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漂漂的博客

五花马,千金裘

 
 
 

日志

 
 

〖琴书《杨八姐闯幽州》第二部“佘太君兵伐悟空山”〗: 第七回 疆场逼婚  

2014-09-09 20:48:58|  分类: 琴书“杨八姐闯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回 疆场逼婚

 

大公主松林里边又开言,

姐姐喊得呀比蜜还甜,

“我姐妹一见如故感情好,

巴不得叙上那三天到五天,

我有心多陪着姐姐再拉一会,

我又恐怕元帅韩昌起疑团,

小妹妹我要告辞姐姐回营转,

望姐姐大敌当前你要保平安。”

大皇姑说罢以后那么就要走,

余四娘伸手拿出变心丹,

叫一声:“妹妹保存好,

但愿得马到成功你把喜讯传。”

大公主她忙把宝丹来接过,

她小心翼翼藏在身上边,

喊一声:“姐姐保重,我要走了,

但愿得从今不再动戈干,

但愿得六弟八姐早回转,

我母后早献出降表与降篇,

到那时国家太平无战火,

妹妹我带孩子回奔了南朝能把家还。

常言说水流千遭归大海,

说什么树叶归根理当然,

到那时我们姐妹重相会,

天波府男女老少庆团圆。”

大皇姑说到这里她牵坐马,

不由得急忙忙的把营还。

余四娘眼望金萍她走了,

不由得泪花滚滚挂腮边,

“这才是荒山里边出俊鸟,

不料想番邦有此女大贤。”

余四娘她催马回营我不表,

还讲那皇姑金萍女婵娟。

她离松林刚刚下来不多远,

见驸马勒马端枪在路边,

上前来叫一声:“驸马,咱们赶快走,

别引起母后和韩昌起疑团。”

夫妻俩来到了营门口前下了马,

才到这黄罗帐里把驾参。

萧太后一见她的女儿回营转,

喊一声:“乖乖,我的好心肝,

刚才刚我听那兵丁来报告,

听说你疆场上败阵奔上东南,

又听说宋营里那员女将她追得紧,

我问你,是怎么死里逃生转回还?”

萧太后如此那这般把女儿来问,

大皇姑闻听此言笑开了颜,

“皇娘啊,女儿败阵都是假,

我用的是败中取胜巧机关,

那宋婆她中了我的个拖刀计,

她背后就被女儿我打了一鞭,

那女将身带那重伤逃回转,

我才这鞭敲金镫把营还。”

大皇姑满天撒下那都是谎,

“哎呦。”萧太后喜在了眉头笑心间,

叫:“孩儿,你夫妻二人赶快回帐去,

切莫要累坏了身体娘心不安。”

大公主告辞了母后回后帐,

从身上小心取出来变心丹。

 

大皇姑一伸手把丹丸拿出来,又把情况对四爷杨延辉讲了一遍,“大姐姐对我讲过了,必须今晚上想办法把这颗丹叫韩翠萍吃下,这是任道安老祖嘱咐嘱咐啊。”

四爷说:“这怎么能叫她吃下去呢?”

公主说:“我有办法。”

大皇姑随时喊来了随营战女,叫摆上一桌丰盛的酒席,做好了以后,大皇姑说:“驸马,你朝后退退,让我亲自去请韩翠萍。”

不多一会大皇姑顶到韩翠萍这个桃花帐,“妹妹。”

韩翠萍坐在床上刚想休息,听门口有人喊,伸手拉开帐门,“哎呦呦,原来是姐姐驾到。姐姐,请。”

“妹妹,我不进去了,妹妹到我帐里坐一会吧。”

韩翠萍说:“姐呀,你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呐,怎么到我这桃花帐来呢?”

大公主闻听此言说:“妹妹呀。”

 

好个公主梁金萍,

妹妹连连喊几声,

“小妹妹,姐姐今天我去走马,

你可知姐姐我得胜回大营,

你知道胜败都是个正常事,

妹妹呀,惊动你姐丈驸马公,

驸马他摆酒就在个桃花帐,

他倒说今天晚上给我庆功,

妹妹呀,我跟他喝酒有什么意思,

今晚上得找妹妹小翠萍,

妹妹呀,跟我走顶到帐里去,

你陪姐姐喝两盅。”

叫声:“小妹妹,走走走。”

活喳喳惊动韩翠萍,

“姐姐你得胜是大喜,

走走走,我给姐姐也去庆功。”

姊妹俩说说讲讲来得快,

猛抬头桃花帐到面前迎,

里边站起个大驸马,

又连把小妹妹喊一声,

叫一声:“妹妹,你请坐。”

四郎他有个酒壶顺手拎,

杨四爷这晚把盏把个酒来泻,

大公主这晚望望驸马公,

杨四爷对着公主把个头一点,

大公主懂了意思就笑盈盈,

喊一声:“妹妹,请请请,

姐姐我陪你喝两盅。”

她俩人推杯换盏这个来喝酒,

大公主闪闪二目观分明,

她再朝面前瞪睛看,

呦,小妹妹是海量一杯酒就喝干净,

喝了一杯把二杯泻,

大公主她不由一阵暗叮咛,

“俺姐姐今天说的话,

小妹妹,样样事做的现成,

也不知此丹还怎么样,

到明天两军阵场可能打赢。”

姊妹们你派我来我派你,

你看她就在帐里饮刘伶,

只喝得姊妹几个都红了脸,

听了听,更鼓谯楼打三更。

番营里俺记下姊妹来喝酒,

大宋营再唱天波长寿星。

 

老太君坐在中军大帐,心中暗想:素英也回来了,丹也交给大公主梁金萍了,老祖上边写得明明白白,到底能不能起作用呢。所以老太君心潮滚滚呐,再想:明天这个仗,还是打还是不打呢。

老太君感到这个时候正在想,偶尔又想起,任道安老祖不有张纸条子吗。老太君又把老祖这个纸条拿出来,再看当中一个大字,就是有缘的缘字,下边写任道安。“哎呀,这光一个缘字,老祖啊,你可叫我揣摩死了。什么缘呢?恶缘善缘佛缘道缘人缘情缘,这到底是什么缘呢?”

老太君正看之间,心中高兴,再看纸的四拐角有四行小字,写得真真切切,上边写四句话:宗宗大事,贵在神速,出征无患,马到祸除。欸,老太君这是竖看的,再一横看,头一个字是一行:宗贵出马。“啊。”老太君心话:我明了啦,必须杨宗贵出马,这才能解决问题啊。到这个时候,老太君心中有数,没对这些小孩讲。

一宿无词,顶到第二天了,老太君手拔令箭,“我儿宗贵何在?”

杨宗贵走上大帐,“祖母奶奶,教孙儿哪方使用?”

“现在韩翠萍猖狂无比,哎,打伤我六员大将,危在旦夕。孩儿啊,杨家将从来不贪生怕死,不能仗就停下不打,我儿啊,祖母奶奶今天派你到两军战场,出马会韩翠萍,你敢与不敢?”

杨宗贵闻听此言说:“祖母奶奶,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为国捐躯,理所当然。两边,给我鞴马抬枪。”

老太君说:“好啊,是我杨家的好孙儿。”

小爷杨宗贵带领三千兵,马至两军战场口口要战句句要敌。早有人报给野狗韩昌,口尊:“元帅,报;太后,报。”

萧太后说:“报启何事?”

“现在杨门小将疆场又来要战。”

“哈哈哈哈。”萧太后说:“杨家将真是杀不净杀不死钉也不怕,打死六个还又来要仗,不到黄河心不死。翠萍呢?”

韩翠萍说:“见过太后。”

“疆场捉拿杨家将。”

韩翠萍闻听此言说:“遵令。”

韩翠萍手拎令箭顶到营门口,“两边,给我鞴马抬刀。”两边小军鞴过战马,抬过大刀,韩翠萍抓刀在手,认镫乘驹,直奔两军战场可就闯下来了。

 

韩姑娘翻身上了马一匹,

只见她催马加鞭走得急,

人喊马叫随在后,

望了望,两军战场目视中,

不由她远朝着两军战场留神观看,

大宋营三千人马把刀枪提,观

前边跑来了一匹白龙马,

马身上坐着白袍将豪奇,

越走越近她仔细观看,

不由得仔细的一看入了痴。

“马身上白袍小将长得那么俊,

看起来他算是世上的美男数第一,

今一天我观到这一员白袍小将,

我好比怀里抱猫整个的迷,

我往天我看到男人打心眼里恨,

哎呦,为什么今一天我见到了这位将军我喜在心里,

我要是能跟这将军成婚配,

我情愿十冬腊月不穿棉衣,

韩翠萍我要能跟他过上一晚,

小奴家就死就埋我也愿意。”

韩翠萍马背上边她呆呆望,

她已经把打仗的事情也不想提,

想到此没曾说话她面带笑,

轻言慢语问仔细,

“我问来将你是哪一个?

来来来,你把那名姓对我提。”

喜得她在疆场上把个他名姓来问,

杨宗贵他一阵气得眉直立,

用枪一指开言道,

骂一声:“北国丫头你听仔细,

要问我,名字就叫个杨宗贵,

杨家将带路先锋我是打前敌,

我今天来到两军阵,

来给我众家婶娘报冤屈。”

杨小爷报出自己的个名和姓,

打这边惊动翠萍女花枝,

闻听说他是杨家一员小将,

“哎呦,我的亲娘嘞,杨家的名声中外知,

两军阵有心的心中之话对他讲,

要知道女人求婚我丢面子,

罢罢罢来我有有有,

我不如把他引到了无人的地,

无人地点我把他活逮,

我叫他招下翠萍做他的个妻。”

想到此韩氏翠英她主意拿定,

一抻手绣绒大刀手中提,

骂一声:“宋将你少要撒野,

来来来,一刀我叫你命归西。”

她说着恼来带着怒,

搂头盖顶用大刀劈,

力劈华山是往下剁,“吃刀。”

杨宗贵手拿长枪来挡敌,

刀碰长枪叮当响,

兵刃交加火光哧,

一马向南一马向北,

杨宗贵无名烈火就往上哧,

“今一天奶奶教我来走马,

来逮北番小女子,

这个丫头我要逮不到,

我回去怎么跟俺奶奶提。”

杨小爷马一回头不怠慢,

你看他才把长枪捧在手里,

喊一声:“丫头哪里走。”

捧长枪就往丫头的个前心刺,

杨小爷一枪下来有多有劲,

韩翠萍她笑在眉梢喜在心里,

怀中抱刀她往外架,“开。”

刀枪相碰光华哧,

“没想到这员小将人品出众,

没想到他的杀法我也欢喜,

不但我爱上小将长得好,

没想到他的武艺数第一,

罢罢罢来有有有,

我不如引他离开两军阵,

我把心里之话对他提。”

韩翠萍架开一枪也不要紧,

“哎呀。”不由得哎呀一声光华哧。

 

“好你个宋将,枪法厉害,抵挡不了,待奴家走也。”韩翠萍将战马一催,‘啪啪啪’,她败阵而逃。

 

韩翠萍她有意定下巧机关,

她这时故意催马点了圈,

这时候她倒想败中来取胜,

“站着。”打后边惊动杨家的个将魁员。

小爷瞪睛闪目看,“呦。”

小丫头败阵而逃就奔东南,

叫一声:“丫头哪里走,

我今天我叫你肋扎双翅难上天,

上天我追到灵宵殿,

入地追到鬼门关,

往东追到中央海,

往南我撵到落迦山,

往西我追到雷音寺,

往北追到饮马泉,

你就是佛祖面前的个大鹏鸟,

逮到你,身上羽毛我都拔完,

我把丫头人头斩,

回到营好给俺众家婶母报仇怨。”

杨宗贵催马摇鞭随后撵,

打量着前边来到美松园。

小爷他松林外边勒住马,

韩翠萍她早在松林里边等将官,

她一看白袍将顶到那松林外,

不由得一阵喜得便开言,

出言来她没把个别人叫,

将军连连她尊口甜,

喊一声:“将军不要那四处望,

朝这看,我在这了,

不瞒你,小奴家等你进了美松园,

将军啊,请你快快下战马吧,

不瞒你,韩翠萍有话我对你谈,

两军阵只因为有人压阵话不好讲,

我这才败阵定下那巧机关,

我才把你引到松林里边站,

咱们俩不要翻眼好好的谈,

如若是将军如果你不放心,

你望望,我兵器都撂在了地上边。”

韩翠萍松林里边把将军请,

杨大爷无名烈火就烧炸肝,

杨宗贵用枪一指他开言骂,

该死丫头他骂几番,

“要打仗,两军阵场决一死战,

我问你,你给我引到这边为哪番?”

杨宗贵泼炸虎口往外讲,

你看他马身上边腰一弯,

你看他弯腰拾起刀一口,

喊一声:“黄毛丫头听周全。”

喊一声:“黄毛丫头把刀接。”

小姑娘伸手才把刀来端。

 

杨宗贵说:“你都把刀扳了,两军战场,生死大敌,花花眼我一枪去了,你就死掉了,如果你空手我把你攮死了,也不算杨家将本事,接刀。”

姑娘一伸手把刀接过来,心话:杨家将真是正人君子啊。

“丫头,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你说,你有什么话讲?两军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话当面讲来,讲过我好一枪把我攮死。”

小姑娘闻听此言微微带笑,把刀朝鸟翅环上一压,口称:“将军,你就听去了。”

 

韩翠萍满面带笑把话来言,

“将军不知听周全,

为什么我把你引进这松林内呀,

只因为我心中有话不隐瞒,

我把那心中之话对你言讲,

请将军你不要小看俺,

只因为男人求婚广广有,

女人呐求婚落笑谈,

我有心心中之话不给你讲,

不知道我心里内中有弯,

今个天两军战场俺俩见一面。”

“怎么样啊?”

“我心里就比那吃蜜还要甜,

人世间男人我见多少,

哪一个能有你好五官,

我跟你两军战场打了一仗,

我与你千里有恩带来了缘,

所以我不想跟你来交手,

有一件事情我要问周全。

我说将军呐,我问你今年年龄多大啦,

我问你房中里可曾配姻缘,

如若你房中里没有人那口,

我情愿终身陪你过百年。”

羞答答好容易这话她才说出了口,

“哈哈哈哈。”马背上可惊动宗贵将魁员,

杨宗贵听此言哈哈大笑,

该死的丫头喊了一番,

“你问我今年有多大,

虚度的年华十五年,

你问我房中可有那一口,

大姐,年龄尚小婚还没谈,

你说你要跟我成为连理,

呸,大姐你说话理不端,

我本是天朝杨家将,

你本是番邦一位女婵娟,

我问你,癞蛤蟆怎么想吃天鹅肉,

不嫌丑啊,这女子找男你落笑谈,

我请大姐不要讲了,

你长得再俊俺不高攀。”

杨宗贵半半拉拉没讲了,

韩翠萍不由得闻听此言把脸寒,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怨,

“将军说话理不占,

人常说千里那姻缘来相会,

我跟你是千里那个姻缘一线牵,

我对你说话有情那么又有义,

将军呐,你不该说出话来来伤俺

,既然我求婚这事我说出了口。”

“怎么样啊?”

“你就是我的终身丈夫男,

如若你今个天牙缝嘣出半个不,

想你逃走难上难,

你要是要能收下了翠萍我。”

“怎么样啊?”

“别忘了宋营里被我伤了男女六员,

咱们俩要是把婚姻定,

我就能救出六人把阳还。

今个天你要是不收下奴家我,

杨家六人他想活一个比登天,

我问你愿意到底还是不愿意,讲。”

杨宗贵他低下头来打算盘,

“宗贵呀,罢罢罢来有有有,

我跟她这紧着啰嗦为哪番。”

出言来没把别人来骂,

“呸。”该死的贱人骂几番,

“不管你说的天花与乱坠,

不管你说出地陷有金莲,

今一天两军我要逮你,

我逮你好给俺众家婶母报仇怨。”

杨大爷这晚怎敢怠慢,

这一杆长枪奔胸前,

喊一声:“丫头,快招枪,

我今天送你去见五阎。”

杨宗贵长枪直奔胸前掺,

一阵阵恼了描眉女婵娟,

韩翠萍手举大刀往上架,

又只见武器交加火光窜,

两下里交手倒有三四趟,

韩翠萍伸手拽出了宝仙天,

喊一声:“大胆宗贵哪里走。”

有一根捆将丝绦顺手掂,

杨宗贵一闪二目仔细看,

半悬空万道霞光往下窜,

就听见‘咣当’一声言教中

,杨宗贵一头栽下了马雕鞍,

杨宗贵感到此是躺在地,

恶狠狠翠萍才把大刀端,

喊一声:“该死宗贵去了吧。”

这张刀直奔宗贵头上悬,

眼看看要死少爷杨宗贵,

杨宗贵一声长叹喊苍天。

 

“哎呀,天呐。”

杨宗贵把眼一闭,姑娘刀到脖颈‘哧啦’一下又停住了,这姑娘手就乱抖,气得一刀想下去,‘腾’又拽回来了,“杨宗贵,你给我闪目看看。”

小爷看一刀下来,眼这么一闭,这一听说你看看,小爷慢慢睁开眼,“丫头,大丈夫可杀而不可辱,好木头可长而不可断,你今天干脆一刀快下去,我也就快结束十五岁的人生了,可是有一条,你不要羞辱我,杨家将个个顶天立地,泰山压顶又何足惧哉。”

姑娘闻听此言说:“我真替你可惜啊。”

杨宗贵说:“身为敌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可惜什么?”

姑娘说:“今天你十五岁死了,宋朝皇帝指望你到北国要表好尽忠,你没能为国家尽忠,你真可惜,这是其一;第二,你母亲在高堂,指望你孝顺终生,你不能为母行孝为父行孝,十五岁就死了,你是个短命鬼啊,你身为不孝啊。”杨宗贵也不吱声,“你想想,你杨家将还有不少兄弟嘞,丢下一班兄弟,你情在何处?义在何处?忠在何处?孝在何外?你真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啊。”

杨宗贵说:“丫头,你 要再羞辱我,我也想忠孝齐全,仁义俱在,可是两军战场你有宝贝,我没有宝贝,你仗宝贝把我逮在地下边,弄刀来杀我,我死也是前生无憾。”

小姑娘说:“本来你不应该死,你自己非要找死的呢。”

小爷说:“我怎么样不该死呢?”

姑娘说:“我刚才说那话你要准了不就不死了吗,不但不死,我还能弃辽投宋啊,马上马还能对你有好处,你三思三想呢。”

小爷再想:也罢。小英雄必竟年轻,只十五六岁,他脑子这么一转,暗暗把气朝肚里咽咽,转怒为笑,满面带笑说:“姑娘啊,我可想通了,我现在是茅塞顿开。”

“哎呦,将军,你能同意吗?”

小爷说:“自然如此,多谢姑娘一番美意,哎,卑人我就同意了。”

说到这个时候,姑娘说:“不行,你真允许这件事了吗?”

小爷说:“虽然允了,但你得允许我两个条件,不允许我两个条件我还不能允。”

姑娘说:“哪两个条件?”

小爷说:“第一条,你得弃北国投大宋。”

姑娘说:“允。”

“第二件,你得救活我男女六员将,你把我婶母伯母对两位兄弟救活,救不活他们,我还不要你。”

姑娘说:“药到病除,马到成功,包在我身上。将军,你还有条件没?”

小爷说:“没有条件了。”

姑娘伸手拎刀要抽回来,再想:且慢,常言说易求连城无价宝,难求知心有义郎,他回头要骗我的呢。“杨宗贵啊,离地三尺有神明为证,你可敢赌个咒啊?”

小爷心话:乖乖,赌咒都是骗人的,我就不相信能应验吗。小爷说:“丫头,你就听去了。”

 

好个宗贵美少年,

喊声:“大姐听我谈,

今天松林把亲来允,

我一心一意对婵娟,

我要有三心还并二意,

你让我死在万马营里边。”

小爷他这里赌下咒,

“呀。”韩翠萍她一阵阵的疼炸了肝,

“郎君呐,我只说你赌个小牙疼咒,

谁叫你发这么大誓吓唬俺。”

小姑娘嘴里只喊:“叽喵哨,收。”

你看她捆将宝绳才收到这边,

贵姑娘装好无价宝,

又连把将军连连她喊一番,

喊一声:“将军,你快上马,

俺们俩回到你的个大宋营盘,

宋营里边把婆婆见,

然后首再给奶奶问金安。”

韩翠萍滚鞍离镫就下了马,

一伸手才把宗贵丈夫搀。

老少们,你要问翠萍怎么好的,

都因为她吃过老祖的个变心丹。

夫妻们感到此时就上战马,

两个人只走得膀挨膀来肩靠肩,

两个人才把松林来离,

一心心回奔宋营盘,

大约么离松林走了不远,

可惊动杨家少将官。

杨宗贵在这里拿主意,

“呸。”他一阵阵的打算盘,

“我今天要回到大营里,

俺奶奶见我把眼翻,

一者是仇女带到大营内,

二者是违反军令得见五阎,

怎么办来我如何好,

我不如枪挑这位女婵娟。”

杨宗贵他在前边把枪来抱,

贵姑娘笑眯眯的随后边,

杨宗贵忙里偷闲不怠慢,

“去。”这一枪直奔丫头的个前胸扦,

叫一声:“戝人,死了吧,

骂哪个龟孙跟你去拜天。”

杨小爷防而不备攮了一枪,

马背上惊动二八女婵娟。

 

‘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小爷冷枪奔姑娘前心掺来,这姑娘是万马营中第一手,乃是北海岛乌灵门徒,眼观八方啊,一看杨宗贵手一拉架,姑娘身这么一闪,‘哧啦’上去把姑娘护心镜给攮坏了。小姑娘浑身发抖说:“好强人。”

杨宗贵一看一枪没攮到人,撒马就跑,直奔自己大营。姑娘说:“强人,你给我站住了。”

 

杨宗贵对着姑娘攮一枪,

一阵阵恼了描眉女红妆,

“这才是易救连城无价宝,

说什么难求知心有义郎,

今日天我追到你的宋营内,

我今天找着奶奶长寿王,

老奶奶大营里边要讲理,

我这里话有千番丢一旁,

假如若太君今天不讲理,

你让我马踩你的大营房。”

小姑娘紧催战马随在后,

杨宗贵又是忙来又是慌,

不多会前边顶到大营里,

慌忙忙报事顶到中军堂。

 

杨宗贵慌慌张张顶到营门口滚鞍下马,没等报事兵报,杨宗贵顶到中军大帐,口尊:“祖母奶奶,大事不好了。”

老太君看杨宗贵慌慌张张进来了,“我儿啊,打了败仗了吗?”

杨宗贵说:“奶奶,我顶到两军战场,不是丫头韩翠萍对手,哪知小丫头一直追到营门口来了。”

哪知话还没讲了,当兵进来,口称:“老太君,报。”

老太君说:“报启何事?”

当兵说:“老太君,外边有个女子韩翠萍,口口声声要见你,说今天给见也见,不给见也见,并不是来踩营,也不是来打仗,是来找老太君你评理的。”

“啊。”老太君心话:这个丫头好好找我讲什么理呢?

“哎呀,俺祖母奶奶,别叫她进来,这理不能评啊,你你你赶忙给她挡回去。”

老太君说:“大胆奴才,自然人家要找我评理,两边,把女子带进来。”

两边说:“是。”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