汉哥,

杨七爷他马背上边仔细观看,

见城里马驮来一位女娇娥,

见女子飒爽英姿好威武,

哎呀,手端刀杀气透出顶梁穴。

杨七爷马背上边一声吼,“呔。”

喝一声:“马上女子听我说,

你本是三把梳头裙衩女,

来到这两军战场来干什么?”

寇金定闻听喊声收住战马,

叫一声:“杨家的小将你听我来说,

本姑娘在高关领了父帅的令,

我来与你杨家父子比强弱。”

杨七郎闻听哈哈大笑,

“女子啊,你螳臂挡车不想活,

要照我说,你快回高关见你父,

你叫他弃暗投明来保中原。”

寇金定喝一声:“杨七快住口,

本姑娘今天送你见阎罗。”

说罢时手举大刀往下砍,“吃刀。”

杨七郎举枪击架往上托,

就听那当啷一声着了中,‘当啷啷’,“开。”

寇金定险乎栽下马征驮,“哎呦呦。”

在马上她摇了三摇晃三晃,

“俺娘嘞,咋只震得我两手发麻冒血沫。”

寇金定催转坐马往后退,

“我不如放出宝贝把他捉。”

急忙忙八宝囊中她摸一把,

有四个桃木仁子手中握,

桃木仁她对着地上猛一挂,

变成了四大金刚好凶恶,

“呜呀呀呀。”怪叫着,

四大金刚张牙舞爪往上闯,

马身上来抓七郎好汉哥,

杨七郎双手拖枪往后拽,

哎呀,就好象蚂蚁去把山来推。

寇金定喝一声:“杨七你下来吧。”

杨七爷一头栽下马征驮,

寇姑娘吩咐一声:“绑绑绑,来呀。”

众唐兵忙把七爷上了绳索,

杨七爷两军战场身被逮,

杨八爷一股怒火烧胸窝。

杨八爷催开坐下白龙驹,

‘当啷啷’伸手才把长枪摸,

喝一声:“该死丫头好大胆,

你不该东门逮去俺七哥,

今日天你把七哥来放下,

杨八我话有千番总不说,

今日天你要不把七哥放,

我叫你长枪之下见阎罗。”

说罢时长枪一摆分心掺,

马身上恼了描眉女娇娥,

又把那桃木仁子指三指,

杨八爷也在疆场身被捉。

一转眼逮了杨家两员将,

只吓得三千宋兵喘呵呵,

众宋兵金命银命不要命,

帅虎堂报给杨业年迈弱。

 

当兵慌慌张张:“报。”

老元帅杨业正坐中军大帐,等候消息,看当兵慌慌张张,“当兵的,报其何事?”

当兵说:“元帅不好啦。”

“啊。”杨业说:“莫非我儿疆场战亡了吗?”

“虽然没死,跟死差不多。”

杨业说:“你待怎讲?”

“我们家七爷八爷顶到两军战场,七爷一枪败了一个寇文,八爷一枪败寇武,结果疆场上边来了一个女的,这个小大姐也不管一二十岁,长得看看文质彬彬的,那知两军战场她有宝贝,弄个小倒霉东西,那四个桃木仁朝地上一掼,变成四大金刚,刀砍也砍不动,枪戳也戳不动,它抱着七爷枪,七爷拽也拽不动,这四大金刚上去把俺七爷拖下坐骑,人家绑起来送进城里。八爷急了,上去救他,哪知也被那个桃木仁拽下去了,现在也绑到城里了。元帅,这个女子得胜不让人,现在口口要战句句要敌,得胜不回,请元帅令下定夺。”

老杨业闻听说:“呀呀呸。”

 

报事兵如此这般报其详,

杨老帅就好比小船栽进长江,

“现如今我七儿八儿身被逮,

就好比折断架海梁一双,

假如若我两个娇儿有好歹,

哪一个马踩金陵定南唐。”

吩咐声:“两边的儿郎快鞴马,

让本帅亲自两军战场走一场。”

老杨业急得亲自要走马,

“慢。”帐下边过来了五郎杨六郎,

杨四爷迈步如梭也进大帐,

后半边又来了三爷杨延广,

杨六郎叫一声:“父帅不要急躁,

你让孩儿两军疆场我去望望,

今日天俺兄弟四人上战场,

会一会双凤高关女红妆。”

杨六郎帅虎帐里来讨令,

那个帐下边又过来三位女红妆,

宋三春后跟月红孟氏女,

又来了能征惯战杜七娘,

三春说:“众家贤弟上战场,

俺姐妹仨后边厢给你压阵也去帮忙。”

杨六郎闻听此言把头点,

众英雄迈步离了帅虎堂,

男女将营门口前上了马,

‘叨叨叨,咕噜噜’炮响三声离营房,

杨五爷一马当先开着道,

猛抬头两军战场把人搪,

杨五郎勒住战马闪目观看,

对阵上望见了寇家的女红妆,

杨五郎喝声:“丫头你不要撒野,

不瞒你,天波府来了我杨五郎。”

说罢话手捧长枪往上闯,“吃枪。”

寇金定手拎大刀接架枪,

男女将交手倒有四五趟,

寇姑娘桃木仁子又顺手扬,

小姑娘口中喝了一声:“叽喵哨。”

这个桃木仁,哎呀呀刹时又变成四大金刚,

小姐就朝那宝贝指三指,“逮。”

杨五郎又被它拽下马绱缰。

杨五爷两军战场又被逮,

气坏了三郎四郎对六郎,

三兄弟催马摇枪往上闯,

东门口围住寇家大姑娘,

寇金定马身上边微微笑,

喊一声:“杨家众将你听比方,

今日天来一个来我逮一个,

你要是来了两个我逮一双。”

说罢时口中又把真言念,

惊动了桃木仁子四金刚,

小姑娘口中都喊:“叽喵哨。”

到此时杨家男子都逮光,

到此时兄弟三个都落马,

后半边恼了三位女红妆。

 

“呔嘿,丫头不要猖狂,姑奶奶来也。”

寇金定再一看,后半边趟过三匹桃花战驹,在前边一人年方二十多岁,英姿飒爽,手使一根小金枪。哎,这个人我好像哪块见过似的。

寇金定说:“来者女子,少要生驹,你是杨家将吗?我好像哪块见过你?”

宋三春呵呵大笑:“你家大奶奶,我姓宋名叫宋三春。”

不提宋三春罢了,一提起宋三春,寇金定说:“哦,我明白了。”

 

寇金定柳眉倒种杏眼翻,

宋三春连连她骂出言,

“你爹爹本是南唐兵马大帅,

你不该叛国投敌进中原,

女孩家要以闺阁为本分,

谁像你没有父母之命偷配姻缘,

你今天招了天朝的个杨家将,

按理说全家该斩得灭祖先。”

骂一声:“丫头你不要脸,

姑奶奶我今天给你逮进高关。”

寇金定如此论般就往外骂,

宋三春心中烧起无名烟,

宋三春催马摇枪往上闯,

东门口她与女子比胜先,

杜金娥感到此时发了火,

孟月红催开战马往上掂,

姐妹仨感到此时催战马,

寇金定当时被围正中间,

寇金定马身上边哈哈笑,

她把那桃木仁子又顺手掂,

喝一声:“高山宝贝,叽喵哨。”

马身上逮了三位女婵娟,

寇金定吩咐一声:“绑绑绑。”

到这时三位姑娘也上绳栓,

寇金定马身上边眉头皱,

你看她高唱凯歌转回关,

俺这里按下姑娘回关转,

岔回来再把宋营谈一谈。

 

转眼之间,男女九将全部被逮了。你想,逮去兄弟六个还对姐妹三个,可是正好九个。

当兵慌慌张张顶到高关,报与杨帅,口尊:“元帅大事不好。”

杨元帅闻听此言说:“莫非这姊妹几人又失机了吗?”

就看旁边当兵口尊:“元帅,现在三将军、四将军、六将军、五将军全部被逮,还有大夫人宋三春、七娘杜金娥,孟月红全部在两军战场被桃木仁逮去,人家已经打得胜鼓回关了。”

杨业闻听此言,只气得肝胆乱炸,“两边给我鞴马抬刀,让我去捉拿这个女子。”

苗军师说:“杨帅且慢。”

杨元帅说:“怎么样?”

“你比你七儿杨七能高多少?你比你八儿延顺能高多少?杨七将军在两军战场被人桃木仁逮了,那东西是个宝贝,刀砍也不动,枪攮也不入,你能怎么样?”

杨业说:“还能就看众家孩儿被逮,疆场上失机,顶到高关恐怕性命难保。”

苗军师说:“听天由命,这几个人要该死,你叫他活也活不了,不该死,挡不住天把天,当不住今晚还就能回来。杨元帅,听我话,暂时不要动兵。”

杨元帅闻听此言,也只有忍耐心肠,在高关里按下不讲,这节书岔到高关了。

寇金定交过令,这边寇云龙哈哈大笑,寇云龙说:“乖乖,常言说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我女儿一个人就战胜杨家男女九人。暂时把这些人,给我打到后边囚车里边去,明天送往金陵,这一班人不是普通人当地就斩呐,这是杨家将,都是国家重要的战犯,单等逮到杨业以后,一并交唐王处理,暂时关后边去。我儿啊,也到后边休息去吧。”

不多一会,当兵的随时把马都扣好了,姑娘这才转身到后边,一到自己后房楼房上边,当时这边随时把衣服盔甲卸去了,丫鬟说:“姑娘洗脸。”

打过净脸水,洗过脸,“丫头啊,我还点饿了。”

“姑娘,今天是几了,你可知道?”

姑娘说:“丫头,我不知道。”

“今天是九月十三了。”

“哎呦。”姑娘说:“九月十三了。”

“姑娘,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小姑娘,你想想,我十六岁跟随姑娘的,姑娘,你那时候也十六,我们虽然是你是主我是奴,小丫鬟我跟你都五六年了,姑娘,你也二十一岁了。往年每到九月十三这一天,姑娘,你总要到后花园摆酒,来庆贺生日,现在南唐中原交战,姑娘,你怎么连生日也忘了是呢?”

姑娘闻听此言说:“丫头,既然如此,还到后花园,弄个便菜,也不要惊动我父亲,俺父亲操累的,也忘记我的生日啦。”

丫鬟说:“好!”

不多会,把酒菜摆好,“姑娘,到后花园坐吧,今晚上,天气还怪热,你看月光明亮。”

姑娘闻听此言,朝座位上这么一坐,再看明月如水,“姑娘,这是你第二十一岁生日了。”

不谈起二十一岁罢了,一谈起二十一岁,姑娘眼望月光,心如潮水就翻滚起来了。

 

寇金定坐在花园中,

打量着这个银河耿耿满天星,

小姑娘她单人坐在石凳椅上,

思前想后暗猜情,

“老爹爹赤胆忠心把个南唐保,

老娘亲下世十几冬,

金定啊,这个男大当娶女大当嫁,

寇金定我二十一岁还在家中,

老父亲整天繁忙也不问事,

看起来呀,我要在寇家做个老闺女。

寇金定思想终身犯难为,

小丫鬟一伸手端过酒一盅,

喊一声:“姑娘,请请请,

我祝你生日快乐乐无穷。”

寇金定接过这一杯酒,

“唉。”一反手又给它放在桌案上,

“我心里烦闷不想饮酒,

只觉着我走不安来也坐不宁,

只觉我心中太烦闷,

金定啊,还能我出了什么大事情?”

寇金定在这无主意,

偶然间想起心头事一宗,

“临下山师母娘亲对我讲,

老人家赐我姻缘图一封,

她倒说徒儿要想姻缘事,

你赶快取出宝图观分明。”

小姑娘感到此时不怠慢,

一伸手怀里取出图一封。

 

姑娘轻轻走怀里把姻缘宝图捧在手中。师母娘讲过的,必须烧香跪倒,这图才能现字,才能知道我终身大事。

小姑娘顶到跟前大拜四拜,说:“师母娘显灵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