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三枪定南唐》第二部“兵困寿州”〗: 第八回(末回) 洞房夜失宝  

2014-08-09 19:07:30|  分类: 琴书“三枪定南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回 洞房夜失宝

 

孟月红元帅面前施下礼,

羞答答没曾说话面带羞,

尊一声:“元帅不必犯难为,

帅虎帐细听奴家说来由,

上一次蛇凤高关摆战场,

金子灵用宝打伤将英侯,

多亏那毕氏兰花小师妹,

两军阵才战败妖人回山头,

今日天老妖人三次把山下,

带法宝一心心要报往日仇,

摄魂珠奥妙无穷多厉害,

俺姐妹两军阵前把人丢,

假若是再派男将去走马,

我恐怕宝贝之下命难留,

今日天要想打败老妖道,

元帅,还需要毕氏兰花回营头。”

孟月红如此这般往下讲,

杨继业心如烈火浇上油,

‘啪啪啪’手中拍动那惊虎胆,

“孟良何在?”“有,末将参见元帅。”

骂一声:“鲁夫孟良听从头,

想当初,毕氏兰花把你救,

毕家庄当面允婚结鸾俦,

毕兰花两次来到宋营内,

为了你打败了南唐老妖侯,

毕姑娘对你有情又有意,

你不该三番二次把她来休,

今日天要有兰花毕氏女,

俺怎么能败给南唐老妖侯。”

杨元帅越说越讲越生气,“来人呐。”

一阵阵大喝一声震斗牛,

吩咐声:“三军儿郎不要怠慢,

赶快快绑起了孟良去砍头。”

杨元帅一声令下如山倒,

众兵丁绑起了孟良将英侯,

杨元帅大喝一声:“推出去。”

座位上站起了军师武乡侯,

苗军师尊声:“元帅暂息怒,

今日天贫道有话你听根由。”

 

“杨元帅慢使虎狼之威,让我来处理这件事。两边,把孟良给我带回来。”

两边当时把孟良带回来了,孟良一看苗先生来讲话,当时‘噗嗵’跪倒,“谢元帅不斩之恩,谢苗军师讲情之情。”

苗军师说:“大胆孟良,谁不斩你,我来问你,你可有罪?”

孟良说:“我有罪。”

“你想不想死?”

孟良说:“我从来也不想死啊,我一听死,我都怕了。苗先生,别叫我死啊。”

苗先生说:“孟良啊,今天要不想死也管,我令你赶到毕家庄,把毕兰花请来,请来姑娘毕兰花,战胜金子灵,你不但无罪你还有功,如果请不来毕兰花,军令之下,定斩不饶。”

孟良说:“苗先生,那我现在就去是了。”

孟良心话:先过一会是一会,我先混出大营再讲。

孟良说:“元帅,那我就走了。”

杨元帅说:“且慢,回来。”

孟良说:“元帅,军师叫我去请毕兰花的,你怎叫我回来的?”

“我看孟良这个东西油嘴滑舌的,这个东西两眼乱眨巴,乖乖,脑后有反骨,别会走路再跑了,哪个今天呐去保孟良一道去呢?”

就看六郎杨延昭过来,口尊:“父帅在上,我愿陪二弟赶到毕家庄,请弟妹毕兰花。”

杨业把惊虎胆一拍,‘啪’,“延昭,今天我把孟良就交给你了,如果请不来毕兰花,跑了孟良,我要你脑袋使用。”

杨延昭说:“谨遵父命。”

杨延昭当时说:“二弟,那俺走吧。”

孟良顶到门外边,心话:六哥跟我来,叫旁人来还可,这个杨六来,我还真不能跑,我要跑了,我对不起俺六哥,俺六哥对我交情太好了。

“六哥,这到那回头那丫头要不来呢?”

杨六爷满面带笑:“二弟呀,到那地方,妇道人喜欢听好话,你捡好话多说两句。”

孟良说:“六哥,我想起她那黄浓鼻子,我都有点渗人的呢?”

杨六爷说:“二弟啊,世界上边,常言说世上三样宝,丑媳薄地破棉袄啊。二弟,赶快上马。”

孟二爷没有办法,上了坐骑,慢慢的。杨六说:“哎,你还不能信马由缰,得快一点。”

孟良说:“是。”把马加三鞭,直奔毕家庄,可就闯下来了。

 

孟二爷翻身上了马龙蛟,

也只得陪同六哥杨延昭,

兄弟俩一前一后奔古道,

毕家庄去请兰花女多娇。

孟良他一行催马一边想,

不由得腹内辗转想几遭,

远朝那毕家庄上点点项,

一阵阵毕氏兰花盼一遭,

“只说咱二人庄上把婚定,

不料想,孟良我见你一眼活象老妖,

就从那,我对你没有真心实意,

三番两次我把你孬,

孟良我把你休回毕家寨,

哪里知南唐地又来了子灵万恶的妖,

大宋营所有的女将吃了败仗,

你哪里知,恼了我的伯父督招讨,

就因为三番两次我休了你,

杨元帅一心心杀我不肯饶,

苗军师讲情才饶了我的命,

又叫我毕家庄上走一遭,

兰花呀,如若你要是不把我恨,

我请你可能到寿州地界去杀老妖,

如若我请不回毕小姐,

看起来我孟良一命是难保牢。”

孟二爷一路思想来得快,

“呦…六哥你看,

前边厢闪出一座大山腰,

你望望,山接山来岭接岭,

岭岭相连真叫不孬,

往上看,那大雾弥漫是连古洞,

一阵阵寒风挡人透云霄,

陡壁悬崖挡住了路,

六哥嘞。咱如何能过这大山腰?”

孟二爷他六哥长来六哥短,

为什么不听六哥把话描?

他这里扭项回头再一看,

“哎呀,不好。也不知六哥哥哪里去了?

为什么不见我的六哥面?

为什么没有走路的路一条?

哎呀呀,为什么没有那条道?

为什么闪出来一道那涧一条?

望山涧陡壁悬崖也不见底,

哗啦啦…泉水流进大山腰。”

孟二爷观到这里害了怕,

忽听得高山有人语音高。

 

孟良心话:毁了。六哥怎没有了的?再看后边闪出一条山涧,正好把后路也挡起来了。哎,刚才过来没有山涧,这哪来的山涧?

前边悬崖峭壁,有几十丈高,那个大山嘴子伸过来了。孟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听山头上有人歌曰。

“哎。”孟良听有人歌曰,再抬头一看,是个樵夫,担个柴火挑子,孟良喊了:“樵夫哥哥,救命啊。”

樵夫说:“你干什么的?”

孟良说:“我上毕家庄的,也不知走错路了,这也上不了山,退也退不回去呢?”

樵夫说:“毕家庄太近了,翻过这个山头,就是毕家庄。”

孟良说:“樵夫哥哥,能不能想法给我带上山头,送上毕家庄呢?”

樵夫说:“旁没有办法,这没有路啊,这个断路啦。要想上来也管,我弄绳子给你系上来嚯。”

樵夫上去把两头柴火解开,把两根绳扣在一起,下边裹个大疙瘩,“你呐,你拽我这绳疙瘩,我给你拽上来。”

孟良说:“好。”

樵夫站在山顶,把这个绳子就系下来了,孟良一伸手,把这个绳头拿住,把这个绳子这一头朝手腕上挽了三道子,恐怕给提溜掉,两手抱绳头:“樵夫哥哥,请你帮忙。”

樵夫说:“那个马,你不能带了,你就人上来吧。”

孟良说:“是。”

这樵夫一使劲,把孟良提离开坐马了,一下一下子,只顾奔上拽,大概拽到半截子,离上边还有几丈了,下边是梯陡成崖,也有几丈。这个樵夫喘呵呵说:“我个乖乖,我还累了,我歇歇嚯。”

孟良说:“樵夫哥哥,你给我吊在这儿,乖乖,上不沾天下不沾地,我怕死了。”

樵夫说:“我累了,等我歇够了,我再来拽你。”樵夫把这个绳子朝石头上一拴,给那块要吃烟,孟良说:“樵夫哥哥,我受不了,你得救命啊。”

 

这樵夫他把绳子石头上拴,

哎呦,毁了。孟二爷将身吊在半悬端,

孟良他挂在空中乱扫腿,

连又把好心的樵夫喊一番,

叫一声:“好心的樵夫啊,你快一点,

现如今我两手发麻又发酸。”

樵夫说:“你身体胖,你个子大,

你让我歇歇喘喘吃袋烟。”

孟二爷正与樵夫来讲话,

嗨,可不好了,有一只松鼠往绳子上窜,

这松鼠张嘴就把麻绳咬,

好叫这二爷孟良心胆寒,

小松鼠马上就把麻绳来咬断,

孟良他粉身碎骨保命难,

“樵夫哥,我求你快快救我的命,

你赶快你赶快把我拽上了山。”

孟二爷喊破喉咙无人理,

也不知打柴的樵夫奔哪边。

孟二爷抬头再朝松鼠看,

趴在绳上,那呵啪呵啪啃得才欢,

转眼间,五股的麻绳啃断三股,

咯吧,孟二爷把眼一闭只喊天,

就听得咔嚓一声言教中,

好乖乖,五股麻绳都断完。

孟二爷哎吆一声:“罢了我,

今日天我性命要进鬼门关。”

有孟良停有半响觉着没死,

不由得睁开眼睛仔细观,

见自己被人掉在个高杆上,

这高杆竖在一家院中间。

孟二爷他一见糊涂了,

不由得心中辗转打算盘,

“刚才刚我被樵夫吊在大山口,

为什么转眼间又到院中间。”

孟二爷吊在空中直叫苦,

猛听得有人讲话来到身边,

孟良他闻听声音仔细观看,

天井院进来了一个小丫鬟,

他我再朝丫鬟身后留神望,

吆,后半边走来一位女婵娟,

二爷他一见个认得了,

原来是毕氏兰花女大贤,

毕兰花这时一见孟良冲冲怒,

骂一声:“该死的强人听周全,

我与你一无亲来二无故,

今日天你来到这里为哪般?”

叫一声:“两边丫鬟不要怠慢,

你给他脱下鞋底对脸扇。”

小丫鬟闻听此言:“好好好。”

急忙忙脱下鞋底往上窜,

举鞋底朝着孟良就要打,

孟二爷他在这里都喊天。

 

二爷孟良再看看,噢,毕兰花带几个丫鬟,这到毕家庄了,正是老员外的天井内院。

孟良孟良啊,我也不憨呐,噢,在高山上那个樵夫,好歹都是这个丫头毕兰花做的法术吧。这个东西移山倒海海底屯兵,厉害无比啊。

到这个时候,就看孟良讲话了:“姑娘饶我一命,千不是万不是,都是我孟良不是啊。”

丫鬟说:“你那个不要脸,平时你三番两次给俺姑娘撵回来,你怎没有那些本事了的呢?”

正在这个当口,姑娘说:“别听他,弄鞋底给我扇。”

丫鬟说:“够不着,你看他吊在天上。”

姑娘说:“不能给绳子朝下放放吗?”

这个丫头说:“是。”

丫鬟上去把绳子朝下一吊,慢慢给他放下来了,离地还有半尺,又给那个绳子挽那高杆上边去了。

一挽高杆上边,丫鬟一伸手,给鞋脱了,拿个鞋底真要来打。孟良说:“丫鬟姐姐,要打,你奔那脖子后边打,你那鞋怪臭了,你别奔我嘴上打嚯。”

正在这个当口,丫鬟说:“我今天就照你嘴打,怎么的,你不是好人。”

举鞋刚要打,就听后边有人呐喊一声:“女儿,过分了。”

 

好一个员外年迈的人,

叫一声:“女儿不知听父云,

我的儿嘞,将军来到俺府门内,

小乖乖,你不要坐家欺负人。”

毕兰花听此言眼中流泪,

上前来手指孟良骂强人,

“强人呐,我说你天朝大邦男子汉,

照我说,浪强人你叫无良心,

我到你的三关内,

两军阵打走老妖人,

强人呐,你鬼嘴麻糖把我来请,

大客厅你跟我爹爹乱胡云,

为妻我顶到三关见到你,

浪强人,你不该把眼一翻不认人,

大元帅传令你把房来进,

你赌咒,谁要是上床谁是孬龟孙,

为妻我万般处在无其可奈,

也只得我忍气吞声回庄里,

我问你,当初英勇哪里去了啊,

不要脸呐,你为啥今天又进我的个门。”

叫一声:“丫鬟,打打打,

你给我打死这个无良心。”

小丫鬟手抹鞋底就要打,

小孟良他低下头来暗沉吟,

“小娘子,你千不念来万不念,

你也念孟良我对你有一点恩。”

孟二爷在这苦苦哀告,

呦,老员外前边领来一位将军,

杨六爷迈虎步他才把门来进,

毕兰花抖衣而站六哥尊,

“我不知六哥大驾到,

要知道,弟妹我远远迎出庄村。”

杨六爷摆手倒说:“算了吧,

弟妹呀,俺自家姊妹别多心。”

六爷再往高杆仔细看,

“嘿嘿,俺兄弟你成人上人。”

孟二爷叫声:“六哥快救我。”

杨六爷喊声:“妹妹听我云,

好妹妹,千不怪来万不怪,

都怪俺兄弟做事欠思寻。”

毕兰花叫一声:“六哥,你请请请。”

大客厅吩咐两边把酒斟,

杨六爷又给员外施一礼,

老员外呵呵大笑尊将军,

喊一声:“将军快请坐,

兰花呀,今一天爹爹有话对你云,

依我说,乖乖,有粉就是面,

高杆上赶快快放下孟将军。”

 

毕兰花闻听此言说:“丫头,给那不要脸给放下来吧。”

两丫鬟这才顶到旁边,伸手把孟良放下来,绳子也解开来啦,“姑爷,到大厅喝酒去吧,饿坏了吧,也吊累了吧。”

孟良顶到大厅弯腰施礼,口称:“岳父在上,六哥在上,我这厢礼到了。”

毕兰花朝孟良看看,孟良说:“小姐,从今以后,我孟良再有三心二意,你叫我跪十天八天,我也不嫌丢人了。”二爷到这个时候,也就低头了。

孟良当时候也就落座了,老员外当时叫人摆上酒来,吃酒之间,杨六就提起老妖人金子灵营门要战,众女将走马失机,“弟妹呀,你还得顶到中军大队,前去帮忙啊。”

没等毕兰花表态,老员外讲话了:“女儿啊,常言说救兵如同救火,既然你嫁身于孟良了,你就是大宋人了,生为大宋人,死为大宋鬼,妇道人是随夫贱随夫贵。现在父亲我不挽留你,饭也吃过,赶快上马,跟你六哥对你丈夫孟良,前往两军战场,为国出力啊。”

姑娘毕兰花闻听此言说:“谨遵父命。丫头呢,把我虎鞴好。六哥,你跟孟将军先走,等你到大营,我再去也不迟。”

杨六说:“好。”杨六说:“老人家,我要告辞了。”

杨六跟孟良出了村庄,翻身上马,马加三鞭,不多会,前边就顶到寿州大营了,一到寿州,将将要进城,就看从半悬空,‘啪啦’一下,毕兰花坐飞虎也下来了,“六哥,你们先到了。”

杨六当时候说:“弟妹请。”这大家才进城,顶到中军大帐,参见杨元帅。

杨元帅说:“姑娘,明天两军战场就要会会妖人,等妖人败了以后,寿州城解决,马上给夫妻进房,重新圆房啊。”

姑娘说:“谢谢老人家。”当时姑娘说:“既然如此,救兵如救火,现在天气尚早,今天没打仗吗?”

杨帅说:“老妖人来骂两次阵了,我闭门没出啊。”

姑娘说:“既然如此,让我现在就去要战。”

说到这个时候,姑娘说:“鞴马。”

孟月红说:“我来助阵。”

小姐孟月红在后,毕兰花翻身上马,披挂整齐,“打炮。”就听炮声数响,直奔两军战场,可就闯下来了。

 

营门口三声大炮震九霄,

众女将翻身上了马龙蛟,

毕兰花催马摇枪头里走,

不多会两军战场来到了。

毕姑娘勒住战马抬头望,

对阵头端坐南唐得道妖,

毕兰花抬头望见老妖道,

骂一声:“该死妖人听分晓,

出家人身入迷途不知返,

我叫你万年道业一旦抛。”

哎呀,毕兰花发不尽的无穷恨,

老妖人嘴说不怕炸了毛,

“这丫头虽然脸丑本领好,

她在那南海学艺本领高。”

也只得抖抖精神壮壮胆,

一伸手马上端起了杖叉条,

骂一声:“该死丑女别夸口,

我与你今个天比个水低与山高。”

说罢时手提叉条杖往下坠,“吃打。”

毕兰花手捧长枪紧架招,

两下里来往交手几十趟,

老妖人伸手又把宝贝掏,

又把那摄魂神珠晃三晃,

马身上笑坏了描眉女多娇。

老妖人再朝姑娘仔细望,

见姑娘马身上没动半分毫,

老妖人见此情境心害怕,

哎哟,一伸手圈回坐马要脱逃,

这个老妖人催马这时刚要走,

“大胆妖人哪里走。”

毕兰花五雷神珠空中抛,

喝一声:“该死妖人哪里走。”

五雷珠一声雷声震云霄,

啪,就听得山摇地动一声响,

坏了,这个老妖人一头栽下马龙蛟,

哎哟,老妖人就在地上滚三滚,

真言咒语化道清风脱了逃。

毕兰花勒住坐马没追赶,

带众人来见杨业帅招讨,

杨元帅一见此景心高兴,

叫一声:“三军儿郎听分晓,

今晚上杀猪宰羊来贺喜,

与孟良夫妻圆房把亲招,

孟良你要有三心和二意,

本帅我军令之下定不饶。”

老令公一声令下如山倒,

可把那二爷孟良难坏了。

 

孟良心话:坏了。这跑也跑不掉了。

孟良说:“谨遵伯父之令。”

“快,杀猪宰羊,前大厅摆酒,众军将前来庆贺。月红呢,金娥呢,宋三春,你们姐妹把毕兰花带到后边梳洗打扮。”这算第三次圆房了,这才把姑娘毕兰花带到后边。

书要简洁,老令公说:“焦赞何在?”

焦赞说:“老人家,叫我何方使用?”

“你给我看着孟良,今晚上,他要离开新房一步,你来报告我,绑出定斩不饶。”

焦赞当时过来,“二哥你不能难为活给我做,你得赶快进房。”

孟良心话:这奶,毁了,跑也跑不掉了。

这才不多一会,前边酒也说到二把盅了,就看过来两个丫鬟满面带笑,女佣人说:“孟二爷,我们家姑娘有请。”

二爷说:“头前带路。”

不多会到后边,参天拜地,也就进了新房了。

一进新房,姑娘毕兰花直身站起,口称:“孟将军,请用茶。”

端过一杯茶来,孟二爷喝了口,朝椅子上一坐,姑娘说:“将军,现在天已不早,大概已交定更之后了,请将军赶快安寝休息吧。”

二爷孟良心话:你奶奶,不管。

再看毕兰花那个黄浓鼻突突的。孟良顶到跟前,弯腰一礼,口称:“毕小姐…。”

毕兰花说:“将军,你还有话讲。”

孟良说:“毕兰花,我对你打开窗说亮话,我感谢你三番五次救我孟良命,并且对我大宋有功,三番五次替我解救我大宋,可有一条,今天叫我跟你成亲呐,我也不怕你青脸,我也不怕你红发,我也不怕你长的丑,就你那个黄浓鼻子我怕,这回头两口上床,你那鼻子淌我一脸,我到底怎么受。毕兰花啊,你给我杀了,我也不能跟你上床。”

姑娘闻听此言说:“将军,莫非你又反悔了?”

孟良说:“不是反悔,你拿我孟良,你就当孟良我是你,你说到底叫我怎么跟你上床?”

姑娘闻听此言,长叹一口气,二目双双流泪说:“将军呐。”

 

毕兰花里边面带羞惭,

喊一声:“将军,我的个天,

奴知道,你三番二次嫌弃我,

为什么,你嫌我丑陋不把我沾,

看郎君今晚上也有诚意,

小奴家我内心话儿对君谈。

毕兰花并不是一个丑陋的女,

说实话,我身上穿的丑女冠,

比不上沉鱼落雁西施貌,

我也是大家闺绣才貌全,

都因为仙山上边我去学艺,

临下山,老师父有令对我谈,

她倒说中原南唐要决战,

她赐我夜叉皮对丑女冠,

她叫我宝衣穿在身上,

能保着兰花身体安全,

郎君呐,我今晚对你说实话,

劝将军你不要再把为妻来嫌。”

毕兰花如此论般这个往外讲,

孟二爷感到此时笑开颜,

“既然你贤妻多美貌,

你可能脱下宝衣我看看,

只要能看见那个夫人真容貌,

孟良我今天就死心也安。”

孟二爷说罢搂衣跪在地,

活喳喳难坏二八女婵娟,

这姑娘万般处与无其奈,

念真言将身脱下了丑女冠。

这姑娘她把宝衣来脱下,

孟二爷闪目用眼观,

他再往前边仔细观看,

坐一个美貌佳人就赛天仙。

再一看兰花长得怪俊,

孟二爷他不由一阵就怪喜欢,

孟良他感到此时也不怠慢,

又连把兰花小姐他喊一番,

“每天我嫌你长得丑,

看起来花容月貌你赛天仙,

今晚上,孟良我看看配不上你,

我怎能跟你来安眠。”

毕兰花倒说:“拉倒吧。”

一伸手要把宝衣穿,

孟二爷用手推推说:“算了吧,

单等明天俺再穿。”

喊一声:“娘子你过来吧,

今晚上你我夫妻来安眠。”

好一个孟良不要脸,

一伸手描眉姑娘搂抱胸前,

他们俩红罗帐里龙戏水,

简单说一夜无鼓到二天。

 

顶到第二天早旦清晨,姑娘说:“郎君,天已不早,赶快梳洗,到前边听令。”

孟良说:“好。”

夫妻两人就离开内房,当时想走,姑娘说:“我得穿宝衣。”

姑娘伸手到床头来找宝衣,再看,哦嚯,再看珍珠丑女冠,再看夜叉皮缈无踪迹。这姑娘咣当一头栽倒在地,二爷孟良说:“夫人怎么了?”

姑娘说:“将军,了了了了,临下山时候,师母娘讲的,宝衣在人就在,如果宝衣失落,我性命就没有啦。”

这一声喊叫,前边六爷杨景、焦赞,这一班人都进来了,“哎呀呀,二弟什么事?”

二爷孟良就把话讲了一遍,杨六说:“弟妹也不必犯难,事已如此,那你还有其它宝贝吗?”

姑娘说:“所有的宝贝都在丑女冠里边呐。你看妖人放宝贝,丑女冠万宝都能逼走啊。”

杨六爷说:“弟妹,那怎么办呢?”

姑娘说:“金子灵,金子灵,肯定是被妖人偷走了。”

怎么的,还真被金子灵夜里边戴隐身草进宋营,把姑娘丑女冠偷走了。

姑娘说:“我得顶到两军战场,找妖人金子灵算帐,肯定是他偷走了。”

大家劝也不管,姑娘带着飞虎神兽,手拎长枪,直奔两军战场,杨六说:“既然如此,众家女将赶快在后边护着。”孟二爷也跟在后边,直奔两军,可就闯下来了。

 

好一个兰花女英雄,

一心心两军阵场去逮妖精,

宋三春催马摇鞭就随在后,

后跟姑娘马赛英,

哎呀,杜金娥摇马端刀随后队,

打后边又来余素英,

孟月红催马摇鞭往前走,

孟二爷坐下催开马能行。

毕兰花两军阵场收头扣,

对阵头看见老妖金子灵,

骂一声:“妖道哪里走,

你不该偷走我的贵宝龙。”

老妖人闻听此言哈哈笑,

骂一声:“毕氏兰花你听清,

像往天你有宝衣把我打,

我看你丫头还有什么能?”

老妖道扳起叉条杖,

毕兰花感到此时怒气生,

马往前边一磕镫,

当啷啷,梨花长枪捧手中,

她跟妖道交了手,

当啷啷,兵刃交加冒火星,

转眼间,来回大战十余趟,

金子灵呵呵大笑两三声,

“真砍实杀难取胜,

我不如放出北海贵宝龙。”

老妖人宝囊里边摸一把,

一伸手拿出北海化血钟,

手捧宝贝不怠慢,

口中里念念有词不住声,

喊一声:“好宝起来吧。”

化血钟飘飘荡荡在半空,

喊一声:“宝贝给我扣扣扣,

你把这宋朝大将扣干净。”

老妖人一句话儿不要紧,

化血钟当时长的像山峰,

呜呜叫的往下扣,

可了不得,这晚吓坏众英雄,

众女将催马刚要跑,

化血钟啪啪一声落流坪,

化血钟这晚落在流坪地,

毁透了,众家女将扣干净,

现如今扣起宋朝众女将,

就连那二爷孟良也没逃生,

眼睁睁众家女将活不成,

老少们要问怎么样?

下集书里你再接着听。

 

欲知后事,请看下部《奏凯还朝》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