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三部“奏凯还朝”〗: 第四回 义释薛家将  

2014-08-21 20:38:29|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 义释薛家将

 

滁州地连珠大炮震上苍,

三千兵这各人都抱刀对枪,

小薛亮翻身上马开着道,

打后边这跟来银梅大姑娘,

姊妹俩催马来得怪快,

两军战场在目旁,

小薛亮用枪一摆也不怠慢,

‘哗啦啦’门旗飘摆列两厢,

小薛亮马往前边这个一磕蹬,

喊一声:“骂阵的小军听言良。”

叫一声:“两边快骂阵。”

骂阵官他就在这里闹嚷嚷。

骂阵官在这里这个来骂阵,

大宋营许多的兵丁发了慌,

报事来至在中军帐,

报给杨业老令公,

“两军阵有人这个来走马。”

杨继业坐在上边开了腔,

吩咐两边打鼓聚将,

众将军帅虎大帐开了腔,

老元帅有一支大令拿在手,

喊一声:“众家孩儿听其详,

高关上有人来走马,

哪一个领令两军走一场。”

言还未尽就有有有,

打那边过来了延德杨五郎,

杨五爷刚刚要讨将令,

后半边这有人呐喊声音狂,

大家伙瞪睛留神观看,

呦,打后边过来了七郎黑煞王。

杨七郎走到跟也不怠慢,

喊一声:“爹爹听其详,

俺五哥今天不出马,

让孩儿我两军阵场走一场。”

杨七爷讨令要走马,

杨继业呵呵大笑两三场,

“我的儿啦,你走马爹爹我把心放,

哪一个给我儿观阵在后方。”

言还未尽有有有,

打后边这迈步来了杜七娘,

“杜金娥两军我去观阵。”

寇金定上前施礼便开腔,

尊:“公爹,七弟弟妹去走马,

儿媳妇两军阵我给他们帮帮忙。”

寇金定如此往外讲,

老元帅感到此时开了腔,

喊一声:“我儿杨七快上马。”

杨七爷翻身上了马绱缰,

七太保一马放到两军阵,

对阵上惊动薛家少豪强,

有薛亮一闪二目仔细看,

宋营里三匹马跑抖丝缰,

在前边跑开一匹铁角豹,

马身上端坐黑脸少豪强,

这个人全身穿黑挂着皂,

鞍桥担着一杆大金枪,

他好比兴汉灭莽姚子匡,

又好像力能拨山的楚霸王。

有薛亮感到此时开了口,

喊一声:“黑脸小将你听比方,

你赶快马身通过名和姓,

我与你两军战场动刀枪。”

七太保闻听喊声收战马,

倒被他望见薛家的将豪强,

见此人浑身穿白爱着素,

顶梁穴层层杀气透上苍。

杨七爷感到此时面带笑,

喊一声:“对阵将军你听比方,

你要问今天我是哪一个?

我本是大宋太保杨七郎,

不用人说俺晓道,

你定是太保薛亮到这方,

常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薛家将不如今天快投降。”

杨七爷论般如此往下劝,

薛太保一股烈火烧肝肠,

喊一声:“该死杨七去了吧。”

亮银枪冷飕飕的奔胸膛,

杨七爷感到此时不怠慢,

倒被他晃动这杆大金枪,

两个人疆场上边拼了命,

胜似那两只恶虎离山岗,

两个人交手才有十余趟,

只累得薛家大将汗汪汪,

“人都说杨家七郎气盖世,

看起来话不虚传果然强。”

有薛亮他在马身没注意,

被七爷抓住了勒甲缰。

杨七爷大喝一声:“过来吧。”

把薛亮伸手拽下了马绱缰,

杨七爷吩咐一声:“绑绑绑。”

两旁边多少宋军赛虎狼。

 

‘啊啦’一声三千兵上来,把薛亮给绑起来了。

薛亮一被绑,拉奔后队,后边姑娘薛银梅那还让了吗?马朝前边这么一点蹬,“呔嘿,黑脸杨七不要猖狂,姑奶奶我来会你。”

杨七当时一抬头,看来个小大姐,再看姑娘真是如花似玉,美妙多端。杨七爷满面带笑:“姑娘留名。”

姑娘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父在南唐王驾下,官拜到平辽王,再朝下问,老元帅薛嵩之女,你家姑娘我姓薛名叫银梅。你能给我哥哥放了,我感你人情,不放我兄长,今天我得逮你杨七。”

杨七说:“姑娘啊,常言说好男不跟女子斗,我姓杨家,英雄爱英雄,好汉爱好汉,我羡慕我钦佩你姓薛的世代忠良,姑娘回去吧,对老元帅讲清楚,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后唐该灭,大宋正在皓月当空之时,请姑娘三思而定。”

姑娘说:“不要罗嗦,拿命来。”举枪就刺。

小爷杨七没有办法说:“姑娘你可要注意了。”

 

杨七爷马背犯了难,

“我今天来逮女婵娟,

像这样描眉姑娘岁数不大,

也不知小丫头学艺在哪山?”

杨七爷马朝前边这个一磕蹬,

后半边有人讲话把马圈,

叫一声:“七将军你往后退,

你让俺女子来到两军前。”

杨七爷后边就一瞟眼,

杜七娘坐马才把刀来端,

杜七娘催马往上闯,

又连把南唐的女子她喊一番。

薛姑娘喊一声:“女子你通名姓。”

杜金娥马背上边开了言,

“我的名叫杜金娥,

不瞒你,杨七郎本是我的夫男,

姑娘啊,今一天你要听我的劝,

赶快快翻身下了马雕鞍,

我给你带到宋营内,

我的父大营里边给你封官。”

薛银梅答应:“去了吧。”

骂一声:“疯婆子两军阵场少要胡言。”

薛姑娘长枪一摆分心就攮,

杜金娥手使大刀搁架还,

两个人杀在一堆战一处,

‘当啷啷’兵刃交加火光窜,

打起仗就好似上山虎遇下山虎,

又好比两块浮云上下翻,

两女子大战二十趟,

薛银梅牙关一咬把眼翻,

“看起来我和你两军阵还不要恋战。”

‘当啷啷’身上要掏宝连环,

薛银梅这里要掏宝,

没有那七娘金娥看得全。

杜金娥感到此时不怠慢,

你看她有样宝贝手中端,

杜金娥打将神珠空中祭,

薛银梅一闪二目用眼观,

薛银梅她朝后边拉一把,

倒被她取出高山收宝篮,

喊声:“好宝叽喵哨。”

杜金娥宝贝就奔篮里钻,

薛银梅收了姑娘无价宝,

“慢着。”后半边惊动金定女婵娟,

寇金定喊一声:“七妹你往后退,

这件事都有嫂嫂我来担。”

寇金定马往前边一磕蹬,

“去。”一伸手桃木仁子顺手搬,

桃木仁子拿在手,

嘴里边不住的就念真言,

‘啪啦’一声就撂在地,

‘呼啦啦’四大金刚就站在面前。

四大金刚也不怠慢,

上前来就把姑娘银梅马来牵,

这个牵马那个拽,

薛银梅她一阵阵的就心胆寒,

寇金定对着宝贝指三指,

薛银梅被人拉下了马雕鞍,

杨七爷吩咐一声:“绑绑绑。”

当兵们绑起二八的女婵娟。

 

薛银梅也被绑起来,杨七说:“不打了,收兵回营。”

这边绑起男女二将,不多一会被人押宋营,杨七爷滚鞍下马,带着姑娘杜金娥、寇金定,顶到大帐交令,杨业看儿子欢天喜地回来,“我儿打胜了吗?”

杨七说:“父啊,疆场上我走马生擒薛嵩之子,姓薛名叫薛亮。父啊,虽然他是被擒之将,可是薛家将不简单啊,跟我杨七也打有三十趟,能跟我杨七打五趟的人,我看世界上只有几个。”

杨业说:“知道了。”

“噢,俺三嫂寇金定又放宝贝,把他妹妹薛银梅也逮来,现在正在帅虎帐门外,请军令定夺。”

杨业闻听此言说:“两边三军何在?”

“有!”

“把他姊妹俩给我带上来。”

 

杨元帅大帐里边把令行,

众三军推进来兄妹人两名,

有薛亮仰首站在大帐下,

薛银梅柳眉倒竖把眼睁。

兄妹俩怒视杨业不讲话,

坐位上站起杨业老令公,

杨元帅紧走几步来到切近,

上前来解开兄妹身上的绳,

叫一声:“兄妹二人快快请坐吧,

你们坐下来,杨业我有话对你明。”

小薛亮一见可糊涂了,

叫一声:“金刀元帅老令公,

常言说胜者为王败为寇,

我本是阶下之囚在营中,

按理说败军之将身被逮,

你就该绑到辕门问斩行,

你为什么把我兄妹又松绑?

请元帅你当我兄妹话说明。”

杨元帅闻听此言面带笑,

叫一声:“薛家兄妹且听清,

你薛家世代忠良人人晓,

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

大将军打仗有胜也有败,

怎么能拿着那胜负论奸忠?

杨业我今天对你无恶意,

我准备放你兄妹回大营,

回大营见到你父薛老元帅,

你就说杨业带话问安宁,

劝薛帅弃暗投明保大宋,

也免得血雨腥风再动兵,

我请薛帅放开滁州关一座,

也免得生灵涂炭把民坑。”

杨元帅说罢话端起一杯酒,

叫一声:“将军薛亮小英雄,

我的儿杨七粗鲁把你逮,

今日天杨业我当面来赔情。”

杨元帅说罢递过手中酒,

小薛亮接过酒杯脸通红,

“人都说中原要数杨家将,

看起来话不虚传是真情。”

想到此他一饮而尽三杯酒,

尊:“元帅,晚辈告辞我要回城。”

杨元帅闻听此言把头点,

连又把六郎喊一声,

“我的儿啦,营门外边快去鞴马,

送薛家兄妹二人回大营。”

杨六爷点头倒说:“儿遵令。”

营门口拉兄妹马能行。

 

杨六说:“请贵姊妹上马。”

到这个时候,薛亮心如潮水,滚滚翻腾。再想:薛亮薛亮啊,世界上肚量大的人,没看过杨家将,杨继业今天对我是天高地厚啊,我是败军之将阶下之囚,他能够以礼相待,薛亮啊,我这一生也就足以了。

薛亮当时朝妹妹看看,抱拳一礼,口称:“杨六将军请回去吧,我兄妹要告辞了。”

兄妹俩上了坐骑,小姑娘心中也感激不巳啊,“哥。”

薛亮说:“什么事?妹妹。”

“回到高关,我看南唐气数已尽,想夺大宋江山,那真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哥,你说话俺父亲能信,我再帮你劝说俺父亲,投奔大宋岂不为美呢?”

薛亮说:“我知道了。”兄妹俩人直奔高关了。

高关上老薛嵩听说儿子对闺女都被人逮去了,两手把撰肝胆在想:可怜我一生只一个闺女一个儿子,被杨业逮去,如果杨业讲仁义的,暂时能不杀,容再商议,如果要不讲仁义,拉出去斩了,薛嵩薛嵩,我这就两手抱空啊。

正在愁眉不展哀叹之际,“报。”

薛元帅说:“报启何事?”

“大公子薛亮、小姑娘银梅,现在回来了,正在营外候话。”

老元帅一听说闺女儿子安然无恙回来了,“现在何处?”

“在营外边。”

“叫他姊妹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英雄领了将令顶到里边,俯身跪倒,口称:“父帅在上,儿兄妹来叩问金安。”

老元帅抬头看看,儿子连一根汗毛也没少,再看闺女还喜滋滋的。老元帅满面带笑:“我儿,你在两军战场被敌军逮去,我恐怕你生命危险。乖乖,你是怎么回来的?杨业是怎么样对待与你的?”

小爷闻听此言说:“父帅呀。”

 

好一个薛亮将英雄,

父帅连连口内称,

“父帅呀,俺忠心耿耿把个南唐保,

看起来,俺不如天朝老令公,

杨继业大仁大量把俺放,

看起来杨家爷们有威名,

爹爹呀,你可知杨家七郎八只虎,

那一个个的都是英雄,

人家把俺就来逮去,

老元帅还亲自给俺松绑绳,

忠心耿耿杨家将,

临行时还敬我酒几盅,

爹爹呀,我看这南唐气数尽,

我爹爹,俺爷们不如投宋营,

俺只要能把大宋保,

俺爷们东京汴梁也有名,

爹爹呀,假如若要不听儿的话,

我恐怕少不了两军还得战争,

像人家逮去一次放回转,

问爹爹,再放一次还能行?

爹爹你今天不听我话,

我恐怕船到江心不漏难沉。”

小薛亮这个半半拉拉还没讲了,

老薛嵩他在旁边哼一声,

叫一声:“奴才薛亮快住口,

为父我帅堂自有巧章程。”

吩咐声:“三军儿郎快鞴马,

你让我去会金刀老令公。”

薛大爷感到此时不怠慢,

上前来拽着父帅他衣裳,

“父帅你今天走马因何故?

莫非是两军战场又战争?”

老薛嵩听见都装没听见,

营门口翻身上了马能行,

薛亮他感到此时也不怠慢,

又把那妹妹连连喊一声,

“看起来我父亲今天要拼命,

俺姊妹赶快观阵走一程。”

姊妹俩翻身上马随在后,

不多会两军战场把人迎。

 

前边顶到两军战场,老薛嵩挽辔收驹,把手中长枪这么一摆,‘哈啦’这么一声,三千兵雁翎翅摆开,薛嵩一声呐喊:“呔嘿,大宋营前报事军听真,赶快报与你家金刀杨元帅,就说薛嵩在两军战场,请杨帅讲话,请他大驾光临。”

宋军闻听此言,再想:人家南唐虽然是偏邦小帅,但是讲出话来都是非常有礼貌的。当兵这才慌慌张张顶到中军大帐,口称:“杨元帅,报。”

杨业说:“报启何事?”

“疆场上来一员老将,自称是兵马大元帅,姓薛名叫薛嵩,说有请杨元帅两军答话,大驾光临。”

杨业闻听此言说:“众将官。”

“有。”

“两边给我鞴马抬刀。”抬过杨业定宋刀,备过杨业玉儿豹,杨业一上马,杨六杨七杨大杨二,这一班小英雄们,孟良焦赞全部上马了。

老太君说:“把马也给我带来。”

苗先生说:“我也去观阵。”

当这个当口,狼虎众将簇拥着杨继业,顶到两军战场。杨业闪目再对对过再一看,再看东阵头扫过一匹白龙马,马身上端一员老将,五绺长须飘然胸膛,根根不乱,心话:这就是薛嵩了,好啊,好一员薛家将。

薛嵩一抬头看,呦,见天空中大纛旗飘起来,就知道杨业到了。再看杨业面如古月,鞍桥上定宋刀闪闪发光,一片威风凛凛。老薛嵩当时在马身上,把身体欠起来,抱拳一礼:“来者莫非是金刀杨元帅?”

杨业当时还上一礼:“来者莫非是南唐平辽王薛元帅?”

薛嵩说:“正是在下,杨元帅呀,今天到此无别事,我来向你谢恩的。”

“哎。”杨业说:“薛帅,言之差矣了,杨业无德无能,有何恩要你谢啊?”

薛嵩说:“不对,今天我一双儿女,被你儿杨七对你儿媳逮去,你能完璧归赵,毫毛没损,送回大营,还赐酒三杯,我薛嵩一生一世也忘不了这一片感情。”

杨业说:“些许小事,二国相争既是敌人也是朋友,我爱你是薛家将,尊重是你薛家世代忠良,今天既然顶到此地,那我就不瞒你了,临走时我对你家大公子讲,叫我带几句话给你,老元帅可收到这几句话了吗?”心话:你听没听你儿子劝,就是这个意思。

薛嵩闻听此言,面带苦色,口称:“杨元帅,恕难从命,常言说一臣不保二主,好马不衬双鞍呐,我姓薛家从大唐开基就是保唐的,现在后唐主虽然是偏君一方,但是我也不能以臣欺君啊。可有一条,杨元帅。”

杨业闻听此言,到这个时候说:“薛元帅,你可能再听我讲两句呢?”

“啊。”薛嵩说:“杨元帅请讲,有话请讲当面,讲过,俺再来朝下边拉。”

老元帅闻听此言抱拳一礼,口称:“薛王爷,你就听去了。”

 

老令公抱拳当胸喜洋洋,

尊一声:“薛家元帅听其详,

自从那三皇五帝安天下,

俱都是各为其主保家邦,

你薛家世代忠良把主保,

为国家立下功劳似海洋,

自从那大唐高祖开天下,

你薛家为国为民美名扬,

那一年海东高丽造了反,

唐太宗跨海征东动刀枪,

唐天子夜梦贤臣薛仁贵,

平高丽才官封一品平辽王,

到后来西凉八国造了反,

你祖爷又领着大兵平西凉,

只因为兵困锁阳关一座,

你的二代祖薛丁山又带大兵奔锁阳,

樊江关收下梨花你太祖母,

西凉地要来了降表与降章,

到后来班师回奔长安地,

不料想出来则天武皇娘,

武则天篡夺宝位乱朝政,

你薛家可怜满门抄斩有多悲伤,

满门老少身被斩,

才逼反你三代祖爷名叫薛刚,

老人家九焰高山聚人马,

房州地保了太子庐陵王,

到后来带兵打进长安地,

才扶起太子李旦坐家邦,

你薛家一代传一代,

一代代名留青史传四方,

不料想大唐江山气数尽,

出来了五代残唐动刀枪,

赵太祖陈桥兵变周改宋,

大宋主驾坐东京古汴梁,

这就是世上无道让有道,

又道讲败者为寇胜为王,

你南唐主身在南唐不安分,

他不该三道反表进汴梁,

杨继业我领兵挂印奉君命,

也只各关关寨寨动刀枪,

因战争多少大将丧了命,

好可怜黎民百姓都遭殃,

现如今我兵滁州关一座,

我不想与你薛家动刀枪,

并非我杨业怕你薛家将,

只因为我敬佩你薛家是忠良,

请元帅思一思来想一想,

你何不投奔大宋弃南唐,

这就叫贤臣择主顺天意,

又道讲良禽择木得安康。”

杨继业义正辞严讲一遍,

老薛嵩马身上边又开腔。

 

“多谢杨元帅一片言词,可是有一条,杨元帅,要想我薛嵩投也管。”

杨业说:“有什么条件?”

薛嵩说:“这样子,我想讨教杨元帅几路刀法。常言说金刀杨业,一张金刀八杆长枪盖世无双啊,今天你能胜薛嵩我手里这杆长枪,我马上下马投降你大宋,你看怎么样呢?”

杨业说:“老将军说话可当真。”

“君子一言,一言九鼎。”

杨元帅说:“好,请薛元帅赐教。”

到这个当口,薛嵩说:“杨元帅赐教。”

杨业说:“自然如此,薛将军那我就要动手了。”

杨业这张刀,力劈华山当头就砍,薛嵩手拎长枪喝声:“开。”‘当啷’一声打送圈外,杨业说:“好。”两个人在两军战场,可就动起手来了。

 

他二人正说好话把手交,

两军阵全都把生死二字一边抛,

杨继业刀刀不离天灵盖,

老薛嵩枪枪只刺前胸梢,

这一个威镇南唐本领好,

那一个本是大宋第一刀,

这一个赤胆忠心保大宋,

那一个要为南唐立功劳,

两阵头三军齐打催战鼓,‘咚咚咚咚’,

众儿郎摇旗呐喊震云霄,“杀的好啊,好样的。”

两个人好比猛虎把山下,

两匹马胜似东海离水蛟,

只杀得征尘滚滚遮宇宙,

只杀得黄砂弥漫起狂滔。

老薛嵩你望他越杀越有劲,

杨继业心中也不住暗划描,

“我与他大战约有六十趟,

也没分谁胜谁负谁个高,

人都说万战不输的薛家将,

看起来薛家武艺果然高。”

老杨业点头一计:“有有有。”

偶然间心头想起计一条,

说一声:“敌你不过我要走。”

一伸手圈回坐下的马龙蛟,

杨继业说罢圈马往西跑,

“啊哈,哪里走。”

老薛嵩哈哈大笑两三遭,

“哈哈哈哈,人都说你一张金刀盖天下,

要照我说,稀松平常也不算高,

昨日天,我的儿败在你的儿子手,

今日天我要替儿子把本捞。”

说罢时催开坐马往西赶,

老杨业一阵阵喜在眉头笑胸梢,

在马上用脚一踩悬筋蹬,

这匹马‘咴咴’怪叫乱抖毛,

后阵头杨家兄弟们心发躁,

马身上喜坏六爷杨延昭,

叫一声:“众家兄弟别害怕,

俺爹爹要用回马抹丘刀。”

按下这众家兄弟来议论,

西阵头再唱那杨业督招讨。

 

杨继业那个脚踩住那个马悬筋蹬,这匹马‘咴咴咴咴’,明是跑的,实际一步没跑,前蹄乱蹲后蹄乱扒。杨业一伸手,一反左手,上去把飞燕战袍朝外这么一展,‘哈啦’一下这张刀就斜不拉花躺在胁下,那个刀是顺着的,哪知道那个薛嵩这个马勒不住,‘呯’马头就撞杨业的马尾上边去了,杨继业一看马头接马尾了,薛嵩那个马随怎么扎也扎不住了。杨继业手这么一翻手腕说:“薛元帅,拿命来。”‘唰’就是一刀。

老薛嵩再一抬头。看杨业这张刀光闪闪寒亮亮直奔头顶,这边离头顶就落三指了,薛嵩这个枪还捧在手里边,再想拽,顶到头上架人刀,已经来不及了。老薛嵩把眼这么一瞎,杨业就把刀朝下一压,‘哧啦’一下子,‘咣当’一头,老薛嵩把眼一瞎说:“我命休矣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